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落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氏是真的被气坏了,这几个小崽子怎么就这么的坏呢?不就是上次自己想着少给一块月饼,就因为这样,所以得罪了这三个小子,然后,他们就这样报复?

    越想越气,她深吸口气,扭头看向脸色铁青坐在那里的连老爹,“当家的,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孩子啊,怎么能这样,这还是咱们自家的东西,若是换了别家,那可就是偷。”

    “若真是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咱们连家可没什么好。”眼看着连老爹坐在那里不出声,李氏极是不甘心,“眼看着大房的几个丫头就要说亲,这传出去可是会误事的呀。”

    “而且,说不定还会让人对三郎产生误会,对他的名声受损,然后,影响到他的前程可就惨了,当家的您说呢?”

    本来连老爹是没什么反应的。

    不过是几个月饼,拿就拿了呗,反正他也不爱吃,对于李氏的不依不饶,他也懒得去多说什么,说了也不管用,还不如省点力气,只是听到李氏说要耽搁连清的前程,连老爹瞬间就怒了,好像整个人活了过来,“是你们三个干的吧?看我不打死你们,好好的不学,这么点就学人偷东西。”

    “爷爷,您凭什么认定是我们干的?”老二连树冷笑了两声,小脸上全是愤怒,他抬手指着李氏,紧绷着的小脸上全是恨意,“爷爷您怎么不问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她自己偷吃了,反过来却又无赖我们?”

    “你胡说——”

    “胡不胡说的你说是我们三个拿的,那拿出证据来?”

    “……”

    李氏气个倒仰,她要是有证据还在这里罗嗦?

    “我看到你们拿了,当家的,就是他们三个。”不是这三个小崽子是谁个?她那天给她们拿了之后就收了起来,想着等到今个儿中午晚上吃的,可现在倒好,都留到了别人肚子里!早知道她留个屁啊?

    全都给狗吃也比这三个小崽子吃强啊。

    “说不定是她自己吃了呢,她以前不就是经常偷拿三婶家的东西吃吗?”老大连强不阴不阳的加了一句,耸耸肩,一脸的不以为意,“爷爷,孙儿觉得肯定是她自己吃了,或者,是小姑姑吃掉了?毕阄小姑姑也是特别喜欢翻别人东西的,更别提是啥自家的了。”

    “——”

    “我没有,我没拿……”

    连非在一侧闭了下眼,他点点头,深深的看了眼自己的三个侄子,又看了眼不远处低头喝茶吃东西的大哥大嫂一家,心里升起一股无力感,这个家,就是这样的?

    “娘,甜儿,什么大不了的,月饼没就没了嘛,别说什么偷,都是一家人,吃就吃了,你们三个快去做下吧。”连非尽力让自己全身的笑容温和些,他对着连强三个一挥手,笑呵呵的,“去吧,和你们爹娘一块坐去吧。”

    “爹,今个儿是中秋,咱们别闹的自己不开心。”

    “也是,不过这事下不为例啊。”老头子不傻,这家里会有谁去拿那些东西?大房的人肯定不会,至于李氏?若是说她偷吃一两块是有的,可现在所有月饼都没了,仅有的两个半块还被人硌下了牙印?

    这绝不是李氏的做法。

    所以,连老爹心里清楚的很,这就是三个孙子干的好事!

    可再怎么不待见二房,儿子是他的,孙子也是。

    被连非这么一接话碴子,连老爹索性也坐了下来,钱氏刚才可是一直提着心来的,如今眼看着自己三个儿子回来,坐到了她身侧,再看对面李氏,更恨了,一声冷笑,“我说今个儿不是中秋节么,哎,按着道理说吧,这种秋节是咱们一家大团圆的日子,可惜,这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吧,却偏偏眼巴巴的靠了过来,真是晦气。”

    “你谁说你呢你,我娘怎么就成了不该来的人?”

    “说谁谁知道啊,小姑,你着什么急?”

    “你——”连甜儿被钱氏这么一番阴阳怪气的话气的直想哭,这个二嫂怎么越来越可恶?听听这话,气死她了!她扭头看向旁边,“爹,你看看二嫂她——”

    “小姑我可没说什么,你不能急着和爹告状啊。”钱氏端起茶喝了一口,咪了两下眼,看着面前摆着的便宜月饼,再看不远处大房吃的,其实吃的都是一样的,可她就是觉得大房的月饼是好的,是贵的!

    老三可是给大房送了不少吧?

    现在竟然一点都舍不得拿出来吃,真是小气到家了。轻轻的哼两声,钱氏转过头看向连甜儿,“虽然说伺侍小姑也是我们这当嫂子应当的,但是小姑,你也不能这般的霸道,连句话都不准嫂子说吧?”

