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准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月中,连清所谋的差事终于定了下来——距此千里之外的万山县县令,竟然是个七品!这倒是让连清自己都小小的惊喜地一下,之前他的想法也不过就是个八品的县承罢了。

    可没想到,竟是县令——

    “娘子,这次咱们这个人情怕是欠下了。”连清虽然高兴,可多少有几分沉甸甸的心情,这可是多大的人情啊,他想了一会只能揉下眉心,“等到咱们过去之后定要好生道谢才对,娘子这段时间备些特产,也好不失礼。”

    “你放心吧,只是,真的月底起程?”伏秋莲到是有些犹豫,这眼看就是月底,若是月底就出发,那不是没几天了?连清笑着看向她,“即然打定了主意,那就早些起程吧。”

    “而且,”他扬了扬手里的信,对着伏秋莲笑笑,“这里头的期限说是两月,但咱们路上要用些时间,而且带着辰哥儿走不快,要先去长安吏部报备,然后咱们再转万山,你看这样兜兜转转的,怎么着也得一个月后了,十一月赶到任上就不错了。”

    伏秋莲听他这么一说也没了声音。

    把她和辰哥儿放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她也乐意。

    可带着辰哥儿这么一遭?

    如今天气还好,万一路上遇到点什么事,耽搁了时间,或是冬天来的急些,那他们就得在路上挨冻,大人没什么,可辰哥儿——

    想留下,还是不舍。

    最后,她只余幽幽轻叹。

    伏老爷听到消息之后自然是开怀大笑,拍着桌子一阵大笑,他就说嘛,他们家的丫头那就是官太太的命!看看,这不转眼就成了县令太太?

    伏展强也大手一拍,直接捶在连清的肩上,“哎,我说,真成了县令了?县令啊,咱们县里才有的官老爷,真是你?”

    “大哥,咱们县是咱们县的,我是我,我是万山县的县令,而且,还没有赴任呢。”连清尽管有着心理准备,可还是被伏展强这一巴掌给拍的吡牙咧嘴了一下,他深吸口气,咬咬牙,面不改色的挨过去——他不是没用的小白脸!

    “都一样,哈哈,爹,妹子成了县令太太了。”县令太太啊,那可是比刘太太还要高上一级的吧,伏展强嘿嘿的笑,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浮起自己头回看到那位刘太太时的样子,一脸的不屑,好像她有多高贵似的。

    哼,现在让你得意,自己妹子高你一级!

    老子的妹妹是县令太太!

    让你再得意,让你再骄傲,让老子的妹妹踩死你。

    伏展强得意洋洋的笑,脑海里是各种自己脑补的情景,最后,被伏老爷一巴掌给拍的回神,他捂着脑袋,“爹,你又打我头——”

    “臭小子,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没,没啥。”伏展强猛的摇头,继尔猛的想到了什么,抬头很是面色严肃的看向连清,“我说,小子,你说过几天就要去赴任,那我妹妹和我大胖外甥怎么办?”

    “自然是跟着我一块去任上啊。”

    连清说的是半点犹豫没有,看的伏老爷暗自点头,可转而又黑了脸,直摇头,“不成不成,辰哥儿不能跟着你们去。他才多少啊,一岁都没过呢,你们要绕这么一大遭,万一路上遇到点什么,我大孙子可是要受苦的,坚决不成。”

    “可是岳父,我不能丢下娘子和辰哥儿啊。”

    连清这两天为着这事可是想过好些回,考虑来考虑去,总是没什么万全的法子,他自己都有些头疼了,现在一听伏老爷的话,内心不禁就真的提了起来——

    这路上,万一真遇到点什么事?

    到了现在,其实他也是有点左右为难了。他看向伏秋莲,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出声,伏秋莲也揉眉心,这个时代本来就医术落后,很多东西她懂,也晓得,但巧妇却是难为无米之炊,在这里,小小的一个风寒有时侯都会是大病——

    特别是小孩子。

    “要不,你把辰哥儿放家里,你们去吧,我来看。”

    “不可以。”还没等连清说什么呢,伏秋莲立马就摇了头,“爹,辰哥儿还小呢,我怎么可以把他丢给您?”这是想都不用想的,最后,伏秋莲左思右想,觉得没什么好法子,一横心看向连清,“要不,你自己去吧。”

    “娘子——”

    “妹妹。”

    唯独伏老爷张了张嘴,却是没出声。

    他是过来人,自然晓得当父母的为了儿女能做出怎样的牺牲,辰哥儿那么一丁点,女儿舍不下也是应该的,不过,他抬头看着夫妻两人都是紧皱的眉头,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啊,贤婿你且去长安报道,然后去任上赴任,等到来年开了春,辰哥儿也大上一些,到时侯我再送她们娘俩过去就是。”

    这倒是个法子,伏秋莲看向连清,“相公?”

