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一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成同知眼底浅浅一抹笑意掠过,即尔转瞬就逝去,他随着连清起身向外走,远远的便听到伏秋莲和丫头在院中说话的声音,成同知走上前,对着伏秋莲拱手见礼,“连太太。”

    伏秋莲可不好直接受了这礼,侧身避开,径自开口道,“成太太如何了,大夫如何说?如今伤情可稳住了?”

    “有劳连太太挂心,几位大夫已经诊过,再没有性命之碍。”成同知眉宇带愁,眼底写尽忧色,“只是那些杀手实在是让人纠心,今个儿是我家,明个儿那些人不知道目的是谁,”顿了一下,他对着连清拱手一礼,“连大人,我这几天便请个假,家里没人照看,孩子还小,我家岳母颇有年岁,身子骨也不甚好,再说我家娘子的事我也不放心……”

    “成,你尽管去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人找我。”

    成同知感激的点点头,“多谢大人。只是,这寻凶之事,怕是就要落在大人和卫兄几人身上了,待得寻到凶手,成某再好生重谢大人。”

    “说什么话呢,你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一下,这两天没什么紧要的事情就不在家里照顾嫂夫人吧。”连清很是直接的开了口,前段时间辰哥儿出事,他可不是担惊受怕的?

    如今成太太当街遇袭,生死一线。

    成大人身为其夫君,担心是应应该的嘛。

    “成大人,成太太这怕是才醒没多久,这两天正是休养的时侯,我就不过去打扰,家里的药材还有一些,我才已经让人送了过去,缺什么只管着开口,待到缓两天,成太太略好些我再去看她。”

    “成某代太太谢过连太太。”

    待得成同知转身进屋,估摸着是回去处理事情,然后回家,伏秋莲看着站在一侧的连清,抬眸看到他眉眼间浓重的忧色,知道他是为着最近一段时间两次的出事而担心,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朝着他一笑,“别想太多,我先回去,中午可以的话回去吃饭。”

    “嗯,我送你回去——”连清的话才说到这里,身后有人喊,“大人,前头有人递了状子进来——”伏秋莲抿唇一笑,赶他走,“快去吧,我好好的呢,这不是有她们两个陪着我嘛,又是在衙门里头,出不了事的,你放心。”

    “那你小心些,我去前面。”递了状子是要马上升堂的,他不能因为自家的事而耽搁升堂时间,这规矩是他才来万山时便定下来的,叮嘱了几个丫头一句,连清有些懊恼的看着伏秋莲一行人走远,深邃的眸子微敛,转身,“走,去前衙。”

    后院,刘妈妈小心的扶着伏秋莲过门坎,直待她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刘妈妈那不放心的眼神还盯在伏秋莲身上不放,“姑娘您也是的,看看您这可是双身子的人,还到处乱逛,前头那里人多,万一被冲撞到了怎么办?”

    伏秋莲便笑,哪里有那么矜呀,不过是刘妈妈太过小心罢了,她便笑,“好好,我以后会小心的,最好呀,那汤啊什么的刘妈妈你也都帮我喝了,这样,我就只管着躺在床上不动就好了。”

    “又混说。”刘妈妈瞪她一眼,晓得她是没多少在意,估摸着是觉得有过辰哥儿,没放在心上吧,若是说之前才听到消息时,刘妈妈自然也没这么担心的。

    可后来,不是被吓怕了么?

    家里头的齐氏不是好好的就没了?也一样是二胎啊。自己若是不小心谨慎些,万一姑娘这里也出点什么差子,她可受不住这个结果!

    这么想着,眼底便有了几分的黯色。

    要是齐氏这胎好好的,伏家可不是又该多个孩儿了?

    哪怕就还是个女娃娃呢,也是个好的呀。

    可惜了……

    她只是听着华安那么几句,又好像那话里隐隐牵连着自家姑娘,刘妈妈是觉得惋惜之余,对齐氏这个人吧,心里便不自觉的多了几分的薄怨——

    你嫁到伏家来,没人苛责你半分吧?

