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周氏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计划不如变化,伏秋莲昨个儿安排的好好的,可等到了第二天,还没等她出门呢,大响午的时侯,周氏带了两个孩子竟然来了!

    老二连霞十一岁,最小的连宝今年也七岁了,男孩子,正淘着呢,蹦蹦跳跳的在院子里玩,没一会就和毛豆玩到了一块去,周氏虽在屋子里和伏秋莲说着话,可那心却是一直提着的。

    双眼老往窗子外头使劲。

    生怕连宝出个差子。

    伏秋莲看的好笑,“嫂子,你别担心他,毛豆这孩子有分寸的。”她给周氏续了茶,又笑,“男孩子这个年龄正淘着的,可不能拘的他太紧,不然,会起反作用的。”

    周氏被她说的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端起茶来咕噜喝了一口,不自然的放下茶杯,“弟妹你不知道,我也不是处处要管他,主要是吧,他太淘,哪里都想去,上次这小子巴巴的跑到咱们村前的河里,非要去河里摸鱼,真是气不死我。”

    伏秋莲笑,“男孩子嘛,都是一样的。若是他不淘了,嫂子你啊,怕是又要担心了呢。”

    “这倒也是。”周氏笑起来,随即便抬头在屋子里扫了下,“怎的没看到辰哥儿?睡下了吗?”

    “是啊,你来之前才睡下一会呢。”伏秋莲笑着帮周氏续了茶,又把冬雪端上来的瓜子松仁往连霞跟前推了推,“霞儿吃瓜子,这松仁脆脆的,你尝尝。”

    “谢谢三婶。”连霞甜甜一笑,却扭头看了眼周氏,就是这一眼让伏秋莲对她的印象无形中又加了两分——

    是个懂事的孩子呢。

    周氏笑着在她后脑上拍一下,“你三婶给你吃的,你看我做什么?”又笑着摇摇头,一指吐了个舌头,伸手在剥瓜子吃的连霞,“难怪我一说来你这,这丫头死赖着要来,若是换了我,果然也是要来,看看,多少好吃的?”

    伏秋莲只是笑,并没有接这话,连氏不可能是来她这里闲坐的,如今客气话也说了,接下来,该是正题了吧?

    果然,看着伏秋莲放下茶盅,周氏笑着看向伏秋莲,“三弟妹,嫂子这次过来没别的事,只是咱们田里的花生啊,这怕是要收了,你们家虽然没种多少,但也有一亩多的地呢,你看这收花生的事,三弟可不能忘记了。”

    “嫂子是特意来提醒我们的?”看到周氏点头之后,伏秋莲真的有点感动,这事她前两天还和连清说起过,才想着回村子一趟看看情况,没想到今个儿周氏便特特的过来了一趟。只是,在看到周氏之后,伏秋莲原本还在犹豫的心突然浮起了一个新的想法,略一迟疑,她试探般的看向周氏,“嫂子你家的花生种了多少?”

    “也没多少,和你家的差不多。”周氏笑着喝了口茶,看着对面的伏秋莲,心头暗赞,果然是镇上的水水养人呢,听到伏秋莲的话,她随口一答,回过神又担心伏秋莲觉得自己敷衍,只笑道,“你也清楚的,咱们几家的田都差不多,要是真的论起来啊,还属三弟妹你们家的田多呢。”

    听到这话,伏秋莲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语气不紧不慢,“这倒也是,毕竟我当初嫁过去时,我爹爹怕我受委屈,特特给我买了十亩的田过去,可没想到却因为这些闹成这样。”

    伏秋莲的沉默让周氏也跟着心头一滞,她也想起了伏秋莲嫁过来之后家里的情形,那个时侯连家没分家,干一样的活可却只能混个温饱,她手里有个铜板都得藏了又藏的。

    生怕被人发现,说她是个坏媳妇。

    而且,在李氏的眼皮子底下,她可是没少被搓磨。钱氏素来就是个耍滑使诈的,一锤子扎不出个屁来。

    你使唤的轻了她当你没说。

    你说的重了她翻个眼皮,到是马上去做事,可却摔东西砸碗筷的,这样的情况之下能做什么事?

    李氏可不管你做没做,偷没偷懒,到时侯她没饭吃?猪没喂?碗没洗?院子没扫?衣裳没洗?一块骂!

