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062 除夕团圆

062 除夕团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是客也不尽然,最起码,就是客也应该是最亲近的客人,就看对面来人哈哈一笑,上前两步,毫不见外的直接给了连清就是一拳,“妹婿,好久不见啊。”

    连清暗自咧嘴,疼啊。

    他家大舅子这一拳,可是有真材实料的。

    绝不会掺半点假。

    就他这身子骨……

    这几年虽然是跟着莫大他们偶尔也练几下子,同时也是因为上次出事,再加上这几年环境不同,他是十分的注重锻炼身子骨,可饶是这样,能和大舅兄相较么?

    他还在这里苦笑,对面伏展强却是直接扬了粗黑的浓眉,一瞪眼,“怎么,不欢迎我么?要真是这样,我可是接了我爹我妹子就走的啊。”

    连清苦笑,他觉得自己不管在什么时侯遇到这位大舅哥都是苦笑的时侯居多!回过神来的连清深吸了口气,赶紧上前见礼,“大哥说哪里话,您和大嫂能来,我和娘子开心都来不及呢,大哥一路辛苦,赶紧里面说话。”

    这话倒是让伏展强的面色稍霁,哈哈一笑,回头掀起了车帘,“华姐儿过来,这就是爹爹和你说过的姑父,你小时侯还抱过你的姑父,下来见礼。”

    “爹爹,不是说还有祖父,姑姑的么?”伏展强身后,一个明眸皓齿,灵伶活泼的小丫头跳下了马车,梳了个丫鬓,上面缀了天蓝色的丝带,两端以银铃轻缀,小脑袋一晃,银铃叮叮当当响,端的是活泼可爱。

    连清在心里暗赞,这华姐儿生的真真好。

    伏展强和自家娘子是亲兄妹,或者,娘子小时生的就是这般模样?不禁就多看了一眼,也不知是心有所思还是怎样,反正吧,连清就觉得华姐儿竟和自家娘子生的极像。

    不过头次见面,还是在家门口,就是连清这个当姑父的也不好这样直接的打量华姐儿,这会听到小丫头的话,才想着张嘴呢,车帘一掀,走出一身大红色衫裙的齐氏,面带愠怒,“华姐儿,怎的说话呢,没规矩。”

    “娘,我只是说了一句话,你又凶我。”

    “还顶嘴,赶紧给你姑父见礼。”说着话,齐氏已是由着婆子扶下马车,对着连清略福了身子,面带歉色,“都是我教的不好,这丫头不懂规矩,妹夫别怪。”

    连清微微一笑,“嫂子多心了,华姐儿性子活泼,很可爱,我也很喜欢。”

    对面,华姐儿对着她娘吐吐舌,转过小身子给连清行了礼,乌溜溜的大眼满是灵动,一脸娇俏的笑,“姑父,华姐儿的肚子可饿了,你一会可得给我准备好吃的。我爹爹说,如归楼都是姑姑的,我就要吃如归楼里头的吃食。”

    “华姐儿。”齐氏听着这话都要气的晕厥过去。

    这孩子,路上她是怎么和她说的?

    哪里有头回见面就张嘴和人家要吃食的啊。

    这不是活生生打她的脸么?

    她还想再喝斥华姐儿,伏展强已是哈哈笑起来,看着自家女儿那是一脸的与有荣焉,“妹夫,你可听到了啊,我这个女儿的嘴可是刁的很,你这个当主人的可不能连一点子吃食都满足不了我们这些客人啊。”

    齐氏,“……”

    听着这父女两人的话,齐氏觉得自己真心可以晕过去了。不管怎样她们现在是来做客的呀,怎么能在人家门口就开口讨吃食呢,幸好身侧的婆子稳稳的扶着她。

    不然估计真的就晕了过去。

    婆子是她这几年在伏家提起来的管事婆子,叫南妈妈,很得齐氏的倚重,察颜观色的本事极好,而且很会懂得忖度齐氏的心思,这会看她的神色,心头暗呼不好,赶紧低声劝,“太太,您别多想,老爷可不就是这个性子么?”

    齐氏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朝着连清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妹夫,不知道爹和妹妹可晓得我们过来?我们怕是要先去给爹爹他老人家请个安吧?”

    “这是应该的,小五,你去……”连清转身,才想着吩咐身侧的小厮去里面通报,扭头就看到已经得知消息之后,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前门的伏秋莲,她的身后是雨雪两女。

    两女一脸的担心,“太太您慢点,小心脚底下。”

    “哥哥。”伏秋莲跑的急,迈门坎的时侯没注意,就被绊了下,一个前扑差点就要跌在地下,连清和伏展强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伏展强动作更快,直接把伏秋莲给扶住。

    稳稳的扶住,脸色黑黑的,“怎么还是这样毛躁,都两个孩子的娘了,就没个老实的时侯。跌跌撞撞的,看你这个样子,怎么教好孩子?摔到哪里了没有?”

