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238 回村(2

238 回村(2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趁着外头人在忙活,伏秋莲想了想,还是看向周氏,“嫂子若是不忙,陪我过去老屋那边一趟可好?”在她的心里,是一千一万个不想去见连老爹的。

    那么一个拎不清的存在,耳根子软的不像样。

    有什么好见的?

    可想归想,人都来到了这里,一百步里头九十九步都走了,她如今还惧那么一步吗?再说,不就是见连老爹?他如今可是吃着自己的用着自己的,就是身边服侍的丫头都是她的人!真真是的,她怕什么?

    至于那个屋子里头的其他人,都是多余的!

    伏秋莲的话音还没落呢,门口刚好听到她说话的连宝噌的跳了进来,“婶,我陪你过去。”如今的连宝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虽然也才十岁出头,可随着连连清这一年多在外头的日子可不是白待的,小家伙是心里有主意的很,一晃脑袋,“婶你放心,谁敢欺负你,看我不打扁你。”

    这话是和华安几个学的!

    伏秋莲有些歉意的看着一脸黑线的周氏,讪讪的笑,“那个,嫂子,小宝在外头随着相公,那几个衙差这样说话,他们谈的来,这孩子就学了几句——他真的没怎么打架的。”

    就是想打,也根本就用不着连宝和毛豆这两小子好不?

    华安几个可不是摆着吃素的。

    “弟妹你说哪里话,男孩子嘛,性子是要烈些的。”不过,话是这样说,周氏还是狠瞪了眼自己的儿子,“胡说什么,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搀和,赶紧出去玩去。”

    “娘,您又把我当孩子,我不小了。”

    “是是是,不小了,过了年娘就帮你找人说媒,到时侯给娘娶个媳妇回家,然后你就是大人了。”周氏的话说的连宝小脸一黑,下意识的就想落慌而逃,可却在逃跑之前冲着周氏吼一句,“我才不要娶媳妇。丑。”

    身后,周氏气的脸色不好看,伏秋莲倒是哈哈笑。周氏也忍不住跟着扑吃一笑,“这臭小子,竟然嫌人家丑。好像他长的多好看一样。”

    “我们宝儿可不就是个帅小子?”

    “那是弟妹你看着他好罢了。”

    两人说笑着把这个话题转开,周氏想了下,低声看向伏秋莲,“弟妹若是实在不想过去,我自己走一趟也好。反正如今那边,有些人已是成不了气侯的,现在可不是以前。”

    连非还被刘大人关在衙门里头,不管李氏用尽法子,连老爹这次是聪明了,或者,也是那两个丫头的缘故吧,反正你乐意哭就哭,你想要死的话也随你。

    想要我帮你去救人?

    那是不可能的!

    亲儿子怎么了,他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

    他还有当县太爷的儿子呢。

    实在是不缺这一个!

    不怪连老爹这么想,实在是吧,这临老入花从,这两丫头虽然生的不是很艳丽,但是,比李氏,比这村子里的人可是好多了,一个天一个地好不?

    李氏那邋遢样儿,差不多四十的人,却好像和五十多的人一般,能和两个年轻的小丫头相比?甩她不止几条街好不,这男人的人啊,都是偏的。

    连老爹之前的心是偏向李氏,因为连清几个人的亲娘早早没了,和连老爹生活在一起,同床共枕的是李氏,还给他生了一对龙凤胎,虽然这对龙凤胎不怎么样,但也是他亲儿子,亲女儿不是?可如今,连老爹的心照样是偏的。

    不是偏向连清夫妻。也不是偏向连清兄弟三个。

    更不是偏向连非这对双胞胎。

    如今,老头子的心偏向的是那两个年轻小丫头!

    周氏看着伏秋莲淡淡的笑,“你若真不想去,嫂子帮我过去一趟,或者,嫂子去把人请过来和你大哥几个一块吃饭,有你大哥在,有连宝这个孙子在,可没人敢怎样你。”

    伏秋莲不得不承认,周氏这话她初听后是心头一动的,不过却被她转而摇头否定,“不必了,嫂子你陪我过去一趟吧。”又看了眼身侧的刘妈妈和冬雪冬雨,“刘妈妈,冬雪冬雨,你们随着我一过去看,看好哥儿。”

    “太太您放心吧,奴婢晓得。”

    刘妈妈张了张嘴,可扫了眼伏秋莲的脸色,想了想,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点点头,转身向外头走去,“老奴去寻哥儿过来。”

    “奴婢去拿东西。”

    是特意给连老爹送来的礼物,伏秋莲点了点头,也随着周氏两人走了出来,外头有人便笑,“你们妯娌感情倒是好,这是要去哪不成?”

