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069 小人常戚戚

069 小人常戚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069 小人常戚戚

    刘妈妈先是一怔,继尔反应过来,失笑,自家姑娘原来是不好意思了,赶紧起身向外走,“老奴给姑娘还炖着鸡汤呢,这会子应该快好了,老奴这就去看看。ai緷赟騋”

    “嗯,有劳妈妈。”

    抱小家伙抱起来,伸手戳戳他的脸,手指在他的小嘴巴上掠过,小家伙以为是吃的,结果小小的嘴巴咂巴两下,小脑袋左右摇晃两下,没找到东西吃。

    嘴一扁,哇,又哭了起来。

    伏秋莲赶紧抱着哄,咬了咬唇,撩起自己的衣衫,把小家伙打横半托了他的小脑袋放在胸前,粉嫩的小嘴下意识的一裹,伏秋莲疼的嘶了一声。

    “姑娘,怎么了?”

    “没什么,妈妈你别进来。”伏秋莲有些懊恼和紧张的看着外头,生怕刘妈妈突然闯进来,心里头一回对于自家这个屋子觉得小了,暗道日后条件好一些定要先把这屋子再加几间。

    吃奶吃了一会,小家伙舒服的睡着了。伏秋莲很无语的把小人儿放在自己的里侧,朝着外头轻轻唤道,“妈妈,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姑娘话,戌时中。”刘妈妈掀起帘子走进来,手里端了碗鸡汤,“姑娘您多少喝一些,老奴把上头的油撇了不少,您口味淡,可这个时侯也不能一点油荤没有的。”

    “妈妈我晓得,你放那边,我慢慢喝。”看着刘妈妈把鸡汤放在一侧的桌子上,伏秋莲虚弱的笑笑,“爹爹和哥哥,还有妈妈都没用饭的吧?我这里已经没事,妈妈快去张罗着吃饭。”

    “姑娘您放心吧,刚才连玉那丫头已经帮着我煮好了,一会就让老爷和大爷去用,老奴晚会随便用些就好,不碍的。”

    伏秋莲笑着摆摆手,“不用,你也帮了一天多,想也应该没吃好睡好的,趁着这会这臭小子还在睡,快去吃饭。”

    “可是姑娘您——”

    “你快去,我才吃了,还饱着呢。”伏秋莲眉眼弯弯的笑,喝了半碗红枣粥,吃了两鸡蛋,又被刘妈妈压着吃了半碗燕窝粥,肚子早就饱饱的了,小家伙又睡着,打发了刘妈妈去吃饭,她便半侧了身子躺在那里,仔细的打量着小家伙,胖嘟嘟的,眼咪成一条缝,想到之前刘妈妈和自家那个便宜爹都说长的她像,她倒是没发现。

    这小子有哪点长的像自己?

    小家伙在睡觉,好像做梦一样,咂了两下嘴,然后,撇了下嘴,似哭不哭的,看的伏秋莲觉得好玩的很,忍不住伸手在他小脸蛋上戳了一下,伏秋莲飞快的缩手。

    又去筹,又缩回来。

    来回两三次,小家伙估计是被惹恼了,哇的一声张着小嘴,吐着粉嫩嫩的小舌头,没一会哭的小脸都红了,倒是把个伏秋莲吓了一跳,赶紧抱起来哄,“乖啊,咱不哭,宝贝乖——”到最后,她就差哭了,“儿子,妈错了,妈再不惹你了。”

    “怎么了怎么了,乖孙,怎么了?”

    伏老爷一脸焦急的掀起帘子走进来,伸手就去接伏秋莲怀里的娃,“好好的怎么哭成这样?乖啊,让姥爷抱抱——”

    “爹,让我抱吧。”她怕伏老爷不会抱,小家伙看着那样小,万一伏老爷不小心碰到了怎么办?她这里还在迟疑,伏老爷却是已经笑起来,“丫头,你小时侯可都是我抱的。”

    “啊,真的?”

    看着伏老爷动作娴熟的样子,伏秋莲觉得自己可以闭嘴了,那动作,真的是比自己还要熟练!

