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62,死了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62,死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黄氏看着月儿气的笑起来,“你这话也太抽笑了吧,你怎么不自己去死?”她看着面前的心腹大敌,仿佛一下子也多了几分的力气,她索性自榻上坐起身子,因为这段时间的削瘦,眼都有些佝进去的面庞实在是让人看着触目惊心,但这会,黄氏的双眼却是因为愤怒而在发亮,她瞅着月儿的眼神冰冷,“我记得你以前是一心一意想嫁大少爷的,二少爷这病秧子根本就入不了你的眼吧?”

    “他现在也照样没入我的眼。”

    黄氏闭了下眼,点点头,再睁开,恢复平静,“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现在,到底是为什么?”

    自她中毒清醒之后,她就明白了过来。

    自己是被月儿给反算计了。

    她之前是想用毒,但却从没想到害她的性命。

    私心里不过是想着让她害怕,大病,缠绵病榻一段时间。

    最好,从此吓的不敢在陈府待着就好。

    两人分开,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慢慢的,陈洛北自会把这个人给抛开的。

    可她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月儿给反算计了去。

    看她现在这情形,难道说,竟是想要自己的命么?

    黄氏揉揉眉心,“你即是没把他放在心上,你到底想要什么?”一时间,黄氏真心有些猜不出月儿的想法来。

    “我想什么用不着你管,倒是你,自己求去吧。”

    月儿皱眉看了眼黄氏,眸中厌憎一闪而过——

    她是真的没想要这个女人的命。

    可如果她再不识趣……

    月儿呵呵笑了两声,看了眼黄氏,“我给你一天时间,你好好想想吧。”说着话,她转身,携了丫头婆子扭头走人。

    身后,黄氏恨极的声音响起来,“你让我死个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她不信月儿喜欢了陈洛南这么多年,突然一下子就不喜欢了。

    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

    院子内,月儿听了这话,脚步轻轻的顿了顿,即尔若无其事的走远。

    回到屋子里,坐在椅子上接过小丫头的茶,她摆手让屋子里的人都退了下去,月儿眉眼里闪过一抹戾气。

    黄氏问她为什么,她自己何尝不是在问自己。

    她现在,到底在做的是什么?

    黄氏二少奶奶的身份地位她是半点不曾看到眼里。

    正如黄氏所想,她喜欢陈洛南那么久那么久,怎么可能一下子改变心意?

    可一想到陈洛南的身份……

    月儿用力的握紧了茶盅,指尖因为用力,而泛起青白之色。

    陈洛南竟然不是陈家的孩子。

    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籍着黄氏算计她,利用她早前埋下的一些人脉,直接反算了回去。

    黄氏中毒,她也直接服下了自己配制好的毒药服了下去。

    这些天她故意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又强自压着自己的脾气,接受陈洛北在她身侧围来绕去。

    如今,她又巴巴的跑去逼迫黄氏,以期让她主动求去。

    这诸般种种,一桩桩一件件的,月儿闭了下眼,这都是她做的!

    抿了口茶放下,她五指微屈,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

    半响,她用力的握了下拳。

    接下来,她要怎么做?

    黄氏走了,她要如何?黄氏若是执意不理她,仍旧待在陈府里。

    最后,她想的头疼,直接砸了一个茶盅。

    几乎是瞬间,她就有了决定——

    不管怎样,黄氏定要先弄走才成,这样的话,她前进,后退都能有余地。

    **

    二房正院。

    黄氏坐在椅子上痴痴的笑,如同疯魔。

    一室的丫头婆子都看的心惊胆怔,有那胆大的上前唤两声,“二少奶奶,二少奶奶?”

    可惜,没有人得到回应。

    黄氏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当初,就不该贪图陈家的聘礼,嫁到这个陈家来啊。

    如今看,可不是自己把自己的命给交待了进去?

    主动求去,休离……

    呵呵,以着她娘家那些人的性子,不管是哪一种方式,她离了这陈府还有活路?

    可让她死?

    黄氏再一次的疯狂大笑——做一个糊涂鬼,她不甘心!

    所以,她为什么要死?

    她明明才是陈家明媒正娶的二少奶奶,她凭什么要成全那个女人?

    她,不死!

    黄氏眼中有愤怒的光芒闪过,她似是被激起心底最后一点的倔强,蓦的自榻上起身,“帮我梳洗。”

    换了身衣裳,挽发,黄氏起身向外走。

    只是走到院门口时,却被两名粗使婆子给拦下,“二少奶奶,您不能出去。”

    “你们,是老太太的人?”

    “回二少奶奶的话,老奴正是老太太派过来守护二少奶奶的。”

    其中一名婆子满脸横肉,笑起来见牙不见眼,“二少奶奶,您身子骨不好,还是回房好好歇着去吧。”

    “你们让开,我有事要去见老太太。”

    “二少奶奶,您身子不好,老太太说了,让您好好歇着,有事,老奴给您传过去就是。”

    黄氏努力保持的笑脸最终被打破,她脸色铁青的看着几个人,“你们这是软禁我?”

    “不敢,咱们是奉老太太的命,为二少奶奶您好。”

    “二少奶奶,外头风大,您请回吧。”

    狗屁的风大,柳树枝儿都一下不动的好不?

