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087 挡板隔音还是挺一般(8000+)

087 挡板隔音还是挺一般(8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087 挡板隔音还是挺一般(8000+)

    没多久,医生就来了,给卫然看了看,翻开眼皮,拿着细细的手电筒照了照眼白。舒悫鹉琻

    医生直起身,说道:“她只是在昏睡,没什么大碍,等她自然醒来就行。”

    “我猜也是。”卫子戚不在意地说,又瞥了眼卫然。

    送走了医生,小莲就尽可能的在卫然的房间里守着,卫子戚把她赶出房间,她就到门外守着。

    实在是需要工作了,确定卫子戚不在,小莲才离开,但是仍隔上十几分钟就跑上来一次,确定卫然是自己一个人攴。

    卫子戚倒是不觉得小莲这样会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不过确实让他看着颇为碍眼,就给她打发了一个工作,让她没法儿再过来,至少没法儿十来分钟来一次。

    下命令的时候,卫子戚的表情很不好看,让小莲清楚地知道,如果她不收敛一下,会有麻烦。

    终于,走廊里再也没有小莲“砰砰砰”急匆匆的脚步声逑。

    卫子戚又来到卫然的房门外,刚刚开门,站在门口就看到卫然在床.上睡的很不安稳。

    身子来来回回的扭摆着,像是被什么困住了,在不住的挣扎。

    “不要!放开我!不要,别……别碰我!放开我!”卫然喃喃自语。

    原本只是低喃的声音,随着她动作幅度的加大,声音也跟着提高,听着那么慌乱不安。

    卫然的头不断地大力的扭动,像是在躲避什么。

    胳膊把被子推开,不停地在空中挥舞。

    “住手!住手!求求你,别碰我!不要……不要碰我!放过我吧,放过我,求你了!卫子戚,放过我!”卫然哭着说。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滑,滑进了耳朵里,滑到了枕头上。

    她呜呜的哭着,粗粗的鼻音可说不上好听,激烈的呓语也变得不再清晰。

    卫然哭的越来越厉害,卫子戚站在门口,手还搁在门把手上,不禁加重了力气。

    另一手抓着门框,使劲的扣住,过了会儿,才缓缓松开,朝着卫然走过去。

    他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正陷在恶梦中的卫然,目光越来越冷。

    看着她脸上的泪,卫子戚的心说不出的发紧,打从心里不舒服,不爱看她哭。

    她越哭,他心里就越是挤了个疙瘩,哭得越厉害,疙瘩就越大,最后大到把他的心全都堵住,胸口闷疼闷疼的。

    卫子戚皱起眉,胸口这股难受实在是少见的,疼得厉害了就变得越来越空虚,急需什么去填满。

    他顿了顿,伸手去碰卫然的脸。

    可睡梦中,她挣扎着恰恰好又躲开了他的碰触。

    卫子戚双唇紧紧地抿了起来,声音低低的说:“就是在梦里,你都不爱让我碰啊!”

    边喃着,他边绕到了床.的另一边,尽量放轻了动作的上.床。

    只是他自身的重量,还是让他这边的床.铺下陷,在床.面上造成了一个暂时的小小的斜坡。

    他躺下后,便揽着卫然的肩膀,将她翻了个身,侧躺着拥进自己的怀里。

    手扣着她的后脑,让她满是泪的脸埋进他的胸膛。

    他的衬衫柔软舒服,所以睡梦中的卫然并没有排斥,相反还把脸往他的身上蹭了蹭。

    只不过蹭上去的全是鼻涕和泪,脏兮兮的沾在他的衬衫上。

    卫子戚垂眼瞧了瞧,眼角抽.动,不过又生生的忍住,没有将她推开。

    习惯了沾在肌肤上的黏腻,他也就不在意了。

    卫然还有点儿挣扎,不过卫子戚的手有力的固定住她的身子。

    许是感受到温暖坚实的怀抱,卫然终于慢慢的平静下来。

    小莲再次来到卫然的卧室门口,悄悄地打开卧室的门,便僵在了门口。

    卫子戚正牢牢地拥着卫然,并没有别的动作,搂着她睡的画面看上去特别温馨好看。

    如果不是知道卫子戚之前对卫然做的那些事,这一刻,她甚至都觉得卫子戚是打从心里珍惜卫然,喜欢卫然的。

    他的动作那么轻,又充满了保护与占.有。

    这可是他从不曾对任何人做过的事情。

    小莲有些不确定,这件事该不该跟夫人报告。

    夫人也知道,她无法真的去把卫子戚从卫然的身边隔开,所以如果她不能,夫人就让她把卫子戚和卫然的大小事情都报告一下。

    现在小莲犹豫了,卫子戚和卫然现在这样子,看上去那么平和般配,谁知卫子戚有没有可能真的喜欢卫然呢?