    挨骂也罢了,可李氏还罚儿媳妇儿不吃饭!最后,几次过后钱氏有所收敛,可也就那么一个样儿。

    但不管如何,周氏做的事却是要远远多于钱氏的,所以,对于这次的分家,周氏的想法吧,可以说是很复杂。

    即开心,高兴,也觉得压力。

    毕竟这一分家,就等于和老屋彻底的分开了,很多事都是自己张罗着办了,不像以前,不管做啥听着就好。

    “对了,嫂子,你和大哥可还活的过来?”伏秋莲抿了口茶,笑盈盈的看周氏,心里头已经快速的闪过了好几个念头,不过这些念头却都被她埋下去。

    她得等连清回来,商量后再决定。

    “还好吧,也就是那两亩田的事。”周氏说话偏快,语气又快又急,说起话来竹筒倒豆子一般,听的人不由自主也会随着她快起来。伏秋莲却不在此例,她只是笑,“倒也是,也就是收种时忙那么一段时间,素日里也没啥不过就是锄草捉虫罢了。”

    “可不就是这样?”周氏笑,看了眼伏秋莲,“咱们村子里还有种十几二十亩田的呢,虽说累些,但庄稼人,哪个不累啊,不累能有好吃食?”

    “大嫂说的是。”伏秋莲挑了下眉,有些诧异周氏的话,难道说,是她听出了自己的弦外之音?不过不管周氏听没听出来,伏秋芝却是一笑,转移了话题,“嫂子今个儿过来,便在这里用午饭,一会我让刘妈妈去买些菜,咱们好好的说说话。”

    “那我可不好意思了。”

    “说什么话呢,嫂子能来,我欢迎都来不及呢。”伏秋莲说着话扭头看向外面,“妈妈,你亲自去,多买几个菜回来吧。再称两斤猪肉,买条鱼。”

    “好嘞,老奴晓得了。”

    刘妈妈走后,周氏很是不好意思,“这如何使得,你看我们一来,给你破费这么些——”她是真的有些不安的。

    若说一开始周氏是存了几分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可两家人走到现在,经过这么段时间的相处,她多少对伏秋莲涌起几分感情,对伏秋莲的性子更是喜欢的很。虽然她到现在都没放弃那份‘和三房好好相处,日后能有好日子’过的想法,可她也多了几分真心的,更何况,她也担心的很。

    若是伏秋莲觉得自己母子几个过来是蹭饭吃的,可如何是好?

    “嫂子放心吧,都是一些寻常的吃食,不碍的。再说了,”她抿唇一笑,眉眼弯弯,似清泉水般的澈透,“你们就是不来,我们也是要吃饭的啊。”

    “啊,你们平日里就吃这么些?”周氏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多嘴了,眼底闪过的惊讶羡慕被她不怎么完美的掩去,她略有些不自然的笑,“是我多嘴了,我,我是怕你为了我们破费——”

    “嫂子怎么说也是客人,让你们吃顿好的是应该的。”伏秋莲忽视周氏的不自然,笑了笑,“主要是我这段时间不够辰哥儿喝的,刘妈妈才天天弄了鱼汤煮了吃,说是开怀的呢。”

    周氏也点头,“可不正是?不过这天天鱼肉的可是有好些人吃不起呢。”

    伏秋莲一听这话,心头一动,立马抬头笑着看向周氏,“大嫂可是有点的法子?若是有,可不能藏私的。”虽然她是从现代过来,脑子里有的是现代催奶的法子,可说不定周氏这个本土人也有土法子?

    “我哪有什么法子啊,不过,你这会问了,嫂子倒也有几句话说说,只是嫂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周氏小心的看了眼伏秋莲,又加一句,“若是不管用,你可不许怪嫂子我啊?”

    伏秋莲笑,“嫂子说什么话呢。”

    知道伏秋莲的性子几分,周氏也清楚她不是这样的人,这会被伏秋莲一催,便笑道,“我也是听人说的,你啊,多让辰哥儿喝上几回,说不准就能有了呢。还有啊,你在夜里多喂他几回,嫂子我可是听说夜里喝的多出的多呢。”

    这些道理她也知道,果然是没什么好法子的,伏秋莲笑着点点头,“多谢嫂子了,我回头试试你说的这些。”

    “嗯,你别急,这事不是能急的来的,还有,记得别和三弟闹情绪,你这会若是生气心情不好,也会影响的。”

    “我晓得了。”

    妯娌两人在那里说着话,外头刘妈妈已经备好了午饭,伏秋莲问了刘妈妈,知道连清不回来用午饭,便笑着看向周氏,“嫂子可饿了,咱们去用午饭可好?”

    “好啊好啊,谢谢三婶。”在外头和毛豆玩的上窜下跳的连宝不知何时跑了进来,听到说吃饭,高兴坏了,“娘,我刚才看到了,三婶家的饭可好了,我在外头闻着都馋的慌。”

    “那一会宝哥儿多吃点,好不好?”伏秋莲笑,对于连宝她没什么喜欢的,可也不讨厌。

    做为婶娘,管顿饭还是可以有的。

    “这就是一个吃货,还不赶紧谢过你三婶?”周氏笑着在儿子额头点了一下,虽说是责备,但语气里的宠溺却是显而又显的,“就知道吃,都多大了,一点不懂事,都让我操心。”

    “嫂子为他操心也是开心的啊,若是没了这个人操心,嫂子不知道要多难过呢。”伏秋莲抿唇笑,语气轻快而娇软,听的周氏笑起来,“可不就是这样?以前看着二房,我偏却是两个女儿,你不知道嫂子这心里有多着急。”

    不止是着急,还很苦吧?

