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142 瘦了(二更

142 瘦了(二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冬雨的决定,伏秋莲说不出对错来,可换了自己,她又能做什么样的决定?这一想便停不来下,以至于晚上做梦都在考虑自己该怎么办!

    做了一晚上乱七八遭的梦,伏秋莲觉得脑子晕晕沉沉,累的很,早上醒过来,天光大亮。扭头看了一眼,辰哥儿和连清都不见了。

    应该是刘妈妈抱出去了吧?

    伏秋莲便坐起了身子,“冬雪?”

    “太太您醒了。”屋子里头的动静引得外头的冬雪听到,掀起帘子走了进来,“太太您醒了,可是要起床吗?”

    “嗯,起吧。”伏秋莲笑着点点头,披了衣裳站好,冬雪已经扶了她坐在一侧,帘子又是一晃,是冬雨,手里端了银盆,她身后跟着的秋暑拿了帕子,青盐等物,放在了一侧的盆架上。

    伏秋莲笑着挥手,“你们都退下吧,我自己来。”雨雪两女都是知晓伏秋莲的心性,便屈了屈膝退下,顺便拉了下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秋至两女,“咱们出去。”

    院子外头,秋暑一脸的不解,“冬雪姐姐,咱们不该服侍太太梳洗吗?怎的让太太自己动手?”

    冬雨笑起来,“你们两个是后来的,所以不知道啦,咱们家太太啊,最是不喜欢被人服侍的,她啊,旦凡是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动手了。而梳洗,沐浴净身这些,更是绝对不会用人服侍的,还有咱们的老爷,老爷是不需要咱们服侍的。所以,这一点上,你们两个要记得哦。”

    “我们知道了,冬雨姐姐。”

    冬雨很是豪气的拍拍她们的肩头,颇有几分大姐大的样子,“好好干吧,咱们家太太是不会愧待你们的。”

    冬雪也笑,“是啊,你们两个好好做事,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太太和老爷都是很好说话的了。”虽然刘妈妈略严了些,但却都是为她们好。

    更何况,刘妈妈也不是好坏不分。

    随便就指使她们的。

    四个丫头在外头嘀嘀咕咕的,伏秋莲在里面听了便笑,不过也没拦着她们就是,大家都是一个院里住着,比一家人还要亲,她们的关系好。

    她在一旁看着也高兴。

    刘妈妈一只手有一下没一吓的拍打着放在美人靠上的辰哥儿,一边不满的瞪一眼伏秋莲,“姑娘您还不准老奴说,您看看那几个丫头都被您给宠成什么样了,聚在一块唧唧喳喳的,就知道偷懒,如今倒好,又多了两说话的。”

    “妈妈别急嘛,她们还小呢。”伏秋莲笑着给刘妈妈捧了杯茶,自己拿起一侧的玩具高高举起来,哄着辰哥儿玩,“她们几个都挺聪明的,手脚也还好,您太心急了。”

    “老奴是为您着急呢。您哪能老是纵着她们?”刘妈妈看着伏秋莲带笑的神情直摇头,自家姑娘打小就心软,现在竟是还改不过来,不过若是改了,自己能不能还在这里怕又是另说了。

    这么一想,刘妈妈便叹了口气。

    可见这世上的事,真真是福祸相倚,得失不能计了。谁知道你这一刻的得,会不会就是转头之后的失?你这会的祸,说不定就是你下刻的福缘?

    想到这里,她便直接打消了要说的话,再开口,已是转开了话题,“今个儿可是小年,晚上要送菩萨的,”

    “那妈妈你懂的多,看看咱们家里还少什么,有没有什么需要去买的?若是不够,您便辛苦一趟,再带着两个小丫头过去陪您。”

    “东西倒是都买的差不多,只是晚上是要吃水饺的,还要放炮丈,水饺馅,姑娘您要吃什么馅?”

    伏秋莲想了一下,记得家里还有些白菜的,便笑道,“不是咱们地窖里还有些白菜,和半袋子萝卜么,就用这两种馅,把肉搅了,妈妈看如何?”

