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273 关于孩子

273 关于孩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太太是真的想清楚了。

    即然已经有所决定,那就这样吧。

    自己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人吧,谁也不想往坏里走,可她就这么的遇到了难处,你说,她能怎么办?她不是没有良心的人,来这里的路上也曾想过,要是伏秋莲不帮她。

    她要怎么办?

    那个时侯,她真的有过绝望的。那种感觉没有人能体会的到,在半路的车子上,她曾经真的想过,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就直接抱着儿子一块死了得了。

    一了百了。

    可看着怀里儿子如同泉水般黑幽幽的眸子,最终,她还是没有舍得。她自己也就罢了,这路是她挑的,她自己一路走下来,是好是坏,是苦是福她都自己受着。

    她无话可说的。

    可她儿子才多大呀,他没做错什么的。

    难道说,他投胎当自己的儿子,就是跟着自己一块死?

    这是不对的。

    所以,她厚着脸皮出现在了伏秋莲的跟前,所幸的是,伏秋莲真的帮了她,她是真的感激,打心眼里感激。这个时侯能伸一只手给她,把她们母子拉出来。

    她觉得自己没什么不满足的了。

    你看,这世上不是还有好人的吗?

    虽然不是感同身受,但伏秋莲多少理解她几分,而且,前世自己不是在婚姻上没有坎坷,虽然那个人没有出轨,但到最后,呵呵,伏秋莲笑了笑,拍拍刘太太的手,“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嗯,谢谢你。”

    房子租了下来,二进的小院,前头住了一个老管家,两名腿脚灵伶憨厚的小厮,都是连清帮着找的,后院的妈妈和贴身丫头刘太太直接用了自己的,伏秋莲担心她们家里才来,摸不清这里的门路,便直接让秋暑跟着过来忙了一阵。

    就是这样,刘太太直接便在万山县住了下来,租的院子不大,很干净,周围的邻居也都是清清白白的,离着伏秋莲等人的住处也不过就是一刻钟左右的路。

    近到什么程度?

    晚上你站在屋顶,对着那边扯嗓子喊一声。

    伏秋莲在家里绝对能听的到!

    秋天的脚步匆忙而去,不知不觉的,迎来了寒咧的冬,几场铺天盖地的雪落之后,悄悄的,却又高调的,元德十五年,到了!

    大年初一,初二到初五,整个衙门都放假,城里的小贩,摊铺都跟着歇业,当然,也有那不歇业的,比如伏秋莲的如归楼,开什么玩笑呀,过年的时侯正赚钱呢。

    有钱不赚,她脑子进水了呀。

    伏秋莲就直接把那些掌柜的,店员聚到自己跟前,她也不拐弯抹角,“老规矩,咱们过年还是要加班的,当然,你们要是有事或是觉得一定要休息,可以,请假。我会多发你们一个月的月薪,但初一的利是红包就没了,还有,没有大年初一到初五这一天抵三天的加班费——”

    她说的坦然,理所当然的平静。

    付出就有回报,你给我上班,大年节的加班,我自然会有所表示,但那些没加班的?抱歉。但这是你不加班的原因,所以,回来之后也不用觉得眼红,这是人家应该得的。

    伏秋莲现在就是在用一种直接的方式告诉大家,在我这店里,付出,就有回报。同时,她也在告诉变相的告诉店里的人,只要你们好好的做事,我绝对不会愧待你!

    就这么着一下来,谁会请假?

    出来赚的不就是钱嘛,不过是歇那么几天,一两个月工资啊,而且东家大年初一的红包可是从来不会吝啬的,最低也是一两银子,傻帽才会不来开工呢。

    要说过年自然是孩子们最开心,辰哥儿跳的那叫一个欢腾,和个猴子似的,倒是把看着他的大人给累的够呛,初五晚上,连着累了几天的伏秋莲直接就瘫软在了床上。

    累死她了,要是天天过年,她得会累疯掉的。

    刘妈妈很是心疼,“姑娘,老奴帮您倒杯茶来吗?”