    也只能是这样了,只是,他起身对着伏老爷深深一礼,“老是劳动岳父,是小婿的不是。”

    “一家人,客气什么。”伏老爷挥手一笑,虚扶了连清一把,他笑,“我现在老了老了,能和女儿孙子在一块,这可是谁也求不来的。”

    说定了这件事,几个人坐在一起气氛便轻松多了,又说起连清赴任的事,伏老爷便看他,“贤婿这一路过去,手里得带几个人吧,是买还是怎么着的,你心里可有数?”

    “还没有,这两天小婿正在考虑呢。”

    “嗯,这事是得好好想想。”

    旁边,伏展强张了张嘴,难得的头回没就这么把话给嚷嚷了出来,挠了挠头发,咕咚咚的喝起了茶水——

    连清九月二十六起程的消息瞬间传了出去。

    这一下,镇子里头的人是再也坐不住了。

    刘老爷夫妻抱着哥儿是头一个便到了连家,还没进门呢,刘太太欢快的笑便响了起来,“伏家妹子,伏家妹子,哎呀,真是天大的喜事,你也真是,怎的就不派个人和我说一声?”

    “这不是还没等着派人,你们就晓得了?”伏秋莲亲自迎出来,笑着接过安哥儿,举了两下,“这小子又沉了呢,养的胖乎乎的,看起来都不比辰哥儿小了。”

    “怎么会,还是辰哥儿好。”

    女人坐在一块聊的不外乎就是男人,孩子,两人坐下后以孩子为突破口,笑盈盈的一番说笑,自然便把话题转到了今个儿过来的主题,连清的身上,刘太太略几分的嗔怪,“我说你也真是的,这么大的喜事,怎的就不给我送个信儿?”

    “这不是还没确定么,而且,我也正烦着呢。”

    “你有什么好烦的,这可就是县令太太,难道还愁么?”

    “这不是家里还有一个小的吗,我说,这眼看着就是冬天,怎么敢带着他起程?”伏秋莲看着刘太太,也是真心的想和人抱怨起来,她揉揉眉心,“最后想来想去,也只能是暂时留在家里头了,这个小祖宗重要啊。”

    “这倒也是,总是不能拿孩子开玩笑。”刘太太听着也不禁为着伏秋莲担起了几分的忧,她皱了皱眉,眼角余光扫过外头院子里正在忙碌的冬雪几个,低声道,“那你准备让他带那两个过去?依着我看,不管如何,那个冬雪是绝不能带的,这丫头忒稳重,三年一任,三年过去谁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这男人的话你可是千万不能信的。”

    “我知道,而且,”顿了一下,伏秋莲微微一笑,对着刘太太扬扬眉,眸底掠过一抹狡黠,“我不打算给他带服侍的丫头,一个也不带。只带两个小厮。”

    “天,这怎么可以,外头可是花花世界,你可知道,他这一出去可就是县令,是一县的父母官啊,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等着——你即不能自己跟过去,还不派人盯着些?”

    “不用,我信他。”

    “你怎么就这么,哎,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呢。”伏秋莲看着刘太太一脸的焦急,也晓得她是真心为着自己,可若是别的事自然也就罢了,但现在事关她的利益,她可不想自己主动给连清送人,而且,别人送的也不成!

    刘太太苦口婆心的一番劝说,伏秋莲只是笑,根本就没放到心上去,刘太太最后也懒得再说了,只瞪她一眼,“你等着,以后有你哭的。”

    外头有小厮传来话,要留刘大人几个用饭的。

    伏秋莲便笑着看向刘太太,“好了,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给你做,咱们也好好的聚聚。”

    “你家那个厨子的菜还挺好吃的,都成。”

    用过午饭,换上茶,又说了会子话,前头便有人来传话,刘大人要回去了,伏秋莲亲自送刘太太出门,眼看着她们的马车出去,伏秋莲回头看向连清,想了想她直接道,“刘太太问我,要带家里哪个丫头随你一块去呢,又说若是你看不中,就先买两个。”

    “说什么傻话呢,我一个不带。”

    “真的?”

    “自然是真的。”娘子都在家呢,他带什么服侍丫头?而且,什么事是他自己不能做的?他笑着握了握伏秋莲的手,一扬眉,“有两个跑腿的小厮就好。”

    “说到这里,那小厮你可想好了要带谁过去?”夫妻两人一行往里头一行说着话,听到连清说小厮,伏秋莲也顺势就说出了口,“你是在前院的小厮里另选呢,还是真的就带那两个小子过去?”