    是村子里头本家的一位婶子,排行为五,周氏便笑,“原来是五婶啊,您里头坐,这不是弟妹才来,说是不放心我公公那边,一定要先亲自过去看看才放心嘛,我就想着我这个长嫂应该陪她一道过去的。”

    “这是应该的,长嫂如母,去吧。”

    “嗯,五婶您屋里头说话,今个儿就在家里用午饭。”

    “得,你不撵我就成。”

    “说什么话呢,婶你坐着,我们先过去一下。”

    周氏笑着和院子里的人打招呼,有些伏秋莲认识,也有几个不认识,伏秋莲便随在周氏身后跟着她来了个统一称呼,反正两人辈份一样,随着她招呼,总不会错的。

    老屋虽然和大房隔开,但却是中间有一道墙相隔的,也不用绕到外头去,墙壁一角开了个小门,周氏找了半天才把钥匙寻到,而后,一行人便随着她越过了这道小门。

    周氏先走过去,笑着招呼伏秋莲几个,“小心点,对,弯下腰,这门开的低了些。”

    “咦,大太太,您有事吗?”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伏秋莲抬眸一看,笑了笑,是她之前买的两个丫头之一呢,伏秋莲垂了眸子没出声,由着对方打量她。

    “大太太,这些人是?”

    不怪这丫头认不出伏秋莲,当初买她们回来时也不是伏秋莲亲自出的面,刘妈妈虽然露面了,可也不过是惊鸿一瞥似的,所以,对着自己这真正的主子,这丫头硬没认出来!

    刘妈妈脸子便沉了下来,正想喝斥她们,却被伏秋莲悄悄的拉了下袖子,刘妈妈一怔,抬头就看到伏秋莲正微不可见的对着她极轻的摇了下头!

    周氏要虽不知道她们主仆的小动作,只笑着看向身前穿青衣的女孩子笑道,“原来是银子姑娘啊,银子姑娘辛苦,我公公呢,可是在屋子里头?”

    “在屋里头呢,正和那位说话。”银子有些不屑的撇了下嘴,对着周氏却是语气里透着股子亲呢,“大太太找老太爷有事吗,老太爷怕是这会心情不好,大太太可要小心些。”

    “我晓得,啊,对了,这位是咱们家的三太太,之前一直在外头,今个儿回来给公公见礼的,你可不能怠慢了。”

    三太太?银子怔了下,瞬间她就反应了过来,小脸惶恐一闪而过,竟很是郑重的给伏秋莲行了礼,“奴婢银子见过三太太,给三太太请安。”

    “成了,免了,你去忙你的去吧。”即然是自己拿银子养着她们,她这个主人自然就能被下人给越过去,不然,她可真就是傻子了——花钱养着别人,让别人来欺负自己?

    她可不想当这种傻帽!

    “咦,金子呢?”

    “金子正在给老太爷泡茶呢。”银子笑了笑,再出声时哪怕是回周氏的话,竟也多了份拘谨,眉眼低垂不复之前的随意,“奴婢这是去后头给老太爷摘些新鲜的豆角,老太爷说想吃。”

    “这你倒是不用了,我过来就是请老太爷去我那边用饭的,你且等等,若是公公同意,你和银子也一块过去。”

    “成,奴婢侯着您的消息。”

    伏秋莲抬脚随着周氏往正屋行去,可耳边还在为着刚才听到的周氏的那两声招呼而无奈,金子,银子,她记得以前这两丫头可不是叫这个名字的!

    这种名字,想也知道是谁改的。

    这也愧了连老爹能想的出来!

    周氏倒是没看出伏秋莲在想什么,只笑着和她道,“你当初让人把这两丫头送过来,我瞅着还觉得不像样,可现在这么长时间看下来,公公身边可着实是愧了有她们两个在。”

    可不是愧了有她们两个?

    不然这个家里不知道要被李氏闹成什么样。

    别看如今大房过的好,又和老屋隔开,看着相安无事,可若当初不是伏秋莲釜底抽薪般的把这两丫头送过来,又投其所好的给连老爹建了新房,让他吃穿不愁。

    这周氏不知道要面对着成什么样的连老爹呢。享福的连老爹想不起找她们的麻烦。可若是吃了亏,或是根本就过不下去的连老爹可是绝对会记得她们的。

    “三弟妹,这前头那个就是正屋,咱们进去看看?”

