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45,找上门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45,找上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枝儿几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她瞪大了眼,“少奶奶,您说错了吧?二少奶奶哪里有提醒您什么?”

    提醒表姑娘?

    二奶奶有说这句话吗?

    她怎么一个字儿都没听到哩。

    她眨巴眨巴着眼儿,一脸狐疑的样子逗的文莲和素浅两个都笑了起来。

    偏枝儿还不知道文莲两人在笑什么,只是嘟着嘴跺了下脚,“少奶奶,素浅姐姐!”

    文莲看着她摇摇头,转向素浅,“你和她说。”

    素浅笑着屈了屈膝应个是字,只对着枝儿抿唇笑道,“二少奶奶虽是字里行间一个字儿都没说要防着表姑娘,可她却说了一件事儿啊。”

    一件事儿?枝儿转了转眼珠,就差整个人扒到素浅身上,“好素浅姐姐,你快和我说吧。”

    再不说她都要急死了有没有?

    素浅白了她一眼,伸手指指她的额头,“你呀,都跟着少奶奶这么久了,性子还是这般的毛躁,也不知道学着稳重点,看你以后吃亏去。”被她这么瞪了一眼,枝儿只是嘿嘿傻笑,一边抱着素浅的手臂晃个不停,“有少奶奶和素浅姐姐呢,谁敢给我亏吃啊?”她早就想好了,这一辈子就跟着少奶奶!

    “少奶奶肯定会帮我的。”

    看着小丫头一脸笃定,对自家主子满满的全是信任的眼神,素浅暗自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也不枉自家主子救她这一条命了。

    敛回自己的思绪,她笑着看向枝儿,“刚才二少奶奶不是说了么,表姑娘过去她那里了。”

    “是呀,我听到了。”可表姑娘去二房,虽然以前没怎么听说和二房走动的近,但也没什么呀。

    “你啊你,真真是榆木疙瘩!”素浅摇摇头,一脸的无奈状,“你肯定都没仔细听二少奶奶的话,你说说,二少奶奶都说了,表姑娘之前从不曾去过二房,今个儿却是突然带着人就过去了,而且问的还多是咱们主子有身孕的事,再加上这话是从二少奶奶嘴里说出来的,你说,这事正常吗?”

    “呃,不正常——”才怪呀。枝儿看着素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愤愤表情,喉咙蠕动两下,把口水吐下去,啥声也不敢出,直接就只有一个动作——点头,可实际上心里却是纳闷死了,就这样,少奶奶和素浅姐姐就能断定表姑娘有问题么?

    她挠了挠头发,没敢再问!

    素浅轻轻的拍了她一眼,“有什么好想的呀,还不赶紧去帮主子端燕窝?”

    “哦哦哦,我这就去。”

    文莲坐在一侧的葡萄架下,嘴里拈了颗松子慢慢的嚼,看着枝儿孩子气的跑走,看着素浅一脸无奈的愁容,她眼珠转了两转,不禁就是扑吃一声笑,“素浅,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好像好几十的嬷嬷,更好像是枝儿她娘啊。”看看刚才那一席话,再看看素浅的眼神。

    这娃,简直就是神了好不。

    “姑娘您还取笑奴婢,奴婢都快愁死了好不?”怎么就这么个小笨蛋呀,哎,以后这性子要是不改,得吃多少亏?她愁容满面,“这丫头,嫁人后怎么办呀?”连姑娘这般的主子都吃了这么些的苦,到如今还不被婆婆所心喜,哪怕怀着陈府的骨肉呢,陈老太太还不是该给白眼的就白眼?

    文莲听到这里笑的愈发明显,到最后竟是乐不可支的哈哈笑起来。

    半响,她看向素浅,“丫头,你想的真远。”

    “姑娘,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好好好,我家素浅的话是正确的。”

    主仆几个一番说笑,又用了些点心,文莲就回了屋。

    两个丫头走出去,坐在靠窗前的大榻上,文莲的脸上褪去几分的轻松。

    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凝重,以及些许的茫然。

    以后的路,她要何去何从?