    “你娘走的早,当时你还小,把你交给奶娘我不放心——”一句话代过去,伏秋莲却听出了伏老爷心头没有说出来的感慨,她抿了抿唇,神情极是真挚的看向伏老爷,“爹,以后女儿好好孝顺您。”

    “傻,爹图的又不是这个。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就好。”伏老爷说着话,动作麻利的解开襁褓,看了一眼,笑起来,“小家伙尿了,我去换尿布。”

    换尿布——伏秋莲抽了抽嘴角,好吧,之前是她想多了,不过,看到帘子掀起来,一脸平静的刘妈妈,伏秋莲转而又起了一个想法,而后,她看向刘妈妈,“这一天一晚上,辛苦妈妈了,又是换尿布又要照顾我的,多愧了妈妈你在。”

    “姑娘可别这样说,小主子哪里是老奴照顾的,老奴不过是经经眼,这里里外外头,可都是老爷亲

    自动手照顾呢。”

    好吧,果然是她想的这样。

    伏老爷子心疼自家外孙子,自己完全上手,想到那么大年纪的人,还要在自己这里委屈的打地铺睡,还有个小的要照顾,伏秋莲就觉得心疼,她看向刘妈妈,“妈妈,如今我也没什么事,相公明后天的估计就回来,爹爹在这里这么辛苦,我看着心疼,要不,就让我爹先回去吧?”

    “老奴倒是想劝来着,可就是劝不动啊。”刘妈妈哪里没劝?问题是她得劝的动啊,伏家这两男人,哪个是别人能轻易劝得了的?特别是在事关伏秋莲的事上。

    要是他们两能轻易的听劝那就好了!

    伏秋莲笑,“不妨事,我一会和爹爹说。”她之前看着很凶险,伏老爷和伏展强留在这里也是应该,如今她已平安无事,他们再在这里,一来是伏老爷的身子撑不住,二来,这屋子里里外外就这么丁点地方。

    住哪?

    若是连清再回来,难道让他外头借宿去?这还是重要的,主要是伏秋莲真的觉得伏老爷辛苦,窝在这里吃喝住一概不便,老人家也五六十岁,累坏了就不好了。

    半夜,伏秋莲是被身边的小娃给哭醒,哇哇的哭,一开始还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却迅速的把小家伙抱起来,手指在他的唇边擦过,小家伙快速的伸了舌头去舔……

    “哥儿这是饿了呢,老奴去帮您端碗茶,姑娘您稍等等。”刘妈妈笑着出去,这是她经过白天之后了解到的——

    伏秋莲给孩子喂奶时不喜欢外人在场。

    包括她在内。

    心里虽有些不解,可刘妈妈也没多想,自家姑娘古怪的心思多着呢,哪里值得她去猜测?伏秋莲微微一笑,低头把胸衣撩起来,把小家伙的头微微托高,就看到他迫不及待的吮许起来。

    哭声渐小,不复再闻。

    小脑袋上还带着几滴泪痕。

    伏秋莲伸手在他小脑袋上戳两下,你啊,就是老天爷派来折腾我的呢。可眼底笑意却是充分说明她此刻的心情——甘之若怡!

    约有一刻钟,刘妈妈在外头听着没什么动静,便悄悄的掀了帘子进来,看到伏秋莲还靠炕上,不禁一怔,“姑娘您还没睡?”

    “唔,好困,可是又睡不着。”伸手打个呵欠,伏秋莲看着刘妈妈撒娇,“妈妈,这小子好吵,我好累哦——”

    “啊,真的?哥儿吵到姑娘了?这可怎么办?”刘妈妈一脸的焦急,站在伏秋莲床上搓着手,来回的踱着步,好半响她才道,“要不这样,明个儿等到老爷和大爷走了,老奴晚上带着哥儿睡在外头?”

    “我可舍不得妈妈这么辛苦。”眸光在旁边睡的似天使般的小娃身上扫过,软软轜轜的唇嘟着,小手逞拳状放在脑袋上,轻轻的呵着气,伏秋莲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了。

    她哪里舍得让这小家伙离开自己半步?