    连宝和毛豆要是说起来却是个个精灵的很,而且也极有眼色,可这样跟着他出去,这么远的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再者,人家家里人同意么?

    “要不,我明个儿去问问大嫂他们?”

    “也好,先看看他们的意思吧。”

    夫妻两人说着话,才要到二院呢,后头管家小跑着追了上来,“爷,老爷,咱们县的王大人家派了贴子,您快回去看看吧。”

    王大人?伏秋莲脑中一转,便已回过了神,“管家,是县里的王大人?”

    “可不是么,说是特意来拜会咱们家老爷呢。”

    管家一脸的激动,果然自家老爷是贵人啊。

    看看,现在连县城的大老爷都亲自前来拜见了!

    轻轻的拍了拍伏秋莲的手,连清有些歉意的笑,“娘子先自己回去,我先前头看看,若是没什么大事,很快就回的。”眼看着再次的离别就在眼前了,连清是真的恨不得十二个时辰都盯着自家妻儿不放。

    想想心里就舍不得,不想一个人去上任呐。

    可这样的机会又是难得——

    “相公去吧,我自己回就好。”

    回到屋子里,刘妈妈抱着辰哥儿在外头玩呢,伏秋莲陪着小家伙玩了一会,想了想还是进屋帮着连清收拾东西,再过几天就要起程了,这次一走就是三年,得多带些衣裳才是。

    帘子微晃,冬雪捧了茶进来,“太太您请用。”

    “嗯,放那吧。”伏秋莲没抬头,伸手抖了下手里的两件长袍,嘴里嘟囔着,“这两件好像差不多,算了,都带上吧。”一抬头,却被眼前冬雪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冬雪,你跪在那里做什么?”

    “冬雪,冬雪求太太成全。”

    “你这丫头,有什么事好好说,跪什么啊,快起来。”

    “太太还是让奴婢跪着说吧。”冬雪又磕了两个头,咬了咬牙,一横心直接开口道,“奴婢求太太不要让奴婢随着老爷过去,奴婢,奴婢只想着一心一意服侍太太,还有哥儿,其他的,奴婢真的从没想过,也,也不乐意——”

    这丫头,这是在和自己表忠心了么?

    她有些哭笑不得,把手里的衣裳放在一侧,伏秋莲上前两步亲自扶起冬雪,点点她的头,“就你这小丫头心里弯弯绕的多,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这就想到这里了,真真是该打。”

    “是奴婢的错,可奴婢真的不想离开太太您。”

    “好了好了,我也和你说吧,你们几个我一个都不会让跟着过去的,要跟,那也得等过了年跟着我一块去啊。”伏秋莲生怕冬雪再多想,赶紧打断她的话笑着解释道,“放心,老爷只带两名小厮,不会带丫头的。”

    “真的?”

    “敢怀疑你家太太我的话?皮痒了吧。”

    “太太您息怒,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是故意的。”

    “成了成了,快出去吧。”打发了冬雪,伏秋莲在那里不由自主的便笑着摇头,“这孩子,倒是个有想法的。”幸好自己没想着让她们跟过去,也幸好这丫头没那心机。

    不然,这场主仆情怕是真的就到了头喽。

    晚上,伏秋莲看向连清,“真的不带个丫头在身边?”

    “娘子这是在试探为夫么?”

    “怎么会,我是怕委屈了相公你呢。”

    两人笑着便滚到了一块……

    次日中午,伏秋莲想了想亲自让管家回了趟三里屯。不过是大半个时辰,刘里长,以及连夏夫妻竟然都是一脸兴奋,激动的到了,看到伏秋莲,周氏直接就道,“三弟妹,三弟他,他真的成了县令大人?”

    刘里长也是一脸的兴奋,听了周氏的话之后定定的望着伏秋莲,直待伏秋莲肯定的点了头,又笑,“大嫂这事是真的,过几天就要出发,因着时间很紧,也就是这两天才晓得的,还没来得及给您和刘叔家送个信呢。”

    “好,好,县令好。”连夏直接就红了眼圈,拿袖子揩着眼圈,一脸的激动和兴奋,“娘,您看到了吗,三弟,三弟他,当官了,成了官老爷啦。”

    “当家的,你这是做什么呢,三弟这是好事啊。”周氏悄悄的拽了下连夏的衣裳,笑着看向伏秋莲,“我刚才听管家说,弟妹寻我们过来有事要说,不知道弟妹想说啥,只要是我和你哥能做到的,咱们一定做。”

    “是啊弟妹,你有事就说。”

    旁边刘里长坐在那里,连他素日里头最爱的茶也忘了喝,只看着几个人,此刻听到这话也笑着点头,“是啊侄媳妇,你有什么需要你刘叔做的,就直说吧。”

    开什么玩笑,他们村子里出个县官老爷容易么?