    “不用,妈妈,你让冬雨拿些蛋糕给我,我饿死了。”晚上大家凑在一块吃的烧烤,她只顾忙着照应这个照应那个,结果自己吹了一肚子的冷空气……

    这会一进屋,就觉得饿的不得了。

    在床上滚了两下,她咪咪眼,看向刘妈妈,“妈妈,相公出去还没回来吗?”要是连清在家的话肯定不用她这么累,问题是连清下午被成大人他们叫走了呀。

    原本定好的请客,成太太那一伙人都来了。

    难道要往外推?

    好在刘太太还能帮她一下。

    “还没呢,不过老奴觉得,应该也快回了,这天色可不早,姑爷不是说明个儿还要早起去衙门的吗。”刘妈妈说着话,便看到帘子一晃,是冬雨捧了蛋糕和点心走进来,笑着福了身,“太太,妈妈。”

    伏秋莲是真的觉得有点饿了。

    刚才她吃了个鸡腿,烤了个茄子,鸡翅之类的也吃了不少,可架不住自家儿子在那里捣乱呐,一样东西能吃一半到她嘴里就好了,伏秋莲吃了两碟点心,一块蛋糕,吃了两杯花茶,揉揉吃的有些发撑的肚子,咪了眼,一脸的惬意。

    还是吃饱了肚子舒服呐。

    和着刘妈妈说了会子话,知道她也是累了,伏秋莲便把人赶走,外头星子廖廖,月西斜,伏秋莲靠在榻边上看了会书,连清还没有回来,连打了几个呵欠,把书丢到一侧,躺在床上抱着儿子舒服的睡过去——

    她有儿子就好了。

    初五过去,这年就算是正式过完了,所有的生活开始步入正轨,而元德十五年,也算是正正式式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不紧不慢,却又坚定无比的出现。

    早上,连清陪着伏秋莲几个用罢早饭,起身去了衙门,今个儿是头天开工,他是要早点去的,伏秋莲是直接就窝在了家里头,前几天不是出去赴宴就是在家里摆宴的。

    今个儿这总算是能清静一下,她一定要好好歇着的。

    伏秋莲爬在床上不起来,辰哥儿先前还拽她,“娘,娘,出去玩,娘,出去——”伏秋莲才不理他呢,挥挥手,轻飘飘的打发自家儿子,“你和刘妈妈,还有几个姐姐去玩,去吧,乖呀,娘亲有事要忙呢,你听话。”

    “不要——呜呜,娘——”

    伏秋莲看着自家儿子垮着的小脸,拍拍他的小脑袋,直接把个才弄好的小木车丢给他,“去和刘妈妈玩车车,嗯,这可是我们辰哥儿的车子,明天娘就坐你的车,好不好?”

    “好,辰哥儿和娘一块出去。”

    “乖,去吧。”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儿子,一侧刘妈妈好气又好笑,瞪了眼伏秋莲,也有您这样的娘,可瞪归瞪,她可是心疼小的又心疼大的,示意冬雨照顾伏秋莲,自己则牵着辰哥儿向外走,“咱们去院子里玩车,你娘累了呢,让她好好的歇着,我们哥儿乖呀。”

    “妈妈,我要和弟弟一块玩。”辰哥儿说的弟弟自然是安哥儿,两个小孩子现在感情好的很,不过也是会打架,争东西,但孩子嘛,谁都不会真正的在意,刘妈妈听到辰哥儿这样说,便笑起来,“安哥儿今个儿没空,明个儿妈妈陪你去找他,好不好?”

    “好,辰哥儿明天去找弟弟。”

    刘妈妈陪着他玩,四岁多的辰哥儿长的很是结实,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小袄,虎头虎脑的,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如同观音坐下的金童跑出了画中一般,刘妈妈看着看着,想着辰哥儿刚才要弟弟的话,心里便多少涌起几分的惋惜。

    辰哥儿马上就五岁了,姑娘怎么就没信了呢?