    “二嫂你可别欺人太甚啊。”连甜儿咬着牙,真想扑过去把钱氏那张嘴给撕烂,让你再多嘴,让你再说我,要是换做以前她哪里会犹豫,早就直接扑了过去。

    可现在?

    耳边想起连非的话,以及李氏千叮咛万嘱托让她忍的话,话到嘴边,她看着钱氏重重一哼,把脸扭到了一边——她不看那张脸,总可以了吧?

    钱氏眨眨眼,倒是有几分诧异。

    她以为今个儿晚上又要打一架呢,没想到却……

    连甜儿不理她,她暂时也没了对头,李氏那里有连老爹看着呢,要找麻烦有的是时间,没必要非当着连老爹的面,至于周氏,她暂时没那个和人做对的心思!

    虽然也嫉妒,也是眼红着大房的一切。

    可钱氏却还没蠢到不可救药——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说不定哪天自己就真的要求到人家?特别是她们二房现在这种鬼样子,巴着大房还来不及呢,针对?

    还是免了吧。

    虽然暂时安静了下来,可经过了这么一场插曲,谁还有心思去赏什么月过什么节?更何况这三家素来就没有同心过!没过一会,老二连午便觉得索然无趣了起来,他不耐烦的起身,“爹,我有事先出去了啊。大哥大嫂,我走了。”

    “老二你——”连夏倒是想叫住他,如今整个村子都知道连午是个赌鬼,这种时侯出去,除了赌还能做什么?只是连夏才一出口呢,周氏的脚直接就用力踩在好他的脚上。

    疼的他哎哟一声,到嘴边的话也改了,“怎么了,你没伤到吧?”看看,明明是自己扣此被踩,可他心里想的却全是别人……这个傻子!

    经过这么一番,连午早走没影了。

    周氏耸耸肩,丝毫没觉得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何不对。

    连午那是谁能劝说过来的吗?

    上有当爹的连老爹在,下有钱氏这个妻子,中间还有这几个儿子,都拽不回连午出去的脚步,连夏以为自己这个大哥有几个脸?

    说的轻了不管用,说的重了得罪人,自己还生气。

    何必?

    很明显的,连夏是没有这方面考量的。

    可周氏却不会由着他,谁让自己当家的这么傻呢?

    她低头喝茶,耳边还响着连夏关心的声音,“刚才那一下,没硌疼你吧?”

    “——没。”这傻相公!

    不过大半个时辰,连家老屋的赏月活动便散了。

    各回各屋各找各妈啊。

    老屋,连老爹一屁股坐在炕上生闷气,李氏端了茶也只是瞟了一眼,顿了一下,他在炕边上磕了两下烟枪,轻轻一咳,“你说,老三这会在做什么呢?”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和朋友在吃饭?过中秋呢,京城里总是要过的好些吧?哎,三郎也算是见了世面了。”李氏这话取悦了连老爹,他嘿嘿的笑起来,“可不是呢,这方圆十里八里的,谁不知道我老汉的儿子去京里赶考了,那是什么地儿啊,可是皇帝住的地方!京城,天子脚下啊。”

    “嗯,三郎要是这一榜得中,老爷子您可就是官老爷的爹了,也算是官家人呢。”连老爹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一挥手打断李氏的话,“你放心吧,我算过了,三郎这一榜一定是得中,再没差错的。”

    “老爷说中,那自然就是中的了。”

    又停了一会,连老爹叹口气,“那孩子气性大,也不知道消气了没,还有,你说,他怎么还没回来啊,不会是出什么事吧?”要说担心儿子也不是没有,可连老爹更担心的却是连清出事,因此而引发的一系列对他,对连家不利的影响!

    要是连清出事,连家还谈什么以后啊。

    外头那些人眼里的尊敬,和敬畏可是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连清这个儿子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这么想着,连老爹便磕了磕烟袋,看向不远处忙碌的李氏,在心里叹了口气,“天色不早,别忙活了,睡吧。”

    屋子里息了灯,传来连老爹重重一声长叹。

    “当家的,这是怎么了,有心事?”

    连老爹没出声,只是来回翻了个身,黑暗里,没人看到连老爹眸子里映射出来的浓浓的悔意——当初,就不该由着家里这几个女人针对那伏氏啊。

    看看现在,哎,这个家成什么样了?

    等到三儿回来,他得好好和他说说才成。

    难道就真的不认自己这个爹了?

    不会的,三儿性子纯良,你看,虽然还在生自己的气,可晓得自己生病,受伤,过年过节不是照样送东西给自己,没落下一样?