    可黄氏抬眼看着定定望着她的两名婆子,只能咬咬牙,扭身回屋。

    坐在椅子上,黄氏的脸色很难看。

    接下来,她要怎么做?

    **

    文莲的肚子已经七个多月大,随着她身子愈发的笨重,整个人的脾气也是逞直线上升。

    动不动的就对着陈洛南甩脸子,稍不合心就把人往外赶。

    到最后,就连素浅枝儿两女都有些看不下去,暗自在背后里轻劝文莲。

    当然,说也是白说的。

    文莲直接翻个白眼,一句话堵回去,“你们到底是谁的丫头?”

    两丫头再多说,文莲就一招,抱着肚子嚷疼。

    这下子,谁还敢多说什么?

    就是苦了陈洛南。

    两丫头心疼自家姑娘,可也心疼陈洛南这个姑爷,只能是尽量在两人中间说合。

    这日午后,夫妻两人用罢午饭在偏厅闲话喝茶,不过是一句话没顺心,文莲直接就翻了白眼,瞅着陈洛南冷笑不已,“是呀,你们陈家嘛,谁不知道你们陈家两名大名鼎鼎的少爷,都是痴情人呐。”一个娶了嫡妻入府,却是冷落多年,由着府里粗使婆子都能给个白眼,嘲笑两句,另一个则是玩什么情深义重,竟要休妻另娶。

    玩什么狗屁的情深意重!

    说到这些文莲就觉得窝心,这整个陈府,让她想想觉得恶心。

    她抬头看向陈洛南,“你到底有没有和你娘说啊,她肯不肯放过黄氏?”虽然黄氏和她没什么太多亲近的关系,但毕竟是做了几年的妯娌,这段时间和她的关系也算是融洽,让她眼睁睁的看着黄氏突然被关起来,最后莫名其妙的送了命,文莲觉得自己有些做不到,牙疼啊,“陈洛南,你帮帮她,让她们和离吧。”

    “二弟妹不会肯的。”

    陈洛南摇摇头,看了眼文莲,不期然的发现她听到这话直接沉下了脸,“不肯就等着看她死?”

    “你别急,这事我不是给你拖了两个月?再等等,她不会有事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说话不算数啊。”

    陈洛南看着她突然展现的明媚笑容,伸手担捏她的鼻子,“即是我答应的,自是算数。你放心。”

    “我也不是想要你做什么,尽量保住她的命吧。”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夫妻两人又说了会子话,陈洛南又叮嘱了素浅两句,便去了外院书房。

    容颜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撇了下嘴。

    最好说话算数,不然,要你好看!

    起身去院子里走了两圈,文莲抬脚向院外走去,身后素浅枝儿两人急忙跟上,“主子,主子您慢点,等等奴婢。”

    一行人走出院子,越往前走,素浅两女心里越是狐疑。

    最后,枝儿忍不住开口道,“主子,这条路……您这是要去哪?”

    “去二房。咱们看看二弟妹去。”

    “可是少奶奶,大少爷说,您不能过去那里的——”如今二少爷早就不回二房,那院子说起来还是二房,可却无疑的成了整个陈府最为顾忌的一处所在,而黄氏,自打三个月前被关在那里,直到如今,一步都不曾被允许出过房门!

    吃喝拉撒都在那仅有的两间房里。

    黄氏能在这样的处境下撑过三个月,文莲想想都觉得是个奇迹。

    耳侧,枝儿还不死心的嘀咕,意图最后劝阻文莲,“少奶奶,您不能去那里啊,奴婢可是听说二少奶奶都疯了呢,谁都不认识,您怀着身子,若是被二少奶奶的样子惊到或是伤到,可如何是好?”

    “你觉得,你家少奶奶我是泥捏的?”

    “……不是。”

    “那就别啰嗦,走吧。”

    二房的院门紧闭,文莲走过去,一侧有两名嬷嬷迎过来,“见过大少奶奶。”

    “给我开门,我要见二少奶奶。”

    “回大少奶奶话,奴婢奉老太太的命令守此地,谁也不许进去。”

    “我夫君说,我可以去看的。”

    “抱歉。”嘴里说着抱怨,可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恭敬的样子。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不能进。

    最后,文莲也只能悻悻而归。

    这下枝儿更是不愤了,“少奶奶,那两名嬷嬷太可恶了,您只是想进去看看嘛。”

    文莲失笑,“你刚才不还想着不让我去?我不能进去,你应该高兴才对嘛。”

    枝儿跺了下脚,“这能一样吗?”

    “好了,不进就不去,素浅,你去帮我准备些东西送过去吧。”

    主仆几人一行说一行回了院子,很快的,文莲也把这事抛到了脑后。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文莲看着面前的两名嬷嬷,面色大骇,“你说什么,二少奶奶怎么了?”

    “回大少奶奶,中毒而死。听说您昨个儿去看过二少奶奶,所以,老太太请您过去一趟。”两名嬷嬷眉眼淡淡,低眉垂眼,恭敬里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大少奶奶可别让老太太久等,大少奶奶您,请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