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62 戚少一笑,准没好事儿!

162 戚少一笑,准没好事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62 戚少一笑,准没好事儿!

    等服务生离开,齐承积才涩然开口,“小然,什么时候,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已这么不堪了。舒悫鹉琻”

    卫然摇摇头,说道:“承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好的。只是在这件事情上,你钻了牛角尖儿,有些入了魔了。”

    “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想跟你说,你这样做,根本不是为了我好,而是在让我为难,让我的日子不好过。”卫然说道,她拿起叉子,无意识的拨弄着水果塔上的水果。

    “不论是宴会那天晚上,你邀我跳舞。还是你买通记者,照了这些照片。其实你扪心自问,你最先想到的,都是为了让卫子戚不痛快,不是吗?”

    “你只想让他丢脸,却忘了你做这些,会让我受多大的罪。”卫然难受的沉重的呼吸,深深地吸着气,微颤的吸气声那么大旄。

    隔着桌子,齐承积也清楚地听到了。

    “你做的这些,最初的目的都是为了刺激卫子戚,却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我的立场。”卫然顿了顿,“承积,收手吧!”

    齐承积心中沉吟了一会儿,转变了策略嶝。

    他诚心诚意的说:“抱歉,小然,我……我没想到……”

    “是我太冲动了!”他一脸的懊丧,就连声音也充满了懊悔,“我实在是太生气,也太在意你。所以,做出的事就欠考虑。”

    他摇摇头,自嘲的说:“没想到过了这么久,我以为自己成熟了,可做起事来,还是冲动的像个毛头孩子,完全没有顾到后果。小然,我真的没想伤害你。”

    卫然笑笑,“我知道,你不会故意伤害我。”

    齐承积却摇摇头,“我真觉得特别丢脸,考虑事情还没有你周到。你能想到这么多,可我却都没有考虑到。我这样,有什么资格说照顾你,保护你。”

    “承积,你别这样。”看着他深切的自责,卫然也忍不住生出了歉意。

    “放心吧!小然,我以后不会再那么冲动了!”齐承积保证道。

    卫然又喝了口咖啡,迟疑了几个呼吸,才说:“承积,那个记者的照片登不了,不知道有没有给你。毕竟,你是雇他的人。”

    齐承积突然露出了被愿望,被冒犯的样子。

    卫然赶紧说:“承积,我不是在怀疑你什么,只是假设。如果……你手里有那些照片,能不能请你不要转给其他的媒体?我知道,那名记者不能登出来,和你原来的计划不符。”

    “小然!”齐承积突然严厉的叫他。

    卫然震了一下,看向齐承积,发现他的表情严厉的吓人,深受冒犯。

    “承积,我……”卫然知道自己的话伤着他了。

    “小然,我没想到你会把我想的这么坏!对,那名记者把照片给我了,不过这不是我的要求,而是他认为,既然收了我的钱,给我一份备份是理所应当的!”

    “而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把照片泄露出去!即使那名记者不能登出来,我也不会再把照片给别家!既然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就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之前,是我想的不周到。可现在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觉得,我还会故意伤害你吗?”齐承积气愤的说。

    “对不起。”卫然低下头,内疚的说道。

    齐承积不说话,过了会儿,他突然伸手,覆住卫然拿着叉子拨弄水果的那只手。

    卫然吓了一跳,想要收回手,可是他握的紧,她收不回来。

    “承积……”卫然不禁叫道,想让他放手。

    在他们斜后方的不远处,被盆栽和雅座外的屏风挡到的位置,卫子戚坐在里面,正好就能透过盆栽和屏风中间的缝隙,看到他们俩的动作,听到他们俩说的话。

    他就是怕齐承积占卫然的便宜,而卫然又心软的,觉得只要不过分就不会反抗,同时,也是好奇,想听听齐承积要怎么解释。

    所以他便提早过来等着了,谁知道竟让他看到这个!

    齐承积握着卫然的小手,他可是知道卫然的手有多细多软,现在看着齐承积握着卫然的那只手,他恨不得抽刀上去把齐承积的手腕给剁了!

    “小然,抱歉,我语气严厉了点儿。”齐承积说道,仍握着她的手,“我只是有些难过,你竟怀疑我会故意做出伤害你的事情。说实在的,我挺受伤的。”

    “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情,让你失望了,也对我失去了信心。”齐承积说道,“但是你放心,在我手里的照片,绝不会流出半张去!我不会交给别人,交给别的媒体,泄露出来!”

    可是他没说,不会从别人的手里流出去。

    卫然被他的话搅得混乱,也忽略了这个细节。

    “小然,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齐承积语气坚定地说。

    卫然点点头,“谢谢。”

    “现在,你放心了吧?”齐承积微笑着问。

    卫然点点头,朝他笑笑。

    齐承积也放松了下来似的,笑着说:“那快吃吧!现在没了担心的事情,就有了胃口,吃甜品应该会更好吃!”