    “成,就依姑娘的。”

    看着伏秋莲在哄辰哥儿,刘妈妈瞅了瞅外头的天色,索性起身道,“那老奴这就去外头走一趟,顺便买些骨头过来煲汤。”

    “妈妈带上人。别一个人出去。”

    “姑娘放心,老奴晓得。”

    院子里,就听到刘妈妈喊,“两个秋是吧,过来随我出去一趟。冬雪你们两个在家里陪姑娘吧。”

    “刘妈妈您放心,奴婢晓得的。”

    “妈妈慢走。”

    伏秋莲便笑了,她把刘妈妈留在家里,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看看现在,刘妈妈可是帮她把这个家打理的很好呢,包括这几个小丫头在内。

    不都是井井有条,规矩的很?

    “太太,连小公子他们过来了呢,说是和您辞行。”伏秋莲听到这话,呀的一声惊呼,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她赶紧站起身子,却因为起的急,直接把辰哥儿手里的波浪鼓给带翻到了地下,辰哥儿立马不干了,手舞脚踢的哭起来,那嗓音大的伏秋莲庆幸自己心脏够好啊,旁边冬雪已经捡了起来,她接过来赶紧给小魔星递过去,“乖啦,辰哥儿哭啊,是娘亲不对,娘亲也不是故意的嘛,这不就给你了?你可不许哭哦,男子汉可是流血不流泪的哦。”

    “……太太,哥儿还小呢,您说的这些,他哪里听的懂?”冬雪吐吐舌,笑着换过伏秋莲的位子,弯腰去哄辰哥儿。

    “别看他小,聪明着呢,咱们多说几次,他肯定就能懂了。”伏秋莲扬扬眉,一脸的笃定和自然,“不然,他怎么知晓不如意的时侯就扯了嗓子哭,一有人哄他或是抱他,他自然就不哭了,你能说他不懂事?”

    冬雪,“……”好,她说不过太太。

    外头的厅里,连宝和毛豆两个正站在那里侯着,看到伏秋莲赶紧上前见礼,“婶婶,我们是来和您告辞的。”

    “嗯,回家好好听话,不许混闹,晓得了吗?”伏秋莲一番叮嘱,看着这两个和自己相处数月的孩子,心里有些舍不得,可再不舍也不能挡着人家回家啊,她便笑着拍拍两人的头,“回家过年记得别光顾着玩,别忘了先生布下的功课。”

    “放心吧,三叔都叮嘱我们了。”

    这些事上知道连清肯定是不会忘的,伏秋莲便也不多说,只笑着点头道,“成,我让外头的小安子赶车送你们两个回去一趟。”两小才想张嘴拒绝,他们两个可都不小了,哪里还要专门用人送?

    “不只是你们两个,还有我送回家去的礼物呢。给你们爷爷的,给你们姐姐弟弟的,你们两个呀,只是捎带。”

    她这么一说,两小倒真不好拒绝了。

    给家里大人过年的礼物。

    他们哪里能做主?

    “成,那就这样决定了,你们两个是现在就回,还是用过中午饭再走?”

    “我们想着现在就走。”

    “也可以,我这就让人去把礼物拿过来,你们两个先在前头侯着吧,一会装好车了我让人去找你们。”

    “好啊。”两小点头,却是互看了一眼,竟是扑通跪下,对着伏秋莲连着就磕了三个响头,“婶婶,我们也不知道年下能不能过来,先给婶婶拜个早年,谢谢婶婶您的照顾,祝婶婶新年快乐,生意兴隆,辰哥儿弟弟越长越聪明,健康。”

    “你们这两个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婶婶还没准备好红包呢,看看你们这头磕的,不是白磕了?”伏秋莲心头有些感动,这可没人教他们,纯粹是两孩子发自心底的动作,总算是自己的心血没白费。

    “我们才不是和婶婶要红包。”

    “好好好,婶知道。快起来吧。”

    两小很是腼腆的起身,和伏秋莲招呼了一声,扭头跑了出去——估计是两个半大不小的小子脸皮薄,觉得不好意思了。

    伏秋莲笑着摇了摇头,想着屋子里有冬雪在,便扭头走出了屋子,招呼了冬雨过来,“你一个人回趟三里屯好不好?”