    晚饭是文莲一个人用的。

    陈洛南本来是早早说好回来陪她的,可临时有点事,去应酬了。

    文莲自然不会拿这种事情生气。

    多无聊呀。

    满满一桌子菜她自己吃正正好!

    可莫名的,情绪却是多了几分的低落。

    素浅小心冀冀的看了她两眼,却没发现被文莲瞬间掩过去的情绪,只当她没在意,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不放心,只趁着帮文莲夹菜的时侯上前低声解释道,“少奶奶您别多想,大少爷那是去应酬,是谈生意呢,咱们陈府这么大,都指着他呢,您,可别多心——”

    “没事,我知道分寸。”

    枝儿也在一侧笑,“大少爷可是说了,一会呀,请您给留着门儿,他定会尽早回来的。”

    文莲被自家这两丫头左一句右一句说的恼火,只嗔怪的瞪她们,“都给我收声儿,谁也不许再多嘴,不然,不然我就罚你们两个去外头院子里站着,嗯,每人头上再顶一盆水!”她得意的看着两女立时小手捂嘴的动作,哈哈笑起来——

    哥哥罚人的法子真真是管用!

    看看这两丫头这会,多老实呀。

    晚饭后。

    她靠在美人榻上咪着眼,两丫头坐在一侧的脚踏下做针线。

    主仆几个时不时的说笑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直至,深夜!

    文莲把手里的一篇游记翻了又翻,最后,眼皮都快要撑不起来时,她啪的一声丢了书,翻身睡下。

    不远处的素浅和枝儿两人面面相觑的互看一眼,咬了咬唇。

    “少,少奶奶,要不,奴婢去前头院儿里问问去?”

    “问什么问,你去和外头的婆子说,关门,晚上谁来也不许开门。”

    “少奶奶——”

    素浅面带几分犹豫,少奶奶这会是生大少爷的气。

    可大少爷若是半夜多过来。

    难道真的由着大少爷在外头不给进?

    待得明个儿消息传到老夫人耳中,不知少奶奶又被传成个什么样儿。

    老是这样下去,少奶奶在老太太眼里就没个好儿!

    “出去,按我说的话做,要是让我发现你们两个打了折扣,回头我也不敢留你们在身边了。”

    这话却是说的就有些严重了。

    但也可能自家主子是真的生了大少爷的气。

    枝儿求救般的看向素浅,以嘴形问,怎么办?

    难道真要把大少爷关到门外头?

    素浅蹙了下眉,你问我,我问谁去呀,可这个时侯她却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少奶奶您别动怒,奴婢这就去和外头的婆子说,今个儿晚上咱们的院子谁来也不开门就是。”

    “嗯,去吧。”

    眼看着素浅屈膝走出去,枝儿绷着小脸上前,“少奶奶,奴婢给您端红枣茶。”

    “罢了,不用了,你服侍我睡下吧。”

    卸下钗环,躺在榻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眼前总是浮现陈洛南的脸。

    他的笑,他的温柔,他的轻声细语。

    可继尔,文莲又咕噜翻了个身,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最讨厌说话不算数的男人!

    明明说好回来陪她用晚饭的,结果晚饭不来。

    明明说尽早回来,这都半夜了还不回……

    想着想着,文莲的眼皮沉下,不知不觉的睡熟。

    次日早上再醒过来,已是天光大亮。

    她自榻上爬起来,外头始终听着里面动静的素浅立马掀帘走进来,“少奶奶您醒了?”

