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257 回来(三更

257 回来(三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氏心里想法如何,开心与否,伏展强是真的不知道。

    他即是看不出来,也不会去想这些。

    在他眼里,能让他多费心的,且让他占据他整个心的,以前是伏秋莲一个,现在,又多了个小人儿,那就是华姐儿,至于齐氏?如果有人和伏展强说,你娘子不开心呢。

    以着伏展强的性子,他绝对会喷你一脸口水!

    在他看来吧,怎么可能会不开心,不高兴呢?

    嫁到伏家来吧,这一进门就当家,家里没有违背她话的人,吃喝不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就是偶尔想接济一下娘家,自己也绝不会在意。

    甚至他还时不时的主动送些东西给她娘家。

    因为知道她家里过的不好。

    女人求的不就是这个?

    自己又没有在外头拈三搞四的,家里连个通房都没有。

    这样的齐氏嫁给自己,她不是烧高香了么?

    别否认,伏展强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女人有什么高兴不高兴啊。

    不愁她吃不愁她穿,就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当好一个女主人,这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她就不该多想!

    你看看,这就是典型的标准的这个时代的男人想法。

    可不能否认的,伏展强的思想,还就是正常的!

    在大家眼里,伏展强那就是一等一的男人了。

    嫁人不嫁这样的,你还想嫁个什么样的?

    所以,齐氏虽然偶尔委屈,也觉得心酸,甚至是难过。

    但有一样,她绝不敢闹腾起来的。

    因为她打小受到的就是这个时代男子为尊的教导。

    女人就该以夫为天!就该相夫教子。

    在家乖乖的,等着夫君回家。

    至于男人在外头的事?

    你要是敢问一声,碰到脾气爆的,敢打你个一脸猪头!

    一如这会,听到伏展强的话之后,齐氏尽管心里再不得劲儿,她照样要笑着点头,“成,我知道了,爹爹即是在那边用饭,那,相公你看,咱们要不要做几道爹爹爱吃的菜送过去,大过年的,怎么也是咱们的孝心呢。”

    “不必,爹爹不是那种讲究这些虚礼的。再说,妹子那边什么都有,你不必操这个心。”一句话说的齐氏脸色又是隐隐一白,说老爷子不是那种讲究虚礼的,那反过来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她是这种人喽?

    深吸了口气,齐氏用力的握了下拳。

    不能气不能生气。

    今个儿是大过年的,她要好好的,这样明年一年才会在顺当,几个呼吸间,她隐隐觉得掌心火辣辣的疼,可面上却是笑着,“相公说的是,是我想多了,妹子开酒楼的,怎么会少了爹爹吃的?”

    “嗯,就是这个道理。”伏展强顿了一下,猛的想起了伏秋莲之前和他说的话,对着齐氏一扬眉,“对了,妹子说了,今晚的年夜饭已经在如归楼准备了,你不用再忙。”说着话伏展强往外瞅了一眼天色,扭头看了眼齐氏,“看这时辰,也该差不多就送过来了。”

    “咱们家的年夜饭,怎么由着外人张罗?”

    正喝茶的伏展强一顿,手里的茶杯就杵到了桌子上,发出一声轻脆的响,伏展强扬扬眉,“她是我妹子,是伏家的人,不是外人。你以后说话注意些。”

    齐氏心口一滞,恨不得跳起来吼两声。可是!她只能强笑着解释,“相公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只是说,如归楼,咱们一家子吃年夜饭,这可是大团圆,怎么能让外人动手,我可是早就备好了,就等着一会亲自去下锅,让相公好好的尝尝我的手艺呢。”

    原来是这样,伏展强点点头,倒也没太在意。

    他这人吧,性子说粗鲁也是真的粗鲁。一般的事情只要在他看来那理由是合适的,他会给你自动过,不会纠着你半天不放,这会一听齐氏的话,也只是点点头,“这没关系,明个儿是大年初一,你再动手吧。今个儿晚上就先用如归楼的。你若是想动手也没关系,一会他们送过来,会有不少是半成品的,你自去动手也没什么。”

    伏展强素来是吃什么都没关系,不挑嘴的一个人。

    可今天,谁让送东西的是他家妹子?

    妹子送的东西,那自然就是非要吃不可的!

    不然,岂不是白折浪费了自家娘子的一片心思?

    至于齐氏的?理所应当的被他往后排。

    没办法,这是大半辈子的习惯,早印在骨子里头。

    没的改的一种。

    不服?伤心?难过?

    那么,很抱歉,下辈子请早!

