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15,对峙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15,对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太太的院子里,气氛一片的凝重,压抑。

    屋子里,月儿拿了帕子掩面轻泣,“老太太,您是疼惜月儿,可惜,月儿是再没脸待在陈府了,而且,而且月儿也没那个福份服侍您,您,您就当这么些年白白的疼了月儿一场吧。”她一脸凄楚,娇媚的脸上是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珠儿,梨花带雨小脸上全无血色,“月儿也没什么孝敬老太太的,给您磕两个头祝老太太长寿,安康。”

    她盈盈跪在地下。

    额头已是轻轻的触了地。

    惊的陈老太太脸色大变,“这孩子,你这是做什么,说什么混话呢,下头凉,可跪不得。”又怒斥她身侧的马嬷嬷和两名小丫头,“还怔着做甚,赶紧扶你们家姑娘起来呀。真真是的,没眼力劲儿的东西,你们家姑娘要跪,地下又没垫子又没蒲团的,也不知道拦着?”

    “老太太您别怪她们,是月儿的错。”

    月儿轻泣有声,坚持又磕了两个头方由着丫头扶起来,看着老太太的眼神那叫一个楚楚可怜。

    看的老太太心头都碎了。

    这可是自己打小疼到大的孩子啊。

    她这一辈子没有女儿,这丫头打小和她投缘,时不时的接来养在自已身侧。

    就如同她嫡嫡亲的女儿无异。

    眼看着这丫头一脸是泪,满眼凄楚,老太太不心疼才怪。

    伸手把月儿揽到怀里,一脸怜惜的拿了帕子亲自给她拭泪,“好端端的这是怎的了,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和我说说看,是谁欺负了你,可是这府里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你?好孩子,你只管说出来,万事有我给你作主呢。”

    “没,没,月儿,月儿就是想家了,真的。”

    月儿把头垂下,又飞快的扬起来,接触到老太太的眼神,她又猛的移开眼。

    老太太轻轻的摩裟着她的发丝,心头是真的心疼。

    可她再问,奈何月儿闭紧了嘴巴,一个字不往外说呀。

    陈老太太就有些心急,脸子就拉了下来,对着身侧垂手侯着的马嬷嬷重重一哼,“是不是你们没有服侍好,令的自家姑娘哪里不开心?不然的话这丫头才还好好的,怎的就跑到我这里来哭成这样,又说什么嚷着要回家,姑娘不好,就是你们没好好的服侍,来人呐,把她们几个带下去,打十板子发卖了。”

    马嬷嬷一听腿都软了,扑通跪在了地下,“老太太冤枉啊。”

    另外两名小丫头也跪在地下,一张小脸惨白。

    陈老太太如果要收拾她们两个,可不是踩死只蚂蚁那般的简单,容易?

    都把期冀的眸光投向陈老太太身侧的月儿。

    两个丫头眼底全是恳求,可惜,月儿头也不抬一下。

    “老太太,我们姑娘这事,真不关奴婢们的事情啊,求老太太明察。”

    陈老太太看着跪在地下磕头的马嬷嬷,再看看只把头埋在自己怀里的月儿,眉头一跳,难道,真的是府里有人不长眼,开罪了月儿?她眸中冷意一闪,犀利的眼神看向马嬷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个清楚,不然我这会就让人把你给卖了出去。”服侍不好主子,连主子为什么难过伤心都不知道?

    这样的奴才留着她有什么用?

    “回老太太话——”

    “闭嘴,什么都不许说。不然,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月儿猛的把小脸从老太太怀里抬起来,眼底全是怒气,“一个字也不许说。”

    “姑娘您就是心好,到现在还给她瞒着,可她是怎么对待您的?”马嬷嬷一个头磕下去,抬头,对着月儿和陈老太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老脸上写满义愤填膺,“老太太您不晓得,我们姑娘是被陈大少奶奶给骂了。偏我们家姑娘心软,怕您晓得这事生气,更怕您和陈大少奶奶心中起隔阂,所以,只想自己悄悄回府,息事宁人——”

    啪,陈老太太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那个女人实在是胆大包天。

    她本来觉得文氏是个安静的,只要她不声不响的缩在院子里。

    陈家也不缺她这一口饭。

    大不了就一日三餐的养着她。

    可没想到,安静了这么久,终于忍耐不住,要出妖蛾子了吗?