    文莲点点头,由着她服侍自己穿好衣服,站在地下。

    枝儿端了银盆,帕子等物,两女服侍她洗漱。

    早饭端上来,花色繁多,色香味俱全。

    文莲也不禁觉得肚子有些饿,坐下来喝了半碗粥,吃了两个水晶汤包,又夹了两块绿豆糕,桃花酥饼,直到整个肚子都被她塞满,她方拍拍肚皮,一脸幸福傻笑的对着素浅两女摆手,“多下的给你们吃,拿下去吧。”

    “多谢少奶奶。”枝儿笑着屈膝道谢,心里却是开心的很。

    少奶奶的吃食都很好呢,给她吃了,真好。

    素浅却是几次看着文莲欲言又止,最后,她趁着给文莲捧茶的当,轻声道,“少奶奶早上睡的熟,少爷一大早过来看了您,说外头还有生意要谈,又忙忙的早饭都来不及用就和管家出府去了。”她顿了下,轻声劝着道,“少奶奶,大少爷待您是真心的,您可不能因为这点子小事就和大少爷闹别扭呀。”

    如果是以前的文莲,素浅自是不用叮嘱这些话的。

    真正的文莲在陈洛南跟前儿那就是老鼠见了猫儿,她是恨不得把自己缩起来。

    藏到老鼠洞子里去!

    那会的素浅只会劝文莲,胆子大一些,再大一些……

    可如今的文莲……

    素浅看着她一脸平静的样子,在心里轻轻嘘了口气。

    虽然她也不敢就说自己是猜透了眼前主子的性情,可她却绝对敢保证,自家姑娘的性子万一被真的惹火,那是能把整个陈府给闹翻天的。不知道为什么,素浅也很少见文莲在她们眼前发火,甚至莲大声说话儿都没有,可着着实实的,她心里就是有那么一股子的感觉——

    如今自家的这位主子,她不怕事儿!

    更不怕陈府这些人。

    甚至,素浅觉得自家主子这会都没把陈老太太放在眼里的。

    不知道为何有这么胆大包天的想法,可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她嘴唇蠕动了两下,抬眼看到文莲轻轻瞟向她的眼神,蓦的,素浅心里涌起几分心虚。

    眼神闪了闪,她笑着上前,“少奶奶您别想太多,外头的事情忙完,大少爷肯定就会回来的。”

    文莲扫她一眼,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再多说。

    有什么好说的呀。

    失约就是失约,借口就是理由!

    一整个白天陈洛南都在外头忙,他是真的遇到了个难缠的客户,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酬,所以,府里只是中午的时侯派人给文莲送了个信儿,一天没回府,文莲倒是没再多想,他是个男人,在外头自然是有事情要做的,可她们主仆不知道的是,整个陈府,除了她们小院都刮起了一股子谣言风。

    没说别的,只说他昨晚去了红楼,而且是在里面当了新郎官儿!

    右拥右抱的好不惬意!

    不过是短短大半天功夫,这股子谣言风刮遍整个陈府内外。

    文莲主仆自然是不晓得这些的。

    就如同前世里有一句最经典的至理名言,知道老公出轨的,妻子永远是最后一个。

    文莲是在傍晚在外头园子里散步时听到的。

    才用过晚饭,她觉得吃的有些多,便携了枝儿和素浅两女去院子里走走。

    没想到这一走好嘛,就走出一场风波。

    身在假山后头的两个婆子说的正欢呢,双眼冒光,口水吐沫星子横飞的。

    其中一个阴阳怪气的笑,“这下可真的如了咱们老夫人的愿,让那个女人再得意,这下好了,看大少爷都不理她了,新人笑,旧人哭啊,你们两个就看着吧,大少奶奶到时有她哭的时侯。”

    “不会吧,大少爷不是挺宝贝大少奶奶的?”

    “对啊对啊,大少奶奶可是才有了身孕,这可是高兴事儿,大少爷应该不会惹大少奶奶生气的。”

    “男人这东西,都是下半身思考的,靠不住。”

    眼看着几个婆子越说越难听,素浅通红了小脸,抬脚就要万出去,却被枝儿抢先一步跳了出去,小丫头一脸的愤怒,“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背后私议主子,想死不成?你们是哪个院子的?”

    枝儿的话吓了那几个婆子猛的一跳。

    再看枝儿不过是个小丫头,不禁就有人吃的一声轻笑,语气也带了几分的尖酸,“我说你这丫头,想在主子跟前讨赏晕头了吧,咱们的事,也是你能管的?我可告诉你小丫头,别多管闲事,小心惹祸上身!”