    伏秋莲一笑没出声。

    外头,刘妈妈已经摆好了午饭,一行人来到外头的桌子上坐下,伏秋莲,周氏母子三人坐下,毛豆方风一般的自外头跑进来,“婶婶,我洗手了啊。”

    “嗯,毛豆乖,坐下吃饭吧。”

    伏秋莲和毛豆两人的这两句对话真的是很寻常的,因为在毛豆头天过来时,伏秋莲便直接和他说,饭前一定要洗手,而这话,也在之后伏秋莲罚他饿了两回之后给牢牢的记在了心上。

    只是这段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话,听在周氏耳中却是有些变味!她抬头看了眼自己的一双儿女,脸色微变之后恢复笑容,却是伸手从连玉手里拿过筷子,“霞儿,带你弟去洗手,娘亲在家怎么教你们的?不听话。”

    伏秋莲哪里清楚周氏的心思?她只顾着和面前刘妈妈端来的那碗鱼汤叹气了,其实,她很不想喝的好不?

    “娘,我们洗过了。”再次回来,连霞便多了几分拘谨,周氏点了下头,笑着看向伏秋莲,“你看,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不让我放心。”

    伏秋莲笑了笑,对着连霞招手,“来,和三婶坐一块。”

    “谢谢三婶。”

    “宝儿尝尝这个红烧茄子。想吃什么都成,够不到的三婶帮你夹啊。”伏秋莲的话让周氏心头刚才涌起的那几丝阴霾如同被阳光逝去,她一笑。

    为自己那一丁点的小心眼笑起来。

    也是,三弟妹啥人她不清楚吗?

    她啊,根本就不是那类人!

    这么一想,周氏自己心里便涌起了几分对伏秋莲的歉意,伸手拍了下连宝的脑袋,“你自己没手啊,不许让你三婶帮你夹菜。”说着话笑着向伏秋莲,“弟妹你也是,别惯着他,让他自己吃就好。”

    “娘,您再拍,我要变成傻子了。”连宝含含糊糊的,嘴里吃一嘴的鱼,看的伏秋莲和周氏都笑起来。

    “这孩子。”周氏无奈的摇摇头,可终究是舍不得说自己最疼的儿子,只笑着看向伏秋莲,“这是鱼汤吧,三弟妹应该多喝些,对你最好的。”

    “可不是这话来着?你看,亲家大太太也是这样说法吧?”旁边刘妈妈总算是找到了知音人一般,立马接过了话,“大太太你有所不知,我家姑娘之前还不肯用呢,总是说这汤没啥味,不啃喝的。”

    “这可不成,得多喝些才好的。”

    伏秋莲失笑,“嫂子,刘妈妈,你们可别说了,我喝就是。妈妈,你要是再念叨下去啊,怕是这饭我都要吃不下了。”

    一顿饭吃完,连宝吃的嘴上全是油,肚子咕溜园,看的周氏又好气又好笑,“三弟妹你看他,好像我在家里虐着他,不让他吃饭一样。”

    “那才说明我这里的饭香啊。”伏秋莲眨眨眼,扭头看向连宝,“宝儿,要不,以后和三婶过?”

    “不要。”连宝坚决的摇头,“我要和我娘在一起。”这话听的周氏眼圈都红了,她生连宝时难产,是九死一生才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又是大房唯一的男丁。

    这么些年下来,难免被他们夫妻娇了些,在两个女儿面前连宝的性子也是显的霸道和嚣张……

    周氏也曾暗自担心来着。

    如今一听这话,可是感动的不得了,甚至,一时就疏忽了伏秋莲那句话背后的意思,只笑道,“辰哥儿睡的也够久的了,这都快一个多时辰了呢,竟然还没醒。”

    “是啊,这孩子现在倒是好带的很,只是不知道日后再大些,会不会难缠——”才说着话,里头传来婴儿的哭声,伏秋莲和周氏不禁笑了起来。

    屋子里,辰哥儿挥着小手踢着脚,哭的那叫一个欢实,听的伏秋莲很是无耐,就这么一会功夫,小脸都哭红了。

    旁边,周氏听的很是提了一颗心,“这,三弟妹,辰哥儿这哭声一直这么大么?”

    “可不就是这样的?”伏秋莲知道周氏的意思,随手抱着怀里的辰哥儿来回的哄着,她一脸无奈的对着周氏道,“这孩子素日里也是个好的,可只要是哭起来,那就绝对是个没完没了,若是饿了,更是半刻都等不得的。我都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

    “可不像三弟,三弟小时侯可是文文静静的,和个女孩子似的呢。”周氏的话才说完,门外响起一道清朗的笑,“大嫂,你又取笑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