    以后看谁还敢小看他们村子!

    这可是官老爷的家!

    伏秋莲笑着招呼三个人喝茶,她也不卖关子,看着几人把一盏茶喝完,自己笑着道,“我来倒是真的有事要说,但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做,而是事关毛豆和宝儿这两个孩子。”

    “啊,这两个孩子是不是闯祸了?”周氏听了心头一跳,赶紧看向伏秋莲,“弟妹,可是宝儿不听话,惹什么事了?你该打就打该罚就罚,嫂子绝不拦着。”虽然这话说时她也是心疼的,当娘的谁乐意自家孩子挨罚?

    可这话和姿态却是一定要做的。

    而且这可是连清的亲侄子,再怎么罚也不会太重吧?

    伏秋莲便笑,“嫂子你严重了,不是他们两个闯祸,他们两很好,真的很听话,也懂事。”

    “不是闯祸啊,那就好。”

    旁边刘里长却是心头一跳,有些忍不住的就看向伏秋莲,“侄媳妇把我们叫过来的意思,难道是——”

    “刘叔想的没错,我把你们叫过来其实是想问问,你们是想着让这两个孩子待在镇上读书呢,还是想让他们随着相公一块去任上,当然,哪条路好我也不知道,你们若是让他们两个继续读书,我便和相公再选两个人就是。”

    “我让毛豆跟着去任上。”刚才刘里长多少猜到了这一点,心思已经转过了好几回,如今一听伏秋莲的话,瞬间就在心里头拿定了主意——毛豆虽然聪慧,可他曾和连清聊起过,也仅仅只是聪慧,并不是很出类拔萃的那种。

    十年寒窗苦啊。得读多久?

    能有几个如同连清这般的有福气?

    不过是瞬间,刘里长便给自家孙子拍了板——

    就让他随着连清去任上去闯闯。

    闯的出一片天自然是好的,若是闯不出来……

    那么,也别怪他这个当爷爷的没给他机会。

    他这里拍了板,旁边的连夏两口子倒是着实的怔了一下,刚才弟妹说什么,让宝儿跟着连清去任上?按道理说这是好事,别人想求都求不到的,可那得多远啊。

    以后,他们想见儿子一面都难啊。

    夫妻两人狠狠心,想张口拒绝吧,可突然却有些开不了口,心里隐隐觉得应该是让连清带出去见见世面的,特别是在刘叔一锤定音之后,周氏两口子更难抉择了。

    “当家的,你来说吧。”周氏叹了口气,坐在那里头回没有强势的作主——她真的怕自己后悔。不让儿子去,以后耽搁了儿子的前程,怪谁?

    可让这臭小子跟着去吧。

    她可不像是二房,有好几个儿子呢。

    他们大房这就是独苗一根呐。

    到时侯走了以后她会不会想?路上出事了怎么办?

    一连串的念头让周氏的脸都皱成了一团——

    她也拿不定主意了!

    要说怎么还是男人呢,连夏却是在瞬间的犹豫之后,一横心,“咱们连宝也跟着三弟去。就让他去吧。”

    “当家的——”周氏心头一震,真要孩子去?

    “你什么都别说了,这事我作主,就这么的定了。”连夏大手一摆,难得的当了回家做了回主,他扭头看向伏秋莲,“不知道三弟什么时侯起程,还需要给这两孩子准备些什么东西吗?”

    “大哥大嫂,刘叔,什么都不用准备,我会帮着他们都备好的。再说,随着连清一块走呢,难道还能愧待了他们?”伏秋莲这一番话说完,扭头再去笑着安慰周氏,“嫂子你放心吧,相公会看好他们两个的。”

    “嗯,那就有劳三弟,三弟妹了。”周氏抹着泪花儿,心里一片一片的疼,这儿子还没走呢她就开始心疼,要是真的走了,转眼一两年没见,她得想成什么样啊?

    才想着开口,旁边连夏却是猛的站起了身子,“即是这样,那我和你嫂子就回去了,等到三弟他们起程的那天我和你嫂子再来给三弟送行。”

    连夏拉了周氏就走,“家里还有鸡没喂呢,赶紧回。”

    他这是怕周氏这个当娘的舍不得,反悔呐。

    都是天下父母心,伏秋莲起身,“那我送大哥大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