    呵呵,果然是当妈之后方知父母的辛苦啊。

    早上用过早饭,伏秋莲隔着帘子和伏老爷,伏展强说话,费尽唇舌,再三的保证之后,伏老爷才叹着气点头应下,“即是你这样说,那为父就听你的,我和你大哥中午就走。”

    “这几天辛苦爹爹,等到过些日子,连清回来了,女儿抱着他,我们一家三口中一道回去,让爹爹和这小子好生的亲香亲香。”知道伏老爷是真心的待自己,伏秋莲早打心里把他当成了亲人,所以,她是真的想伏老爷开心和高兴的。

    “哈哈,好,好,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伏老爷大笑,旁边,伏展强嘟囔着,“早就说让妹子你在咱们家住着,非不听,看吧,现在连个住处都没有。”

    “好了,说什么呢臭小子,你去一趟镇上,再给你妹买些吃食过来。记得多买些补身子的,要挑好的。快去快去。”伏老爷打发叫花子般直接赶自家儿子,伏展强却是见怪不怪,只是撇了下嘴,“老头子,东西我可是都买好了,哪还用得着你吩咐?”

    “混账小子,买好了我怎的没看到?”

    伏老爷一巴掌把儿子拍出去,一帘之隔,父女相对,伏老爷想了想,在外头轻咳一声,“那个,女儿,你这事也是意外,连清他是个男人,是去赶考的,不是去玩,那个,你可别生气。”

    &n

    bsp; 伏老爷说的结结巴巴,甚至带着几分被他自己掩藏的很好的不悦——自己的女儿那么辛苦的给他生孩子,连清却不在身边,他能不恼不气?

    可连清是去赶考的。

    女儿若是真的如同以往的性子那样钻了牛角尖,回来之后冲着连清就是一通闹,这样下去,吃亏的是谁?还不是他宝贝女儿?

    而且,伏老爷再疼爱女儿,他终究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事,根本就是个意外!若非被连甜儿惊了胎气,这小娃还在肚子里好好的等着他爹回家呢。所以,这个错,尽管他心里怨连清。

    可明面上,为了女儿,还得帮着连清说好话。伏老爷觉得心里怄的慌,心里暗自腹诽,一切都是为了女儿好,默念着这样的话,他方平稳了情绪,继续着之前开解的话,“男人是要去外头做正事的,回来之后你可不能和他使性子,万事有爹爹呢,你啊,只管着好好的养身子,把自己和爹的乖外孙养的白白胖胖,健健康康。你可记得爹爹的话了?”

    “爹爹您放心吧,女儿晓得了。不会怪他的。”伏秋莲坐在炕上,眼圈微酸,伏老爷这是真的把自己当爹又当妈啊,这些话,明明是当娘亲的叮嘱女儿的,可如今,却全从伏老爷嘴里说了出来,她抽了抽鼻子,抬头望向屋顶——

    不能哭,不能掉眼泪。

    月子里头的女人若是哭了,会伤眼的。

    “爹爹,您说的话女儿晓得,真的,您放心回吧,等到过几天相公回来,女儿让他给您磕头道谢去。”

    “磕什么头啊,我又不是为的他,我是为着我的乖女儿你呢。”伏老爷笑着又叮嘱伏秋莲几句,而后,拉着刘妈妈在外头再三的吩咐,交待,直把个刘妈妈听的想晕过去。

    老爷,您也太婆妈了啊。

    临走时,伏老爷还站在帘子外头念叨,“爹让你哥把你爱吃的都买了来,燕窝还有人参之类都交给刘妈妈了,灶间的鸡买了十只,让刘妈妈天天杀一只,还有,猪蹄不能放,你哥只买了明个儿的,刘妈妈说能喝一天,等到后天我已经和刘宰户说好,他会让他家小子给送过来,银子爹已经给了,你就别操心这些。”

    “爹爹,你好唠叨哦。”嘴里说着,可伏秋莲忍不住的,眼泪还是唰唰唰的掉了下来——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像伏老爷这样疼她?