    几个婆子都是老人精来着。

    自然是不把枝儿这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看在眼里。

    便有人继续撇嘴,“你这丫头若是闲的慌,就把这园子打扫出来,别闲的没事在那里疯叫。”顿了下,老人看着一脸怒意的枝儿摆摆手,“你这丫头倒是个楞大胆,赶紧回去吧,以后记得别多管闲事,管好你那张嘴,小心祸从嘴出。”

    这就是说今个儿这是要饶她这一回了。

    让枝儿赶紧走。

    枝儿却是一插腰,恶狠狠的瞪回去,“你们说少奶奶就是不对,少奶奶明明是那么好那么好的人,还有大少爷,他对少奶奶那么好,少奶奶还有着身孕呢,这可是未来的小主子,是大少爷的儿子呢,大少爷一定不会惹少奶奶生气的。”肯定不会的。

    枝儿的话却是听的一侧的几个嬷嬷齐声斥笑。

    “什么叫惹大少奶奶生气?去红馆花街就是惹大少奶奶生气?大少爷为什么要去外头?分明是府里大少奶奶妒忌,自己不能服侍少爷,还不准给别人机会,她就是一个妒妇!”其中一名中年婆子说的咬牙切齿,好像和文莲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也的确是有仇的。

    她的女儿在文莲的院子里当着一个三等的小丫头呢。

    那丫头生的好,人也娇俏,嘴巴又会说。

    可是这婆子心里一个重要的筹码。

    就指着这个女儿爬到陈家大少爷的床上,当姨娘,生个小主子。

    然后她们一家也好在府里有个立足之地呢。

    可如今在那院里也服侍了有小三年了。

    别说陈洛南的床,袖子边儿都没有摸到过!

    前两年是陈洛南疏远文莲,人在外头天南地北的跑,哪怕就是回府,也是宁愿睡书房,都懒得回后院。

    这婆子可是后悔死了。

    早知道她就把女儿放到二房去!

    哪怕二少爷是个病秧子,可不也是好好的活着么。

    只要女儿爬到他床上,再生个一男半女的,老太太心疼二少爷,还不得把自家女儿当成大功臣?

    都怪她当时没想好。

    这好好的一耽搁就是好几年。

    就在她之前转着心思想要把女儿弄到二房的院子里去时。

    陈洛南突然和文莲夫妻两人合好了。

    虽不说是什么蜜里调油吧。

    可夫妻两人也是有着情谊的,而且,陈大少爷回后院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多。

    这一下子可就乐坏了这姓冯的婆子。

    时不时的就叮嘱着自家女儿,让她时刻记得往陈洛南面前刷存在感。

    可眼看着这文莲都怀了身孕,她这个女儿硬是没沾到一点陈洛南的边儿啊。

    你说她糟不糟心?

    就在她几乎对陈洛南再次绝望时。

    突然就听到这么一桩事情,不禁就乐了起来。

    这不,她今个儿这一天可就盯着人问了。

    陈洛南是不是真的去了花街红馆啊。

    要是真的,那岂不是说明,大少爷旷了这么久,如今却是再也忍不下去?

    那么,她女儿不也一样有机会了?

    这可是她心里最开心的事!

    仿佛一时间她就看到自家风风光光的前景。

    乐着呢。

    被枝儿这么一指责,不乐意的冷笑了,“你这丫头是打哪来的,咱们说着话你竟在背后偷听,这般的没规矩,你是哪个院子的?”

    枝儿被她倒打一耙的话气的小脸通红,正欲出声呢,身后不远处,响起一道淡淡的女声儿,“她是我院子里的,怎么着,妈妈你是觉得我没把我的人教好,觉得我连个黄毛丫头都教不好,管不了,让她在几位妈妈面前没规没矩的跑出来,惹几位妈妈不开心,是么?”