    看着卫子戚珍惜的动作,小莲的心在动摇。

    就在此时,一直闭目假寐的卫子戚突然睁开眼睛。

    他没有动,始终拥着卫然,只是一双冰冷的眼直直的射.在小莲的身上。

    从小莲开门,他就听到了声音,只是懒得去管。

    可是小莲迟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卫子戚终于失去了耐性。

    他什么话都没说,单单只是冰冷的目光,就足以让小莲清楚,她现在不受欢迎。

    小莲倒抽一口气,双手捂住嘴巴,差一点儿就说出了“对不起”三个字。

    她连忙退出房间,还替他们关上了门。

    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卫子戚才从卫然的屋里出来。

    卫然错过了晚餐,一觉睡到了天亮,并不知道卫子戚拥着她睡了好长时间,为她驱赶了因他而起的恶梦。

    她只觉得睡梦中,从一开始的恐惧,变成后来好踏实。

    卫然恍惚的坐起,因为睡的时间久,所以早晨早早就醒了,看看表都还才五点半。

    她坐在床.上发呆,双手不自觉的环抱住双膝,胸口紧紧地贴在腿上,下巴搁在了膝盖上。

    她还记得睡梦中的温暖,克却不知这温暖从何而来,这让她有些懊恼的皱眉。

    她起身换衣服,睡衣底下除了底.裤什么都没有。

    当睡衣褪下,在镜中的自己几乎已经是全.裸了。

    镜中,自己绵.软上的齿痕立即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面色苍白的看着镜中的齿痕,上面带着卫子戚牙齿的形状,伤痕结了痂,透着紫红的颜色。

    卫然直愣愣的看着,好像着了魔似的,好像镜中那个正在抬手向绵.软红晕外的那一小圈齿痕的手,并不属于她,而是另一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陌生人。

    她就那么看着镜子中,手指抚上了那道齿痕。

    柔软的指腹在齿痕上轻轻滑过,早已结了痂,不会疼的伤口,却好像疼进了骨肉里。

    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看着上面卫子戚留下的痕迹。

    这个齿痕好像被他烙了上去,一辈子都除不去了似的,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她属于他,她逃不了,她被他打上了痕迹。

    卫然颤抖得厉害,拉开衣橱,正要拿出衣服来穿上,挡住齿痕看不见,自己应该也能好受一点。

    可是她才刚刚拿出校服,门突然被打开。

    随着“咔嚓”声的响起,卫然下意识的就转头看过去,卫子戚竟是连门也没敲,那么堂而皇之地走进门口。

    当他看到卫然几近赤.裸的模样,瞳孔的黑色骤然加深,他踏进一步,反手便将门关上,随着听到的“咔嚓”声,他已经将门锁上了。

    卫然后悔不已,她应该事先把门锁上的,谁能想到卫子戚在这么早的时间,就这样闯了进来。

    “你做什么,出去!”她低喝道,不敢太大声惊动了别人。

    她现在这样子,可不适合给人围观,更不想让人看到她与卫子戚这样纠缠的模样。

    她身子抖得更厉害,紧紧地抓着校服挡住自己的身子,开始往后退。

    虽只是一晃,但在刚才她发愣,还没有来得及用校服遮掩时,他清楚地看到了她胸口的那圈齿痕。

    浓重浑浊的目光下,卫子戚微微弯起了嘴角。

    他缓步朝着卫然逼近,卧室终究不算宽敞,尤其是有了卫子戚的加入,更显得特别狭窄。

    他即使走得慢,可也是三两步的就到了卫然的面前,手突然抓住她的校服,动作快的卫然都没看清他的动作。

    只觉得胸前凉飕飕的,她再也没有可以遮蔽的东西,卫然只能庆幸自己至少还穿着底.裤,那最重要的地方并没有被卫子戚看到。

    她慌忙的用双臂遮掩着自己,可这也给了卫子戚时间,抓住她的胳膊,就把她拉进了怀里。

    卫子戚动作一气合成的坐到了床.上,把卫然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双臂紧紧地圈着她的身子,困着她。

    卫然倒抽一口气,挥着胳膊怒叫:“放开我,走开!”

