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13,双方立场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13,双方立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莲觉得这几天的气氛怪怪的。

    管家这次送过来的几个丫头婆子都是选的老实忠厚的,文莲让素浅挑了几个顺眼的,余下的都退了回去,院子里的洒扫,清理这些粗活就留给了她们做,枝儿和素浅还是负责她贴身的生活,而这几天,随着文莲渐渐认命,冷静下来,她让素浅把自己的嫁妆,首饰以及贴身银两都清查了一遍。

    最后,文莲不得不苦笑着承认,她成了穷人。

    相较以前伏老爷从不在银钱上亏待她,她几乎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

    哪怕是事后嫁到连家去的时侯。

    那也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没钱了直接找她爹拿呀。

    这样的情况下,你让她突然从一个极度富有的人猛的转变成穷人。

    文莲表示很不能接受。

    可再不接受,那也没办法,她目前的全部身家只有三十两银子!

    至于嫁妆,文莲苦笑,这屋子里的桌椅,屏风,床榻,这些算吗?

    算。

    这些绝对是她的嫁妆。

    陈家也不会否认,可问题是,这些东西你让她怎么弄?

    都偷着倒腾出去,卖掉或是当掉换钱?

    人家不笑掉大牙才怪。

    而且,也不可行呀。

    这么多的东西呢,她可没那个能力运出去。

    可余下的,她真的没有了呀。

    两个铺子倒是有,可惜,被她的陪嫁下人打理着,别说赚钱了,还往外赔钱。

    压箱底的银子她也看到了,是两百两。

    可惜啊,银子被她给花完了。

    至于做了什么,嗯,素浅说不清楚。

    她翻了一回脑海里的记忆,找不到……

    只能是当没有。

    在美人榻上来回的翻滚着,烙了半天的饼,文莲连着叹了半天的气。

    没钱啊。

    这可让人怎么活?

    素浅看着她几次欲言又止,一开始的时侯文莲没注意,后来她喝茶的时侯发现,自己的茶都喝完半天了,素浅那丫头竟然没看到!明明都站在自己跟前来着,可她竟然没发现……

    这说明了啥?

    她心里有事!

    文莲咳了两声,“素浅,素浅……”

    “啊,少奶奶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喝茶。”

    素浅的脸唰的红了,满脸的自责,“少奶奶,都是奴婢不好。”

    “好了好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说?看你杵在那里心不在焉的样子,说出来听听。”

    “少奶奶,没,奴婢没有事。”

    文莲瞪她,“说。”最讨厌说话吞吞吐吐,说一半留一半的人了。

    “少奶奶,不是奴婢的事,是,是表小姐回来了。”

    表小姐?

    文莲眨眨眼,从美人靠上翻了个身,把自己的姿势弄的更加舒服些,“谁家的?我要去看她吗?”

    素浅,“……”

    “是月儿表小姐。”枝儿挑起帘子走进来,一脸的愤愤,“少奶奶,那些下人太可恶了,不过是个表小姐罢了,还真当是什么正经的主子呀,不要脸!还有那些下人,明明咱们少奶奶才是这府里的女主人,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真是气死我了。”

    “这是怎么了?”文莲半倚在美人靠上没起身,只是用着好奇的眼神看向枝儿,心头一顿,她眸光微闪,落在一侧的素浅身上,“你刚才想和我说的话,难道也是和这位表小姐有关系?”这位表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呀,竟然让她这两丫头这般的看重?

    素浅跺了下脚,“大少奶奶您都忘了,咱们这位表小姐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她可是打小被老太太养在身侧,然后,然后,本来想着……结果却是您嫁了进来……表小姐肯定不甘心的,便是咱们老太太,您以为为什么那般的讨厌您,还不是因为有咱们这位表小姐在一侧扇风点火的?呸,不要脸。”

    “……”

    文莲张大了嘴没出声。

    敢情,还有暗中,不不,是直接明面上就觊觎着属于她的男人?

