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 >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66,不准

伏生一梦,伏秋莲之66,不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分家!

    陈洛南的话甫一出口,如同炸雷般在陈老太太耳侧响了起来。

    炸的她整个人都蒙了一下。

    足足过了好半响才缓过神儿,手腕上的佛珠握的更紧,她抬眸,看着陈洛南冷笑了起来,“南哥儿,娘打小把你养大,培养你成为陈家的掌家人,你是陈家的大少爷,陈府外头所有的生意都在你手里,现在你有了名望,人脉,手段,赚足了钱,所以,就想着把老母,弱弟抛开,另立门户?”

    “你是嫌我和你二弟碍你的事,想和那个女人出去逍遥过日?”

    “南哥儿,你这般的没良心,不孝,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一字字一句句,如同一根根的针,全部扎在陈洛南的心口正中间。

    疼的他整颗心都痉——挛了起来。

    抬眼看着陈老太太眼底的愤慨,怒意,以及那浓烈的嘲讽。

    耳侧,是陈老太太如刀剜他的心一般的指责。

    掩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他看向陈老太太,“娘,儿子什么都不要,这里的一切,都留给二弟。”

    半靠在榻上的陈老太太听着这些心头一跳,身子也不禁坐直了起来,双眸灼灼的看着陈洛南,才欲出声再问他,心里甚至想着,最好让他写个保证什么的,要把陈家的所有一切都留给她的北哥儿才好,只是她才坐直了身子,嘴辱蠕动了两下,门口一道惊喜,激动至极的声音响起来,“你这话说的是真的?你要分家,什么都不要,陈府的一切,外头的生意都留给我?”

    是陈洛北。

    一脸的激动,兴奋,双眼灼灼的看着陈洛南,他眼里全是野心。

    “你说话算数?”

    眼前面容上带着几分病弱,但却多的却是激动,欣然,狂喜的男子,是他打小宠在手心的弟弟。

    是他二十余年来一心用生命去护的弟弟。

    现在,他的惊喜,是因为自己净身出户,是因为他即将要得到陈府的所有一切。

    陈洛南垂眸,掩去心头诸般的凉意,再抬头,他平静的笑。

    “算数。”

    “是,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心绪稍稍平静,陈洛南静静的看向陈洛北,再从他一脸狂喜的表情上移开眼,深邃的眸子落在陈老太太身上,“娘,儿子是长子,分家之后儿子会好好的孝顺您……”

    “不必,我和北哥儿一块过。”陈老太太的话脱口而出,话音落下,或许她自己也觉得太过生硬,又因为心里藏着那般的重秘,终究是心虚了几分,她脸上便带了几分讪讪的笑,端了面前的茶盅喝了两口,干巴巴的对着陈洛南笑着开口道,“娘是说,你媳妇有了身孕,哪能好好的照顾我,你也没这么多精力,娘,娘就不和你们过了。”

    “再说了,娘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可离不得这里。”

    “这里到处是你爹的气息,娘舍不得呢。”

    一字字一句句的说出来,看似理由充分,可实则却是虚弱的很。

    不过就是一句话——她娘不想和他住在一起!

    陈老太太讨厌他这个儿子!

    眼底涩意闪过,他对着陈老太太点点头,“娘即这样想,那就由着您。”

    “哥,那你看,咱们什么时侯开始分家?”能得到整个陈家的家产,能把这个野种彻底的赶出去,他就是陈家唯一的继承人,再不用看那个野种的脸色,不用被一个野种踩在自己头上,陈洛北心情好极了,因此,竟也不吝啬于喊陈洛南一声哥哥,只是,这可是最后一次,陈洛北双眼里散发着惊人的光芒,紧紧的盯着陈洛南,“哥,你什么时侯把那些账册给我?还有那些管家——”

    “你和娘好好想想怎么个章程,我这几天也处理一下外头的事情……”

    “哥,这哪里要几天?不如明天就开始吧。”

    夜长梦多!

    万一陈洛南在外头的铺子上动手脚怎么办?

    他很是着急的对着陈老太太使眼色,那意思是让陈老太太开口,就定在明天。

    可陈老太太却比他多少理智那么一丝丝儿。

    尽管只是这么一点点,可也让她能晓得这事不是闹着玩儿的。

    因此,她直接无视陈洛北的眼神,故意一脸沉重的看向陈洛南,“南哥儿啊,你弟弟身子骨不好,我知道我打小是偏疼了他一些,你又是长子,是要顶门立户的,对着你难免就要严厉了些,没想到你现在却……罢了罢了,你即是心有所怨,娘便是再解释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的,强扭的瓜不甜,你即想着分家,那娘也就依了你。”

    “哎,谁让你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

    “娘不成全你,谁成全你?”

    老太太一脸的母子情深样,看着陈洛南的眼神里写满了沉痛,伤心,难过。

    若是以往,陈洛南定是会直觉的以为母亲在为自己伤心,难过。

    可现在?

    他只是垂下了眸子,“儿子多谢娘亲成全,您若是和弟弟想好了,着人通知儿子一声就是。”

    “即你一意孤行,娘也不好说什么,你就回去等消息吧。”

    陈老太太暂时没敢把话说死,多少留了几分的余地。

    她多了个心眼儿,陈府外头的生意都是靠着陈洛南的。

    万一他不念旧情怎么办?

    所以,不管是分家还是不分,她都得稳住他!

    “娘,您怎么不直接答应他啊,是他说要分家的,为什么不定明天?”

    “明天来不及。”陈老太太看了眼儿子脸上的焦色,眉头微不可见的一皱,“你这么心急做什么?”

