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02 是来参加丧礼吗?

102 是来参加丧礼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02 是来参加丧礼吗?

    “嘿嘿,当然了!”小莲笑着说,“夫人可是邀请了不少人过来,而且夫人还嘱咐我了,下去确定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再带你下去!”

    “小姐,你等着啊!”小莲说着,就跑了出去。舒悫鹉琻

    过了有二十分钟,她又“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可以了!小姐,走吧!”

    卫然被小莲带着,除了刚才透露的信息,小莲就不肯再多说了,而且一脸神秘兮兮的贼笑,不知道瞒着她什么。

    出了电梯,就有“王朝”的工作人员引着她来到宴会厅攴。

    林秋叶没订太大的,毕竟虽然是要办生日宴,可是以卫家的地位,也不是什么人都邀请,真能够得上资格的人,在这小宴会厅也够了。

    一进去,卫然就被这场面惊了一下。

    里面人群三五成堆的聊着天,林秋叶挽着卫明毫的胳膊,正在人群中游走鬻。

    在一小堆人中间停下来,聊会儿天,又转移到另一堆人之间,客客气气的谈笑。

    里面大部分人她不认识,不过仍有几个熟面孔,像是学校里的同学,陆南希就在其中。

    陆南希看到她,立即隔着人群朝她招手,挥手的动作太大,还被陆夫人嫌弃了。

    卫然忍不住笑开,也朝她招起了手。

    还有几个学校里虽然不熟,却叫得上名字的男生,同属于八大家族中的人。

    另外,就是叶家了。

    叶德江和岳品莲带着叶念如也在这里,正跟卫子戚在聊着天。

    卫子戚浅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引得叶德江特别高兴。

    卫然完全不知道卫子戚还有这样的一面,当他想要的时候,完全可以优雅风趣,让对方如沐春风。

    不知岳品莲又说了什么,旁边叶念如低下头,脸特别红。

    叶念如穿着一身黄色的小礼服,裙摆和她一样也是蓬的,鲜黄的颜色在宴会中也特别显眼。

    卫然的目光落在她和卫子戚的身上,一时间怎么也收不回来了,卫子戚浅笑的样子特别温暖,她从来没见到过。

    当有人指指卫然,提醒林秋叶,林秋叶和卫明毫看见,立即就笑着走了过来。

    “小然!”林秋叶笑着叫道。

    卫然目光猛地拉回,动作还有些大,收不住脸上被吓了一下的表情。

    “小然,怎么了?”林秋叶问。

    “没有!”卫然赶紧摇头,又看了看眼前的场面,笑着说,“没想到场面这么大,我有点儿吓着了。”

    “傻孩子!”林秋叶牵起她的手。

    卫子戚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也跟着走了过来,只是他旁边还跟着一个叶念如。

    在林秋叶把卫然带走之前,叶念如赶紧叫:“卫然!”

    她这一声,让林秋叶也不得不停下来,转身面对她。

    “伯父,伯母。”林秋叶站定,乖巧的叫道。

    林秋叶和卫明毫笑着点点头,叶念如便转向卫然,“卫然,生日快乐,这是我挑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谢谢。”卫然接过礼物,交给了小莲。

    “走吧,还有那么多人呢!我都介绍你认识认识!”林秋叶说道,便把卫然带走了,只是跟叶德江夫妇客气的打了声招呼,也没打算再跟他们说什么。

    卫子戚紧跟在后,可是叶念如又不是主人家的,也没法跟过去,就被晾在了原地。

    “看见没有?上次我说,你还不信,林秋叶就是看咱们不顺眼,故意冷落念如,这次,你看看见了吧!”岳品莲低声不悦的说。

    叶德江沉吟一声,“也别太着急了,慢慢来。”

    岳品莲沉着脸,把叶念如拉过来,“念如,没事,咱们今晚倒是看看,她林秋叶打的什么主意!林秋叶不喜欢没关系,只要卫子戚喜欢就行了,林秋叶又管不着他!”