    别说这里,前世怕是也找不到第二个吧。

    “呵呵,女儿长大了,嫌爹烦了,爹走了。”刘妈妈长舒了口气,脸上竟是不由自主的轻松几分,终于肯走了啊,她上前福身,“老爷您放心吧,老奴会照顾好姑娘和哥儿的。”

    “嗯,你照顾姑娘我还是放心的。”

    送走了伏家父子,伏秋莲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缝小肚兜的刘妈妈,想了想,开口道,“爹爹过来这两天,老屋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刘妈妈把一个线头咬掉,细心的把肚兜上的线头都挑去,想了想点点头,“有,亲家老爷亲自来请老爷吃饭,可老爷说没心情。”

    没心情——

    好吧,是没心情,“那之后呢?”难道她这里孩子都落地了,连老爹一点表示都没有?

    “也不是,让周氏送了两斤红糖,十个鸡蛋,嗯,还有一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长命锁——老奴不知道放那了——”抬头看了眼伏秋莲,刘妈妈小声的嘟囔一句,“老奴瞧着那锁破的很,谁知道以前是谁戴过的,老奴可不敢给哥儿戴那些没来历的东西。”

    “妈妈你做的对,以后咱们就这样。”连家这些人的思想太复杂,让她防不胜防,她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他们的出气筒。

    小孩子娇贵的很,万一哪里动下手脚。

    她哭都没地儿哭去。

    所以,还不如一开始就直接隔开双方的距离!这么一想,伏秋莲便愈发郑重了脸,“妈妈,你一定要记着,不管是老屋,还是大房二房,凡是他们拿来的吃喝等物,一概不许给孩子吃,也不许给他用,妈妈你可记下了?”

    “妈妈晓得了,只是大房也是这样吗?老奴这几天瞅着,那个周氏倒是个好的——”刘妈妈小心的瞅着伏秋莲,语气也是断断续续的,“姑娘这次,可是多愧了这个周氏,不然,妈妈我一个人哪里帮的了这些事?便是今个儿下午老爷回去,亲家大爷还帮着去找车子呢。”

    “妈妈你只管记住我的话就是,包括大房,没有我的允许,谁的东西也不准用和吃。不对,”周氏的情她记得,但不能这样用在这里,这可是她的儿子,是她前世求而不得,这一辈子也好歹辛苦好几个月,又疼的死去活来生下来的,她能不宝贝么?知道刘妈妈没有想通,可伏秋莲也一时间不想解释,语气微微顿了下,“这样吧,旦凡是外头拿来或是送来的东西,你都给我过过目。”

    “老奴晓得了。”

    主仆两人说着话,伏秋莲猛的一下子想起来,“妈妈,相公今个儿好像是应该出考场了吧?”举人考三天,今个儿是这臭小子出生的第二天,算下来可不正正是连清考完的当天?

    刘妈妈笑,“姑娘您记忆好,正正是呢。”

    “也不知道考的如何,应该明个儿能回家吧?”伏秋莲坐在炕上自言自语,一只手轻轻的握住小家伙的手,小的可怜,她觉得自己不用力,就那么轻轻一拉,说不定就能把那小胳膊小腿的给拽断了。

    “姑爷知道您的身子,想来应该不会在外头耽搁的,若是明个儿赶的巧,下午应该就能回来了呢。”连清去的县城离着三里屯牛车的话得要两个时辰的路,早上出城,到家也得要下午了。

    这么一算,可不就是那个时侯?

    伏秋莲心头一分期待掠过,等到连清回来,看到家里多了个娃娃,他会做什么表情?呵呵,伏秋莲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他的神情了,他的儿子呢,不知道连清喜不喜欢。

    才出生两天的小娃是没有什么生物钟的,吃了睡睡了吃,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是睡着的。伏秋莲有时侯睡醒,扭头看到小家伙在睡。然后,她又睡过去,再醒过来,小家伙还是睡着的。不禁就有些纠结,这娃怎么这么能睡?

    虽然她的常识里知道新生儿都是以睡觉为主,可是她以前没见过啊,这么能睡?