    也不待几个婆子出声说什么,文莲板着脸,站在几个婆子的面前。

    一声冷笑,“几位妈妈学的好规矩呢,在背后非议主子,这又是哪门子的规矩?或者,”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个婆子面色复杂,几张五颜六色的脸,笑意不达眼底,“或者,几位妈妈根本没把我这个陈府大少奶奶看在眼里,觉得我根本不配当你们的主子,是么?”

    一连两个是么,可是着实把几个婆子给问的吓住。

    双腿发软,抖个不停呀。

    扑通就跪了下去,“大少奶奶息怒,奴婢该死,奴婢嘴欠。奴,奴婢自己掌嘴。”

    听着啪啪的掌嘴声,文莲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由着她们自己往自己脸上招呼。

    丝毫不叫停。

    她淡淡的看着对方,眼神里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

    余下的几个婆子却是立马吓的跪在地下抖了起来,“少,大少奶奶饶命。”

    磕头如倒蒜。

    她们这会却是真心的后悔了起来。

    自己不过就是个下人,连个上了等级的下人都没混到,不过是最粗使的婆子罢了。

    背后议论主子?

    真真是吃饱了撑的!

    祸从嘴出呐。

    后悔之余,只能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少奶奶饶命,饶命呐。”

    “每人自己打十巴掌,散了吧。”

    “是是是,奴婢们自己打。”

    文莲挑下眉,声音淡淡的,“打重点,轻了不算的。我可是要在这里听着的。”

    “——是,少奶奶。”

    随着这一声涩意的应是,跪在地下的三个婆子抬手用力的在自己脸下打了起来。

    一巴掌又一巴掌的。

    啪啪的脆响中,文莲的目光却是看向最左侧,身着粗布蓝色衫裙的中年女子,她定定的看她半响,勾了勾唇,“你打什么,我有说让你掌嘴么?”

    “奴,奴婢请少奶奶明示。”冯婆婆把头低的几乎要贴到地下去。

    她不敢抬头。

    就怕自己脸上的那点子心虚被文莲给看到。

    “抬起头来。”

    “少,少奶奶有什么吩咐?”

    素浅冷冷的看向她,“少奶奶有什么吩咐要和你讲吗?你算什么东西?”

    “是是是,老奴不是东西。”

    文莲瞟了眼素浅,慢条斯理的看向冯婆子,“我听说,你是贞儿的娘?”

    冯婆子的身子下意识的就是一抖。

    眼里多了抹说不出来的惧意,难道说,少奶奶猜到了贞儿这丫头的心思,要治她罪了?

    眼珠转了两下,心思早就转了好几圈。

    最后,她一横心,重重的磕了两个头,“奴婢和奴婢的女儿待少奶奶向来是忠心的。”

    “我不过是问你几句话,你那么心虚做什么?”文莲有些疑惑的看她两眼,随即就笑了,“我只是想问问你,你女儿今年多大了,家里可有给她许配人家罢了,你怕什么呀。”

    少奶奶原来就问这个呀。

    冯婆子心头一松,赶紧摇头,“回少奶奶话,不曾的。”

    “原来是不曾有许人家呀,那就好了。”

    什么好了?

    冯婆子心里的念头还没转过来呢,头顶上已是响起文莲的声音,“前两天大少爷还问我来着,说看着睓贞儿这丫头不错,他跟前有个很是合适的人选,我原还怕你们家里给她许了亲,即是没有,那我也就放心了。”顿了下,她对着一脸大惊模样的冯婆子抿唇一笑,“你放心吧,贞儿这丫头生的好,大少爷找的人不会差的。”

    “是是,老奴晓得——”晓得什么呀,她都快要气死了有没有?

    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

    冯婆子心里是一千一万个的不死心,可她能如何?

    只能是咬咬牙,认了?忍了?

    可哪里能甘心啊。

    眼看着这一大家子的风光就要到来。

    然后,一朝毁?

    冯婆子喉头嚅动了两下,一口气没上来,晕了。

    枝儿一声轻呼,“少奶奶,怎的晕了?”