    估计是不死心过段时间月儿的入府吧。

    老太太眼底怒气一闪,低头就看到月儿担忧,自责的眉眼,她心头一跳,看着月儿的眼神愈发的慈祥起来,多么好的孩子呀,又善良又能干,而且还聪明的紧,知道疼人,府里的事情也处理的井井有条,这么好的媳妇去哪里找?那个混小子,当初怎么就执意看上了那个姓文的?

    “您别恼,大表嫂她也不是故意的,大表嫂是书香世家,打小识文断字的,性子孤高些也是正常,而且,而且看不起咱们商家也是很正常的呀。”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乎是低不可闻,可偏巧却又好巧不巧的能让老太太给听到,“嫁鸡随鸡,表嫂如今即是陈家的人,自不会看不起陈家的。老太太您放心吧。”

    霍,这几句话一说,简直就是如同火上浇油。

    不不,火上浇油都不比这般的有效啊。

    老太太气的胸口一抽一抽的痛!

    “老太太,您真的别怪大表嫂,都是月儿不好,月儿不该让马嬷嬷去厨房拿午饭,谁知,谁知半路上撞到了表嫂……马嬷嬷也没怎样,不过就是挨了一巴掌,但这真的不怪表嫂,是马嬷嬷自己不会说话,肯定是她对表嫂有什么不恭敬的地方,表嫂家是书香世家,规矩大,月儿理解的——”

    一波又一波的火油浇下去。

    便是没火的也能立地窜起几丈高。

    更何况,老太太本身对文莲的印象就极差,心里更是打她进府就窝着一团邪火?

    如今,这所有的火都堆到了一块儿,老太太便再也控制不住。

    一拍桌子,看向旁边的柳嬷嬷,“你去,给我把文氏叫过来,让她马上给我过来。”

    觉得自己给南哥儿娶月儿进府当平妻,她受委屈了是吧?

    想不让月儿进门?

    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即然这样看不起商家,看不起陈府,看不起她这个老太婆。

    大不了她送她出府。

    省得待在陈府的院子里,让人家书香世家的大小姐再憋出病来!

    柳嬷嬷的脚在地下顿了一下,微不可察的瞥了眼月儿。

    心头却是暗自给自己提了个醒儿。

    这位表小姐,何尝是个省油的灯儿?

    看看刚才那一番话,字字句句都是为着大少奶奶求情。

    可字字句句都在起着反作用——

    她说的越多,老太太的怒意越多,越盛!

    而且,表小姐这番话还起了另外的一个作用,以退为进!

    如今看来,这效果是极好极好的呀。

    她这么怔神的当,陈老太太已经狠狠的看了过来,“还怔着做什么,难道是想让我自己去走一趟吗?”看着柳嬷嬷一脸懦懦的样子,心底涌起几分的不悦,不禁就暗自捉摸了起来——若是论得用,竟还是汪嬷嬷用的顺手,可汪嬷嬷却是惹了南哥儿不开心……

    不过自己也罚了她两个月的月薪,又让她在院子里当了大半个月的差事。

    如今这惩罚也算是有了。

    罢了罢了,身边没了她还真真是不顺手。

    明个儿让那老东西回来就是。

    柳嬷嬷还不知道自己这么瞬间的犹豫,竟是给了汪嬷嬷再次回到老太太身侧当差的机会。

    若是让她晓得,汪嬷嬷回来竟是她的原因。

    估计得吞上一口血。

    柳嬷嬷走后,屋子里的气氛寂静了下来。

    月儿自陈老太太怀里把头抬起来,小脸上还挂着泪儿,一脸的感激又忐忑,“月儿知道老太太疼我,只是,只是那是大表嫂,老太太还是别为了月儿和大表嫂起争执,若是不然,月儿哪里还有脸再见大表哥?再说,”她一指已经站起身立在一侧的马嬷嬷,“大表嫂知书答礼,素来温婉,绝不会无故责罚她的。”

    顿了一下,月儿咬咬唇,“定是她哪里冲撞了大表嫂,所以,所以才挨罚的。”

    “老太太,姑娘,老奴真的没有对大少奶奶半点不恭啊。”

    陈老太太皱眉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看你那么大声儿,万一惊到月儿了可怎么办?”真是的,就是真的有些冲撞又怎样,身为主子,值得和一个奴才这般的计较么,身为她陈府的大少奶奶,怎么可以这样动不动就和个奴才斤斤计较?