    自己好好和他说说就是了。

    难道,还真打算和自己这亲爹一辈子不来往?

    这传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话了!

    镇上,连清一夜饱睡,次日早上醒过来,已是天光大亮,他不禁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真是的,怎么睡那么沉?帘子轻晃,伏秋莲笑着走进来,“相公醒了?”

    “娘子怎的不唤醒我?看看这天儿,太阳都出来了呢。”连清快速下床,拿起一侧的衣裳手脚麻利的穿戴好,在一侧的银盆里洗漱好,拿青盐漱罢口,旁边边伏秋莲递来帕子,他接过后揩试干净脸上的水滴,笑着看向伏秋莲,“岳父定是在外头等急了吧?我这就出去。”

    “不急,爹和辰哥儿去了前院,你先用早饭。”

    “嗯,好。”

    伏秋莲之前是用过的,但却又陪着连清喝了小半碗粥,连清自己个儿喝了两碗粥,吃了一屉蒸饺,并两个玉米面的馒头,方落了箸,“娘子,还是家里的饭菜好。”

    “这话你昨个儿晚上就说过一回了。”

    “哈哈。”连清大笑,两人稍坐了会,丫头换了茶,门外头便传来伏老爷响笑的笑,帘子掀起,伏老爷抱着辰哥儿走了进来,“辰哥儿乖哦,看看那个是谁?”

    “乖,快来给爹抱抱。”

    “哇——”回应连清的,是辰哥儿响亮的大嗓门!

    伏秋莲翻个白眼,把辰哥儿接在怀里,轻轻哄了半天,可小家伙还是一看到连清就躲!最后连清只能放弃,看着他郁结的样子,伏秋莲笑,“你别恼,他只是小孩子怕生,他没怎么见过你罢了,过个两天熟悉了,自然就给你抱。”

    “我没事,都是我不好,没在家陪你们,害的儿子都不肯认我。”连清脸上满满的尽是自责,看的一侧伏老爷都有些过不去了,轻轻一咳,“那个,贤婿啊,此行可还顺利?”

    他还在这里呢,别把他老人家直接无视啊。

    “岳父大人安好。”连清起身郑重的行了礼,亲自给伏老爷斟了茶,很是感激的道谢,“这些时间多愧了岳父大人,不然,小婿也不能这么安心在外,小婿无以为报,还请岳父大人受小婿一礼。”

    听着这话伏老爷就觉得牙疼——

    读书人就是这样不好,忒酸了!

    这些话这语气,他听着都觉得牙疼呐。

    不过女婿的礼受的还是很满意滴,他笑着点头,“成了,一家人说什么外道话,你一路奔波,想来累的很,别多礼,快坐下说话吧。”

    “多谢岳父。”

    两人说话,伏秋莲自是坐在一侧听的,昨个儿半夜回来,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问连清此行的情况如何呢,这会看到他打算和伏老爷说,可是一定要听的。

    刘妈妈便笑,“姑娘,把哥儿给老奴吧。”

    眼看着刘妈妈把哥儿抱出去,屋子里只余下夫妻,伏老爷三人,连清便抿了口茶,轻轻的,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一笑,“那个,岳父,小婿幸不辱命——”

    “啊,中了?真的中了?是不是状元?”

    伏老爷惊喜之下无意识出口的一句话让连清干咳了好几声,“那个,岳父大人,小婿惭愧。只得二甲——”

    “二甲也好,二甲也好啊。”伏老爷这会也回过了神,状元哪是那么好考的啊,那可是天上的文曲星,整着整个国朝三年就出那一位的,他家女婿还是做凡人来的好些。

    听说是二甲,伏秋莲也松了口气,中了,而且,不是三甲,她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话,不禁吃的一声笑,“相公中的是二甲还好,幸好不是在三甲的名单之内。”

    “嗯,娘子,三甲如何?”

    “三甲?”伏秋莲眨眨眼,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的笑,“相公真想听?这话可有些,不中听呐。”

    “娘子说来听听?”三甲也是进士,怎会不中听?

    “相公真的相听么?”待得连清点头,伏秋莲作势挺直了身子,娇俏的挤了挤眼,一声清咳,“相公,同进士,如夫人呐——”

    扑,就这么一句话,连清和伏老爷两人齐齐把喝到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而且还好巧不巧的全喷到伏秋莲身上!害的她一头一脸的茶,当时便恼了,“爹,相公!”

    “那个,娘子,为夫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实在是娘子这话说的——”接下来的话连清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可看着自家娘子似嗔似恼的小脸,他是即觉得可爱又无奈——

    刚才那话,娘子是打哪听来的?