    素浅挑挑眉,“高兴的呗。”又看向那边厢已经打过巴掌跪在地下胆颤心惊等侯吩咐的几个婆子,似笑非笑的直接吩咐道,“冯婆子高兴坏了,晕了过去,你们几个抬她抬下去吧,和她说,少奶奶是个好人,一心为她女儿好,我们少奶奶心善,她醒了之后不用特意过来和少奶奶道谢了。”

    “是是是,大少奶奶是个好人。”

    几个婆子抬着冯婆子离去,素浅远远的朝着几人淬了一口。

    真真是晦气,出来逛也能遇到这几个混的。

    又担心文莲生气,只轻声劝着,“少奶奶您别和那一起子东西一般见识,她们就是个浑的,理她们做甚?”

    枝儿也在一侧猛点头,附和着劝。

    听的文莲笑起来,“你们放心吧,我没生气。”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呀,骂也骂了,罚也罚了。

    想要打发出去的也打发了出去。

    真没什么好生气的了呀。

    不过这么一出之后,主仆几个自是没了再逛下去的心思,文莲只扶了素浅两女的手轻声道,“回吧。”

    回到屋子里,素浅扶了文莲坐在椅子上。

    枝儿却是手脚麻利的泡好了茶,“少奶奶请用。”

    待得一番收拾,安静下来后,拿着条络子在打的素浅再也忍不住开了口,“少奶奶您是怎么晓得那个贞儿不安稳,就这么打发出去的?”

    “啊,不是你和我说的吗?”

    “奴婢哪里有说呀。”素浅一脸的疑惑,她什么时侯和大少奶奶说过贞儿的事?

    “前两天呀,我让你去书房给大少爷送吃食,你却是转头就回来了,还气呼呼的。”看着素浅微微张了小嘴的横样,文莲得意的笑笑,“你家少奶奶我可是极聪明的,一个小丫头若是没野心,她怎么敢拼着得罪你这个大少奶奶跟前一等一红人儿的情况下,也要往前挤,在大少爷跟前露个面?”

    “啊,大少奶奶您就是这样猜出来,贞儿心思不纯的?”

    文莲摇摇头,“也不是猜出来的,我也是真心觉得贞儿这丫头年岁不小,到了正经成亲的时间啊。”

    “所以,我让你们大少爷帮她看个人,说一门亲事,这是好事呀。”

    “是,是好事。”

    只要把贞儿弄出这个院子,并且嫁人,那就是顶好顶好的事!

    省得她以后时不时的把眼神放到自家姑爷身上。

    还得她时时刻刻的警惕,防备着。

    如今把她给配人,刚刚好。

    文莲又略坐着和两个丫头说了会子话,便觉得眼皮沉沉的,她也没想等谁,直接就倒在了榻上,打着呵欠,“和我哥说,我明天有事找他——”一句话罢,文莲整个人回过了神,脸上露出的是怅然,是遗憾,是痛楚,好在她飞快的掩饰去,只笑着看向满脸疑惑的素浅枝儿两女,“我困的都迷糊了,你们两个出去,我睡觉。”

    “少奶奶您歇着,奴婢就侯在外头。”

    屋子里静下来,文莲脑海里只来得及想了一遍伏老爷父子,最后转到两天没见的陈洛南身上。

    然后,她就眼皮越来越沉,最后直接阂上眼,睡了过去。

    陈洛南是半夜过来的。

    看着虚掩的院门,他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没关门。

    他脚步放轻的走进去,外头屏风隔着,素浅正有几分困意,却猛不丁的听到脚步声,人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谁?”待得看到眼前人是陈洛南,素浅方长舒了口气,她赶紧屈膝行了个福身礼,“大少爷安。大少奶奶已经睡下了,吃的也好,就是贪睡了些。”

    陈洛南往屋子里走的脚步顿下,看向素浅,“可有请大夫?”

    “请了,大夫说,这是正常情况,不碍的。”

    “那就好。”陈洛南看了她一眼,想了想直接吩咐道,“回去睡吧,今个儿不用你了。”

    知道这是陈洛南会待在这里,素浅便也大方的点头应下。

    屋子里,一灯如豆。

    晕晕黄黄的光芒下,陈洛南坐在榻侧,动作很轻的帮着睡熟的文莲掖了掖被角,把她遮住脸颊的几缕发丝轻柔的挽到脑后,他合衣躺下去,伸手,轻轻揽人入怀,动作轻柔,眼神专注,如同呵护天下最为珍贵的宝贝!