    “我,我不是怕他反悔么。”陈洛北小声的嘟囔了两句,而后,他拧眉看向陈老太太,“娘,黄家那些人您怎么还不打发了?”每天的在府门口那里捣乱,害的他都不敢露面了。虽然他不怎么出门,偶尔出去也是车轿,可那些人竟然堵着门口不让陈府的人进出,而且哭哭啼啼的,听着就烦了。

    “你急什么,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陈老太太看着自己打小当成眼珠子一样疼着的儿子,心里多少也涌起几分的埋怨,以前这孩子的性子没这么不稳当呀,现在怎么成了这样?可不管怎样,这是她唯一的亲生骨肉,她不可能不顾,想到这里,陈老太太愈发的心烦,伸出手在眉心上用力的按了两下,她看向陈洛北,“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以后,什么以后?”

    陈洛北眼神微闪,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自家亲娘,随即就笑了,“娘您是担心儿子的亲事吧?您放心,我已经和表妹说好,只要咱们陈府这些事情落定,儿子和大哥的事统统理清,她便会嫁给儿子的。到时侯,表妹还是如同以往般孝顺您,还有儿子,我们会一块孝顺您,给您养老的。”

    “……”

    陈老太太看着自己的儿子,如同吃了大便般的别扭。

    她问的,是这些吗是这些吗?!

    根本不是好不好。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索性直接开口道,“我问的是如果真的分家,外头那些生意让你来接手,你有没有把握?”

    谁知陈老太太这话才一出口,陈洛北直接就跳了起来,“娘,您怎么可以小看我?”

    “儿子一定比那个……比他做的好的。”

    “娘,您不会是后悔,不想帮儿子了吧?”

    “娘,我才是您的亲儿子。”

    陈老太太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看的陈洛北心跳都有些失声。

    他咽了下口水,小心冀冀的,“娘——”

    “这事,你什么时侯知道的?”难怪,她就说,这段时间为什么小儿子处处犯拧,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哪怕是对着她呢,语气里都带着诸多的不耐烦,对陈洛南这个哥哥更是浑不在意,甚至是几次翻脸,最后更做下这般蠢事,连黄氏都下了死手,又扬言和陈洛南翻目,最后则是撺着她分家……

    原来,他早就知道陈洛南不是他的亲哥哥!

    被和自己没半点关系的人踩在自己头上。

    明明他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继承人,可他却得仰人鼻息……

    也难怪他受不了。

    分家啊。

    呵呵,这样,也好!

    别说陈洛北,就是她,尽管陈洛南是她一手策划出来的孩子,能干又有本事。

    平日里对她也是尽心尽力,孝顺有加。

    可只要一起到他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哪里能完全不介意?

    意难平!

    如今这样,也好!

    陈老太太想到这里,直接打定了主意,“你明天一早过来我这里,我带着你见见那些掌柜的,你在一侧听着。”

    “多谢娘。”他就知道娘亲一定会帮他的。

    陈老太太却是对他摆摆手,“分家的事我会帮你,可以后生意上的事,就得靠我自己,你可要用心点,别给娘丢人,也丢让娘亲九泉之下没脸见你爹。”虽是叮嘱,可却也带了几分的警告,陈洛北却是听的颇有几分不以为意,他扬了扬眉,一脸的自信,笃定,“娘,您相信儿子,我一定会做好的。”

    他怎么可能会不如一个不知来历身份,不知父母是谁的野种?!

    **

    即是说了分家,且又是他提出来的,陈洛南自是不会再拖延。

    当天晚上便传了话,第二天中午,凡是当地能来的掌柜都聚齐,当大家疑惑这个时侯不年不节的聚会时,陈洛南却直接开口说了他的打算,震的十几名掌柜的都晕了,继尔便有人直接道,“大少爷,这事,咱们不能同意。”

    “是啊,我也不同意。”

    陈家生意都是大少爷一手所创,虽以前有些底蕴,可哪有如今的规模?

    身为陈家大少爷,却被净身出户的赶出府。

    这事走到哪里都说不过去!

    陈洛南却是摆手,“我意已决,多谢诸位这么些年的支持,这事,就当是诸位对我的成全吧。”他不想违逆娘亲,更不想真的和亲弟弟闹的太僵,趁着还有可缓和的余地,就这样,分了吧。至于净身出户,陈洛南眼底精芒一闪,面上尽是自信,他能把陈家的生意带上两个新台阶,难道凭他以前的人脉,生意手段,还不能再创一个陈家?

    只是,当天晚上他就知道,他,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用过晚饭,陈老太太派人把他请了过去。

    不出意料的,屋子里还有陈洛北的存在,陈洛南也只是笑了笑,对着陈老太太恭敬行了礼,“不知娘唤儿子过来有何吩咐,可是想好了,定好了日期?您只管说,儿子一切都听您的。”

    陈老太太点了点头,才欲出声,一侧陈洛北已是上前两步,直接把手里的一张纸递了过来,“即是这样,那你就赶紧签了它吧。这里面可是娘亲定下来的,你即是孝顺,快签了,日后也不许再反悔。”

    “这是什么?”陈洛南接过去,一目十行的看完,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了起来,手里明明只是一张薄薄的纸,却如同大山压在他的头顶,心头,身上,让他半天喘不过气来,他用力的闭了下眼,看向陈老太太,“娘,这真是您要儿子签的?”

    不准再接触和陈家所有行业有关的生意。

    不准再继续待在本城。

    不准再和陈家任何一个掌柜,掌房先生,技师有任何来往。

    不准再说自己是陈家大少爷。

    不谁……

    一连十个不准,如同十把尖刀,生生刺在陈洛南的胸口,正心间。

    一时间,他被刺的鲜血淋淋,血肉横糊。

    痛,不欲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闲听冷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冷雨并收藏福临门之农家医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