    她伸手去戳小家伙的脸蛋,被刘妈妈看到,气的瞪她,“姑娘,不带您这样欺负哥儿的,他还小呢,您怎么能拧他?”

    “我没有——”伏秋莲声音虚弱,她是真的没有拧,只是,很轻很轻的戳了小家伙的脸,肉呼呼胖胖的,手感很好哇。一不小心就上了瘾,结果就是炕上的小祖宗被吵的不耐烦,直接给她来了个水漫金山来抗议——

    让你再不让我睡觉。

    我哭,我哭,哭哭哭!

    “您没有哥儿哭的这么厉害?”刘妈妈心疼极了,抱着小家伙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嘴里唔唔的轻哄着,一只手小心的托着,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小家伙的后背,没一会,小家伙抽泣着睡过去,脸蛋通红儿,还带着泪珠儿。

    看的伏秋莲心底升起一股子罪恶感。

    对上刘妈妈略带指责的眼神,伏秋莲讪讪的笑,“那个,妈妈,我只是想逗逗他——”

    “哥儿还小呢,姑娘您可得悠着点。他那么丁点,哪里禁得了您用力?”

    “妈妈,我知道了!”

    自己被刘妈妈给训了!

    伏秋莲想撞墙。

    “弟妹,弟妹可醒着呢?”门外,响起周氏的声音,刘妈妈看了眼伏秋莲,以眼神问,可要见?伏秋莲笑着点点头,“大嫂,我在呢,您进来吧。”

    “三弟妹今个儿可好些?我瞧着精神倒挺不错的,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周氏笑着坐在炕边上,先是看了两眼伏秋莲,又把眼神移到伏秋莲身侧的小家伙身上,眉眼都笑开来,“看看,这小子才两天就长开了,我就没见过这么白嫩的娃,真好看。”

    “这次的事多愧了大嫂。我还没谢谢您呢。”周氏的帮忙,伏秋莲晕迷着,都是事后听刘妈妈说的,而且,伏秋莲清醒过来之后,伏老爷父子便赶了过来,又有刘妈妈在,周氏在问了刘妈妈,知道一切平安后,便再没有露面。

    这样的周氏,让伏秋莲心里好感加剧。

    不得不说,周氏真的是个聪明的。

    “这是什么话,咱们可是一家人,我这大伯娘难道是白当的?”周氏笑呵呵的看了眼床上的小人儿,不是不高兴的,“你看看,这孩子合该就是个有福的,连稳婆都说,就没见过八个多月这么大的孩子呢,呵呵,就和个足月的也差不多少了

    。”

    周氏这话说的伏秋莲倒是大以为是,只笑着点头道,“是啊,我之前还担心这孩子有什么不好,毕竟这才九个月头上,生生的差了一个月,可现在看着,倒是我白白的担了这份心了。”

    “这可不是你和三弟的福份?”周氏笑着坐了会子,彼此又说了些客气话,不外乎就是有什么难事只管开口,伏秋莲则道谢之类,而后,在刘妈妈亲自相送下,周氏起身告辞。

    屋子里有了个娃娃,伏秋莲又不能下地,刘妈妈自然是要忙了很多,不过小家伙现在多是吃了睡睡了吃的,所以,还应付得来就是。

    晚饭时,刘妈妈很是疑惑的看向正在捏着鼻子喝猪蹄汤的伏秋莲,叹了口气也坐在了一侧的椅子上,“老奴的记忆好像是越来越差了,明明我记得午饭后是留了两个鸡蛋,还有三块鸡肉的,可我煮晚饭时,竟然怎么找都没有——呵呵,连这个也能记错——”

    “妈妈确定中午的时侯留了?”伏秋莲端着碗的手一滞,皱眉看向刘妈妈,“妈妈再好好想想,是记错了还是真的有人拿?”

    “老奴也记不起了,昨个也是这样,我明明中午把那半碗燕窝粥放在那的,可一忙起来就忘了,等到事后再找,怎么都不见——”刘妈妈叹了口气,“应该是我记错了吧,哪里有这些东西也偷着拿的?”

    伏秋莲叹气,“妈妈,你一会再试试吧。”

    “啊,姑娘您的意思是?”