    卫子戚的回答是一手握住带着他齿痕的那团绵.软,虎口托着她绵.软的下缘往上推挤,让他能将齿痕看的更加清楚。

    “放开我!”卫然低头就要去咬他的手。

    “不要动,不然我要是喊出来,把人都引来了,这可不是小事儿!”卫子戚勾着唇,完全不在乎的淡淡威胁。

    “我妈一向疼你,为了你都扇了我一巴掌,如果看到我们俩这样,我可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啊!”

    卫然身子僵的像石头一样,却是恨恨的看着卫子戚。

    她双眼通红,要杀了他似的那么瞪着他。

    “乖。”卫子戚满意的微笑,低头在她的颈窝亲了亲,抬头,目光又落在了那齿痕上。

    “小莲一会儿就会进来的,你在这里一样会被发现。”卫然冷声说。

    卫子戚微微笑着,没说话,低下头,让她清楚的看到他伸出舌,在牙印上舔了一下。

    印在肌肤上的湿.热变成酥麻的电流在她体内流窜,让卫然不自觉地颤抖。

    她紧握着拳头,牙齿咬的死紧,不想让自己颤抖的呻.吟出声。

    她太习惯他的碰触了,身体甚至已经有了记忆,懂得自己回应他的挑.逗。

    她的小腹紧紧地收缩,眼看着自己的粉.尖儿挺.立了起来。

    在齿痕上,还有一层他留下的晶亮。

    “我不会放过你的。”卫子戚说,“如果你要去找男人,那我就在你找之前,把你的身子每一寸都碰遍了,我会一直看着你,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不给你机会去找男人。”

    他笑笑:“所以,这个想法还是放弃吧!”

    说完,把她放回到床.上,自己起身离开。

    只留下卫然呆呆的坐在床.上,脑中不停地回响着卫子戚刚才的话。

    卫然在房间里发了半个多小时的呆,直到小莲进来。

    “啊,小姐,你……”小莲看着卫然几近赤.裸.的坐在床.上,绵.软上的齿痕那么明显刺目,让她无法忽略。

    卫然猛的回神,抬头撞见小莲震惊的表情。

    她立即用被子把自己包裹住,寻找校服,却发现校服就躺在地上。

    卫然苍白着脸,低声说:“小莲,能帮我把校服递过来吗?”

    小莲的目光落在地上的校服上,默不作声的上前捡起来,放到卫然的面前。

    “小姐,你怎么会……是……是不是少爷……”小莲结结巴巴的说,“你有没有……有没有被他……”

    “没有!”卫然突然大声说,“什么都没有!”

    小莲皱起眉,张嘴欲言。

    “你先出去吧!我想换衣服,收拾好了,我就下去吃饭。”卫然说道,将被子又拢了拢。

    小莲有点儿艰难的点头:“那小姐,我就在门口守着,没人能进来的!”

    卫然低着头,点了点头,动作太小几乎看不太出来。

    小莲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被卫然唤住:“小莲,别跟夫人说!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不想夫人……”

    “我懂。”小莲点头。

    小莲越觉得,卫然真可怜,还不如她这个佣人。

    至少她给人打工的,做的不高兴了还可以辞职。

    可是卫然从小在卫家长大,卫家对她可说是有养育之恩,卫子戚不允许她走,而她又不能坏了林秋叶和卫子戚的母子关系。

    小莲出去之后,卫然迅速的穿好衣服,才打开门让小莲进来。

    小莲收拾房间,卫然则在卫生间洗漱。

    等到餐厅的时候,林秋叶和卫子戚都已经在位子上了。

    林秋叶一见她,便关心的问:“听小莲说,昨天你不舒服,是被昏着抱回来的,怎么了吗?”