    你说你一个未嫁女儿家,就是真的心仪表哥。

    可你表哥都娶了亲。

    你怎么着也遮着掩着点吧。

    现在好了,竟然直接跑到她跟前来,在这府里充起女主人?

    文莲是越想越生气。

    如果换做以往,怕是早直接冲过去,对着那什么月儿表小姐一巴掌扫过去了。

    让你再肖想我的男人!

    可现在,她初听之时的怒火过后,看着一脸愤怒的素浅,枝儿两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她有什么立场去责备人家?

    眼前的她可不是真正的文莲,也没想到陈洛南做对恩爱夫妻。

    她时时刻刻想的是如何走出陈府,走回她之前的那个家。

    如果这个什么月儿真的对陈洛南好,她就成全她好了。

    这么想着的时侯,文莲情绪渐渐平复。

    抬手,掩唇打个呵欠,人也懒懒的再次靠到了美人靠上。

    “你们两个乖乖的,另外约束着些院子里的那几个。别和那位表小姐撞上。”

    就这样?

    素浅和枝儿两个瞪大了眼,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枝儿更是急的跺了下脚,“姑娘,人家都快要欺负到您头上来了,不不,是已经欺负到您头上来了,您没看到那位表小姐刚才在外头的样子,真真的,她好像真把她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而且,而且,奴婢还听外头那些婆子说,老太太和大少爷都说好了,等大少爷回来,就把月儿姑娘纳为平妻呢。”

    纳平妻?

    文莲的眉蹙了一下,想起前几天陈洛南在她面前的眼神。

    明明,是满含情意。

    可转眼,却和他娘议好,再迎新人。

    想到他还那般郑重的和自己说,让她等着他回来……

    文莲把头埋在靠枕上,呵呵的笑了起来。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傍晚时分,文莲在屋子里待的闷的慌,想着好几天没怎么出院子,自打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身子里之后,她就没有好好的出去逛逛,别说外头的大街,连陈府是什么样,后花园在哪里,出了她这个院子是谁的住处她都是一概不知,即然暂时要在这里生活,这样一抹眼瞎可不是个事儿啊。

    趁着枝儿去拿晚饭,文莲起身向外行去,“素浅,走,咱们出去转转。”

    “大少奶奶有什么事吗,您吩咐奴婢就好。”

    “别。这事你还真的代不了我。”文莲扭头,好笑的看了眼素浅,挑挑眉,“你家少奶奶我在屋子里待的腿脚都快生锈,散架了,这会趁着天儿好,想出去走走,顺便散散心,你觉得,你能代替得了?”

    文莲摇头,“替不了。”

    “就是说嘛,走,陪我出去转转。”

    文莲看了看天色,虽是傍晚,但夏季的天儿越来越长,天边最后一抹霞光映红半边天,似坠非坠的挂在那里,仿佛随时都要进行那最后的一跃!这会的天色的确很好,晚霞映着天空,风儿徐徐,白天的燥热在慢慢褪去,虽尚带几分的余温,可总算是舒服不少。

    看着前面文莲娇俏,削瘦的身影,素浅起身随上去。

    少奶奶也的确是需要出去转转,活动活动了。

    文莲走了没一会,站定,扭头看向素浅,“你带路,去后花园。”

    陈府的后花园子不小。

    假山池沼,小桥流水一应俱有。

    如今正是初夏,各色的花儿含苞待放,盛开绽放的,娇艳欲滴,粉嫩盈人。

    文莲站在一颗月季下,玉手轻抚花叶。

    一阵晚风袭来,吹起她粉色的衫裙,青丝如瀑,眸光流转,波光潋滟。

    素浅站在她的身侧,不由的就看痴了去。

    这样的少奶奶,生的真真是好看!