    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堆话,其实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伏秋莲抿了唇笑,看着面前虽是棱角分明,但终究却是因着岁月变迁,而被风霜这把刀给打磨的多了几分稳重的哥哥,望着她的眼神依旧宠溺,如同兄妹两人从不曾分开。

    如同这几年的岁月流逝根本就不存在。

    “妹子,妹子?”

    伏展强略带担忧的声音唤回伏秋莲的思绪,她展颜一笑,却是慢慢的红了眼圈,“哥哥,你可算是到了。”

    “哎哎,别哭啊,是哥哥不好,哥哥应该早些来看你的,你别哭啊。”如同以往的每一天,每一次,伏展强只有在自家妹子跟前那就是手足无措,更别提伏秋莲掉眼泪。

    那就根本是慌了手脚。

    一边笨手笨脚的劝,一边暗自对着连清瞪眼,你小子,倒是赶紧滚过来劝啊,没看到他妹子,你娘子都哭了?

    连清是真的想扭头,装没看到。

    想想刚才,他竟然没有快过大舅哥……

    可他在别的事情上或者还会闹一会别扭,可眼前自家娘子还红着眼圈呢,那泪花儿多一颗他都觉得受不了!对天翻个白眼,连清暗自腹诽,他不是看在大舅哥面上。

    他不过是心疼自家娘子罢了。

    旁边,齐氏站在一侧,由着婆子扶着,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就咬了下唇,这样的场景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外人!多可笑的事,她都嫁进伏家六七年,女儿都五岁多。

    她还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一侧,南妈妈的眉头微蹙,不过却是一展而逝,她笑着扶了齐氏上前,轻轻的捏了一下齐氏的手,对着她使个眼色,“太太。”这个时侯哪里是斗气,使性子的时侯?

    在她看来,齐氏有时侯简直就是没事找事。

    齐氏闭了下眼,再睁开眼已是一脸的笑,上前两步,“可算是见到妹妹了,这几年没见,妹妹看着却像是没变一样,哪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

    伏秋莲接过冬雪递来的帕子揩了下眼角的泪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是我失礼,让嫂子见笑了。哥哥和嫂子大老远的过来,一路上肯定很累了,咱们赶紧进屋子里头说话。”

    前院,得到消息的伏老爷难得失态的打破了手里装浆糊的碗,辰哥儿在一旁唬了一跳,待他也听清下人的回话之后,不禁也跟着高兴了起来,“外公,是舅舅来了么?”

    对于伏展强这个舅舅,辰哥儿是有印象的。

    记忆中,不止是外公疼他,舅舅更是宠他,护他。

    而且伏秋莲夫妻没少在他耳侧念叨,他打心眼里就亲近伏家人,更何况伏展强是唯一的舅舅?一侧随侍的小厮先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立马嚷起来,“碎碎平安,老爷子好福气,恭敬老爷子一家团圆。”

    伏老爷子哈哈笑,“你这机灵鬼,一会去找管家讨赏去,就说是我说的,给你双份的红封。”

    小厮眉眼都笑成了一团,“奴才多谢老爷子赏。”

    他不过是道了句恭喜,没想到就得了老爷子的一份赏。

    不管钱多钱少,能得到主子的看重,这才是真的!

    两伙人在二门前相遇,伏展强看着面前几年未见的老爷子,心头也是一哽,可他是个男的,而且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打小就被伏老爷教育的晓得自己的责任。

    是要撑起伏家门户,是要保护妹妹的。

    所以,他只是把眼泪硬生生咽回肚子里,不顾周围人在,也不顾还在院子里,隔着好些步呢,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爹,儿子给爹请安。”

    语带哽咽,头已是重重的磕了下去。

    “哭什么哭,给我滚起来,你爹我还没死呢。”老爷子的话听着颇有气势,可只要是明眼人自是能听的出其中的语意,而这个时侯,本来被伏秋莲牵在手里的华姐儿突然挣开她的手,小丫头三两步跑到伏老爷子的跟前,“你就是我爷爷么?”

    “是,是你爷爷,你是华姐儿?”

    对于这个唯一的孙女,伏老爷子也是打心眼里疼宠。

    老人嘛,哪个没有生个男丁延续香火的心思?

