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05 卫子戚的请求

105 卫子戚的请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05 卫子戚的请求

    那两枚相交的戒指垂在锁骨稍下的位置,黑色的裙子和白色的肌肤,衬着两枚戒指更加明显。舒悫鹉琻

    指尖情不自禁的去触摸戒指,使劲的往肌肤上压。

    再松手时,肌肤上留下了两枚戒指压下的红印。

    她吐出一口气,声音带着破碎的哽咽声。

    仰头,将欲出的泪水眨回去,这才打开门飚。

    一出门,她就怔住了,正好看到卫子戚就在门口。

    他背抵着墙,像是特意在等着她。

    听到开门声,卫子戚抬头,目光还未到她的脸上,便在中途停下锱。

    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脖子,那两枚戒指烫着他的眼睛,让他的眼睛用力的眯了起来。

    可目光却烫得吓人,灼烧着她戒指下的肌肤。

    卫然下意识的后退,手捂住项链,做出明显的保护姿势,就在她准备把门关上,阻止卫子戚的靠近时,他突然动了。

    卫子戚站直身子,眼皮微抬,目光从她的脖子游移到她的脸,而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卫然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待卫子戚转过弯下楼,她才开始往前走。

    林秋叶也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脸上画着素淡的妆,薄薄的妆也没能掩饰住她疲惫的脸色,看来因为齐承积的事情,林秋叶也是没有休息好。

    卫子戚连早餐都没吃就直接去了公司,从客厅到玄关,没有停留一下。

    卫然到达客厅的时候,也只来得及看到他出门的背影。

    卫子戚难得的沉默,她觉得,齐承积的死对他也不是没有影响。

    她和林秋叶简单的吃了点儿,就出发去了灵堂。

    齐承积的葬礼,齐家定在了“稷下学府”的礼堂。

    一来“王朝”从不承接葬礼这些事情,说萧云卿迷信也好,固执也罢,“王朝”之于他有不同的意义,所以一直以来,“王朝”也只承接喜庆的活动。

    二来,“稷下学府”是齐家的,也能算得上是齐承积的第二个家。

    而今天又适逢周六,学校不必上课,又是出奇的合适。

    他死在了大洋彼岸,一个人孤零零的,身体的鲜血积淀在了陌生的土地,那么至少,送行的地方,就要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齐承积这辈子的时间不长,最熟悉的地方除了家里,就是他自小学便呆着的“稷下学府”了。

    林秋叶和卫然到的时候,校园里车已经快要停满了。

    “稷下学府”的广场不小,一进门便是一大片宽阔的广场。

    放眼望去,清一色的黑色轿车,往日里热闹的校园,也因为周六没有人,变得格外安静,配上着一排排的黑车,气氛竟如此压抑,卫然看着,有些呼吸困难。

    司机找到一处停车位,把车停稳,林秋叶和卫然便下车,徒步朝着礼堂走去。

    礼堂的大楼门口,黑色西装的保镖兼着保安与接待的工作。

    当他们看到林秋叶和卫然,立即怔住,不知如何是好。

    齐仲良是下了死命令的,如果卫然来了,就不许她踏进礼堂一步,他毫不怀疑卫然会来参加齐承积的葬礼。

    可是如果卫然单独来也就罢了,现在还有林秋叶在前面,他们可没胆子把卫家的主母拦在外面。

    林秋叶也绝不会同意,让卫然单独在外面。

    保镖为难的互看着,拦也不是,放也不是。

    而且,一会儿还会有陆陆续续的客人来,在这儿闹起来,可不好看啊!