    “哎,前面的你们两个,你们是哪个院子里的,谁让你们碰那些花儿的?”一道很是愤怒的声音响起来,接着,两名婆子,几个小丫头提了个食盒走过来,当先的一名婆子几步跑过来,脸上全是恼怒,“你们主子没交待你们么,这可是月儿姑娘最心爱的花儿,没她和老太太的允许,是谁也不许碰的。”

    “这位嬷嬷,我们——”

    “你们什么你们,看你们这样子,一定是背着主子过来偷懒的吧?哼,老太太心善,我们小姐更是心软,老婆子可不是白被人糊弄的,你们两个说,你们主子是哪个,我倒是要看看,是谁给了你们天大的胆子,竟敢私自动咱们月小姐的花儿。”

    因为是月儿小姐,所以,最喜欢月季花儿。

    所以,最疼爱她的老太太给那什么月儿在陈府种了满满一片的月季。

    所以,这些月季花儿就成了宝。

    连府里的人碰一下都碰不得?

    文莲正想着呢,那婆子一声冷笑,上前两步,伸手就给了素浅一巴掌,“没规矩的东西,我们家小姐奉老太太的命令掌管府中诸事,我是我们家小姐的贴身嬷嬷,如今我问你话,你竟然敢不回?我在问你一遍,说,你们是谁的主子,是不是那个小贱人让你们过来拔我们家小姐花儿的?”

    “哎,你怎么打人啊,还有,你说话嘴里干净点,我们没受人指使,我们也没拔花儿——”

    “胡说,我分明就亲眼看到你们拔了,还敢狡辩!”那嬷嬷眼里全是冷意,看着素浅,最后看了眼文莲,眸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有些嫌弃的移开眼,“看她的穿着倒不像是个丫头,难道你们是二房的不成?”

    陈洛南的弟弟是陈二老爷,因为身子骨弱,常年有病。

    所以,他所隶属的西院的人很少出现在人前。

    这位妈妈虽然是常来陈府,能认识陈二老爷夫妻两个,别的人却是不认识的。

    在她看来,这不是二房就是大房的一个妾室。

    如果是二房的也罢了。

    若是大房的……

    嬷嬷咪了下眼,看着素浅和文莲两人的眼中就带了几分的凶光。

    若是二房的,自然和她没关系。

    可如果这是大房的妾室,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个安份的。

    背着大少爷不在府,打扮的这么妖娆,拈花惹草的,不老实啊。

    她这次陪着姑娘过来,虽然姑娘没和她说,她却是暗中听了老爷和太太的对话。

    晓得陈老太太是存了心让自家姑娘熟悉府里的情形。

    然后,把这次老太太六十大寿的寿宴办好。

    就等着这次的事情忙完,两府就重新议亲,然后姑娘嫁进陈府来。

    虽然是平妻,可那个女人还能压住自家姑娘吗?

    有老太太撑着,有和大少爷打小青眉竹马的情份。

    她就不信自家姑娘会压不住一个不受宠,被冷落了好几年的女人!

    所以,嬷嬷想到有可能是大房的姨娘,立马就存了立威的心思,上前给了素浅一巴掌,抬头对着文莲冷笑,“巧儿,我来问你,上次有个姨娘不小心碰了咱们姑娘的花儿,你说,她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回,回嬷嬷话,手脚被砍断,剜了眼珠子,提出去卖了。”

    素浅吓的脸都白了,“姑娘!”她失声惊呼,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痛,上前一步护在了文莲的身前,“我们没碰表姑娘的花儿,你不能这样冤枉我们。”素浅自作主张瞒下了文莲的身份,这会对方不知道她们的身份这般嚣张,还能说是不知道,可如果她们真的知道自家少奶奶的身份。

    知道了,却还不买账,不把自家主子看在眼里。

    那个时侯少奶奶会更难过吧。

    “还敢顶嘴,你们两个去叫管家来,把她拉下去打十板子。”

    素浅吓的腿一软,可还是站在文莲的跟前儿,“少奶奶一会您先回,别管奴婢。”

    文莲瞪她,这是说的什么话?

    别管她,她是那种自私的人吗?

    她伸手把素浅划拉到自己身后,对着那嬷嬷菀而一笑,“敢问这位嬷嬷,你可是我们陈府的人?”