    林秋叶把卫然介绍给了几个长辈,家里长辈一看,凡是有儿子的,立即就把自己的儿子给招呼了来,又介绍给卫然认识。

    虽然几位长辈做的算是挺自然,不过还是让人一眼就瞧出了他们的目的。

    这也算是变相的相亲宴嘛!

    “小然,你看转眼你就这么大了,长的可是越来越好看了。”楚由简笑呵呵的说,“我这小儿子啊,跟你差不多大,今年刚上大一,正好,你们年轻人多聊聊,省的陪着我们几个老家伙也无聊。”

    “老楚,你这可不厚道,直接就把你儿子抬出来了,我没儿子是不是?”另一人说,“我那儿子就是在外地上大学,回不来,不然哪能让你占了便宜。”

    “哟,瞧你们说的!”林秋叶乐呵的说,“怎么整的就跟相亲似的,可别把我们小然吓坏了,她还小呢!哪能就这么快给她介绍男人?”

    “秋叶你这可就说错了,什么叫介绍男人啊!就是大家交个朋友,认识认识,将来出门说不准就见着了,互相也有个照应不是?我看小然娇滴滴的,指不准要受欺负呢!不得找个好小伙子护着啊!”楚夫人笑呵呵的说。

    “秋叶你可是真有福气,我做梦都想要个女儿,可惜就是没有生女儿的命!你倒好,小然这么漂亮,瞧,一说就脸红,多可爱啊!没事儿啊,你就多带她到我们家来串串门子!”楚夫人笑着说。

    “呵呵呵!”林秋叶也得意的笑着,“这你还真羡慕不来,不过你倒是说对了,小然这孩子就是贴心,我们可是一直把她当亲闺女那么养着疼的!我和明毫也都商量了,不去整那些表面的功夫,去认什么干女儿,小然和我们亲女儿又有什么分别,没必要为了外人的那些想法,就做给别人看,是不是?”

    “不过,我们就是把小然当亲闺女待的,将来结婚啊,嫁妆啊,那可是一分都不能少,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受了什么委屈,也是我卫家在后面撑腰,欺负了她,可是比欺负了子戚还让我们不高兴。”

    “谁能欺负的了你家子戚啊!他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楚夫人笑道。

    不过林秋叶这话声音不小,让周围不少人都听见了,也都见识到了卫家的态度,对卫然的态度也不禁改变。

    “没想到,卫然在卫家还挺受重视!”岳品莲酸不拉几的说,“不过这样也好,看林秋叶那意思,今天就是要把卫然引进这个圈子,为她将来的婚姻做打算,这也就是说,她不会跟念如你争卫子戚。”

    接着,林秋叶就借着招呼其他客人的藉口,拉着卫明毫走了,把卫然单独留下,跟那些被自家父母招呼过来的年轻人聊天。

    卫子戚在旁边冷眼看着,自然知道林秋叶打的什么主意。

    眼看着卫然在男人堆儿里,他目光紧紧的盯着卫然的背影,盯得卫然脊背发凉,忍不住回头,正对上卫子戚莫测的目光。

    看到卫然回头,卫子戚朝她浅浅的一笑。

    卫然紧跟着颤了起来,脸止不住的变得苍白。

    胳膊上,鸡皮疙瘩也因为卫子戚的目光而生起,浑身阴冷。

    卫然深吸一口气,猛的回头去,重新跟这些年轻人说话,努力地去忽略卫子戚的存在。

    卫子戚的身后,林秋叶小声的对卫明毫说:“齐家怎么还不来,这是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还是怎么着?”

    “你还邀请齐家了?”卫明毫还不知道这事儿,也低声问。

    “当然,就凭夏雯娜瞧不起小然,我都得让她过来见识见识小然在咱们家的地位,你看到那些年轻人没有?我得让她看看,小然可不缺她家齐承积那一个,想要什么样的没有?这些男孩子可都挺出色的,哪个也不比齐承积差,都让咱们小然随便挑!”