    可未必就不疼孙女。

    再说,伏老爷心里也是真的没有什么男女之分。

    儿子媳妇还年轻呢,现在没孩子不代表以后没有啊。

    所以,他是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看着面前娇俏俏,活泼可爱的孙女,老爷子心头激荡,甚至连还跪在地下的儿子都给忽略到了一侧,看着华姐儿就舍不得移开眼了,“华姐儿乖,快过来让爷爷看看。”

    说句不好听的,当初若不是齐氏把华姐儿守的太紧,老爷子觉得在家里没趣的很,也不至于就在伏秋莲这里一住多年!真的一点不想家,不想孙女?

    不见得的。

    华姐儿却是歪了一下小脑袋,笑嘻嘻的直接就跪在了她爹的身侧,也不顾地下的灰尘,直接就磕了好几个头,小身板挺的笔直,恭恭敬敬小大人样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来,“孙女华姐儿见过爷爷,给爷爷请安。孙女祝爷爷身体健康,百岁无忧。”

    “好好好,乖孙女,快起来。”

    在华姐儿跪下之后,几乎是咬碎一口银牙的齐氏哪怕是再无奈,众目睽睽之下,夫君和女儿都给公公跪了下去,她这个当媳妇的能不跪?

    哪怕是再不心甘情愿,打落牙齿和血吞呢。

    她也只能是乖乖跪下去,“儿媳给爹请安,爹爹好。”

    伏老爷亲自扶起了华姐儿,一脸的笑,对于伏展强夫妻,老爷子就多了几分敷衍的意味,对着他们摆摆手,那意思是赶紧起来,该干嘛干嘛去,我这会不稀得你们。

    伏展强有点黑脸,可张了张嘴,又闭了起来。

    他这会不想惹自家老爹一顿骂。

    好多人呢,孩子都五岁了,还被老子骂?

    传出去多丢脸敢。

    站在伏秋莲身侧的齐氏却是咬了咬唇,忍不住上前道,“爹,华姐儿还没用饭呢,不如让她和媳妇收拾了,用过些东西再来给您请安?”

    伏老爷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

    不止一次的,他觉得自家娶这个儿媳妇娶错了。

    这会的感觉犹为的强烈。

    当时说亲时,他也远远的看过两眼,那会的齐氏真不是这个性子啊,只能说是环境改变人,他看了一眼齐氏,眉一挑,正想说什么,身侧华姐儿却是咯咯笑,“娘,我不饿,也不累,就想去看看爷爷的住处,娘不会不让我去吧?”

    “怎么说话呢,赶紧去吧,别吵你爷爷啊。”

    “娘亲放心,女儿晓得的。”

    “爷爷,爷爷咱们走吧?”小丫头软绵绵的声音,带着属于女孩子独有的娇气,伏老爷看的一颗心都软了,化成了一汪的春水,他连声音都不自觉的放低,放柔,“好好,爷爷听姐儿的,咱们走。”

    “谢谢爷爷。”

    一大一小直接牵着手就走了,看着他们一行人的身影,伏秋莲也有些好笑,扭头吩咐冬雪,“你亲自过去,看看会华姐儿需要什么,爱吃什么,赶紧让厨房吩咐做。”

    “是,太太。”

    后院,伏秋莲让两个秋亲自服侍齐氏梳洗,南妈妈让小丫头取来了齐氏换洗的衣衫,秋棠色斜襟袄子配了襦裙,挽了个百合鬓,发上簪了赤金如意点翠钗,腕上是红宝石的手镯,耳上戴了水滴型的坠子,端的是明艳照人。

    两人依次落坐,伏秋莲亲自帮着齐氏端茶,“嫂子一路辛苦,我已经让人去厨房煮东西,我让人备了鸡汤面,还有两样小粥和馄饨,嫂子且将就一下,咱们晚上再一块好好的吃一回,嫂子觉得这样可好?”

    “妹妹有心了,你哥哥最爱吃的可不就是馄饨?”

    我哥哥最爱吃的……

    伏秋莲看着面前的齐氏,耳侧响着她这般的话,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以前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若说心里没有半点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可为了个这丁点的小事,影响自己心情?

    伏秋莲笑了笑,直接把她的话当成字面上的意思,“嫂子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生怕我安排哪里不当,即是嫂子说好,那我也就能安心了。”

    齐氏勉强一笑,“妹妹的安排向来是好的。”

    外院。

    伏展强再次给伏老爷行礼,双膝跪地,“爹,都是儿子不孝,这几年没能在您跟前儿孝顺,是儿子的不是。”

    “傻小子起来,不关你的事,快起来。”老爷子看着儿子相较几年前略显稳重的脸庞,心头微酸,几年时间过去,儿子也没有逃过时间的搓磨!