    卫然依旧是没什么胃口,可是也觉得刚刚得了齐承积的保证就走,有点儿太明显了,好像有种利用完了人,就过河拆桥的感觉。

    所以她还是耐下性子,吃了些水果塔。

    两人吃的都不算多,齐承积其实不怎么爱甜品,卫然又没胃口,勉强吃了服务生先前给她切下来的那一小块,便不想吃了。

    “我吃不下了。”卫然不好意思的说,放在中间的水果塔还剩下一大半,着实有些浪费。

    “没关系,吃不下不要勉强。”齐承积笑道。

    卫然放下叉子,有点儿后悔叫了焦糖玛奇朵。

    甜品已经挺甜的了,再喝这么甜的咖啡,不免有点儿腻。

    她喝了口水,涮去口中的甜腻,变得清爽了些,才说:“承积,不好意思,因为这件事,还单独约你出来,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

    “没有的事情。”齐承积笑笑,有些自嘲的意思,“要不是因为这事儿,你恐怕也不会主动约我出来。我甚至在想,不如我以后多犯点儿错误。”

    他笑道:“虽然会惹你不高兴,可至少,也能多见见你。”

    卫然愣了下,随即意识到他是在开玩笑,便轻笑着,无奈的摇头。

    可看着齐承积认真的神色,她突然就不那么确定了。

    自从齐承积回来,她再也没法儿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出卫然神色有异,齐承积便开玩笑的说:“吓着啦?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卫然微笑道,“对了,你的工作怎么样?你是从基层做起的,还习惯吧?”

    “还不错,本来我是想隐瞒身份的。可是我的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想隐瞒身份,根本不可能。”齐承积苦笑道,显然是受了点儿困扰。

    “所以在公司里,虽然我的身份是普通员工,可是人人都知道我是齐家的二少爷,对我依旧是特别小心客气。也不敢拿对待新人的态度对待我,那些端茶送水,文件打印复印什么的杂事,也都不够交给我做。”

    “倒是最开始,经理就带着我去见客户,让我尽快熟悉公司业务的运作。”齐承积说道,“虽然瞒不住身份,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不过对于能够加快学习的速度来说,到是件好事。”

    “省了那些做杂事的时间,把这些时间都用来学真正有用的东西。”齐承积说道,“只是可惜,他们对我的身份始终太在意,很多事情不敢当着我的面说。”

    “对我也是种有些顾忌,我也没法儿真正的打入他们的圈子。而且,部门的同事也总防着我,好像我是齐家派下去的间谍,会随时打他们的小报告。”

    “甚至,还是专门去抓他们的把柄的。”齐承积苦笑着摇头,“得不到同事们的信任,有些事情也挺难办的。”

    卫然点点头,“不管是公不公布身份,都是有利有弊的。”

    说着,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没想到这么晚了,耽误你这么多时间,真不好意思。”

    卫然站起身,“我也得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齐承积跟着站起来。

    “不用,司机就等在外面。”卫然说道。

    “那我送你去门口,看着你上车。”齐承积说道。

    卫然没再拒绝,让齐承积结了帐,便一起离开。

    到了门口,司机正站在车门前,见卫然出来,忙替她打开车门。

    “路上慢点儿。”齐承积嘱咐道,“回家之后,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吧!”

    他倏地顿住,又说:“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我到家会跟你说一声的。”卫然答应道。

    齐承积笑着点头,目送卫然上车。

    直到车子开走,再也看不见了,他才转身。

    可刚一转身,就发现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旁边。

    无声无息的,竟是让他毫无所觉。

    齐承积眯起眼睛,脸立刻沉了下来,带着一脸的恨意,冷哼道:“没想到你也在这儿,不会是跟踪小然过来的吧!”

    “我知道她今天约了你,不必跟踪。”卫子戚淡淡的说道。

    齐承积抿起唇,嘴角冷冷的勾了勾,“怎么,嫉妒了?不放心她跟我单独见面,所以在一旁躲着?没想到,你卫子戚也有今天啊!”

    卫子戚摇摇头,嘴角嘲弄的撇着,“我家小然单纯,容易受了你的骗,所以我跟过来看看。”

    “我会骗她?卫子戚,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一直以来,欺负她的只有你一个人!”齐承积怒道。

    卫子戚这样污蔑他,反咬他一口,真是把齐承积气出了一肚子火。

    卫子戚冷嗤一声,“你跟她说,照片在你手里,绝不会流出去半张。当然了,流出去一张或几张,也不叫半张。不过这种七八岁孩子就会的咬文嚼字的漏洞,我想你现在自诩成熟睿智,也不屑于用这么低劣的手段。”

    “但是同时,你也没保证过不会从别人手里流出去。那名记者既然能收了你的钱去拍照,一样也能收了你的钱把照片卖出去。只要你的价格够给力,我想他也不介意赔上自己的职业生涯。”

    “齐承积,跟一个已经慌了神儿的小姑娘玩儿这种文字游戏,你挺有能耐啊!而且,她还是你口口声声说爱着,永远不会去伤害的女人。”卫子戚冷声斥责。

    声音并不如何激动,可是那浓浓的嘲弄,直说的齐承积心里极不是滋味儿。

    “卫子戚,别用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齐承积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就连声音都变得又急又粗。

