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045 龚大太太有

045 龚大太太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清也是怔了一下,不过转而就笑了。

    应该是衙门里的那位送过来的吧?

    他笑着看向小厮,“去问问他们,是谁让送过来的。如果不说,”连清顿了一下,笑咪咪的拍开女儿送到嘴边的小手,吩咐小厮道,“如果他们说不知道谁送的,就请他们再抬回去吧。”他是会给那些人面子,但来历不明的饭菜?

    连清笑了笑,还是少吃的好。

    小厮应了个是字,转身出去办事。

    院子里,伏秋莲笑咪咪的睇他一眼,眼神里带着打趣,“还是我家相公能干,看看,这才回家呢,免费的饭菜就送到了家里。”

    连清扫她一眼,“为夫再能干,也不及娘子的如归楼啊。若是为夫没猜错,娘子的新店又开张了一间吧?”其实想想这些事情,连清也是觉得挺郁闷的。

    堂堂大丈夫,一县的县太爷。

    竟然不如娘子赚的钱多。

    夫妻两人在这里你来我往的耍花枪,一侧正忙着收拾自己东西的伏老爷偶尔能听到一嗓子,忍不住就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懒得去多说——

    女儿女婿感情好,他才乐呵呢。

    不过是半柱香功夫,小厮领了一位中年男子走进来,很是恭敬的给连清夫妻两人见礼,“小的徐飞见过连大人,给连大人,太太请安。”

    “徐飞,你是?”连清一笑,看向来人。

    徐飞不慌不忙的一拱手,恭敬的神色里带着几分虽然一心想收敛,但却不能完全掩去的倨傲,“小的是龚大人家的管家,奉我家大人之命,前来给大人,太太送酒菜,这是我家大人的贴子,请连大人过目。”

    伏秋莲看着徐飞眼神就是一闪,龚大人?

    她想起了之前在客栈里打听到的事,不就是有一位姓龚的同知暂代知县,打理整个文山县衙,深受文山老百姓的爱戴,并且,是绝对的下任县令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

    想到这里,伏秋莲就忍不住的咪了下眼。

    这位龚大人,值得玩味呐。

    一侧,连清已经笑着开了口,“原来是龚大人送过来的,你是徐管家吧?呵呵,这桌酒菜我可是无功不受禄,怎好让你家大人破费?依本官看,徐管家还是拿回去吧。”

    徐飞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着急,“这哪里成?若是我家老爷晓得小的这么丁点事都不能办好,一定会生气,到时侯肯定会重罚小的,还请连大人成全。”

    “再说,左不过一桌席位,也是我家大人的一点心意。”徐飞很会说话,满脸堆着笑,“您看,这院里的灶火肯定没升起来,便是几位姑娘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大人您总得为小公子小小姐想想不是?”

    连清蹙了一下眉,目光扫过不远处正帮着伏老爷搬东西的辰哥儿,想着这时辰是早过了用午饭的时辰,他自己倒是不打紧,可还有岳父,妻儿呢。

    这么想着,他面色就好似带了几分的犹豫。

    仿佛是被徐飞说的有几分心动,他笑了笑,就在一侧徐管家以为连清是要收下来时,连清猛的摇摇头道,“我家的这些事让徐管家跟着操心,多谢了,只是,这饭菜不能收,你带人拿回去吧。”

    徐管家一听这才急了。

    要是这么点事都办不好,他家老爷以后哪还敢再让他办重要的事?正想着再劝说一二呢,门外头响起冬雨脆生生的笑,“老爷,太太,老太爷,饭菜来喽。”

    伏秋莲对着冬雨招招手,“来了还嚷嚷,就你这丫头没个稳性子,赶紧的去把饭菜摆上吧。”她又扭头看向一侧的徐管家,眉眼弯弯的一笑,“管家您看,我家已经有酒菜了,您送过来的可就得浪费了呢。”

    徐管家暗自在心里着急,“连太太,家里这么多人呢,您和连大人用不完可以赏给几位姑娘,这些小子们吃啊,这酒菜都是趁热吃,抬来抬去的哪里成?”