    “她不稀罕,可有的是家族稀罕呢!他们齐家不是势利眼吗?到时候我一定要让小然嫁的风风光光的,让他们后悔去吧!”林秋叶咬牙切齿的说。

    她拽拽卫明毫的袖子,“你看楚家的小儿子怎么样?我就觉得挺不错的,比齐承积稳当!”

    “是不是有点儿早啊!小然才十七岁呢!我估计,人家也是只把小然当小女孩儿。”卫明毫说道。

    “那可不一定,想想你儿子!”林秋叶不客气的说。

    卫子戚在旁边听着,目光不禁对准了林秋叶口中,楚家的小儿子。

    正这时,宴会厅的门口传来一阵***.动。

    顺着声音看过去,夏雯娜出现在了宴会厅的门口。

    可是她穿着一身黑,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还带着一顶黑色的礼帽,帽檐连接着黑色的薄纱,纱网上又带着黑色的圆点。

    林秋叶气的啊,脸色铁青,“夏雯娜她这算是什么意思!穿这么一身儿黑来,是来参加丧礼吗?!”

    夏雯娜不止穿了一身儿黑,戴着黑手套的手,还拿着一个黑色的手包。

    她面无表情,面纱下没有遮住的下半边的脸紧紧地绷着。

    夏雯娜肩膀僵硬的像打了石膏,一动不动。

    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迈,像是绑了铅块一样,往前的步伐沉重的惊人。

    约三公分高的鞋跟,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仿佛要将大理石踩碎似的,发出惊人的“啪啪”声。

    所有人都不自禁的给夏雯娜让出一条道,她这气势简直是太惊人,要与人同归于尽似的。

    有眼尖的,看到夏雯娜的嘴角都紧绷出了皱纹,就连眼眶,似乎也是红的。

    她径直的朝着卫然走过去,本来正在和卫然聊天的年轻人也都收了声,回头看向她。

    夏雯娜紧咬着牙关,走到卫然面前站定。

    紧绷的肩膀还是剧烈的颤抖,她一句话没说,粗重的鼻息透过钢琴声传出来,卫然听的一清二楚。

    夏雯娜突然扬手落下,“啪”的一声,狠狠地扇了卫然一巴掌。

    卫然穿着高跟鞋,鲜少穿高跟鞋的她本来就站的不算稳,被夏雯娜这样用力的一巴掌扇下去,她整个身子的重心都随着脸一起偏向了右边。

    右腿忙迈开想要稳住平衡,可是身子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右后方栽倒。

    她身旁的年轻人被这突然地场面弄得有些惊住了,谁也不知道夏雯娜一来连话都不说就动手,甚至也没人能想到有人敢在卫家的生日宴这样乱来,谁也没能阻止。

    现在卫然眼看就要倒下去了,年轻人伸手去拽住卫然的胳膊,要把她拉回来。

    卫子戚突然大步上前,让卫然正好落进他的怀里。

    顺势,他就揽住卫然的肩膀,把她往怀里带,稳住她的身子,而后毫不客气的把她的胳膊从年轻人的手里抽.出来。

    卫子戚铁青着脸看着夏雯娜,那目光恶狠狠地,夏雯娜跟他的怒气比起来,突然就不够看了。

    林秋叶气的浑身发抖,怒气冲冲的走过来,高跟鞋踩踏着地面的声音,一点儿也不比夏雯娜轻。

    “齐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是小然的生日,你要是不真心祝福,干脆就别来!一来就打她算什么!你真当我卫家没人了,没人在她身后撑腰,可以随便给你欺负,是不是!”林秋叶真是气疯了,恨不得替卫然把那一巴掌打回去。

    “今天这宴会,是我卫家办的,你这样在这里胡闹,也是不把我们家放在眼里了!你是想多年来的关系,就这么破裂了吗?!”林秋叶怒瞪着她,这女人,也太没分寸了!

    夏雯娜现在谁都不放在眼里,跟她心里的痛比起来,卫家又算得了什么,哪怕就是开战,她都不在乎!