    也不怕丢了自己的身份!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和讨厌一个人的区别。

    如果你喜欢那个人,她或是他做什么都是好的,是对的。

    甚至她打架,骂人你都会笑着赞道,看看,这孩子多好呀,不委屈自己,就得这性子!

    可若是你讨厌那个人,别说她打架骂人,旦凡她身上有那么一丁点的瑕疵。

    那都是会立马被瞬间放大。

    而且还是百倍,千倍放大的那种!

    一如陈老太太这种,她讨厌文莲,打心眼里讨厌。

    所以,听了月儿主仆两人的一番似真似假的话,她脑海里根本就不用多想,甚至月儿都不晓得,根本就用不着她去在老太太耳侧说什么挑拨离间的话,老太太只要听到是文莲,潜意识里的怒气就出来了,噌噌的往下窜!

    她轻轻的抚摸着月儿的发丝,语气宠溺而纵容,“别胡思乱想,万事有我老婆子在呢,我即是说了让你入府,那就自然是要嫁进来的。谁也拦不下。便是你大表哥,”老太太顿了下,轻轻一笑,眼底浮起几分怪异,不过却是快的连月儿都不曾发现,“你大表哥肯定不舍得你难过的。我们月儿这么漂亮,聪明能干,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以前呀,是你大表哥不懂得你的好,只要你嫁进来,你大表哥一定会看到你的好。到时侯呀,你就看吧,你大表哥肯定是最疼你的。呵呵,真的到了那个时侯,你们小夫妻亲热,你可不许把我老婆子放到脑后哦,不然,老婆子我可是会伤心的。”

    “老太太,您又取笑我。”

    月儿不依的扭了下身子,巴掌大的小脸红彤彤的。

    却是给她凭空添了几许的妩媚动人。

    老太太看着就笑了,这样的女孩子,娇花儿一样,哪个男人会不爱呢。

    一刻钟工夫后。

    就在老太太等的心急,眉头紧皱,脸色沉下来,准备吩咐人再去看看时,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接着,是柳嬷嬷恭敬而客气的声音飘进来,“大少奶奶您请。”这份话里头的恭敬听的陈老太太本来就拧紧的眉头又加深几分,她深吸了口气,就看到柳嬷嬷亲自打帘,随着珍珠帘子轻晃,一名身着撒花软烟罗裙的女子走进来。

    眉黛如远山,眸儿弯弯。

    鬓间斜插一朵牡丹花儿,肌肤如玉嫩腻凝脂气若幽兰。

    似是感受到陈老太太等人的注视,她眉眼轻轻一挑,唇角随意翘。

    眸光流转一片波光潋滟。

    一蹙一笑动人风情。

    端的是粉腻酥融娇欲滴!

    老太太看着看着,眼晴就觉得疼了起来。

    这个女人什么时侯变的这般神彩飞扬,亮丽夺目了起来?

    相较她身侧的月儿,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文莲比月儿还要光芒四射,吸引人的眼球!

    月儿生的好,可全身上下透着的是精明,有几分牡丹花儿的娇艳。

    但却不及牡丹花儿的华贵,雍容。

    而眼前的文莲,她鬓侧插着的牡丹花儿是很美。

    可却完全的,稳稳的被文莲身上那股神彩飞扬,以及明媚亮丽给压下去。

    那朵牡丹花儿,完完全全的成了陪衬。

    衬托的文莲愈发娇艳,大气,华贵!