    卫然下意识的瞥了眼卫子戚,他完全不受影响的吃东西,看到她,目光便毫不掩饰的落在了她的胸口。

    卫然呼吸一滞,红着脸摇头:“没什么,可能是身体没好利索,昨天运动的时候就晕了。”

    “那你今天别去上学了,在家里休息吧!”林秋叶说道。

    卫然摇头,说:“我已经落下很多功课了,想要补回来。”

    “好吧。”林秋叶点头。

    卫子戚起身:“我先走了。”

    转身前,他又低头看了卫然一眼。

    卫子戚离开后,卫然明显就放松了许多。

    因为今天起得早,所以也能不疾不徐的慢慢来。

    等她出门,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车膜漆黑,她也不怎么在意,像往常一样,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可是坐进去之后,她就觉得不对劲,她的旁边多出了一个人。

    那气势造成的压迫感,不用看她就已经知道是谁。

    卫然转头看,果然,正是早先明明已经离开了的卫子戚!

    车门未关,她二话不说就要下车,可卫子戚长臂拦腰,便又将她拦了回来,顺势将车门关上,便冷冷的吩咐:“开车!”

    司机立即发动车子,卫子戚又升起了前后座椅之间的挡隔板。

    升起挡隔板后的后座变得狭小异常,再加上漆黑的车膜,就像是身在一个狭窄的密闭空间之中。

    卫子戚把她拉进怀里抱着,卫然动也动不了。

    “你不是早就走了吗?又在这里做什么!”卫然戒惧的说。

    她整个人横躺在卫子戚的腿上,曲着双腿,双脚也搁在了座椅上。

    “我得亲自把你送进学校里,不然你跑到外面去可怎么办?我可不能让别的男人先我一步尝了鲜。”卫子戚手指顺着她的锁骨来到胸前。

    “我一直养你,等着把你养成熟了才开动,可不能在你生涩的时候,就被别人给啃了。”卫子戚轻笑一声,“你说是不是?”

    “放我坐起来!”卫然反抗道。

    卫子戚却伸手探入她的裙摆,手掌搁在她的小腹,不上不下的位置。

    卫然的身子立即僵住,紧张的看着他。

    他手掌传来阵阵的烫意,灼着她的肌肤。

    “告诉我,打消了去酒吧找男人的主意没?”卫子戚问。

    卫然看着卫子戚,“呵呵”的笑了起来:“只要能不让你碰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昨天说的不是威胁,我会这么做的,一定会!”

    “你就没想过,这种事儿吃亏的是你吗?”卫子戚冷声说。

    “就算是吃亏,我也宁愿吃别人的亏!只要能恶心你,我甚至不在乎自己!”卫然恨恨的说,“卫子戚,这下,你能相信我的决心了吧!我把自己逼到这份儿上,也都是因为你!”

    卫子戚搁在她小腹上的手,指尖向下,拨开她的底.裤便滑了进去。

    四指覆盖住她的柔.嫩,拇指按压揉.捻着她藏在花.瓣内的小珠。

    “再给你次机会,确定要出去找男人吗?”卫子戚冷声说。

    “你除了这样威胁我,还会什么?”卫然那样子,恨不得朝他吐唾沫。

    “我是在让你明白,你会面对什么。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你能忍受他拿他的那命.根.子捅进你这里?你不嫌脏吗?”卫子戚嘲讽的说。

    他的手指不断地挑.逗着她的敏.感,她的小腹渐渐升起温热,透明的晶.莹不断地泌出。

    她的腿.间感到一阵滑滑的,湿湿的,在他的触碰下颤抖。

    卫然紧咬着牙关不说话,卫子戚中指顶在了她柔.嫩的小口上,指尖微微刺探的刺入。

    只是指尖刺入一点点,卫然已经疼得瑟缩了一下。

    “这就疼了?你随便找的男人,可不会在乎你疼不疼,知道你是处.女,他们只会迫不及待的破了你,不会在乎你的感觉,你确定第一次要这样?”卫子戚冷冷的说。

    他额头的青筋也冒出来了,忍得难受。

    她的小口紧紧地吸着他,像是带着软软的牙齿一样摩擦着他。

    “那又怎么样!我不在乎!如果一定要被你碰,那我第一次是什么样已经无所谓了!我无法去给我喜欢的男人,当然也就不会让你得逞!”卫然倔强的说。

    可是眼泪仍然不争气的从眼角滑了出来。

    “卫子戚,你把我的自由,一切一切的自由都夺去了!我就像是木偶,有你牵着线,控制着我生命中的一切!我要恋爱,你毁了它,把我心仪的男人逼走,甚至都不给我选择我喜欢的对象的权利。我要走,我要自食其力,我要把欠你的都还了,你不让!你连让我还债的自由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那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不就是一层膜吗?至少,我还有选择让谁去破开它的权利!”卫然看着卫子戚脸上愈冷。

    知道他很生气,可是他越生气,她就越高兴。

    现在的她,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能让他不痛快,她就高兴!