    “卫夫人……”其中一名保镖迟疑的叫道。

    林秋叶何等老辣,在来之前就已经猜到了齐家的态度,不等保镖说完,她已经带着卫然进去。

    “这……卫夫人!”保镖追进大厅,就不敢再追了。

    自己的职责范围就是门口,人已经进来了,总不能再把人轰出去。

    林秋叶停也不停,却也没加快速度,就以镇定的步伐,带着卫然直接到了礼堂门口。

    还没进去,单单从门口看进去,齐家从齐仲良开始,依次站着夏雯娜和齐承之,他们就站在灵桌旁。

    夏雯娜哭的泣不成声,整个人都崩溃了。

    齐仲良红着眼,时不时的抬手捂住眼睛压着,过了会儿才会放下,这动作做的特别频繁。

    就连表面一向与齐承积不怎么合得来,一直在打压他的齐承之,都沉重的始终不抬头,藏着自己发红的眼眶。

    正对着门口的灵桌,卫然不需费力便看到了齐承积的照片。

    他穿着西装,脸微微斜侧着,朝着门口淡淡的微笑。

    他目光流转,即使是这黑白的照片都藏不住他目光中的暖意,带着青春的肆意活力。

    不知怎的,他的目光微微斜着,就像是在斜睨着门口似的。

    从相片里看着她,朝她调皮的逗笑。

    卫然突然失了力气,朝旁边倒去,手扶着门框才站稳了,眼泪积得越来越厚,把眼前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汽。

    目光顺着照片向下,正中间,放着齐承积的棺。

    她抽泣着倒抽一口气,捂住嘴巴,眼泪全都崩溃了出来。

    林秋叶上前一步,握着她的手,捏了一下。

    “咱们进去吧!”林秋叶轻声道,带着卫然踏进礼堂。

    门口的接待见到林秋叶和卫然,怔了一下,仍是喊了一声,“卫夫人与卫然,到!”

    已经落了座的客人,禁不住发出了悄声的耳语讨论,目光纷纷投向门口。

    目光落在卫然身上时,都发出了一些小小的声音。

    “听说,齐家这孩子就是因为喜欢上那姑娘,死活都要跟宋家退婚,才被家里人送去了美国。”

    “要这么说,齐承积的死,卫然多少也得付点儿责任,要不是他俩在一起了,齐承积也不可能去美国。他要是在国内,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要说,也是可以这么说的。”

    “听说,昨天卫然生日,齐夫人还去闹了,扇了她一巴掌。”

    “这……这可就有点儿过了,虽说跟卫然有点儿关系,可出国这事儿,到底也是齐家自己决定的,恐怖袭击也不是卫然掌握的,齐承积也不是为了救她才死的,跟卫然八竿子打不着呢,这巴掌可是挨的冤枉。”

    “要说这卫然也挺可怜,小小年纪就得承受这么多,要我说,她也没做错什么。”

    夏雯娜没听见这些嘁嘁喳喳,从她听到卫然的名字,整个人就疯了似的,眼里只有卫然,其他的什么都顾不上。

    没了妆容的脸苍白发黄,连着哭了好几天,眼睛肿的都消不下去了。

    她挂满了泪的脸突然蒙上了一层疯狂,谁也没有个防备,她突然就朝着卫然冲了过去。

    “你走!你怎么还有脸来!”夏雯娜上来借着她冲过来的这股劲儿,就顺势把卫然用力的往礼堂外推。

    “我有没有说过,不许你再出现在我们齐家的面前!你为什么就非要跟我们对着干!你就非要让我们难受吗?非要让我们更痛苦,是不是!滚!你滚!人呢!把她给我赶出去,不许让她进来!”夏雯娜歇斯底里的大喊。

    卫然被她一下子就推倒在地,夏雯娜低下头,正好就看到她脖子上挂的那条项链,那股子恨禁不住就入了骨髓。

    就是因为这项链,要了她儿子的命。

    这不祥的项链!

    齐承之把齐承积的遗物带回来时,她一度想要把这项链熔了,要了齐承积性命的东西,她看不得。

    可她又不舍,这是齐承积拼了命护下来的东西,即使死了都紧紧地攥着。

    如果项链熔了,那齐承积的命,又算什么呢?

