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暗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成同知开了这个口,连清无论如何是要给这个面子的,两人一个衙门,又是正副手,本来外头那些谣言就对着两人不利,若是连清这会再拒了成同知……

    不管是什么原因,看在那些衙差,外人眼中。

    那就是万山县的县太爷,同知两人不和!

    连清要是肯定不是这个结果。放下手里的狼豪笔,连清一笑,“马上就到午饭时间,若是成兄不介意,便去我家一坐如何?”

    “那,就讨扰了。”成同知略一犹豫,点头应下。

    莫大亲自去后头传话,当听到连清要在家里头请成同知用饭时,伏秋莲诧异之余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笑着看向莫大,“成,这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和大人说,让他放心。”

    “是,太太。”

    莫大走后,伏秋莲赶紧看向刘妈妈,“妈妈,你去看看厨房还有哪些菜,然后回来和我说一声。”待得刘妈妈福身退下,伏秋莲转头看向冬雨,“今个儿的饭菜我来做,不过你一会给我打下手就是。”

    冬雨屈膝应了是个字,心里却是嘀咕,有这么重要么,不就是一个和老爷一块的官老爷嘛,官儿又没老爷的大,做什么太太这般看重啊,还亲自下厨……

    不过这话她却是万万不敢说出来滴。

    从后头的菜地里摘了一把豆角,辣椒,还有蒜苗和小葱,另外看到有两个茄子还不错,伏秋莲也摘了下来,想着一会回去是做个炒茄子还是蒜泥茄子?要不,来个炸茄夹?

    伏秋莲直接把菜送到了厨房,冬雨赶紧接过去清洗,伏秋莲便和刘妈妈查看厨房里头的东西,最后觉得猪肉有些不够,“妈妈你去割些猪肉,然后,买一扇猪板肉来吧。”

    余下的青菜都有了,也不用太多,再选两个荤菜,不过是瞬间伏秋莲便有了主意,“刘妈妈,买条鱼吧。”到时侯做清蒸,即简单还方便,也不费时,不过,一条鱼好像有些不够,她在心里过滤了下,看向刘妈妈,“再加一只鸡。”

    “是,太太。”

    待得刘妈妈走后,冬雨清洗好,正准备动手,伏秋莲笑着摆手,“你去弄些简单的糕点,这里我来。”

    “可是太太您一个人——”

    “放心吧,到时侯让你们吃的流口水。”

    冬雨吐了下舌,想起上次太太亲自动手煮的菜,的确是很好吃的,这么一想,不由的便流了几分的口水,看着伏秋莲在那里把豆角切断,小葱切好,茄子去皮,她笑着转头去忙自己的。

    半个时辰后。

    正在和成同知在书房里闲聊,互相试探,却又彼此忌惮时,房门被人轻轻敲起,连清一笑,起身,却是在看到门外人时眸光变暖,“娘子你怎的亲自送过来?”

    “我听说你和成大人在这里谈事,这会就是饭点,便亲自做了些饭菜过来,都是些家常菜,也不知道成大人会不会嫌弃。”最后这话是对着成同知说的,伏秋莲把手里的食盒放下,连清上前帮着她摆好,伏秋莲微微一笑,“不如外头酒楼的丰盛,成大人可别不屑一顾。”

    “怎么会,连太太辛苦。”

    成同知微微一笑,说是自己煮的,不过就是搭把手吧,哪里能真的动手?目光扫过桌上的几道菜色,微微一顿,虽是家常菜,但却冷热,荤素搭配,色泽鲜亮,而且也很新鲜,热气里头夹杂着的香气直往他鼻子里钻。

    这一下,他笑容就多了几分真,“连太太好手艺。”

    伏秋莲菀而一笑,没出声。

    倒是旁边的连清点点头,“是呀,我家太太煮菜的确是很好吃,家里的几个丫头都不及她的。”连清笑着看了一眼菜色,面上多了抹骄傲,“冬雨,一会回去记得让太太歇着,做了这些菜,会累的。”

    “老爷您放心吧,奴婢晓得的。”

    烙的饼,排骨莲藕汤,还有几个白白软软的馒头,两碟水饺,成同知不得不承认,这若是真的全是伏氏做的,那么,是比自家那个婆娘要能干多了。

    “成兄请——”

    “大人请——”

    官场上就是这样,连清可以称呼成同知一声兄,那是因为他比对方官位高,而成同知却比他年龄大,所以,称一声‘兄’显示连清对成同知的尊敬,彰显连清的风度。

    但成同知却是不怕死的回一声‘弟’?

    这可就是自己找死了!

    没有酒,两人以茶代酒,成同知叹气,“都是我家里那位不懂事,若是给大人家带来什么麻烦,我代她给大人和太太道歉。”

    “哪里话,不过是些个谣言罢了,当不得真。”连清一脸的诚意,他是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然,也仅限于是成太太真的不是陷害伏秋莲的凶手,不然,他不介意才怪!