    上头没有婆母压着你,一进门就管家事。伏老爷又是个心大的,绝不是和儿媳妇找碴的那种不靠谱的公公,就是她家大爷,那也不是个没分寸的呀。

    头胎生了个女儿,谁说过你半分?

    好好的日子过着多好呀,非得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

    伏秋莲是觉得自己为出嫁女,她关心的只是伏老爷几个人,刘妈妈却是除了担心这个,她还是私下和伏家那些下人偶尔有联系的,她在伏家待的时间长,不可能没几个说的来的,这一来一往的,齐氏的某些小性她能不清楚?

    不过是不提罢了。

    没想到这转眼间竟然把二胎都给落了……

    刘妈妈暗自摇头,同时又在心里暗自下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太太才成。明过几个月呀,家里再多个小小的人儿,多好的事呀。

    “妈妈在想什么呢,看您这神色,我都喊了好几声呢。”伏秋莲看着回过神来的刘妈妈,有些担忧的开了口,“妈妈可是这几天累了?若是真的累了,便回去歇着,哪里不舒服您直管着开口,可别硬撑着。”上了年纪的人可不好硬撑,会小病拖成大病的。

    “姑娘您放心,老奴好着呢。”刘妈妈感动的擦了下眼圈,心头激荡,她打小就知道自家姑娘是个心肠好的,那个时侯小小的姑娘任性霸道,可却会把吃了一半的饭菜直接撤下去,嚷着不饿了,让小丫头吃。

    因为小丫头为着她偷溜出去被老爷罚不许吃饭。

    她就把自己的吃食赏给小丫头。

    家里小丫头的娘老子出了事,旦凡是求到她头上,才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虽然一脸霸道,语气极是不耐烦和嚣张,可却还是会让她们回家,并且甩几两银子给她们……

    这样的姑娘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伏秋莲摇摇头,看着刘妈妈飘远的眼神,自然知道她又想起了什么,估摸着是以前的那些事吧,她抿了下唇,以前,是自己不曾参与的,不过她笑笑,现在,她才是伏秋莲。

    午饭时间到,前头连清派人过来送了话,不回来吃了,伏秋莲便吩咐冬雨,“去看看辰哥儿回来没,要是回来了,就摆饭吧。”

    辰哥儿如今正在学识字,启蒙,那个师傅教的不错,上下午各一个时辰,若是不留堂,没有淘气被老师罚,这会应该是该回来用饭的时辰,冬雨笑着应了是字,转头向外走,只是才走到院子里,辰哥儿蹦跳着冲过来,看到她了甜甜一笑,“冬雨姐姐。”

    “哥儿回来了?”

    辰哥儿已是一阵风似的溜进屋子里,“娘,娘——”

    “辰哥儿回来了?站好,让娘看看,可有淘气?”

    “没有,师傅说我乖乖的。”辰哥儿双眼亮晶晶的,活泼而灵动,尽是朝气的小脸上凭空添了几分小骄傲,“我还会背诗,师傅都夸我来着呢。”

    “是吗,吃过饭辰哥儿也背诗给娘亲听,好不好?”

    “好,还有给弟弟听。”

    “好呀,不过,你怎么知道是弟弟,要是妹妹的话,你就不背给她听了吗?”

    “是妹妹呀?”

    伏秋莲好笑的看着儿子皱成一团的小脸,捏捏他的鼻子,“好了,别想了,我知道辰哥儿是个好哥哥,不管是妹妹还是弟弟,辰哥儿一样疼的,是不是?”

    “那是,谁敢欺负弟弟妹妹,我揍他们。”辰哥儿双眸灼灼,挥挥小拳头,“揍的他满地找牙,爹娘都不认识。”

    “……这话,谁教你的?”

    “王六叔。”

    好吧,就知道是这个不着调的,伏秋莲默然。

    母子两人用过饭,辰哥儿玩了一会,就有些打瞌睡,拉着伏秋莲的手,“娘,你和辰哥儿一块睡觉好不好?”