    旁边伏老爷缓过这口气,也黑了脸,却是眼角余光先扫了眼自家女婿,女儿这话可是——他怕连清生气呐,在连清脸上没看到什么恼意,方松了口气,却是扭头故意喝斥伏秋莲道,“你这丫头,那都说的是什么混话,朝庭开科取士,岂是你能取笑的?再敢乱说,看我不罚你。”

    “爹爹,我又没在外头人面前说这些。”

    “而且,明明是你们要我说的嘛。”

    她小声嘟囔着,伏老爷倒气笑了,这丫头,自己给她搭台阶,她还抬着梯子往上爬了,瞪她一眼才想着说什么,旁边连清却是心疼了,“岳父,娘子她也不是故意的,她一女子哪里懂这些,娘子衣裳都湿了,冬雪,冬雨,赶紧服侍你家太太去换衣裳。”

    “是,老爷。”

    “爹,相公,那我回去啦。”

    “赶紧去赶紧去,别让我看到你。”伏老爷挥手把人赶走,抬头不好意思的看向连清,“那个,贤婿啊,那丫头在家里被我宠坏了,胆大包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其实她心里可是什么都不晓得的,你可别往心里去。”

    “岳父您放心吧,我晓得的。”连清陪着伏老爷说话,仔仔细细的把在京里的一番情况说了一回,有些是伏老爷听过的,伏展强回来时说过一些呐,有些却是没听过的,最后听到连清说自己榜上有名,又得见本届主考之一,并且极受看重之后,不禁欢喜的一拍桌子,“我就知道我家莲丫头是个有福的,看看,果然旺夫吧。这一来就是个大胖二子,你回头就高中,还是我家莲丫头好福气。”

    连清听了也只是一笑,“是,岳父说的极是。娘子福气好,是小婿好运气,娶到了娘子呢。”这倒是真心话,到了现在,连清是真的这样想的。

    “哈哈,好,好啊。”连着道了三个好,伏老爷回过神,看向连清,“贤婿,你这都考上进士了,是不是要出去当官了?你可不能学人家那没良心的,把自家妻儿放在家里不管,却带个小妾去赴任呐。”

    “岳父您说哪里话,小婿曾和娘子说过,小婿终生不纳妾,除了娘子之外,屋里再不会收第二个女人的。”连清这话说的极是凝重,对着伏老爷,他端起手边的茶盅对着地下砸去,茶盅碎成一片片,他却抬眸看向伏老爷,“若是小婿有违此誓,犹若此盏!”

    倒把伏老爷给小小的惊了一下,“贤婿,这,这——这可如何是好?”一颗心却是慢慢的放了下来,是啊,他怎么就因为一场科考便怀疑起连清来了呢?

    平日里自己可是看过他的人品的。

    他应该信任他的。

    后头屋子里,秋至挤眉弄眼的和伏秋莲告状,“太太,老爷发誓呢,还和老太爷说,这一辈子不会再纳那些狐狸精进门,只会有太太您一人,甚至连通房都不要——”

    刘妈妈眼圈便红了,笑着福身,“恭喜姑娘,贺喜姑娘,姑爷,姑爷终究是个好的,姑娘是找对了人呢。”

    “好了,这都成什么了,这些话可不许再说。”伏秋莲心里不是不感动,可男人的誓言有什么用?今个儿许给你,说不得明个儿转过身便许给了别人,相信男人的话?

    她伏秋莲可没那么傻!

    所以,连清的誓言她会感动,但却不会失去自己的理智。

    想让她相信?

    可以啊,拿一辈子的实际行动来让她放心吧!

    在她心里,说不如做!

    散开了几个丫头,辰哥儿睡了过去,伏秋莲便坐在椅子上拿了本书翻来看,可脑海里却乱七八遭的看不下去,细细一想吧,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看来,自己还是被连清的那番话给影响了啊。

    笑着把书放在一侧,伏秋莲耸耸肩——

    女人呐,果然都是虚荣的动物。

    不过是几句话罢了,竟然也真的感动了起来!

    外头,有脚步声响起,她以为是连清,起身一看,才发现竟是冬雪,笑着福了福身,“太太,刘太太派人送了贴子来,说是看看您若是得空,她们一会便过来呢。”

    “她们?这会过来?”马上就要正午了,这个时侯过来,可是不符合刘太太的性子啊,冬雪却是笑起来,“还有刘大人呢,应该是听说咱们老爷回来,都想着一起过来看看呢。不过奴婢觉得,刘大人怕是听说老爷中榜的消息,不然,哪里会这般巴巴赶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