    文莲被他环入怀里,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一声嘤咛。

    陈洛南还以为她会醒呢。

    结果只是把头往他怀里扎了扎,然后,再次沉沉的睡过去。

    想起之前素浅说的这两天她贪睡,陈洛南低头,轻轻在文莲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而后,他也慢慢的闭上了眼……

    早上,文莲是被热醒的。

    睁开眼一看,自己整个人都贴到了陈洛南的怀里。

    她倒是有些奇怪,“你昨晚什么时辰回来的?这会什么时辰了,今个儿早上不用忙着出去了?”

    “不出去了,这两天我都在家里陪着你。”

    “真的?那你陪我出去转转好不好?”文莲眼底惊喜闪过,她看着陈洛南,眼里带着央求,“我都好久没出去过了,上次好不容易出去一趟还出事,对了,你答应我要找凶手的,找到了没有?”文莲整个人自榻上坐起来,咪着眼,颇带几分警告意味的看向陈洛南,“你答应我的事情,不会是忘了吧?”

    他可是应允自己,定会查到凶手。

    绝不会让那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如今这都过去多久了呀。

    竟然一点都没查到消息么?

    陈洛南看着她一脸嗔怒的模样,心头却是笑了起来。

    哪怕是生气,这样也是比以前要好的。

    他不紧不慢的自己披衣下床,而后帮着文莲穿好外衫,笑着把文莲按在椅子上,“大清早的不提那个,一会吃了早饭我陪你去街上转转,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好不好?”

    能出去逛街自然是好的,只是,“我可告诉你,逛街是你提出的,不是我一定要去。还有,逛街之后,你是一定要把事情真相和我说的,要是你不帮着我找凶手,还是那句话,我就自己出府去找。”想想那天的情景,要不是自己手里有几招她哥教的功夫,她岂不是就被那几个人给污了清白?

    她这会心软,却是谁来同情她?

    “放心吧,我怎么舍得让你生气?”陈洛南笑咪咪的系好腰带,看她坐在椅子上嘟了红唇,美眸轻瞪看向自己的模样,那眼眸好像会说话似的,水汪汪黑葡萄似的,灵动又狡黠,看的他不禁心头就是扑通一声跳,他低头在文莲的脸颊轻轻一吻,“相信为夫。”

    枝儿素浅端来水,两女服侍着夫妻两人洗漱,梳妆。

    外头早饭摆好,陈洛南扶了文莲亲自坐下,“娘子想吃什么,我帮你夹。”

    一顿早饭吃下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陈洛南看向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文莲,转头吩咐素浅,“你们两个收拾一下,给少奶奶换身简单的衣裳,咱们一会出门。对了,你们两个也跟着,再选两名得用的婆子就好。”小厮护卫之类的自然是有他去安排。

    一听说真的要出去街上,枝儿乐的眼都咪了起来。

    满脸的兴奋,“素浅姐姐,刚才少爷说,也带着咱们两个去呢。”

    “好了好了,你赶紧去收拾,我去看看大少奶奶可有什么要带的。”其实吧,说到出去,素浅心里是真的存了几分的阴影,想想上次出去,本来是好好的游玩,可到最后呢,竟然演变成少奶奶被掳,若非是大少爷去的及时,并且事后又及时善后,处理,少奶奶这会哪里还能在陈府立足?

    心惊胆颤的素浅一听到陈洛南说要去街上。

    刚才她直觉的就想出声拦下。

    可嘴唇张了张,她又把滚到舌尖的话给咽了下去。

    大少爷是这府里的主子,她就是个奴婢,大少奶奶虽然待她亲近。

    可大少奶奶也是主子呀。

    主子的话,当奴婢的只能是听,是服从,是照办!