    他都启蒙了,晚上更是不可能和伏秋莲夫妻两人睡在一块,以前可怜兮兮的纠缠一番,偶尔还会有那么一晚上赖在自家娘亲床上睡,可随着他真正启蒙,伏秋莲又有身孕。

    连清可是直接发了话,坚强不准他再过来睡。

    为着这个辰哥儿可是好几天没理连清。

    用小家伙的话就是,你凭什么不让我和我娘睡呀。

    那是我娘!

    连清翻个白眼,那还是我娘子呢。

    当然,这话他是没好意思说出来的,不过看着他黑着的脸,伏秋莲却是觉得好笑不己,人家辰哥儿可是说了,你不准和我娘睡,你去和你娘睡去……

    当时,连清差点抓狂,这混小子!

    可惜,辰哥儿的各找各娘被他老子直接给强硬否决。

    如是吧,辰哥儿就委屈了,每到晚上睡觉时哼哼唧唧的不肯老实睡。都得伏秋莲陪着他,讲故事聊天的,把小家伙哄睡了之后自己再出来。

    连清往往这个时侯就叹气,你说生个儿子做什么?

    这才几岁呀,就和他争娘子。

    真是的,这一胎呀,一定要是个女儿!

    伏秋莲不管他们父子如何,儿子可是她的心头肉,能不疼么,被辰哥儿这么一撒娇,立马就心软了,笑着点头,“好,娘陪你去睡,不过你要好好睡,不许闹腾。”

    “辰哥儿不闹。”

    母子两个人合衣躺下,一开始辰哥儿还不动,没一会就躺不住了,小身子翻了两个身,喊了两声娘,没人应,伏秋莲闭着眼呢,没睡,但想看看他要做什么,便没出声。

    没得到回应,小家伙便扁了嘴,“娘。”

    伏秋莲还是没有动。

    又过了一会,辰哥儿伸手拽伏秋莲的衣角,“娘。”

    然后就是拽,推,扯……

    最后伏秋莲好笑又好气的拍开他的手,“你不是说要睡觉么,刚才怎么答应娘亲的,不是说不闹腾,好好睡么?”

    “娘,讲故事。”辰哥儿对着伏秋莲咧嘴笑,而后,把小脑袋往他身上蹭两下,咕噜噜的大眼眨啊眨,“娘亲讲故事,辰哥儿睡。”

    “坏小子,想听个什么故事?”

    “娘亲讲的辰哥儿都听。”

    “好呀,那娘亲今个儿讲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好不好?”

    “好呀好呀,娘亲快讲。”

    随着伏秋莲低柔的讲述,中间偶尔夹杂着辰哥儿一两声稚嫩的声音,慢慢的,伏秋莲的声音低下去,缓下去,最终,渐渐停下来,看了眼身侧的儿子,她抿唇一笑。

    总算是睡着了呀。

    把辰哥儿的小身子往里推一下,帮着他盖好小肚子,自己也跟着侧了个身,打了个呵欠,这下本来想着起身的伏秋莲又把下床的念头给抛开,左右这会没事,睡会吧。

    等到她醒过来,辰哥儿已经不在了身边。

    知道小家伙是去读书,只问了冬雪两声,知道有人送就放了心,打了水洗了把脸,简单的梳洗过后,她让人把特意制好的躺椅搬到外头的树下,又备了红枣茶,还有几块点心,慢悠悠的翻着一本书,偶尔抬头,不远处是一株石榴树。

    火红的石榴在她眼里耀眼的红,连成一片。

    她笑了笑,端起面前的茶轻轻啜了一口,想了想招手唤来冬雪,“去把我昨个儿在书房里写的东西拿过来,对了,还有笔墨,也一并拿过来。”

    “太太您不能多费神的——”