    “你听我的,这样这样,这样做。咱们且看看结果如何。”伏秋莲眸中冷意一闪,轻轻的对着刘妈妈点头,“听我的,去做吧。”

    “啊,真的要——而且,姑娘,您觉得真的是有人偷拿咱们家的东西?”刘妈妈一脸的不可思议,谁家这么没品啊?

    偷东西偷到人家灶间去。

    一碗粥,一个鸡蛋也肯拿的?

    “妈妈你按我说的去办吧,是与不是,咱们试过不就知道结果了?”若是别的人,伏秋莲或者会说不可能,可连家这里?

    连甜儿偷东西成瘾,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有个钱氏,连碗饺子都能上门抢的人。趁着没人,这些人去灶间偷些吃食又有何不可?

    “嗯,老奴这就去。”

    伏秋莲笑着挥挥手,刘妈妈却是气的脸色铁青,若是真的让她抓到那个偷东西的小贼,看她怎么收拾这些混账玩意儿。

    看着刘妈妈走远的背影,伏秋莲呵呵的笑。

    希望,别是她想的那样呢。

    身侧,小家伙扯了嘴巴哭起来,才喂过奶,应该是不饿,那就是尿了?动作有些生疏的解开襁褓,伏秋莲叹口气——中奖了。

    “妈妈,帮我端盆温水来。”刘妈妈在外头利落的应个是字,没一会端了盆温水进来,手里拿了个干净的棉布帕子,笑着看向伏秋莲,“拉了?”

    “嗯,可不是来着,这小子,就知道吃喝拉撒。”伏秋莲在小家伙胖乎乎的小身子上戳一下,刘妈妈瞪她一眼,飞快的把尿布拿下来,擦干净小屁屁,就着盆里的温水洗干净,然后拿了软软的棉布帕子揩净,放在炕上,重新换了个襁褓放好,自己则去收拾地下,“姑娘,您若是累便歇歇,老奴看着哥儿就好。”

    “没事,我躺在这,不累的。”缓过了这两天一夜,伏秋莲真的歇过来不少,虽然还是全身累,但却不是那种动都不能动的感觉。

    半夜,小家伙饿醒,伏秋莲撑着身子喂饱他,刘妈妈给小家伙换了尿布,折腾了一番,小小的人儿舒服的打个呵欠,直接就又睡了过去。

    刘妈妈看着伏秋莲没睡意,便起身道,“要不,老奴帮姑娘您端杯参茶来?”

    伏秋莲微微一笑,“去吧,顺便,妈妈再去一趟灶间看看。”不知道是她和刘妈妈多心还是真的有人趁乱拿东西?

    刘妈妈菀而一笑,应个是字,帮着伏秋莲摔了摔被角,起身走向了外头。此刻,已经是半夜,外头黑漆漆的,好在月色还好,籍着隐隐的月光,刘妈妈熟门熟路的摸索到灶间,看了一眼,心头就松了口气——东西在呢。

    回到屋子里,刘妈妈就笑,“姑娘,是咱们想多了,东西都还在呢,哪里有人啊,呵呵,都是老奴不好,记错了,害的姑娘也这样想东想西的。”<

    br>

    “在就好,妈妈快歇着吧。”伏秋莲也长舒了口气,不是那几个人就好,多一事总是不如少一事的。刘妈妈也点点头,合衣躺在炕上。

    “妈妈,明个儿相公应该能回来了吧?”不得不说,伏秋莲在这种时侯是真的有点想连清的,他是她孩子的爸爸,是她的男人。

    不是吗?

    “老奴寻思着也该回来了,姑爷不是那种心里没谱的人。”刘妈妈笑着安慰伏秋莲,心里却是暗道,等到姑爷回来,一定要和他好好说说连甜儿的事才成。竟然死不悔改,真是找死!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伏秋莲的眼皮就有些沉,她翻个身,看了眼身侧的小家伙,心里踏实些,嘟囔一句,“妈妈歇吧,天儿不早了,个儿还要忙呢。”

    “嗯,睡吧。”

    只是,还没等两人睡着呢,外头咣当一声响,伏秋莲才闭上的眼霍的睁开,“妈妈,这声音儿——?”