    成同知点头,“大人放心,以后我定会以大人马首是瞻。”

    “都是为了老百姓,成兄不必客气。”连清笑着把杯中茶饮尽,一挑眉,眼底是灼灼晶芒,“即是成兄这样说,我也不妨和成兄说句实话,我是真的想着给老百姓做些实事,其它的,只要是在原则和底线之内,我真的不会太在意。”

    连清虽是打小读圣贤书,也有几分的迂腐。

    可却绝不会是那种死脑筋,朽木不可雕的一类人。

    偶尔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会做。

    但是!前提是,你的所为得在他的底线和原则之上。

    不能牵扯,连累到无辜之人。

    成同知心头一顿,可却瞬间笑起来,“大人说的是。”

    正餐过后,冬雨亲自捧上甜点和甜品,成大人笑,“连大人果然是有福气。”

    “呵呵,成兄过奖。”连清微微一笑,但面上那抹欣喜却是掩不住的,有人夸自家的娘子,他怎么可能不开心呢,顿了下,他想起什么般笑道,“对了,我家娘子开了一家甜品糕点铺子,届时成兄可是记得要去捧场啊。”

    “是吗?那可是要恭喜连大人。”

    两人的一番试探过后,彼此是没落半点下风,但说实在的,连清也没觉得自己试探出了什么!这个成同知,难怪经历万山县几位县令他都能游刃有余。

    哪怕是上任县令一家被杀,祸及衙门呢。

    他成同知家里却是半点事情没有。

    对于这件事,连清是心里存着一份疑心的。

    不过是这些事急不得罢了。

    成同知回到家,成太太在后院听了觉得很是诧异,看了眼外头的天色,这才申时末,怎的这么早就回来了?心里想着,却是赶紧起身迎上去,“老爷今个儿回来的早,衙门里头没事了吗?”

    “嗯,今个儿没出去。”自一侧净了手,从成太太手里接过帕子擦拭干净,成同知坐在椅子上,接过成太太递来的茶,微微一笑,“你在家里忙什么呢?”目光扫到炕桌上的帐本,不禁挑了下眉,“在看账本?”

    “是啊,今年的收成呢,前几天掌柜的送了过来,我也一直没时间看,便留了下来,刚好这会子没事,便拿过来看了,却是不知道老爷回来的这么早。”成太太笑着让人把账本拿下去,成老爷回来,她这个当妻子的自是不会再看账本,“老爷回来的刚好,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加菜。”

    “不必了,让她们随意做就好。”

    成同知没什么意见的摇摇头,把手里的茶喝尽,抬头看向成太太,“你上次去连家,那位连太太如何?”

    成太太一怔,倒是没想到成同知会问这样的一句话,不过她也只是一拧眉,略一顿后慢慢的开了口,“老爷你也晓得,我的脾气我自己知道,是个霸道的,那日过去我本就不服气,自然语气也不甚好,但那位连太太却自始至终带着笑,而且还直言不过是误会,她并不曾把这些放在心上——”

    “她当真是这样说的?”

    “可不是这样?”成太太帮着成同知续了茶,自己也倒了一杯,轻声道,“依着妾身来看,那位连太太要么,就是位真正的坦荡,容易相处之人,要么,就是心机太深,非妾身能比的。”

    “我今天连家用的午饭。”

    “啊,老爷竟然?”

    “是伏氏亲自下厨做的菜,还有甜品——”

    “是次妾身倒也是尝了她的花茶,说是她亲自泡的。”

    夫妻两人对看一眼,都在眼底多了抹疑惑,同时,对于连清和伏氏,成同知在心里又多两分的提防,他看着还在皱眉沉思的自家娘子,扬眉一笑,“好啦,你也不用多想,对了,我听说伏氏在县里要开一个甜品铺子,到时侯,你带人多过去看看。”

    “是,老爷,妾身晓得了。”

    “还有,收收你那性子,别老是得罪人都不知道。”

    成太太瞪了眼成同知,可转而,又似泄了气的皮球般点了头,甚是有些不情不愿的点头,“好嘛,我晓得了。”

    用过晚饭,成同知摆手,“我去书房,你自歇着。”

    “老爷慢走。”看着成同知走远,成太太气的拧紧了手里的帕子,扭头坐在椅子上,脸子就落下来,“去,把姨娘们给我叫来,就说,我不舒服,让她们过来服侍。”

    哼,不在正房留宿,也别想去那些狐狸精们的屋子!

    夜色寂寂,书房。

    成同知看着面前的人,神色复杂,淡然疏离的语气里透着几分怒气,“我和你说过,让你不许到我家里来的。有什么事不能在外头说?”

    “外头说,外头说那也得我找的到你人呐,我的成大人。”对方一袭黑衣,中等身材,面容掩在窗下的暗影看不清,可声音却透着阴森森的寒冷气息,“姓成的,你现在想着卸磨杀驴了,觉得我们这些人没用,想着抛下我们,你自己当个好官了,是不是?”