    “啊,奴婢自己去?”诧异了下,冬雨立马点头,“奴婢都依太太的吩咐,太太您想让奴婢做什么尽管和奴婢说。”

    “今个儿不是连宝两个回家吗,我就想着左右咱们是需要回村子送趟礼的,他们两个回去我也不放心,就让小安子套了车,他分不清这些东西,你就过去一趟,把每份礼物都清楚的交待给大太太,让她去分,还有刘里长家的,和村子里其他几位婶子家的,你可能办好?”

    “奴婢可以的。太太您就放心吧。”

    原本她还以为回村子做什么。

    这会即是晓得了送礼,又不是她一个人回去,还有小安子的马车,她更是再没什么顾虑了,只笑道,“那奴婢什么时侯起程,连小公子他们两个是这会就走,还是等到午下用了饭再回?”

    “现在就走吧。”

    “那奴婢去拿礼物去。”

    伏秋莲看着她利落的样,不禁笑了,也抬脚跟上,“我和你一块去。省得你搞混了。”

    一样样的分清,和冬雨交待好,装上马车,伏秋莲叮嘱了几人一句,便挥手让马车驶了出去,直到望着车子没了影,她才转身回了正屋。没看到冬雪,她挑了下眉,走进内室,冬雪才把辰哥儿放到榻上,正帮着他摔被角,看到伏秋莲进来,笑着屈了屈膝,“太太。”

    “睡了?”

    “嗯,才睡下呢。闹了一会,奴婢才想着怕是要哭了,没想到奴婢抱着他走动了一阵子,竟是慢慢睡着了。”

    两人走出屋子,到了外头的西次间坐下,冬雪帮着伏秋莲捧了茶,看到她要退下去,伏秋莲唤住她,“我让冬雨和连宝他们两个一块去了村子,顺便把咱们的一些节礼送回去,你若是有什么事就先自己忙着,慢慢来。别着急。刘妈妈和秋至她们怕是也该回来了的。”

    “奴婢自己忙的过来的。”

    伏秋莲便让冬雪下去自己忙,她则拿起前段时间缝了足有一个月才缝了半只,中间觉得不耐烦便搁下,前两天又重新拿起来的袜子慢慢的缝了起来。

    这是给连清的。

    本来她是没这个耐心来弄的。

    可耐不住刘妈妈在耳边不时唠叨啊。

    那日没事便拿起来开始缝,可没想到这一缝就没了个下文,要不是刘妈妈在旁时不时的催着她,怕是她早就不知丢到哪个箱子底下去了——谁爱缝谁去缝!

    只是没缝两针呢,就扎了手。

    血珠子便冒了出来,十指连心,疼的她倒抽了口气,看了眼手下未完工的袜子,伏秋莲暗自庆幸,还好没把血沾在上头,不然怕是要重做了。

    正想着,手被人握住,猛的一拽,接着,伏秋莲的手指便被含在了嘴里,轻轻的一吮,血珠就没了……

    “怎的那么不小心?可还疼么?”

    她抬眸,脸上全是不好意思——

    自己不过缝个袜子啊,竟然扎了手。

    伏秋莲抿抿唇,用力拽回自己的手,摇摇头,“不疼了。哪里疼,不过是绣花针扎了一下,疼什么。”

    “十指连心,怎么会不疼?”连清很是有些不赞成她这么无所谓的样子,皱眉看了她的手一下,发现再没流血,方放心的点点头,只是眼神却是落在伏秋莲另一只手里的袜子上,“这是给岳父缝的?不是有刘妈妈么,冬雨她们两个也会针线,你又不会这些,做什么亲自动手。”