    刘妈妈却是唰的坐起身子,腿脚利落的下炕,“姑娘别出去,老奴去看看。”刘妈妈边往外走边边低声道,只是那声音都带着股子杀气!

    约有半柱香功夫,刘妈妈气呼呼的走回来,看到半靠在炕上的伏秋莲,忍了忍,终是没忍住,恨声道,“果然是那一起子小人,只是等老奴过去时,已经没了人影。”所以,并不知道是老屋的还是二房的。

    “气什么,咱们不是之前早有安排?”伏秋莲笑着安慰刘妈妈,到了这会,她到是没有半点气了,她们就是这样的人,这事又不是头一回,有什么好气的?

    刘妈妈不知想到什么,也笑起来,“这倒也是,老奴刚才过去时,咱们弄的那一盆馊水全都倒在了地下,依着老奴看啊,肯定是把那个人浇了个一头一脸的。只是可惜,咱们不能确定是谁了。”

    伏秋莲笑,“妈妈你忘了?我让你可是在那些吃食里放了东西的,明个儿我不能出屋,可是你能啊。”她冲着刘妈妈眨眨眼,笑的很是俏皮,“你明个儿就给我盯着这几个屋子,看看是谁往茅厕跑的多,跑到腿软,不就找到人了?”

    “哎哟,我的姑娘,老奴都忘了这一碴。”伏秋莲抿唇一笑,“咱们睡吧。”

    “嗯,睡,明个儿老奴可要早早起来,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蹄子是哪一个。”

    伏秋莲躺在炕上,闭眼之前,一抹冷意自眸底掠过——之前她让刘妈妈去试,特意在那些吃食里放了些巴豆,而且用量颇多,若是一个人吃了,足足能让人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起不来!

    明个儿,且看看是谁吧。

    刘妈妈起的早,她是卯足了精神头要把那个偷家里吃食的人找出来,其实她心里也清楚,不过就是这么两个人,外头的人?

    人家也不会来连家偷吃食。

    只是不确定是哪一个,找不到正主,刘妈妈心里终究是堵了一口气,憋的慌!

    伏秋莲帮着小家伙喂了次奶,笑着挥挥手,“妈妈你去吧,我再睡一会。”昨个凌晨过后小家伙突然哭了起来,刘妈妈怎么哄都哄不好,她抱着哄了大半宿。

    这才睡下,怎么就天亮了?

    刘妈妈细心的帮着伏秋莲母子关好门,先去灶间梳洗好,把头发在脑后挽个鬓,一身清爽的准备生火煮饭,只是那眼神却似雷达一般,嗖嗖的在院子里四处喵着。

    稍一有动静,刘妈妈的耳朵立马就竖了起来,终于,在她把粥煮好时,老屋的门被打开,一道人影咚咚咚跑了出来。

    目标,茅厕。

    瞧着那身影,是个女的。

    看样子应该是连甜儿?

    她在灶间门口把着,果然,约有半刻钟后,连甜儿抱着肚子有气无力的从茅厕走出来,把在灶间门后藏着的刘妈妈看的火冒三丈高——好你个连甜儿,果然是你!

    她这里铁青着脸正想出去,就听到吱哑一声,二房里风也似的旋出一个人,和连甜儿不防之下竟然撞了个正着。

    连甜儿被撞歪在地下,不禁破口大骂,“没长眼啊,怎么走路的,往人身上撞?瞎了不成。”

    “连甜儿,你才是瞎子,你害死我了,哎哟,我这会没空

    和你说,等我好了,再和你算账——”钱氏一溜烟的提着裤子往茅厕跑,边哼哼唧唧的,全是诅咒连甜儿的话。

    连甜儿也气的不得了,“你怪我做什么,还不都是你,要不是你,我能吃到那些东西吗?我不吃,我肚子会疼吗?哎哟,疼死我——”她又转身提着裤子往回转,在茅厕门口直跺脚,“你好了没,快点,我快忍不住了。”

