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32,莲清是谁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32,莲清是谁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丫头瞪大了眼,眼里全是惶恐,“你——”

    “别出声,不然。”文莲没再说什么,可抵在她脖子上的钗尖往前一送,右手的力道稍稍加大,一抹殷红在钗身上流转,滴落,啪的一声轻响,却让那小丫头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她咬了下唇,都快要哭了,“你,你要怎样?”

    “外面有多少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这还是津川城内呀,是城北。”

    “外头几个人?谁把我掳到这里来的?”

    小丫头用力的摇摇头,在感觉到文莲的钗尖往前又进了一些时,她差点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好在,她最后忍了下来,“外面有,有三个护卫,一个老嬷嬷。”

    文莲一瞪眼,“你们的主子是谁?”

    “不知道,真不知道啊。奴婢只是个打杂的,哪知道那么多事?”

    看着她的表情,文莲知道不会是撒谎,抬手在她脖子上劈了一下。

    托着她的身子把人拉到里面的地下放好。

    这会正是午时,院子里一片寂静。

    文莲本来是抬脚想走的,可扭头看了眼小丫头,她略一打量,最后弯腰把小丫头身上的衣裳扒下来,又把自己的外裳脱下来,两人对换了衣裳,她又伸手把脸给用地下的泥土抹脏,把地下小丫头的手脚绑起来,头发打散披在脸上,最后堵了她的嘴,做好这一切,她脚步放慢的向外走去。

    守在门口的是一名护卫。

    正坐在不远处的一株梧桐树下打瞌睡呢。

    听到脚步声抬了抬眼皮,远远的看到是之前进来的小丫头,什么都没说的把眼皮给合上。

    文莲保持着镇定的往外走。

    实际上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紧张的。

    院子很普通,文莲甚至有几分庆幸,幸好这院子只有一进。

    一路顺畅的往外走,文莲小心冀冀的屏着一口气儿。

    就怕在院子里遇到人。

    还好,什么都没遇到。

    门口自然有守门的小厮,不过文莲的心这会也冷静了下来。

    在她看来,守门的小厮应该不会和那小丫头熟悉的。

    就是偶尔说上两句话,自己不在门口停下,就说有急事要出去。

    他还能拉着自己仔细看?

    眼看着角门在际,文莲的脚步略微放慢,却又保持着自然。

    “咦,小红你去哪,这会要出去做什么?”

    “嗯,出去买点东西。”文莲压低声音,语意含糊不清。

    那小厮也不以为意,只是对着她伸手,“对牌呢?”

    “对牌?哦,你等下。”文莲心里暗骂,不过一个破地方,竟然还要令牌,心里腹诽,她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手往袖子里顺,心里却是暗自叫苦,没有对牌啊!不远处,小厮静静的等了一会,不禁有些诧异,“怎么了,你把对牌给丢了?这可是主子定下的规矩——”

    “怎么可能丢,咦,在这。”

    文莲手里拿了个荷包,捏着一角伸手往前送,“喏,给。”

    小厮笑了,一边回头去开门一边道,“那你早去早回,外头这会正热着呢。”又自己嘟囔,“要不是你过来,我这会怕也是坐在这里睡着了的。”这鬼天气,真真的热呀,这院子又静,好像没人似的,坐在这里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不打瞌睡才怪。他打开角门,回头就去接文莲手里的对牌,“等你回来和我拿——咦,不对,这——”

    他把荷包捏在手里,一掂里,面带疑惑。

    一句这不是对牌的话还不曾说出口,文莲已是一步欺过去,伸手掐在小厮的脖子上。

    她如法炮制,钗尖儿抵在小厮的脖子上,语气凛冽,“走。”

    “啊啊,你,你是——”这不是小红!

    小厮在脑海里转了个念头,脸一下子就白了,这是那个之前被带过来的女人!

    他伸手指着文莲,“你,你你——”

    文莲才不理他呢,押着人往外就走。

    刚才她听那小丫头说了,这还是津川城,虽然是城北,但只要她出去了这个院子。

    没有人拦着她,她就不信自己找不到回陈家的路。

    想到了陈家,文莲眼底浮出一抹的涩意。

    之前在陈府的时侯,她是一心想着往外跑,总觉得自己不是陈府的人。

    可如今,她被人掳来,唯一想到的能去的地方,只能是陈府。

    她低低的笑,眼底就多了抹自嘲。

    伏秋莲?文莲?

    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文莲觉得自己不知道是谁了。

    今昔何昔,似梦非梦。

    她到底是谁?

    脚步略有些踉跄,眼看着就要出了角门,只要再迈一步,站在街上。

    她想,自己就安全了吧?