    他眼里的倨傲已经不见,取代的全是焦色。

    若是对方真的不收,他回去可没啥好果子吃。

    哪怕是如他所说的收下,赏给下人吃呢,最起码的,他送了过来,对方也收下了不是?至于给谁吃的,那又不是他能管的事情。

    一侧,连清看着时辰差不多,他如今是初来乍到,适当的拿捏是必要,但若是过格,会招人厌烦,如果只是居家过日子,自家关起门来过自家的,得罪几个人也就罢了。

    可他是来文山县当县令,做这一县父母官的。

    这中间的区别可就大了去。

    他得在必要的时侯掌握一个平衡。

    徐管家放低身段,“连大人,这好歹是我家大人的一番心意,不过是一桌酒菜,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小的知道您清廉,但也得吃饭不是?”

    连清一笑,“即这样,那我就受了。只是,回头还有劳徐管家帮我多谢你家大人。”

    “应该的应该的。”

    一侧,伏秋莲早给莫大使了眼色,虽然吧,让莫大一个大捕快去和龚府管家说话有些掉身份,但现在不是家里没人么,难道让刘妈妈去和他说话?

    莫大笑着点头,上前两步,“徐管家是吧,这酒席我家大人和太太就收下了,多谢徐管家跑这一趟,这些是兄弟们的跑腿钱,回头喝个茶也好,徐管家别嫌少就是。”

    把东西送到,能让他成功交差,这会的徐管家已经是心满意足,这会被莫大的一番话说出来,手心里被塞进来一个荷包,他轻轻的掂了一下,怕是得有十两呢。

    脸上的笑就再次的堆满,“这哪里好意思?小的也是听命办事,再说,给大人太太跑腿,应该的。”嘴里说着话,却是就着莫大的手直接把银子顺在了袖子里。

    笑呵呵的起身告辞,“那咱家就不打扰大人,太太用饭了,小的告辞。”

    待得莫大送走徐管家,回过头,连清一笑,指了那桌酒席,“你们几个也忙了半天,赶紧去用吧。”

    华安几个呵呵笑,“那咱们可多谢大人,太太赏了。”和别的人是需要客气的,可连清夫妻在华安几人眼里,真的就不是外人。而且,这两口子也不是那种喜欢和人玩虚的人,他说要让他们吃,那就是真心要给他们吃。

    莫大几人道了谢,招呼着人下去吃饭。

    这边,冬雨也把饭菜摆上桌,刘妈妈亲自扶了伏秋莲落坐,连清亲自帮着伏老爷布菜,“岳父您请。”

    午饭用罢,伏老爷终究是上了年纪,便觉得有些乏,看的伏秋莲心疼不己,“爹,您的屋子已经收拾好,女儿这就送您过去睡一会……”

    “哪里要你送?爹自己过去就好。”伏老爷是真的觉得有些撑不住,看着孙女孙女在那里逗乐子,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岁月不饶人,老了啊。

    他摆摆手,“爹自己去就好,你忙你的。”搬家哪里有这么容易啊,家里东西这么多,到处都要收拾,自家女儿性子又是个倔的,事事都想弄个完美。

    再加上两个孩子……

    他这当爹的能不心疼么?

    眼看着伏老爷回了房间,伏秋莲示意刘妈妈跟过去看看,毕竟是初来乍到,房间是收拾好了,伏秋莲是怕自己或冬雨几个疏忽一些小东西。

    刘妈妈笑着点点头,“太太您放心吧,老奴晓得。”

    连清略坐了一坐,看着外头的时辰,一全的歉意,“娘子,收拾家里这些事怕是我不能帮你,这几天为夫估计得在前面衙门,你要是有什么事只管着让几个丫头去做,为难的事便让她们去前头找我,找莫大也好。”

    “你只管去,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伏秋莲笑咪咪的帮着连清整理了下衣领,亲自送他出门,“家里人不少呢,刘妈妈和她们几个丫头我信的过,再不济还有我和我爹呢,用不着你们。”

    连清握了下她的手,眼底一片温情。

    自己这一辈子欠这个女人的啊。

    对上伏秋莲菀而轻笑的眉眼,连清伸手把她鬓侧的钗子扶了扶,笑意暖暖,“我晓得我家娘子能干,只是别什么事都自己撑着,为夫我会心疼的。”

    “贫嘴。”伏秋莲白了他一眼,心头却是暖暖的。

    这个男人他知道你,心里时刻有你。

    过日子图的不就是这个?