    “那你自己看着办,我才不要出去。”

    出去就得再回来,坐还坐不稳呢。

    来回都要折腾死她了。

    两个人一里一外的对骂,声音渐渐就高了起来,听的听壁角的刘妈妈眼角直抽——这两个小贱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啊,惨了,我我——”连甜儿脸色一变,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下,而后,扭头蹲着身子往屋子里回跑,她拉到裤子里头了。

    刘妈妈先还没反应出来。继尔,在看到茅厕的房打开,钱氏得意洋洋的走出来,冷冷一笑,听到‘活该,拉到裤子里头去了吧’时,刘妈妈再也忍不住,捂着嘴扑吃笑出声来,真真是活该!

    用过早饭,刘妈妈再也忍不住,坐在一边帮着伏秋莲讲外头的事,她说的眉飞色舞,伏秋莲听的却只是抿唇笑,“妈妈且看着,这才是开始,以后啊,有她们受的。”

    她下的份量可是足的很。

    一个人躺个十天半月的都绰绰有余,如今虽然是整倒了连甜儿和钱氏两个人,可这两个人怎么着也得折腾个七八天的。

    “啊,真的要这么久?”

    “那是自然。”敢对她动手脚,她这次若是不管,这回只是偷着拿东西,日后是不是就能在灶间里对她吃的,用的东西下毒?

    她可不想整天提着这颗心。

    直接来个狠的。

    而且,伏秋莲还有句话没和刘妈妈说,她这次动的手脚,哪怕是连甜儿和钱氏两人找大夫呢,也没人能解的了她们的病状!

    不过这个嘛,就没必要和刘妈妈说了。

    刘妈妈笑着收起尿布,端着盆往外走,“姑娘,老奴去洗尿布去了啊。”伏秋莲翻个白眼,心里腹诽着,妈妈,您老明明是想着去看笑话好不?

    刘妈妈的心情很好,甚至是哼着歌出去的,院子里有个水井,刚刚是在院中间,她以往最讨厌在这里洗东西,今个儿却端了盆慢慢的踱到了这,打了水,蹲下,慢条斯理的洗了起来。

    二房的门咣当打开,钱氏脚步匆忙的往外跑,目标,茅厕。刘妈妈看的双眼发亮,心里数着数——一,二,三,四,五。

    第五个数才冒出来,老屋里窜出一道身影,后头,还响着李氏很是疑惑的声音,“甜儿,甜儿你怎么了,可是吃坏了肚子?”连甜儿跑的飞快,转眼不见人影,李氏站在门口摇摇头,“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着了凉,这闹肚子可大可小,嗯,还是去煮碗红糖姜水喝喝吧。”

    “二嫂,二嫂,你赶紧出来——”

    “小姑啊,你再等等。”

    连甜儿气急,一脚踹在茅厕的门上,“你给我出来,你故意的,都是你害我,我和你没完——”

    “我怎么害你了,我还说是你害我呢。小姑,咱可不能睁眼说瞎话,这昨个儿晚上——”

    “啊,不许说,不能说。”

    院子中间,洗衣裳的刘妈妈一声冷笑,真是狗咬狗,一嘴毛。怎么就没咬死一个呢?真真是可惜了!

    她还在这里想着,钱氏已经提了裤腰走出来,看到刘妈妈朝着她看过来,不禁恼羞成怒,黑着脸就是一声怒骂,“看什么看,个老不羞的,人家上茅厕也看,真是越老越不休,耍流氓呢,呸,不要脸。”

    刘妈妈气乐了,“我自然是要看啊,昨晚我家肚间放着两碗馊了的吃食,哎,今个儿早上竟然不见了,不过还好不见,不然,要是被我吃了,怕是也和你们两个这样了,不过,你们吃了什么,怎的闹肚子这么厉害?哎,不是我说你们,东西坏了就得丢,可不能省着胡乱吃,看,这不就出毛病了?我说亲家二太太,这闹肚子跑茅厕的感觉,一定很难受吧?”

    ------题外话------

    &

    nbsp; 多谢亲们的支持和捧场。群么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