    “不是,那个,我们姑娘是——”

    “姑娘?我们陈府除了两位爷,可没什么姑娘,难道,是哪个房头突然多了个女儿么?”

    那嬷嬷脸一黑,恨恨的看了眼文莲,一声冷笑,“老奴的主子是陈府的表小姐,我们月儿小姐即将要嫁到陈府来,所以,自然也算是陈府的人,你不过是个妾室,再怎么得宠,难道你还比的过我们月儿小姐不成?”嬷嬷语气张狂,眸底尽是得意,“我们小姐可是最得老太太欢心,更是老太太亲自求娶回来的。”

    “求娶?我怎么没听说陈府有办喜事?”文莲眉微蹙,眼底满是疑惑,旋即,她呀了一声,轻呼,“难道说,你们姑娘也是进来做妾的?妹妹是什么时侯进来的呀,我这个当姐姐的还不晓得呢,你快和我说说,你们姑娘住在哪个院儿,我一会过去陪她说说话,也好大家一块亲香亲香。”

    嬷嬷气的脸色铁青,“你才是妾呢,我们小姐是妻,妻你懂不懂?”

    “啊,妻我懂呀,可是,可是陈府两位爷都有了正妻呀。”文莲故作不懂,一脸的震惊状,抬手掩唇,失声娇呼,“还是说,你们姑娘仗着得了老太太的欢心,准备以妻礼入府,想让陈府的某位老爷来一场宠妾灭妻?天呐,你们姑娘好可怕——”

    嬷嬷都被文莲这话给气死了,手抖着指向文莲,“我们姑娘才不可怕,我们姑娘是天下最好的姑娘。还有,我们姑娘是嫁进来给陈大少爷当平妻的,平姨你知不知道?”随即又愤愤的嘀咕着,“可惜,便宜了姓文的那个女人,我们姑娘和老太太心好,不忍把她休了,只能让她占个正妻的位子了,她怎么就不死去呢?”

    “你才死呢,你全家都死。”素浅刚才被打了一巴掌,一听是陈老太太身边,是那位月儿表姑娘的人,心里多少有了几分的怯意,倒不是担心自己,她是怕再多出点什么事情,对自家姑娘不利,可如今一听这一来一往的对话,心里的火噌噌的窜出来,“你们那位什么月儿姑娘,明知道人家有妻子,还巴巴的要嫁,不要脸。”

    还敢诅咒自家主子,什么玩意儿嘛,呸!

    “你才不要脸呢,你不过是个丫头,敢骂我们姑娘。来人呐,你们两个,把她们两个给我拿下,送到管家那里,就说,就说这两个在背后对老太太不敬,辱骂咱们姑娘不说,还说老太太老眼昏花,鬼迷心窍,还敢把咱们姑娘的花儿给拔了,你就和管家说一声,这事他到底管还是不管。若这府里容不得咱们,大不了咱们回家去。”

    “是,嬷嬷。”

    跟在她最后的两名粗使婆子把手里的食盒放下,一脸冷笑的上前。

    素浅心里一阵狂跳,害怕的不得了。

    可还是坚持的护在文莲身前,“你们不能这样无礼,你们知不知道我家主子是谁,我们主子是少奶奶——”

    少奶奶?

    那嬷嬷一听,眼皮跳了一下,随即就笑了。

    这可真真是磕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自家姑娘即将嫁入陈府,到时侯肯定和这位所谓的少奶奶有冲突的。

    哪怕那个文氏再无害,再不受宠。

    只要她担着陈府大少奶奶的名头一天,她就和自家姑娘不是一路的人儿。

    这么想着,嬷嬷心里的主意愈发坚定,“把她们两个拿下,送到管家那里,就说咱们姑娘说的,打十板子,再罚三个月的月银。”文莲听着,竟是蓦的笑了起来,“原来,我不知道这陈府何时改了姓,由着外头的人来当家作主了,呵呵,你不过是个下人,老奴罢了,也敢作陈府的主?”简直是找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