    连清走了两步,外头小厮一头雾水的拿了张贴子走进来,看到连清,先行了礼,“见过老爷。”

    “行了,我看你行色匆匆的,有什么事吗?”

    “回大人的话,是龚大太太带人递了贴子,说是过来拜见太太的。”小厮双手恭敬的把贴子捧过去,“这是贴子,请大人过目。”

    龚大太太……

    连清眉眼微闪,想起龚明哲之前说的话,不禁就挑了下眉,难道这位龚太太就是那位龚大太太?他看了一眼小厮手里的贴子,可不就是龚大人的家眷?

    他笑了笑,看向一侧的伏秋莲,“即是给太太的,拿过去吧。”对着伏秋莲点了点头,他转身带着莫大几人自一侧的角门走了出去。

    这是不想和龚大太太见面呢。

    之前连清曾经和伏秋莲提过一句,再看到他对着自己点头的动作,知道是文山县这位龚明哲大人的太太,她接过贴子扫了一眼,直接就拿给了冬雨,扭头看向小厮,“还怔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请龚大太太进来。”

    小厮应了个是字,转身向外小跑而去。

    后头,伏秋芝却是自己带着得秋至向外头走,人家是头回登门,自己这个面子必须得给,二人在院子里走个头对头,伏秋莲眉眼弯弯的笑,“这位便是龚家太太吧?”

    “连太太好。”龚大太太穿了件藕荷色的衫裙,头发挽了个飞仙鬓,钗了枚蝴蝶样的如意点翠钗,蝴蝶双翅随风而舞,栩栩如生,雍容华贵中不失雅致。

    这会眉眼皆是含笑,仿佛两人是多年前的朋友一向,极为孰稔的牵了伏秋莲的手,“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你不知道,我家老爷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如今总算是把连大人给盼了来,阿弥陀佛。”

    伏秋莲抿了唇笑,“龚大太太这话说的,龚大人能者多劳呀。”两人在院子里寒喧着,伏秋莲便笑着把人往屋子里领,“龚大太太您进屋里坐。”

    两人落坐,冬雪捧了茶退下,伏秋莲便看向龚大太太,“屋子里乱的很,让龚太太您见笑。”

    “这有什么,搬家嘛,事情繁琐,哪里那么快能打理好?”龚大太太抿了一口茶,抬眸打量了一眼伏秋莲,眉眼盈盈,如碧绿的水波,一头如瀑布般的青丝挽了个寻常的低鬓,发上一侧插了朵海棠珠花,含苞欲放,盈盈欲滴。

    真真是个美人儿!

    一番客套,龚大太太看向伏秋莲,“我听我家老爷说,你才过来,就想着收拾东西要人手,你又是初来乍到,还带着两个孩子,便想着带了几个婆子过来帮忙……”

    伏秋莲抿了唇道谢,“那可多谢龚太太,不瞒龚太太您说,这柴米油盐的,我正发愁呢。”不管龚家这夫妻心里怎么想,面子事都做了出来,她怎么可能不接着呢。

    伏秋莲抿头看向刘妈妈,“妈妈你之前不是说上街找不到买东西的地儿么,这会龚大太太可不就帮了咱们这个大忙?你一会带着人上街去,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咱们晚上自己开火煮饭。”

    “太太吩咐的是,老奴遵命。”

    听着她们主仆这样说,龚大太太也笑着指了一侧的一名中年婆子,“这是我得用的一个妈妈,姓周,就让她跟着这位妈妈出去街上买东西,余下的几人便在家里帮着连太太收拾屋子,给几位姑娘打打下手,连太太看可好?”