    “生日?卫然你还有心思过生日!”夏雯娜终于开口,可是声音又尖又颤。

    她指着卫然,从胳膊一直颤抖到指尖,尖锐的痛苦与愤恨满满的充斥于体内。

    深切的痛苦游走于每一个毛孔,要冲破而出,刺得她浑身上下都疼。

    夏雯娜再也掩饰不住这份深切的凄哀,破声喊道:“你好啊!在这里一身华服,还邀请了这么多人,身边簇拥着那么多男人,这场面可热闹啊!你有没有想过承积怎么样!”

    “夏雯娜,我没听错吧!我记得,是你不乐意让齐承积和小然在一块儿的,我们小然跟谁在一块,又关你什么事儿!她不在乎承积,你应该松了一口气吧!你现在又在这儿哀怨给谁看呢!”林秋叶毫不客气的说。

    好好地一场生日宴,都被夏雯娜给搅和了,这事儿传出去,也够难听的。

    “行了吧!承积都死了!他死了!就算是想在一起也没办法!承积一个人在美国,死在了外面,死的时候身边儿连个家人都没有!他在外面尸骨未寒的,你在这里办生日宴,高高兴兴的庆祝,你有没有想过承积!”

    “他那么在乎你,那么喜欢你,而你呢,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他死了,你一点儿都不在乎,是吧!他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女人!”夏雯娜哭喊着说。

    即使有黑纱遮面,还是能看到眼泪划过面颊,从她的下巴慢慢的往下滴。

    “什么?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卫然也激动地,几乎是喊了出来。

    她的身子在卫子戚的怀里不住的颤抖,如果没有卫子戚拥着,她就倒了。

    “什么不可能!你在这儿装什么傻!那么大的新闻,都上了新闻联播了,你能不知道?就在上上个周四的下午,他上街去买东西,就在商场门口,遇到了恐怖袭击!”

    夏雯娜哭着,眼泪把实现全都遮住了,眼前又蒙着一层黑纱,她现在看不清卫然的样子。

    索性,她把帽子摘下来,狠狠地往地上一扔,众人这才看清了,她素着一张脸,早就满脸是泪。

    就连林秋叶,都被夏雯娜吓着了。

    齐承积死亡的消息,除了齐家人,确实没人知道。

    上次看了新闻,林秋叶也有担心,不过却并不怎么在意,觉得这种事情总不可能那么巧的,正好发生在齐承积身上吧!

    而齐家人瞒的又紧,今天要不是夏雯娜来闹,确实谁也不会往那上面想。

    上上个周四……

    卫然不住的摇头,两眼失神的好像也看不见夏雯娜了。

    她一脸的惨白,喃喃的自语,“不能的,不能的,那天……那天他还给我打过电.话,他明明还好好的啊……”

    “手机!我的手机呢!”卫然双唇颤抖,慌乱的就要四下寻找,忘了自己的手机连同包一起,都放在楼上的房间里。

    “那天……对……是……是差不多快要四点的时候,三点五十六!对,是三点五十六!这几天我一直在反反复复的看,时间我记得可清楚了!那时候……他还给我打过电.话呢!他不可能出事,不可能出事的!”卫然慌乱无神的说。

    “你装什么装!那天,就是你拒听了他的电.话!他临死的时候,都还紧紧地抓着手机!”夏雯娜指着她大叫。

    卫然突然喘不过气儿来,张大了嘴却呼吸不到一点空气,眼泪忽的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卫然不住的摇头,就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她万万没想到,那次拒听,竟然就成了最后一次。

    为什么,为什么她当时没有接齐承积的电.话!

    她要是接了,该多好!

    至少,还能跟他说说话!

    齐承积当时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她?

    当时他正在路上给她打电.话的时候,遇到了袭击,还是,他受伤了,知道自己要死了,想在临死的时候跟她说说话?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那都是他最后的时间,是他最后的声音。

    可她……没听到……

    她……拒绝了……

    “呜——!”卫然身子不住的往下坠,被卫子戚揽着腰,她的上半身便垂了下去,“呜呜”的哭着。

    -----------------------------------------------------

    明天加更,求鼓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