    突然的,趁着她不留神,她的手被小厮抬手给拽住。

    飞快的一拉一拽。

    文莲终究是力气不如男子,又是不防,走神之下。

    手里的钗就被那小厮给夺去,然后,那小厮手脚麻利的往前跑。

    连滚带爬的。

    划破天际般的尖声响起,“不好了,来人呐,出事了。人跑了。”

    一石惊破天。

    不远处的院子里几个人飞快的跑过来。

    文莲一看急了,撒腿往外就跑。

    不想和门口的一伙人撞个正着,她啊的一声惊呼,下意识的抬腿照着来人某处踹过去。

    在她的感觉中,能来这个院子的肯定不是好人!

    哪怕不是抓她来的主谋,那也是帮凶。

    对方看着跌跌撞撞冲过来的人怔了下,接着眼中惊喜闪过。

    看着来人直接撞到他怀里,正想出声呢。

    然后,文莲的无影脚就飞了过来。

    他大吃一惊,接着就闪身避开,伸手猛的握住对方的手臂,“娘子,是我。”

    “我踹死你我,敢抓你家姑奶奶我,最好断子绝——”一个孙字不曾出声,文莲猛的停住,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她抬头,就看到一张黑着脸,眼底满是无奈,正在对着她猛抽嘴角的脸,这也没什么,只是,这张脸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好像是——陈洛南?

    身后几人都是大吃一惊,齐齐喊,“大少爷小心。”

    陈洛南怔神过后,再看主动投怀送抱的自家娘子,心情何止是一个好字?他伸手把人抱在怀里,细细的打量她,“可有吃亏?可有受伤?可是哪里受到了惊吓?都怪我来的晚,不怕,咱们这就回府。”说着话,竟是直接打横把人抱起来扭头就走。

    跟着来的小厮急了,“大少爷,您不是来找少奶奶的吗?”

    这怎么在门口撞上一个人,大少爷抱起来就走?

    难道他这两年猜错了主子的心思。

    自家大少爷对少奶奶已经没了情分?

    可再没情份,如今人失踪,也得想法子找到呀。

    他就不信自家大少爷是那种无情无义之辈。

    更何况,少爷身后还带着几名衙差呢。

    大少爷就这样一走了之,如何收场?

    “你带人进院子里拿人,我送少奶奶去医馆。”陈洛南头也不回的走人,听的身后小厮却是瞳目结舌,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刚才他怎么就那么的眼瞎呢,怎么没看到那女人就是少奶奶?

    不过也怪不了小厮没看清。

    他们都眼睁睁看着门里面闯出来一个人。

    跌跌撞撞的,对着大少爷冲过来,然后抬脚就踹……

    啊,踹!

    小厮这下反应了过来,总算是想出自己刚才心头一直存在的怪异。

    那一脚,刚才大少奶奶竟然是要去踹大少爷的。

    而且还是那种地方……

    在他的眼里,大少奶奶那就是再文静,温婉不过的人啊。

    怎么可能会去踹人?

    耳侧听着不过处陈洛南轻缓得当的吩咐声,小厮赶紧回神。

    带着几人进了院子,把里面的四五个人逮了个正着。

    直接押到了衙门大牢。

    代表陈洛南的小厮亲自给几位衙差送上茶水钱,和那几人寒喧几句,客气的告辞,等到他回了陈府,才发现陈洛南已经亲自抱着文莲回了后院,想了想,小厮便差人去院子里和陈洛南大概回了话,只说事情办妥,自己在外头侯着吩咐,陈洛南现今哪还有心理理会别的?

    一门心思扑在文莲身上呢,担心的很,“娘子,娘子你哪里不舒服?”

    文莲才喝了药,昏昏沉沉的,被他这么一吵,脾气就有些压不住,意识模糊中,伸手拍出去,“烦不烦啊,连清你赶紧走开,真是吵死了。再不走我要生气了,回头让我爹和哥哥收拾你。”

    陈洛南眼底的温柔唰的敛去,尽数化为怒意。

    这一刻,甚至连文莲的手拍在他脸上都顾不得了。

    看着打了自己一巴掌,娇俏的嘟了下唇,翻身睡过去的文莲,陈洛南的脸越来越黑。

    最后,直接堪比锅底。

    眼底凝聚着的风暴愈来愈烈,颇有种凝成实质的感觉。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许的疼。

    扯了扯嘴角笑笑,陈洛南闭了下眼,再睁开时,他恢复往日的清明,伸手,轻轻的帮着文莲掖好被角,语气温柔,听在人耳中却莫名的多了抹寒气,“娘子,莲清是谁?”是男还是女?如果是女,自己怎的从不曾听说自家娘子有这么个闺中蜜友?如果是男的,那么,他这是被自家娘子戴了顶帽子,还是带颜色的那种?

    ------题外话------

    抱歉,家里收小麦,种玉米。,停更了两天…电闪雷鸣,我先码了三千传上来。晚上不打雷不断电的话继续。明天一早还会有更新的。亲们记得来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