    “嗯,进去吧。”

    远远的,周氏响亮的声音响起来,“公公,公公,您在屋吗,我和三弟妹来看您了叫经,对了,还有您的乖孙子,呵呵,您之前不是老说想我们家的连宝,还有三弟家的连辰吗,如今这两孩子都在,给您这个当爷爷的请安来了呢。”

    “宝儿回来了?还有谁,唔,让他们进来吧。”

    周氏笑了下,看向伏秋莲,“三弟妹,咱们过去吧。”

    “嗯。”伏秋莲亲自携了辰哥儿的手,想了想,她弯腰把儿子抱起来,身侧,是身子略带几分紧绷的连宝,很明显,他这个爷爷在他印象里也是没留什么好印象滴!

    伏秋莲一行人进屋,迎头和一个低着头往外走的人撞在一起,周氏走在最前头,自然也是和那人撞个正着,周氏抬头,看清对面的人眉头微皱,身子侧开,直接当没看到。

    伏秋莲已经认出了来人,是李氏。

    她笑了笑,却是眉眼不动的直接擦身而过。

    屋子里,连老爹坐在椅子上,手里拿了旱烟在抽,一身的衣裳虽比不得什么华服锦缎,可比起村子里的人却是好多了,簇新簇新的,随着周氏一行人站住,连老爹的眼神咪了一下,最先落在伏秋莲的身上,可随即一滑,却是对着连宝招了手,“宝儿回来了啊,来,宝儿乖,快来给爷爷看看。”

    “爷爷。”连宝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情愿,可心里再不想,这也是他爷爷,是他爹的爹,他嫡亲的爷爷,被周氏一瞪,上前两步的连宝跪了下去,“孙儿连宝给爷爷磕头。”

    “唔,好小子,长高了不少啊,唔,起来吧。”连老爹笑着让连宝起来,脸上的笑看起来倒是真的很开心,只是,转而他又皱了眉,“我说你这小子,你才多大啊,这转眼自己离家一年多,你这是去干啥了?”

    “孙子是去外头办事了。”

    “唔,外头坏人多,你一小孩子,可不能再出去了。”

    这一番几乎是有些诡谲的对话,听的伏秋莲忍不住就翻了下眼皮,这是怎么回话,连老爹明明是知道连宝随着连清出去的啊,这怎么转眼就成了他自己出去的?

    “弟妹,公公他脑子有些——”周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声音很低,可说到这里还是停了下来,只是拿手对着自己的头比划了一下,伏秋莲笑着表示自己知道了。

    心里却是暗忖,难道,连老爷子是老年痴呆症?

    不过想归想,她可没那个心思帮连老爹!

    连老爹看了几眼连宝,最后,把眼神定在连辰身上,疑惑的眼神看向的却是周氏,“你刚才说,这是个娃是谁家的?长的倒是好看,看那眼鬼精鬼精的。”

    “爹,这是三弟的儿子,这不是三弟妹吗?”

    “啊,这真是三郎的儿子吗?长这么大啦,快过来,让爷爷看看。”连老爹伸手,示意辰哥儿过去给他仔细看看,可惜辰哥儿才不甩他呢,小小的身子直接后退两步,抱着自家娘亲的腿就放了——那个老爷爷好丑,他才不要理他!

    周氏看着这样子,晓得辰哥儿是哄不过去,生怕连老爹生气,只笑着道,“公公,今个儿响午弟妹留下来用饭,我那边已经做了不少,刚才便没让银子去摘豆角,您也过去那边用饭,我给您煮几个您爱吃的菜?”

    “也成,就去你那边吧。”在桌角磕了两下烟袋,连老爹似是想要起身,可抬头看到了正被伏秋莲牵了小手的辰哥儿,他不禁一怔,“老大家的,这娃娃是谁家的啊,生的挺好看的,要是三郎有这么个孩子,我死也安心了。”

    “……”

    伏秋莲任由着他唠叨,辰哥儿打小就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不知怎的,如今看到连老爹却是死活都不和他说一句话,任由着连老爹怎么哄,我就是不甩你!

    连老爹唠唠叨叨的走在后头,伏秋莲是觉得一头雾水。

    “嫂子,他怎么奕成这样了?”就是老年痴呆也不会这么快啊,周氏听了叹气,“谁知道呢,这好好的人不知怎的就一下子成了这样,也请过大夫,可没几个大夫能说的好。”

    能说的出来才怪,这可是老年痴呆症。

    古代根本就没这个词!

    连老爹念念叨叨的,他拉着连宝的手不放,嘴里一套一套的词听的连宝小脸上的额头直跳,恨不得马上把老老爷子给甩了,可这是他爷爷……

    “爷爷,您坐吧。”

    看着连老爹双眸没甚神彩的眸子,伏秋莲叹了口气,这临走之前还好好的人,这不过是一年多的工夫,怎的转眼就成了傻子般的存在?

    屋子里,刘氏几个一眼看出坐在椅子上的伏秋莲兴致不高,不禁都有些担心,毕竟这连家三房和连家老屋闹的不可开交是正事,如今连清没回来,伏秋莲对上连老爹?