    看着这样的文莲,陈老太太握着茶盅的手突然就是一紧。

    莫名其妙的,心里有一种怪异感。

    很奇怪,但却是真实的存在。

    在这一刻,她甚至有些后悔把文莲找了过来。

    隐隐的,她有种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

    可是让她承认错误,她做错了什么?

    陈老太太看着文莲光彩夺目的脸,心底一声吃笑。

    难道她当婆婆的找她过来,错了吗?

    怎么可能呢。

    文莲的脚步顿下,看了眼房间几人,最后眸光扫过陈老太太,落在她身侧的月儿身上,挑了下眉,这位,就是素浅和枝儿嘴里的表姑娘月儿?她眸光轻闪间,滑过一抹淡淡的嘲讽,看这样子,是找老太太告状来了,怎么着,要给她来个私设公堂么?

    可惜,陈洛南不在家。

    若是他也在场,岂不是就可以来一场三堂会审?

    “不知道老太太找我来做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啊。”她说着话转身就要走,陈老太太找她什么事她心里清楚,再加上老太太身边的那个月儿,她要是再不晓得那就真是傻子了,可她无意陈府,无意陈洛南呀,所以,她真心不觉得和陈老太太在这里你来我往的打嘴仗有必要。

    她们不就是看自己不顺眼吗?

    一个是心仪自家的表哥,想嫁给心上人,可惜却被自己给抢了先嘛。

    所以时刻心里嫉妒,把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甚至,心里一定很想让自己死,或是被赶出陈府吧?

    至于另外的一位,文莲冷笑了一下,婆婆不待自己这个意料之外的儿媳妇。

    希望自己的儿子冷落她,最好是休了她这个不可爱的儿媳。

    再行另娶她心里中意的女子。

    有什么好猜想的?

    她起身向外走,身后的陈老太太瞬间就怒了,手里的茶盅是忍了又忍才没把她砸出去,眼底却是隐隐带了厉色,“文氏,给我站住。”

    哦,她站下。

    文莲很是乖巧的停步,站下,转身。

    “不知老太太喊我有什么吩咐?”文莲勾了下唇,眼底笑意流转,清澈而通透的眸子仿佛能看透一切,又似乎能看进陈老太太的心底最深处,把她一腔心思和打算都看的清清楚楚一般,陈老太太心头一跳,可瞬间她就强自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不过是个丫头罢了,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来问你,月儿的嬷嬷,是你下令打的吗?”

    文莲勾勾唇,一笑,“不是。”

    不是?

    陈老太太皱了下眉,眸光扫向一侧的马嬷嬷,难道,她真的说谎?

    她倒是不在意马嬷嬷诬陷没诬陷文莲。

    陈老太太在意的是自己识人不明,被人利用。

    而且,当着文氏这个被她冷落的儿媳妇的面丢脸啊。

    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马嬷嬷心头扑通一跳,哪里还站的下,上前两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老太太,您明察啊。老奴刚才的话句句是真,绝没有半个假字,如果老奴说谎,老奴就让天打五雷轰,出门被马车给撞死!”

    古人重诺,更是信这些东西。

    听到马嬷嬷这么一说,陈老太太的眉头又皱紧几分,眸底怒意一闪,她带着恼怒的眼神看向文莲,“文氏,你好歹也是读书人家出来的女儿,枉外头还说什么你父亲素有才名,你们文家是什么书香世家,如今看来,所谓的书香世家也不过如此!”教出来的女儿能当着婆婆的面说假话!

    文莲却是勾唇一笑,红唇轻掀,淡淡开口道,“老太太何必心急,等我把话说完不是更好?”她一指马嬷嬷,轻轻的笑起来,“我说没下令让人去打她,并不是说没人打她。”

    “你没让人去打她,怎么又是没人打她?”难道,还有下人敢欺负月儿身边的人不成?

    一侧,文莲一声轻笑,“因为,是我自己打的呀。所以,您看,”她对着陈老太太一摊手,眉眼里尽是笑意,是张扬,“您看,我是没下令打她吧,我是直接自己动手打的她呀。您看,我没说假话吧?”

    ------题外话------

    新文求收,谢谢亲们啦…滚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