    前段时间伏家老宅还送来了消息,说是齐氏有了身孕,这样的情况之下,刘妈妈更是为伏秋莲操心了,甚至都恨不得马上出去找几个大夫回来,帮着伏秋莲把把脉。

    怎么好好的就没有动静呢?

    伏秋莲自己却是丝毫没放在心上的。

    她都有一个儿子了啊,有什么好急的?实在不成,就当是独生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难道孩子多了,就能避免连清向外发展的所有可能?

    这完全是两码事好不。

    可刘妈妈却不是这样的想法啊,她是恨不得伏秋莲两年抱俩!多子多福呀,自家姑娘趁着还年轻,还能生,多生几个孩子,自己还有力气能帮她……

    再说,有了孩子,就是以后连清再往家里弄女人。

    自家太太正妻的位子,有子傍身。

    谁能动摇得了?

    伏秋莲不见得不明白刘妈妈的想法,她也知道刘妈妈的担心,可是,在她看来真的没这个必要。难道说,孩子多了就能让男人不出轨,不再向外发展?

    这理由完全不成立嘛。

    而且,在她觉得吧,孩子的事情真的是强求不得。

    上一辈子她为了要个孩子吃了多少苦?

    到最后结果呢,竟然到了异世,才圆了这么个心愿。

    以前的苦她并没有忘掉,只是被她完全的放在了心底最深处,依着刘妈妈的话,她要请大夫把脉,吃药,那要是还是没有,自己是不是就这样长期的吃药调养下去?

    所以,她直接就否了刘妈妈的话!

    刘妈妈是真心觉和是遗憾,一个孩子啊,怎么够呢?

    可惜,自家姑娘就是个倔性子。

    她是说不了的。

    午饭连清并没有回来,派去的人一问,说是带着人去了外头用饭,今儿个是年后头天开工,去外面吃饭也是正常,伏秋莲点点头,笑着一摆手,“咱们开饭。”

    辰哥儿坐在自家娘亲身侧,先前还乖乖的听话,后来,直接是把嘴一闭,不管你怎么说,我不吃了!伏秋莲一开始是真心的哄,早上就没怎么吃,中午还不吃,会饿的。

    可小家伙他不吃呀,摇晃着个脑袋。

    虽然没有说话,可那小脑上写满了两个字——不吃!

    伏秋莲揉揉眉心,叹气,“那你想吃什么,娘亲帮你做。”

    结果人家是根本就不理你啊。

    眼看着母子僵持了约有一刻钟,伏秋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刘妈妈赶紧把她赶到一边去,“你去吃你的,老奴来喂就好,赶紧的,刚才不是还说饿了吗?快去吃你饭去。”

    伏秋莲额头跳了跳,没出声。

    自己的儿子再怎么淘气,那毕竟是自己的。

    得忍!

    不然你怎么样,他才四五岁,拉出去打一决?

    简直就是不合情理嘛。

    刘妈妈就在那里哄,也是半天不张一下嘴的,不过好在是多少吃到肚子里去了几口,而且,小家伙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说不吃什么就是死也不吃,你送嘴里我也给吐出来。

    伏秋莲看的脑仁疼,真想直接拍桌子。

    午饭就这么折腾着过去,伏秋莲看着要往自己身上扑的儿子,瞪他一眼,“不听我的话,这会又来找我做什么?我才不要不听话的孩子。”

    “娘,我听话。真的——”

    “那晚上好不好吃饭?”

    “要吃,吃饭。”

    伏秋莲还不知道这小子的德性?满口的答应你,立马,答应的痛快着呢,可惜,转眼就忘啊。而且,辰哥儿在有些时侯真的很是顽固,他会在相同的问题上犯同样的错。

    转眼就把和你说的话给抛到了脑后!