    “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君子,我是不是冤枉了你。”卫子戚冷冷的说,“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不管照片是不是你流出去的,只要照片被流了出来,让人看到了,我就都会认为是你做的。”

    “我这么认为,你肯定是无所谓的,但是我也会让小然这么认为。”卫子戚一边嘴角扯起,嘲讽的笑着。

    他双手都插.在裤子口袋里,挑着眉毛,那表情并不显得如何得意,可就是让人看着,心里恨得牙痒痒。

    “不然,你以为小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又是怎么想到,要来找你的?”卫子戚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左手。

    他的指甲修剪的简短整齐,指甲顶端没有露出一点儿的白色,里面也是一点儿灰都没有。

    不过卫子戚仍低着头,拇指弹着中指的指甲中并不存在的灰。

    “这么说来,也是我制造了你们见面的机会,不然你还真见不着她!”卫子戚抬头,朝齐承积和悦的笑,“怎么,还想让我再多给你制造点儿?”

    齐承积嘴唇抿的更紧,他来回几个紧绷的呼吸,才上前一小步,凑近了他,冷冷的说:“笑吧!你现在就尽量的笑吧!将来,有你哭的时候!”

    卫子戚不在意的笑,一点儿都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他耸耸肩,“随你。”

    说完,便转身走到马路边。

    贺元方已经站在车门前,就在马路边等着。

    刚才卫然的车前脚走,他随后就来了。

    卫子戚也没跟齐承积打招呼,更没说再见,便直接坐进了车里。

    贺元方坐回到驾驶座,接卫子戚回公司。

    卫子戚坐在后座,透过前方中间的后视镜,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笑容。

    贺元方眼睛瞥过后视镜的时候,正好瞥到了卫子戚正对着镜子笑。

    忽然一阵阴风就从他的衣领窜了进去,贺元方突然蹿出一片鸡皮疙瘩,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

    卫子戚的微笑,真的堪称死神的微笑啊!

    戚少一笑,准没好事儿!

    这可是贺元方这么多年亲身换来的经验啊!

    贺元方也只瞥了一眼,就赶紧收回目光,生怕被卫子戚逮住。

    可不巧,他这一瞥,偏偏就被卫子戚给抓住了。

    卫子戚勾了勾唇,问道:“元方,你说我笑起来,真的不管怎么笑都是嘲弄?”

    “啊?”贺元方这下子,忍不住看向后视镜。

    卫子戚扯出一个笑容,问道:“你看我现在这笑容,真诚吗?”

    贺元方嘴角抽了抽,实在是弄不明白,卫子戚现在究竟想干什么。

    于是,贺元方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试探性的问:“戚少,你这是在说反话吗?”

    卫子戚正摸着下巴调整自己的笑容,一听贺元方的话,笑容立即僵住了。

    他没好气的放下手,冷着一张脸也不笑了。

    “戚少,有什么问题吗?”贺元方不解的问。

    卫子戚撇撇嘴,“没什么!”

    贺元方吓得啊,也不敢说话了,后背的衬衣都被冷汗浸湿了。

    他开车开得也特别忐忑,平时跟卫子戚在一块儿,也挺安静的,可是都没有今天的气氛这么紧张。

    贺元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好像都能听到自己心脏紧张的跳动的“砰砰”声。

    就在他紧张的直冒冷汗的时候,卫子戚突然开口了,“那这样呢?”

    贺元方下意识的看向后视镜,这一看,险些没吓得厥过去。

    卫子戚又露出了比刚才的弧度还要大一些的笑容,可是看着依旧不怎么真诚,反倒是阴森森的挺渗人。

    “戚……戚少……”贺元方的嘴角抽.搐的厉害,“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就说,真诚吗?”卫子戚一记冷光射,过去,“说实话!”

    贺元方被他瞪得心拔凉拔凉的,迅速的摇头,“越来越吓人了!”

    “啧!”卫子戚没好气的出声,“那你说,怎么笑才算是真诚?”

    贺元方想说,这是个天赋问题,戚少你就不要想了。

    “真诚?”贺元方鹦鹉似的重复。

    “你今天怎么了,智商被黑洞吞了吗?”卫子戚的语气充满了嫌弃,“我是说,比如说本来我只是很好心情的开玩笑,可是笑起来像嘲讽。”

    “比如说本来我想真诚的笑,可笑起来还是像嘲讽。比如说本来我听了个笑话,觉得挺好笑的就笑了,可是看起来依然像嘲讽。这算怎么个事儿?”卫子戚不悦的拉下了脸。

    贺元方很想说这是个人天赋问题,可是也没敢真说出来。

    “戚少,要不你对着镜子多练练?”贺元方小心翼翼的说。

    “啧!”卫子戚翻了个白眼儿,不再对着后视镜笑了。

    ……

    ……

    晚上卫子戚回家的时候,进到客厅,又没找到卫然的人,便又回到厨房,以为卫然又像昨天一样,跟着赵婶儿学做菜。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