    华姐儿嘻嘻笑,“孙女给爷爷端茶,爷爷喝呀。”

    “好孩子!”

    伏老爷眼圈温润,以前没在跟前儿,他出来的时侯也才豆丁一点的大,如今却是会说会笑,会在他跟前撒娇,一身漂亮的衣裳,会笑盈盈的捧着茶和他说爷爷喝茶……

    伏老爷心情一时间激荡的很。

    连清亲自提了食盒,他后头随着的小厮倒是空手的,跟着他一脸的讪然,哪里有主子干活他这个当下人却空手的道理?可自家主子非得亲自提,他还能争的过主子?

    不过他也在心里暗自嘀咕,主子对太太家的人真好!

    不管如何主子可是个官老爷呢。

    老爷子是长辈,又一心为着这个家,尊重也是应该的。可一个当大舅子的啊,尊敬是应该,可没必要这样事必亲为吧?传出去可是会影响大人安威的好不?

    不过他也只能是心里腹诽几句。

    主子的家事,哪里有他置喙的份儿?

    “大哥,娘子让人做了些糕点,还有两碟小菜,一碗面和两碗馄饨,一会就是晚上,咱们再好好吃一顿。”相较于后头伏秋莲和齐氏,连清这里说话就随意的多。

    主要是他们之间看着见面就吹胡子瞪眼的。

    可却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为的都是一个女人好。

    连清行的正坐的端,待伏秋莲好。

    伏展强父子就是想鸡蛋里挑骨头都找不到!

    “成,有碗面就成。”伏展强挠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半道走了一天多弯路,不然昨个儿就到了。”后来又因为赶路,今个儿天不亮就出发,到现在他还水米未沾呢。

    把菜亲自摆好,连清扭头看向一侧对着他好奇的歪着脑袋打量的华姐儿,微微一笑,“姑父带过来的这些吃食虽然不是如归楼出来的,可却都是冬雨这丫头亲手做的,必不会差了,改天有空,姑父再请你去如归楼好好吃一顿可好?”

    “华姐儿谢谢姑父。”

    小丫头很是娇俏的吐了下舌,看的连清都是微微一笑,年轻真好啊。伏展强用过饭,小厮收拾罢,紧跟着上了茶,辰哥儿已经换好衣裳,被连清特意的叫了过来。

    “怔着做什么,不认识舅舅了吗?”

    独有的伏家大嗓门,爽朗的笑,一下子就让辰哥儿压在心头的那几丝紧张给消去,他咧嘴一笑,上前弯腰见礼,“辰哥儿见过舅舅,给舅舅请安。”

    “好孩子,长这么大了呀,前几年你才这么一丁点,还不到舅舅膝盖头呢。”伏展强打量着辰哥儿,有些不满的皱下眉,“身子还是有些单薄了,得多练练才成啊。”

    又瞟了一眼连清,“可不能像某人似的,瘦的风一吹就跑了。”一侧,连清苦笑,得,这一见自己就损几句的习惯怎么还没改?

    华姐儿却是在一侧抿了唇笑。

    她还从来没见过爹爹这般开心的时侯呢。

    虽然爹爹的表情和在家里时差不多,说话的嗓门也不过是比在家里略大了一些,可直觉的,她就是觉得自家爹爹如今很高兴,很高兴。

    华姐儿眨眨眼,笑嘻嘻上前,“华姐儿见过辰表哥。”

    “妹妹好。”

    主位上,伏老爷看着他们表兄妹两个互相厮礼,笑的老脸都皱成了一团,人活一辈子,图的不就是个子孙满堂么,看着眼前这一幕,他觉得自己就是立马闭眼,到了地下在亡妻面前也不会再有什么内疚。

    儿子成了家,有了孩子。

    女儿如今也是夫妻和乐,儿女成双。

    他是真的再没什么不放心的了呵。

    后院,齐氏在客房略作歇息,南妈妈在一侧给她揉肩,“太太您即是人都来了,何必再和老爷置气?”

    “我都知道,我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齐氏半靠在榻上,闭着眼小憩,任由着南妈妈给她捏肩,自己则是幽幽一声轻叹,“我只是气不过,明明我才是他的枕边人,可他却心心念念的记挂着别人。”

    南妈妈轻声的劝,“太太您可不换个角度想,老爷如今想着的是姑奶奶,也就是兄妹情深,不过是疼妹妹罢了,岂不是比咱们镇上那些男人要好多了?”

    若是这般长情的想着别的女人?