    就因为这项链让她异常的矛盾,才决定把它给卫然,就让她去好好珍惜吧,像珍惜性命一样去珍惜这条项链。

    只是再见,她仍是咽不下对这条项链的厌恶。

    林秋叶忙挡在夏雯娜的身前,阻止她再去伤害卫然。

    “齐夫人!”林秋叶镇定的叫道,“今天,我们是来送承积最后一程的。他是我的世侄,从小,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们是诚心诚意的来送他的,希望能看他最后一眼。”

    林秋叶目光哀痛的越过夏雯娜的肩膀,看向灵桌前的那口棺。

    “今天是他走的日子,就不要在这儿,也不让他安宁了。”林秋叶红着眼眶说。

    “你也说,要让他走的安宁,既然如此,你就不该带着她来!”夏雯娜指着跌坐在地上的卫然。

    她已经起不来了,哀痛的没有力气。

    “你明知道我们家对她的态度,明知道她来了会是什么场面!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这个丫头一眼!她那张脸,简直就是个祸害!”夏雯娜歇斯底里的破声说。

    “你要进去看,可以!可是她不行!”夏雯娜斩钉截铁,完全不容许一个“不”字。

    她的目光恨恨的,整个面部都在抽.搐。

    林秋叶回头看看卫然,叹息道:“齐夫人,你虽不想见她,可是承积想。临死时,那么痛苦的时候,他都要给卫然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而不得,到了这种时候,你就不能让他们两人见一面吗?承积他是带着遗憾走的,在今天这个日子,你还要让他遗憾,是不是?”

    “哪怕就是死了,他的愿望也始终达不成。活着,你害怕小然耽误了他,不让她再跟承积联系,她听了,所以才会拒听承积的电.话,就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能跟承积说,也让承积因此,死了都不能瞑目。”

    “现在他死了,自己的命运,他再也无法控制,哪怕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就真的不能为他达成吗?承积最想要什么,你是他母亲,你是最清楚的。你最想要的,并不是他想要的,不是吗?”

    夏雯娜犹豫了,心里升起了悔恨,拳头也不禁握了起来。

    卫然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可是双腿发软的站不住,狼狈的手脚并用的,爬到夏雯娜的脚边。

    她跪着,双手挣着夏雯娜的衣摆。

    “齐夫人,求求你,就让我去见见他吧!我只想再见他一面!我保证,见了他一面之后,我再也不在你们的面前出现了!我只是想再见见他,跟他说声再见啊!”

    她摇晃着夏雯娜的衣摆,“齐夫人,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就让我见见他吧!呜呜呜呜……齐夫人……我求你……求你了……就一眼,哪怕……就一眼也行啊……我想再见他一面!”

    “他去美国的时候,我没有见到他,连给他送行都没有,直到他都走了好几天了,我才知道。现在他死了,我还是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着。齐夫人,我真的很想见他,真的很想……再看看他……我好想念……承积的样子……”

    “你见不到了……”夏雯娜突然无力地出声,“他的脸都被炸毁了,你见不到了,没用的。”

    卫然使劲的摇头,哭求道:“我不在乎!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我只想看看他!承积跟我说过,不管我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在乎,他都要我,只要我等他回来,不论我怎么了他都没关系,他只要我等他,只要能跟我在一起,就足够了!“

    “我不在乎他变成什么样子,我只要能看到他,就足够了!如果他还活着,哪怕他全身都被炸毁了,我也不在乎,只要他活着。他是穷是富,是帅是丑,我都不在乎!现在没用了,都没用了……”

    卫然抬头,她哭的那么凶,泣不成声,说一句话,就要抖好几下。

    “齐夫人,求求你了,让我看看他,求你了……”