    这就是龚大太太的聪明之处。

    谁家的东西也不喜欢被别家的人指手画脚,她这会虽然带着人来帮忙,但却只是让这几个婆子帮着搬一下东西,清扫一下院子,厨房什么的,这是最好的做法。

    冬雪几个在外头收拾东西,伏秋莲和龚大太太在屋子里落坐,喝茶说话,申时正(约下午三点正),小妞妞醒了过来,估计是没睡够,被伏秋莲抱在怀里哄了半响才收了哭腔,一边哄着女儿一边看向龚大太太,“小女玩劣,让大太太见笑了。”

    “说什么话,我家里没有女儿,就两个臭小子,看的这娇娇软软的小丫头,恨不得抱回自己个儿家里去呢。”龚大太太笑着抿了一口茶,让后面的小丫头把给两个孩子的见面礼拿上来,伏秋莲抱着小妞妞道谢,又看向门外侯着的秋至,“去把大公子叫过来,就说龚大太太过来了,让他给大太太见礼。”

    辰哥儿如今已是六岁,家里称呼也就算了,外人跟前可不好再哥儿哥儿的称呼,伏秋莲早上就和家里的人都特意的叮嘱过,对辰哥儿,以后一律以大公子称之。

    半柱香功夫以后。

    辰哥儿穿了件天青色直袍走进来,小身板挺的笔直,眉眼尚且含着稚嫩,却有着不同于一般孩子的早熟以及稳重,这就是跟着伏秋莲夫妻东奔西跑的缘故。

    一般孩子谁会和辰哥儿似的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南的?文山,长安,文山,还有老家的镇上,这几年来的长途跋涉,辰哥儿的眼界开阔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这会,他走进来,先是恭敬的给伏秋莲见礼,“儿子见过娘亲,给娘亲请安。不知娘亲唤儿子过来有何事吩咐?”

    看着如同一株小松般挺立在地下的儿子,伏秋莲眉眼里的笑意就藏不住,水一般的溢出来,她笑着按下怀里不安份的女儿,“乖,你哥哥有事呢,妞妞一会再找哥哥玩。”一边笑呵呵的对着辰哥儿吩咐,“这位是龚大太太,龚大人是你爹地的同僚,你且过来见过龚大太太。”

    辰哥儿听了这话,眉眼不动,只是拱了手,学着大人的样子,很是客气的拱手为礼,“连辰见过龚大太太,大太太好。”

    龚大太太看着辰哥儿,再看看伏秋莲怀里的小妞妞,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孩子生的真真是好相貌!她笑着拉了辰哥儿的手,语气亲热,“好孩子,叫什么大太太啊,快改口叫伯母。”

    辰哥儿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伏秋莲,待看到她笑盈盈的点点头,方抬头对着龚大太太扬眉,露出一个明朗清风般的笑,“龚家伯母好。”

    “好,好,这是伯母给你的,拿着写字玩吧。”龚大太太把自己之前带来的一套墨宝递给辰哥儿,辰哥儿有些拘束的看一眼伏秋莲,礼物他收的不少,可都是莫大哥他们的啊,眼前这个可是爹爹的同僚呢。

    辰哥儿下意识的看向他娘,一侧龚大太太就笑,“妹子,我比你大几岁,唤声妹子,你喊我一声姐姐,我这送给自家侄子侄女点东西,没差吧?”

    伏秋莲菀而一笑,看向辰哥儿,“即是你龚家伯母送的,你就收下吧,还不向你龚家伯母道谢?”小妞妞的都收下了,辰哥儿的没必由不收。

    而且,礼尚往来,自己改明个儿还回去就是。

    她在这里想着,一侧辰哥儿清朗的声音已然响起,“多谢龚家伯母,我很喜欢您送的礼物呢。”

    龚大太太笑起来,“好孩子。”

    ------题外话------

    终于恢复正常更新。有二更。亲们给点票票,留言吧,不然没力气了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