    依着南妈妈来看,估计齐氏这个伏家奶奶的位子都做不稳!伏展强可不是那种隐忍的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如今他能由着你,不过是他心里没有别的女人。

    两人之间又有一个女儿牵挂着。

    再加上没有婆婆之类的阻碍在中间,齐氏的性子便越发的想左了,其实这样真的一点不好,可南妈妈昧心自问,她做不到在齐氏跟前直言不讳。

    或者,她能做的到,可齐氏能听的进吗?

    齐氏乐意听么?

    说的轻了没用,说的重了,直接就惹恼了主家太太。

    何苦来着?

    好像不过是眨眼工夫,齐氏觉得自己才闭了下眼呢,外头就响起南妈妈极轻的声音,“太太醒了么,已经是戌时中,那边准备的差不多,咱们该过去用晚饭的。”

    头一回过来,又是大年三十。

    哪怕是再累呢,也得撑着过去露个面的。

    不然这得罪的可就不止是一个人。

    齐氏何止不晓得这些?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堵的慌,这一趟的出行本就不是她的意思,可如同南妈妈所说的,人都到了这里,再争执有什么用?

    不过是给人徒留下话柄罢了。

    她慢慢的睁开眼,揉揉眉心坐起来,“妈妈帮我换身衣裳,咱们过去吧。”南妈妈说的很对,今晚这个场合,哪怕她就是病着呢,只要不是真的起不了床,她就得出现。

    除非,她是真的不想当这个伏家媳!

    因为是大年三十,又因为伏展强一家的到来,伏秋莲直接就把除夕夜的团圆饭摆到了二进院的小亭子里头,她和齐氏等人就在亭子里,至于伏展强等人则直接在院子里落坐。

    仍旧是老规矩,火锅,烧烤,甚至是各色菜式应有俱有,都是之前刘妈妈和冬雨几个准备的。当然了,烧烤什么的是莫大几个人准备的。

    按着连清的话,总不能白吃吧?

    而莫大几个也乐意做。

    过年嘛,开开心心,大家一起热热闹闹才好嘛。

    不过之前没想到伏展强会在大年三十到的。

    等几个人看到伏展强之后,都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莫大几个和伏展强可不陌生,来回通信什么的,不知道见了多少回,互相厮见过后,直接就坐在了一起。

    进行着一场属于男人们之间的较量,拼酒!

    齐氏坐在亭子里,三面遮了暖帘,伏秋莲又早早让人备了炭火置着,倒也没觉得冷,齐氏便笑,“妹妹这安排的真真是巧妙,这样一来倒是和春天一般。”

    华姐儿坐在齐氏的身侧,看着伏秋莲一脸的敬佩,“姑姑你好厉害,爹爹以前老和华姐儿说,姑姑是最聪明的,果然是姑姑最聪明。”顿了一下,小丫头又加一句,“姑姑也最好看。”

    “哈哈,我们华姐儿也生的好啊,姑姑如今老了,等以再过几年华姐儿长大,到那个时侯华姐儿肯定会比姑姑还要好看。”

    “真的?”

    “真的。”

    听着她们姑侄两的对话,齐氏摇头浅笑,“妹妹你可别再宠着她,这就是一个小泼猴,惯会蹬鼻子上脸的,到时侯呀,可有你烦的。”

    “怎么会呢,嫂子把华姐儿教的很好。”

    是真的教的很好,性子爽朗,直爽,却又不失灵动,黑眼珠乌溜溜的转着,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娇俏可爱,狡黠的小姑娘!她笑着揽了华姐儿,“这次过来和姑姑多住一段时间,姑姑陪你去长安玩儿。”

    “好啊,姑姑说话可要算数。”

    “嗯,咱们拉勾?”

    “好呀,拉勾。”一大一小两人在那里微微的笑,一长一短两根手指拉在一起,看的一侧端茶轻抿的齐氏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不过,她也只是轻笑,“华姐儿,不许腻着你姑姑,看看城姐儿都比你乖巧。”

    华姐儿嘟嘴,“娘,你又训我。”

    伏秋莲哈哈笑,“华姐儿不怕,有姑姑在呢,今晚姑姑护着你,再不成就到你爷爷那边坐过去。”

    华姐儿得意的扬扬小脸,“娘,您再训我,我可真的要去找爷爷啦。”齐氏瞪她一眼,无奈的笑容里带着纵容和娇宠,“这丫头。”

    不远处随侍的南妈妈悄悄的放下了一颗心。

    还好,太太这会算是冷静了下来。

    ------题外话------

    七千字呢,求个票,求点留言成不?我尽量二更,没有的话也是编辑没审出来,亲们记得明天一早出来看。现在我滚去吃饭了。晚上回来继续看我家小公主,顺带着码第二章的字。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