    齐氏看着伏展强,抱着华姐儿的手不自觉的就用了力,小丫头不得劲儿呀,然后就觉得疼了,哇的一声哭起来,齐氏怔了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女儿抱的太紧。

    估计是勒到她了。

    唬了一跳,赶紧查看一番,长长的松了口气。

    对面,伏展强是直接就黑了脸,“你要是不会抱孩子就给奶娘抱,又没有人说你,逞什么强啊。”真是的,抱个孩子都给抱哭了,你不会抱就直接说呀。

    这个家里又没人非要你抱孩子。

    “相公,我——”

    伏展强却是直接张口唤来了奶娘,一指华姐儿,“你把姐儿抱下去,好好的照顾。有什么事和我说,若是姐儿出点差子,我一定罚你。”

    “是,老爷。”

    奶娘在外头听着华姐儿哭,就已经准备走进来,这听到伏展强的声音,掀起帘子就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不对劲,再看伏展强黑着的脸,齐氏僵着的神情。

    她心里便是一跳,这是,两口子吵嘴了?

    奶娘对着齐氏屈屈膝,“太太,您歇着,奴婢陪着姐儿玩。”她伸手去接,齐氏的力道却是挺大的,抱着华姐儿硬是没松手,奶娘不禁就有些疑惑,“太太?”

    “你出去,我的女儿我自己来抱。”她又不是故意的,怎么就好像她是后妈一样,难道这女儿只是他一个人的,自己这里就是要害他女儿的吗?

    这个孩子也是自己的,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太太,这——”奶娘觉得嘴唇有些干,这两口子是怎么回事呀,一个要让自己把孩子抱出去,一个又不准抱,她带着几分诧异的眼神看向伏展强,“老爷,要不,奴婢先出去,让太太再抱一会,晚会奴婢再来替换太太?”

    “嗯,你退下吧。”

    福了福身,恭敬的退下去,站在院子里,奶娘只觉得额头上全是冷汗,刚才那一会,她竟然被伏展强的眼神给吓的,伸手摸了摸胸口,扑通扑通直跳!

    而且,双腿到现在都还是软的。

    话说,这太太怎的又惹老爷生气了呢。

    奶娘摇摇头,这人呐,可真真的是不知福。这镇子上的人家哪个不羡慕这伏家的奶奶嫁的好?没有婆婆在头上钳制着,一进门就当家作主,管家的奶奶,家里不愁吃喝。

    进出是马车,丫头婆子的服侍。

    而且,最最重要的,伏展强没有别的女人呐。

    这样的日子哪个女人不想,不爱?

    她以前也还想,这伏家的奶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竟有这么大的福气让伏家大爷娶进家门,如今看来,奶娘笑了笑,也不过是个傻的呢。

    若是她,好好的哄着,拢着夫君。

    再正经的生个儿子,这一辈子不就齐全了?

    奶娘摇摇头,不再多想,转身回了自己的耳房。

    屋子里,伏展强瞪了眼齐氏,“你这是做什么,我又没说不让你抱女儿,只是想让奶娘把她抱出去,你这又是发的什么脾气?”真是的大过年的都不让人安静一会。

    齐氏压下自己心里的火,换上委屈的语气,眸子里就带了几分水气儿,“相公您刚才那么凶,我,我是被吓到了,我,我以为相公要奶娘把女儿抱走,再也不让我抱呢。”

    “真是胡说,那是你亲生的女儿,我怎么会这样做?”伏展强揉揉眉心,一脸的哭笑不得,“你说你,这整天脑子里都想什么呀,真是的,好了,你先陪着华姐儿玩,我去前头看看。”伏展强起身,走了两步猛的想起什么,扭头看向齐氏,“对了,家里的下人你是怎么打赏的?明天的红封,封了吗?”

    “打赏?红包?”齐氏有些怔,打什么赏?

    伏展强皱了下眉,“过年的赏呀,之前的老规矩咱们家都有的,还有大年初一的红封,这都是有定例的。”伏展强说着话,略带几分狐疑的眼神看向齐氏,“怎么,你没问管家,也没问家里头的旧人?”

    伏家的规矩是年前多发两个月的月薪,每个下人两套冬装,然后,大年初一当差的会另外得红封,红封也不多,由管家到洒扫,十两,五两,二两,一两的不等。

    但有了两个月的月薪,再是新人。

    年初一的红封就纯粹是意外得的,图个喜庆,吉利。

    伏展强站在那里,看着齐氏脸色来回的变幻,扬了扬眉,“怎么,难道,你都没准备?”

    “没,我,我发了银子——”

    “怎么发的?”

    “每人多发了半个月的——”

    半个月,伏展强黑了脸,“那,明天的红封呢,准备没?”

    齐氏抬头看着伏展强的黑脸,本来想点头说有,可转而就摇了头,“——没,我,我以为用不到——”她要是说有,一会到哪去变那么多的红封明天早上发?