    会是怎样一副场景估计都没有一人敢想了。

    “妹子快坐,喝水吧,嫂子给你倒。”出声的是陈大壮的妻子,她对于伏秋莲那可不是一般的感恩,虽然说伏秋莲夫妻两人临走时没有带走自己的儿子,可却把他给留下看了铺子,这样,才让他们一家人点微薄的收入。

    而且,之前伏秋莲可是还救过他家男人的腿。

    若说这天底下陈氏最感激的是谁,那绝对就是伏秋莲。

    没有之一!

    伏秋莲便笑,“嫂子你也坐,和我还客气啊?”

    “成,那嫂子可就真的和你不客气了。”几人说笑几句,陈氏有些担心的看向周氏,“怎样,你们家老爷子那边没有再出什么妖蛾子吧?”她对于连家老屋这一年多来的吵闹可是门儿清,不过是嘴上不说罢了。

    “能闹腾什么,你以为如今还是以前呐?”单不提这个家如今整个都是伏秋莲出钱置办的,就是如今伏秋莲的身份,县令太太啊,谁敢看不起?

    那可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听了周氏的话,屋子里的人便笑了起来,刘氏便很是巧妙的把话题转到了辰哥儿的身上,“这就是辰哥儿吧,快过来让伯娘看看,哥儿乖。”

    “辰哥儿快点过去,你伯娘唤你呢。”

    如是,一屋子的人直接对着辰哥儿下了手,摸脸的,拍头的,捏捏小脸蛋的,到最后,辰哥儿就差憋着一口气没哭了,黑乎乎的小脸,扁着嘴怒瞪伏秋莲——坏娘亲。

    伏秋莲点点他的鼻子,“乖,回家给糖吃。”

    “吃,糖,糖糖——”

    伏秋莲看着猛往她怀里扎的儿子,忍不住好气又好笑的在他小脑袋上拍了一记,“这孩子,可真真是随了他爹,就偏爱这甜食的,打小就好像吃了没够似的。”

    一屋子的笑声里头,周氏起身,“你们先坐,我去外头看看厨房去。”伏秋莲赶紧出声,“嫂子你带着冬雨过去,这丫头如今可是一把好手。”

    “成了,嫂子请你吃顿饭,难道还要用你的人?”周氏嗔怪的瞪了眼伏秋莲,故意摆出副不乐意的样子,“还是你嫌弃嫂子的手艺,觉得嫂子家的饭吃不得?”

    “嫂子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这么想呢。”

    “那不就得了?赶紧的,你们说话,我去看看。”

    屋子里少了周氏,陈氏先忍不住对着伏秋莲红着眼圈道谢,“妹子啊,当初可是多愧了有你,这一年多我和你陈大哥都听你的,如今,如今他那腿可是好的不能再好,走路做事那可叫一个利落。你不知道,你陈哥有多感激你。”

    哪一个男人若是伤了腿,成了瘸子都不会乐意的。

    对于自己这个思人,陈氏可谓是了解甚深。

    若是说他的腿治不好,那这一辈子可就是真的算完了!

    可想而知,家里的顶梁柱倒了,陈家会是什么样?

    如今不但是自家男人的腿好好的,儿子还帮上了小掌柜的,虽然只是个副手,可儿子却是说了,能学到不少的东西呢,管吃管住不提,还有一份薪水往家里头拿。

    她们家如今的情况可是被村子里的人都羡慕着呢。

    不谢伏秋莲她谢谁去?

    “嫂子快别这么说,是陈大哥腿没有完全坏,我刚好能治罢了,医者父母心,我若是能治而不出手,老天爷也会谴责我的。嫂子您说是不是?”

    “话虽说是这样的,可嫂子还是得谢谢你。”

    旁边刘氏也笑着点头,“是啊,妹子,要说咱们几家啊,可是着实都多愧了妹子你,若不是你,哪个有如今这般的好日子过?”

    “可不就来着,妹子你啊,就是咱们的大恩人。”

    大家东一言西一语的,伏秋莲听到最后只能是笑而不语,乡下的人纯朴,她即是感谢你,那自然就是真心的,屋子里的气氛很是热闹,就是连外头不少人都围着说起了话,当然,也有人进来问伏秋莲连清的消息,伏秋莲一句以着公事在身给推了,那边的情形再不对,怎么能说给这些人听?

    才说着话,就听到外头院子里吃的一声笑,带着尖锐,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来,“哟,这今个儿可是热闹了啊,我说大嫂,你们家可是好过了,呵呵,这又是鱼又是肉的,是家里来了什么大不了的贵人吗,嫂子你可不能藏私,咱们可是一家人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