    卫子戚一言不语,中指突然刺入,即使是细长的手指,也因为她太过紧.致,刺进去的时候让她疼得哆嗦。

    卫然尖叫一声,卫子戚立即俯身堵住她的嘴。

    他的舌跟着他的手指一起动作,上上下下的挑.弄着她。

    他牙齿轻咬着她的下唇,摩挲着她的唇.瓣,轻声说:“虽说挡板是升上来了,可是隔音还是挺一般,你想让司机听到,就尽管放声的叫,我是无所谓。”

    卫然手指紧紧地扣着座椅的边缘,眼里含.着不甘的泪,不得不憋着一声也不敢吭。

    卫子戚长指缓慢的进出,让她慢慢地适应,直到她的滑腻越来越多,越来越滑,让他的动作也越来越顺畅。

    他盯着卫然,唇角微掀:“到时候可不是手指那么简单,你不认识的男人,就把他的那东西这样放在你里面,不断地进出,你确定没问题吗?”

    随着她的适应,他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刺得卫然身体都在上下的颤动。

    她原先苍白的脸上浮上了一层红晕,卫子戚脸上浮现出浅笑,即使她不承认,即使她不甘愿,可还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你连被我碰都不乐意,那些男人,你真就不觉得脏?不必等我碰,你自己已经觉得自己脏了,还能容忍齐承积碰你吗?”卫子戚冷笑。

    卫然紧咬着下唇,身体因为卫子戚的话,抖得厉害。

    小腹一抽一抽的疼,伸手去抓卫子戚的手,要把他的手指给推出去。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脸颊也酡红了一片,这让卫子戚的动作更快,根本不理她的推拒。

    他干脆抓住她的手腕,锁着她的双手举到头顶,钉在了车窗上。

    整个人一翻身,便将她压在了座椅上。

    手指不停地动作,唇舌找到她的唇,撬开她咬着下唇的牙齿,重重的吻着。

    卫然被他吻得喘不动气儿,可是身.下他手指的进攻,又让她整个人抽.搐,呼吸一抽一抽的,身子颤颠的厉害。

    “哼……”鼻子哼声也颤颤的拖长了音。

    她想去咬卫子戚的舌头,可卫子戚好像早有准备,始终避着她,让她想要咬他,就得先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双唇吸着她的舌.尖,把她的小舌尖带了出来,又重重的吮.着她的唇。

    一直吮.的她的唇充血肿.起,又沿着她的下巴,喉咙,一直咬开她校服的扣子,来到她的胸口。

    “嗯……哼……”卫然胸口和小腹不断地上下起伏,双臂用力地挣着也挣不脱。

    她不敢叫出声,可是他唇.舌印在她肌肤上的酥麻,却让她连头皮窜上了电流似的,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一声浅浅的闷哼。

    含泪的双眼雾蒙蒙的,慢慢的失去清明,沾着动.情的朦胧光泽。

    卫子戚腾不出手,就只能用牙齿去扯咬着她内.衣的肩带,把肩带咬下肩膀。

    边咬着,边去吮.吻她白皙柔软的肩头。

    肩头圆润白皙,让他情不自禁的流连不去,唇.舌流连的细嫩触感,让卫子戚的理智也存余不多。

    身.下卫然身子的每一寸,都在考验着他的意志力。

    卫子戚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唇舌咬着,下巴推着,技巧娴熟的把她的内衣往下推,便露出了她粉嫩的绵.软。

    他的气息变得格外的烫人,洒在她不断起伏的绵.软上,那细细的呼吸搔的她又麻又痒,难受的不知道该以什么方法去止住这股麻痒。

    -----------------------------------------------------

    今天八千字加更,明天依旧八千字~~

    求荷包鲜花钻石各种加更鼓励啊呀呀,(月票表投给别人,都给爷留着,哼哼!到28号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