    “你——”伏展强抬脚要踹门,可眼角余光看到齐氏怀里的女儿,恨恨的收回脚,深吸一口气,语气就带了几分的不善,“把华姐儿给奶娘,你马上就去办这件事。”

    “相公——”

    “立即,马上,我要你现在就去。”

    奶娘进来抱走华姐儿时,齐氏脸上的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她边哭边把华姐儿交给奶娘,伏展强瞪了眼奶娘,“你把姐儿抱下去好生看着。”

    “是,老爷,太太。”

    屋子里只余下两夫妻,偶尔有齐氏轻泣的声音响起来,伏展强用力的压一下眉心,他眼里是真的在喷火,怎么管个家都管不好呢,不过,他明明记得去年齐氏作的很好呀。

    难道,去年也是这样?

    心头一跳,他看向齐氏,“去年你是怎么做的?”

    “去年我把这些事交给了管家的——”

    “那今年为什么没有交给管家?”

    “我,我是觉得我有空,这些事我就自己来做。”

    这样的想法很好,可是,“不是有旧例吗,你怎么不依照旧例而行?还有,红封为什么不封,家里那么多的旧人,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多问问管家他们,或者多看看以前的账本?”

    “我,我是觉得多发半个月的银子已经很多了,而且,而且,采青说,镇上好些人家都是只有半个月的,连衣裳都没有,所以,我才——”

    “采青是哪个?”家里的丫头吗?应该不是旧人,不然他不会没有印象,果然,一听到齐氏说是她从街上捡来的,伏展强看着一脸是泪的齐氏,那是火噌噌的往上窜。

    不听他的话,不问家里的管家,旧人。

    却听一个从街上捡来的丫头的话?

    可事到如今,再发火也是无济于事,伏展强想起了这两天管家看到自己时那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估计,就是想和自己说这个事,又没好意思开口吧?

    说不定还以为是自己或是他爹的主意。

    他苦笑一下,揉揉眉心,“好了,别哭了,你马上把管家和杨婆子找过来,然后通知帐房,从我的私库里先取银子,再每人多发两个月的月银,再让人包明天早上的红包。”

    “相,相公——是,我这就去办。”

    齐氏其实是想说,她都发了半个月的红包了,就是要补发,也再每人补发一个半月的就好了,哪里用得着再发两个月的,这样算来下,不是每人要发两个半月的月银?

    可一想到这事情是由着自己而起。

    再看伏展强瞪过来的,明显不耐烦的眼神。

    齐氏头皮一发麻,直接就收了声。

    几个账房一块清算,然后,立马招集人发下去,再包明天早上的红封,这一通折腾,足足到了戌时末才算是告一段落,眼看着天色这么晚,齐氏哪里还有什么心情亲自下厨?

    直接让一直侯在这里的如归楼的厨子掌勺,把送过来的饭菜重新加工,然后端盘上桌,嗯,开饭!累的腰酸背痛,又一直精神高度集中,生怕哪里做不好,再惹伏展强发火的齐氏,坐在饭桌上一松懈下来,才觉得肚子饿的咕咕叫。

    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计较这饭菜是谁送过来的?

    足足吃了两盘水饺,又喝了碗汤。

    齐氏才觉得自己是吃饱了。

    夫妻两人用过饭,丫头们上过茶,齐氏小心的看着伏展强,“相公,我把华姐儿抱过来,咱们一家一块守夜?”这可是她们一家三口的头一个团圆夜,所以,她是一定不会去连家的!

    伏展强也是觉得无聊,可他老爹和妹子都发了话,晚上不许出去,得在家里好好的陪陪老婆孩子,而且想到女儿那软软的一团,伏展强便笑了,“成,抱过来吧。”

    没一会,奶娘把华姐儿抱上来,齐氏亲自抱着,一家三口笑盈盈的说笑起来,奶娘隔着窗子听着,心里松了口气,这总算是缓过来了。

    连家,伏秋莲母子,父女,还有冬雪四女,刘妈妈几个围成了一团,伏秋莲直接让人在屋子中间弄了个大桌子,然后,一屋子人围在一起吃起了火锅!

    那个热闹劲,再加上辰哥儿的闹腾。

    顿时就把伏秋莲之前那点子遗憾给冲散,抛到了在脑后,没有连清在身边又如何,她还有老爹,还有儿子,有刘妈妈这些人呢,不过,也不知道相公在那边可好。

    亥时初,丫头们把屋子收拾了,伏秋莲玉手一挥,“来,拿纸牌来,咱们玩牌。”一屋子的笑闹声中,伏秋莲竟是赢的最多,当然,她们没玩钱,谁输了往脸上贴纸条!

    刘妈妈贴的最多,眼看着就要贴了一脸,冬雪几个哈哈大笑,刘妈妈也由得她们闹腾,难得高兴,一年一次呢,正闹着,外头有脚步声响起来。

    冬雨正闲着,转身,“我去开门,谁呀,等会。啊——”一声惊呼,接着就是小丫头惊喜的喊声,“太太,太太,太太回来了——”

    ------题外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