    “不是给爹爹的。”

    “嗯,那是大舅兄的?”连清更不乐意了,盯着那袜子就想抢过去丢到窗外头去,他还没舍得让自家娘子缝袜子呢,心里全都是醋味,连眼神都透了几分委屈,“大舅兄府里不是有丫头做这些么,你又不是丫头,没做过这些的,一会就拿给雪做。”

    伏秋莲抬头,对上连清的眸子,怔了下,若有所思的笑起来,“相公,你是在吃醋么?是觉得我没给你缝,所以,也不想让我给大哥缝,是不是这样的?”

    “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连清被说中心思,面上一窘,可却是坚决不能承认滴,果断摇头,“怎么可能,为夫可是心疼娘子,你看这手扎的,都出血了,要是大舅兄晓得了,不知道得多恨这袜子,别说穿,估计直接给丢了。”嗯,当然,下一刻就得跑着再去捡回来。

    伏秋莲扑吃一笑,她家相公闹别扭时也挺可爱的?不过,她却不舍得再逗,万一自家相公真生气了怎么办,她笑着对连清眨眨眼,再眨眨,一脸的可爱,俏皮,“相公,这是我缝给你的呢。”

    “啊,给我的?”

    “是啊。”

    “娘子是缝给为夫我的?”连清有些不可置信,自家娘子这是缝给他的?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不是给岳父的,也不是给大舅兄的,是给他的呢。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娘子心里最看重的是自己呢。

    连清眉眼瞬间就飞扬了起来,似是个孩子般,心里有股子澎湃的气势往上涨,他很想出去吼两嗓子,可被他强行的压了下去,“给为夫我的更是不许再缝了,为了一双袜子,竟害的娘子手指流血,为夫宁可不要它。”说着话他作势拿了要丢,伏秋莲瞪他一眼,“你丢了试试。”

    “娘子,我哪里舍得丢,我是想收起下好好的保存呢。这可是娘子头回给我做东西呢。为夫真的很开心。”

    “……”就这么双袜子,他竟这样的开心,伏秋莲有些心酸,她深吸了口气,微微一笑,“那以后我有空就给你做,让你穿到烦为止。”

    “我才不会。只要是娘子做的,都是最好的。”看着连清眼底的深情,认真,凝重,伏秋莲一笑,“好。”

    希望,你能永远记住这一刻的话。

    时光易逝,人心善变。

    连清,你呢?

    午饭平静的用了,两个秋换了茶,收拾了碗筷,刘妈妈笑着看向连清夫妻,“姑爷,姑娘,今个儿晚上的饺子就定了白菜馅和罗卜馅,可使得?”

    “相公?”

    连清点头,“我没什么忌口的,娘子做主就是。”伏秋莲暗自在心里盘算了下,连清这话说的倒也是真的,她就真的没见过他在吃食上挑过嘴。

    刘妈妈得了准话儿,便带着冬雪四女去厨房准备,伏秋莲则看向连清,“外头的炮仗,上次全都是我哥哥送过来的,相公可看了没有,今个儿晚上是要放一些的,若是相公没空,我一会让管家去挑一些出来?”

    “这事你别操心了,为夫会交待管家的。”连清看着有些削瘦的伏秋莲,很是心疼,“娘子这段时间竟是瘦了不少,以后晚上可不许再熬夜了,早早的睡,明个儿开始,我让刘妈妈多煮些补品来吃。”

    “我哪里有瘦,我还觉得胖,想减肥呢。”伏秋莲的话听的连清挑了下眉,仔细打量了伏秋莲两眼,很是正色的反驳道,“娘子哪里胖,一点都不胖。依着我看,太瘦,一定要补些回来才好的。”

    太瘦,按着前世的说法,她一米六三,足有一百一十斤了,这算瘦吗算瘦吗算吗算吗?伏秋莲恨不得把连清的双眼拿根筷子撑起来,让他好好的睁大了眼仔细认真的看看,自己太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