    夏雯娜原本已经动摇了,可听了卫然这些话,又看到她这张脸,不知怎的,那股怨恨又涌了上来,取代了心软。

    她突然用力的把自己的衣摆从卫然的手里拽出来,使劲的推了下她的肩膀,又把她推倒在地。

    “我不会让你见他的!”夏雯娜冷声说,眼泪虽然还在止不住的流,可表情冷得刺骨。

    卫然向后栽着,突然被人扶住,止住了往后倒的惯性。

    力道坚定的手掌扶住她的肩膀,继而下滑到她的上臂,握着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

    卫然无力的向后靠,熟悉的香味儿窜入她的鼻端。

    她错愕的回头,只看到紧绷的下巴,便认出来人是卫子戚。

    她惊讶的张嘴,仍是没有止住哭泣,眼睛圆睁着,挂着泪水看着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明明,早晨卫子戚连早饭都没吃就去公司,头也不回的。

    他从昨晚表现就很怪,今早已经在她门口等着了,却什么都没做,见她出来以后,反而掉头就走了。

    而现在,他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卫子戚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是单臂把卫然紧紧地拥在怀里,用力道固定着她的身子,没有再让她倒下去。

    他拥着卫然往前走,直到走到夏雯娜的面前,被她挡着才停下来。

    “齐夫人,都互相给个面子,你在外人面前做的有些过了,不要忘了祖上留下给八大家族的训诫。”卫子戚冷冷的说。

    “因为我家记着,所以我妈一直都忍让着,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你做的虽过,可她依然紧守着那份儿礼。”

    他的声音低低的,还带着点儿嘶哑,可那股冷意看的夏雯娜直颤。

    听了卫子戚的话,夏雯娜陡然一僵,不知道除了八大家族的人,没人知道卫子戚指的训诫是什么,可就是这么一个谜一样的训诫,让夏雯娜陡然僵住,方才的气势立即消失无踪。

    “不就是见上一面吗?不是什么大事儿。”卫子戚嘴角微微扯了一下,“齐家该有的态度,齐夫人,你可记起来了?”

    夏雯娜脚下踉跄的向后退了小半步,神色不定的看着卫子戚。

    此时,宾客们的目光,又被灵桌旁的动作吸引。

    从来了,就一直低着头,没见有任何反应的齐承之,慢慢的走过来。

    卫子戚的目光也落到了齐承之的脸上,齐承之冷冷的看着卫子戚,对于他们今天这么闹齐承积的葬礼,很是不满。

    卫子戚紧绷的下巴突然松开,他浅浅的叹了口气,说:“就让她再去看一眼吧!”

    齐承之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卫子戚,他这话说的和方才的语气没什么不同,可齐承之太了解他,了解到语气里哪怕有一丝的不同,他也能听出来。

    卫子戚这语气里,多少,竟带着了请求的意味。

    他戚少什么时候求过人?

    哪怕是好声好气的,语气软一点儿都没有。

    只要戚少说了,你就得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以最快的速度去完成。

    哪怕是对待八大家族的人,他都从来没给过什么好脾气。

    这次为了卫然的事儿,他竟然开口有了求人的意思!

    齐承之看了眼卫然,她现在哭的,满心满脑的都是齐承积,根本就没注意到卫子戚的这变化。

    齐承之重新把目光落回到卫子戚的身上,抿着唇,缓缓地点了下头。

    他双手搭在了夏雯娜的肩上,低声说:“妈,就让她去看看吧!”

    夏雯娜肩膀一僵,紧紧地攥着拳头,听到齐承之也这么说,不甘的哭着,点了一下头,任齐承之揽着她,重新回到灵桌旁的位置站着。

    卫子戚一言不发的带着卫然走到棺前,卫然怔怔的站在棺尾便不动了。

    棺的三面依然是木质的,为了密封好,棺盖的四周也是木质,只在棺盖的中间一部分,是水晶制的。

    水晶的表面反着光,让她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卫然完全忘记了卫子戚的存在似的,怔怔的脱离了他的怀抱,目光始终盯着水晶的棺面,慢慢的靠近。

    -----------------------------------------------------

    也赶一次怀神的洋节,祝大家圣诞快乐~~

    每天开机都要卡一段时间,这段话变得好难打……

    默,求荷包鲜花钻石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