    “你这是什么话,我哪里用得着卸磨杀驴?”成同知坐在椅子上,身子绷的紧紧的,双手用力抠进椅子扶手,看似平静,实则却是全身都用了十二分的戒备,双眼死死盯着那人,“这话,是你们主子让你来说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人嚣张至极,根本没把成同知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鸷看在眼里,不过是个被主子摆布上来的棋子罢了,还能脱得了主子的手心?

    他一声冷笑,“主子让我来告诉你,多留心些咱们这位连大人,若是有出什么差子,呵呵,你能想的到下场的。”灯火啪的爆起,映出灯影下,窗下暗影中那人一脸的疤痕和狰狞冷笑,“咱们的前周大人,应该还没走远呐。”

    “成大人,何去何从,三思而后行呐。”

    那人一声轻笑,转身,拂袖,扬长而去。

    身后,成同知抬手砸了桌上的砚台,听得身后脆响,那人吃的一笑,身子一闪,纵身溶入夜色之中。书房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外头的人,小厮胆颤心惊的声音响起,“老爷?”

    “滚,不许进来!”

    外头小厮默了一下,退后几步,站在了门外侯着。

    屋子里,成同知脸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目光中带着森然,手握成拳,力道之大,捏的指节都咔咔作响!那些人,那些该死的东西,该死的,竟然敢要胁他!

    前周大人,那是谁?

    惨死的前任县令!他还没走远,在等着谁?

    等着他姓成的!

    早知道,早知道他就——

    可眸光微转,所有的话都化为一声无奈而颓废的叹息。

    早知道如此……可事情若是当真从头再来,让他再重新选择,怕他还是会这样的决定吧?成同知有些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陷在椅子上中,有些方正的脸上青紫白红的几番变幻过后,最终,他似想通了什么,又好像是豁出去了一般,脸上一抹戾气掠过。

    即然对方不仁,那么,就休怪他不义!

    连清晚上没出去,就难得的在家里陪着辰哥儿玩,父子两人玩了会大眼瞪小眼,连清的目光一闪,不由的又看向一侧苦思冥想的伏秋莲,自家娘子在做什么?

    忽而低头疾写,忽而咬着笔头愁眉苦脸的样子。

    连清几次悄悄把视线扫过去。

    心里头却是好奇的好,自家娘子这是在做什么呢?

    “爹,爹,爹——”小家伙看着自家爹的注意力被吸引走,他不乐意了,使劲拽着连清的袍子往上爬,小手小腿倒是有力的很,连清被他给逗乐,伸手把他提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看到小家伙双眼盯着自己腰里的玉佩不放,便拿过来给他玩,自己侧仍是盯着伏秋莲不放——

    他家娘子又不要考试,这两天好像用起功来了?

    “娘子,你在写什么呢?”终于忍不住的问出声来,伏秋莲抿唇一笑,早就看到连清忍不住,她才还想着连清还要再等多久才问出来呢,没想到她这里念头才落下,连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咪了咪眼,她朝着连清嫣然一笑,“我之前不是和相公说要开个甜品铺子么,我在想菜单。”

    “菜单?”连清很是诧异,菜单要写这么多吗?

    低头把最后一笔落定,伏秋莲朝着连清眉眼弯弯的笑,“这些菜单我准备把他装订起来,到时侯每个桌上一本,客人想吃什么直接翻,就不用伙计报名字,多省事?”

    是省事,不过,“娘子,要是不认字的呢?”

    伏秋莲瞪他一眼,和自己故意过不去是吧?不过这个问题她可是真的有想过的,所以,连清这话根本难不住她,“有伙计呀,不认字的可以问嘛,不然,我请伙计做什么?而且,去吃东西的总不会只有一个人吧,别人会认字呀。”

    连清其实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哪里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不认字就叫不了东西吃?不过看着自家娘子这般一本正经,很明显是真的想过这种事情的回答,连清不禁怔了下,即尔便笑了,自家娘子果然是准备的周全呢。

    连这么细小的问题都考虑过的。

    可见这开铺子一说,不是她说着玩或是一时心血来潮。

    “相公,我开铺子做生意,不会影响到你吧?”伏秋莲还是有些担心这一点,她记得前世电视或是小说里不是都说,当官的不许做生意嘛,现在她这个当妻子的开铺子。

    不会真的影响到连清的前程吧?

    “不会的,只要娘子守法经营,不会影响到我的。”

    “那我就放心了。”伏秋莲拍拍胸口,俏皮的吐了下舌,看着连清眼底尽是狡黠,“你可是不知道,我都想了好几天了呢,就怕会对你有什么坏影响。若是相公因着我而误了前程,我可是会不安心的。”

    “只要是你想做的,尽管去,为夫支持你。”哪怕是丢了官呢,只要娘子和她们的儿子好好的,只要这个家在,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又不是没有当过老百姓,大不了他下田去!

    这个想法很不幸的,在N多年以后,还就成了真,那几年,连清和伏秋莲一家几口可不就是靠着几个铺子,几亩田过生活?若是伏秋莲晓得这刻连清的想法,又晓得以后的那场祸事,不知道会不会骂连清乌鸦嘴?!

    ------题外话------

    今天二更。我马上去写,应该八点前传上来。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