    伏秋莲瞪她一眼,“你怎么也成了刘妈妈呀,我只是想起了点事,随便记在纸上,赶紧的,一会误了我大事看我饶你。”真是的,在她们眼里自己真成了纸糊的了。

    冬雪吐吐舌,转身抱了笔墨纸砚过来。

    伏秋莲看了眼昨个儿自己提笔写了几行的字,是关于酒楼的一些推进计划,也只是一个大概的廊扩,具体的她还得再考虑下,随笔记下自己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至于行不行的,她再考虑,把写好的宣纸压在一侧,伏秋莲在空白的宣纸上写起了家书。

    是写给伏家老宅的。

    有些天没收到消息了呢,而且,伏秋莲有些纳闷,上次不是说嫂子有了好消息么,怎么这一下就没音了儿?还有,爹也只是随手让人送了些礼品,虽然也附有亲笔信。

    可她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她皱着眉,提笔把自己这边的情况详细写过一遍,当然,辰哥儿失踪这些事自然是不能说的,多挑了些开心的,高兴的事给老爷子汇报,她可不想把老爷子给吓到。

    最后,她着重问起了齐氏的情况。

    信封好,交给冬雪收起来,伏秋莲看向正在一侧修剪花枝的刘妈妈,笑着开口道,“妈妈,你这几天收拾些礼物,把我之前给嫂子备的礼品,还有一些小衣裳,对上,上次我寻到的那颗老山参也给回去吧。我爹上了年纪,给他或是嫂子补身子都是好的。”

    刘妈妈才在给剪花枝,听到伏秋莲的话咔嚓一声,直接把一束本来不用剪的主枝给弄断,心疼的她,旁边秋至一声惊呼,“妈妈,这样剪了花会死的。”

    刘妈妈索性把花剪丢给她,“你来剪。”

    “啊,是,妈妈——”秋至有些小心的接过来,看了眼刘妈妈,难道,自己刚才的话惹刘妈妈生气了?她想问又不敢问,只能小心冀冀的干起活儿来——

    她不过是才说了一句话,刘妈妈不会这么小心眼的。

    刘妈妈哪里有心计较她说什么呀,再说,不过就是一句话,别说这会刘妈妈完全没听进去,就是真的听进去,一句话值什么,这会刘妈妈正愁着伏秋莲的话呢。

    这要是真的依着自家姑娘的话,把一径的东西送回去。

    齐氏那里不知道又想什么呢。

    可要是她开口说不送……

    刘妈妈揉揉眉心,小心的看了眼伏秋莲,“大人这几天怕是没空派人回镇上吧,这么远的路,派两个小厮带着东西也不安全,要不,咱们再等等?”

    伏秋莲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呀了一声。

    她倒是忘了这一碴。

    最近的确是不能再分出人出去,连清身边不安全。这么一想,伏秋莲眼底便露出一抹的迟疑,她想了一下,略带几分沉吟的看向刘妈妈,“要不,先派人把信送过去?”

    “这样也成,那老奴便寻个利落的小厮,明个儿让他们上路?”刘妈妈带着商量的语气看向伏秋莲,让她拿主意,心里却是暗道,不管是哪个小厮,她一定要交待他,这信,只能交到老太爷或是大爷手里!

    伏秋莲倒没多少心思,只笑着点头,“也好,信在这里,妈妈寻好了人就过来拿吧。”不派个人回去看看她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哪怕是只回去送个信儿,看上一眼呢。

    顺便让伏老爷晓得她们都是安好的。

    她也能安心。

    刘妈妈只能点头,好不容易打送东西的念头给打消,难道不能拦着送信?这样的话,自家姑娘估计会起疑心了,虽然滑胎不是什么大事,可姑娘现在是双身子呢。

    前段时间辰哥儿的事才经过一场惊吓。

    这两天又是成太太的受伤。

    若是这会再让她听到齐氏的事,姑娘肯定要担心家里。

    到时侯会不会动了胎气儿?

    刘妈妈揉揉眉心,瞬间压下心头乱七八遭的想法,不管怎样,她经不能让姑娘冒这个险!

    ------题外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