    饶是这样,出二门上马车的时侯,素浅还是忍不住看向陈洛南,“大,大少爷,就咱们这几个人出去么?”

    大少爷怎的也不知道多带几名护卫啊。

    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呢,哭都没地方好不。

    陈洛南倒是呵呵笑了起来,“你这丫头,连你家姑爷我都不信了是吧?”

    “怎么会呢,是奴婢多嘴。”

    “行了,起来吧,你也是为你家主子着想,日后就应当是这样。”陈洛南笑着看了眼素浅,却是转手扶了一侧的文莲上车,语气温柔,“小心点,嗯,我扶你上去,坐下——”那动作那表情,那眼神,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陈洛南在宝贝什么呢,看的文莲都悄悄的勾起了嘴角——

    这种感觉,嗯,真好!

    陈洛南吩咐了一声,车子缓缓驶出二门,却在转出陈府的一瞬间停下来。

    外头几声吵嚷,听的马车里陈洛南夫妻两人都蹙了眉。

    这是怎么个一回事?

    陈洛南的脸就沉了下来,“外头出什么事情了?”

    “大,大少爷,有几个人拦下了咱们的马车。是,是两位娘子。”

    陈洛南下意识的看向身侧的文莲,却在看到文莲眉眼含笑,神色温柔的在吃点心时,他脸上就多了抹怒意,“你亲自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还有,看看今个儿的门子是谁,好端端的我的马车也能被围?”

    “奴才这就去看看,请大少爷,大少奶奶稍等。”

    文莲这会已经放下手里的茶,斜斜一眼朝着陈洛南看过来,“是女孩子呢,找上门来了呀,相公不去看看?若是当真冷落了你的哪位红颜知已,可就是我的不是了呢。”

    “娘子我——”他叹口气,一脸温柔的拈了文莲耳侧一缕碎发在指尖来回把玩,“娘子你放心吧,为夫这一辈子有你一个就够了。”就这么一个陪着,夫妻两人相约白首,一辈子到白头,对了,还有娘子腹中属于她们两人的骨肉,他们一家几口平安快活的过日子,或许平静了些,但却是陈洛南心底永远的坚持。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你那个表妹可是巴巴的想着往你床上爬呢。”

    还有那个贞儿。

    不都是眼巴巴的想着往陈洛南床上爬么。

    她才不信他的话!

    陈洛南笑着捏捏她的脸,没有再说什么。

    话是说出来的,事情却是用行动做出来的。

    说或不说都一样,他只管着做就是。

    马车久久没动,陈洛南都有些不耐烦了,他挑了下眉,正欲出声,车厢外响起小厮很是纠结的声音,“主子,您能下来一下么?”

    “混账东西,这说的是什么话?有话你就说。”

    要不是这会隔着车厢,陈洛南估计就一脚踹过去了。

    平日里看着也是个聪明的呀。

    怎的偏这会就变蠢了,人家两女人找上门来,他不赶紧打发了,还让他出去见她们?

    小心的瞅了眼文莲,“娘子你可别多心,我和外头那些人真没半点关系。”

    文莲白他一眼,“和你没关系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要是和你有关系,是不是带着孩子找来?”

    陈洛南,“……”

    外头小厮都要哭了,想想刚才那两女人的话,他哪里敢当着大少奶奶的面传?

    身后,响起一道温柔似水,却透着坚毅的声音,“车子里的可是陈大少爷?陈大少爷,奴家红铃——”

    陈洛南唰的掀起车帘,眉眼清冷,“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认识你。”

    红铃身子摇摇欲坠,声音凄楚,“陈大少爷您说,您不认识我?可前晚,前晚——”她哇的一口血喷出来,身子一软,已是整个人栽到了地下,文莲却是一声轻喝,“赶紧把她给扶住,别摔坏了。”她站着的地下可是台阶,这一头栽下去,能有好才怪!

    ------题外话------

    家里断网,我牙疼两三天,过两天还要去拔牙,会疼死我的。万字补更。这几天会保持日更五千加补上字数的。争取赶紧把番外完结,亲们放心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