    “娘,娘,娘——”辰哥儿抱着她的腿晃,伏秋莲回神,笑呵呵的看一眼儿子,伸手捏捏他的小脸,“你啊,这两天是玩疯了吧,我看你过几天和夫子上课,到时记不下书,被夫子罚站怎么办。”

    被伏秋莲这么一说,辰哥儿是立马就垮下了小脸。

    可怜兮兮的,“娘,辰哥儿不去上学——”

    “有本事你和你爹说,这事不归我管。”伏秋莲看着自家儿子,很是好笑的挑挑眉,她们家吧,是慈母严父,总归来说吧,连清一板脸,辰哥儿多少还是怕几分的。

    这样就好,总比没个顾忌的好。

    伏秋莲很满意这样的情形,也不用她当坏人,严父嘛,她好笑的拍拍儿子的小脑袋,“你过几天乖乖去念书,娘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吧。”虽然是人儿小,但心里着实有本账,知道自己这个念书是无论如何抵不过去的,有他爹那个黑脸在呢,小人儿眼珠一转,往他娘怀里再扑两下,“娘,那我要吃好多好吃的,还要炸薯条,南瓜饼,韭菜馅的饺子,还要地瓜饼,红枣糕,还要——”

    “你吃这么多不怕吃撑么,到时会肚子疼的。”

    “呀,会疼吗?”

    “会疼,肯定很疼很疼的。”看着儿子纠结着一张小脸,很是皱着小眉头的样子,伏秋莲闷声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看向儿子,“要不,你就选最想吃的两样?”

    “只能选两样吗?”辰哥儿真的有些纠结了,那些东西他都好想好想吃呀,怎么吃了会肚子疼呢,不过,小家伙眼珠一转,直接就发话了,“没事,娘,你做吧,我分两顿吃。”

    “……臭小子。”伏秋莲笑着揉乱儿子的头发,看着儿子不乐意的嘟起了小嘴,她笑笑,再低头,神情里就带着诸多的感慨,好像才是昨天啊,这转眼间的工夫,手里捧着,抱着的软软一团竟然就长这么大了。

    再过个几年,自己就真的老了啊。

    早上,连清起的早,直接去了书房,伏秋莲起床后梳洗,收拾妥当,早饭还没摆好呢,辰哥儿醒了,刘妈妈便去里屋给辰哥儿穿衣裳,只是伏秋莲嘴里的蜂蜜水还没喝两口呢,里头屋子里辰哥儿嗷的就是一嗓子,“不要,不要这个。”

    然后是刘妈妈低声的劝,可惜,半天,就听到她的哄劝,以及辰哥儿嗷嗷喊的声音,伏秋莲已经走了进来,站在刘妈妈身后有一段时间,火气就噌噌的往上窜,“妈妈你让开。”

    “姑娘你可不许发火,他还是个孩子呢。”刘妈妈有些担心,自家姑娘这神情一看,明显压着火啊,她想劝,伏秋莲却是瞪了她一眼,“妈妈,我是亲娘,不是后的。”

    “……”

    伏秋莲看着站在榻上一角的辰哥儿,抖抖身上的衣裳,“过来穿衣裳。”今个儿天有些冷,刘妈妈选的是一件厚些的袄裤,才起床的辰哥儿带着几分起床气,结果不乐意了。

    死活不穿!

    “不要这个,不要这个,不要穿——”

    伏秋莲哄了足有一刻钟,最后直接把人给拽过来,三五两下的套在辰哥儿身上,小家伙一脸的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要穿,不穿——”

    伏秋莲懒得理他,直接把人抱到了地下。

    这孩子的性子太倔,看的刘妈妈也直摇头,怎么这么倔的个小人儿呢,才想着呢,就看到被丢在地下的辰哥儿直接往地下一坐,两只小手用力的扯着衣裳,竟然把袄子给拽下来,丢到了一边,还顺势起身抬脚踩了两下。

    小脸上尽是泪痕,“不穿,不穿,就是不穿。”

    这下把伏秋莲看的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这孩子太可恶,一把把人拽过去,直接在小屁屁上拍了两下,“你穿不穿?把衣裳捡起来——”

    “不穿,不穿不穿,哇,不穿——”一边哭一边踩地下的小袄,还带跺脚的,同时小手也不闲着,用力往下拽裤子,他就是不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