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94 我给了他足以轻易摧毁我的力量

194 我给了他足以轻易摧毁我的力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94 我给了他足以轻易摧毁我的力量

    借着酒劲儿,她开口道:“南希,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帮我。舒悫鹉琻”

    “你这是怎么了?”陆南希着实被她吓着了。

    卫然又摇摇头,说道:“以前,总是你一直追问我,我才会告诉你,其实全是因为我这性子,就不是能轻易跟人说心事的人。不过有你在身边,我真的是很幸运。”

    “也很幸运一直以来,你都一直让我把事情告诉你,不让我憋着,不然憋着憋着,我可能早晚都会爆炸的。”卫然握着拳头,垂了垂自己的胸口,发出“砰砰”的声音。

    “今天,我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我有多么幸运。”卫然说道,“今天早晨,叶念安来找过我。眭”

    陆南希愣了一下,没说话,听卫然继续说:“之前卫子戚去出差,他去了T市,骗我他去了J市,正好他刚回来,叶念安就找来了,还说他从T市带了个女人回来。”

    “我自然就误会了,我不想信叶念安,可又忍不住去查证。”卫然苦笑,“结果,我就那么冒冒失失的冲了过去。事实自然不是叶念安说的那样,卫子戚是带回来一个女人,却不是那种关系。”

    “那个女人,我很喜欢,也知道她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人。而且,她本身就有一个非常非常爱的人。只是因为意外,被卫子戚救回来了。”卫然说道赠。

    陆南希忍不住惊讶道:“卫子戚还会救人呢?”

    “具体的,我就不说了,这涉及对方的*,我不好说。”卫然说道,“总之,是我误会了。而且,她也让我知道,能有一个像你这么好的朋友,是有多么幸运。”

    “所以,我有事情也不想瞒着你不说了,也不想你在那么费劲儿的追问我。”卫然把玩着小小的酒杯。

    “我早晨的失常,就是因为我受了叶念安的话的影响,一直在挣扎,不想相信她,可又忍不住去怀疑。”卫然摇着头说道。

    “也因此,卫子戚知道了,跟我发了火,怪我不信任他。”

    “其实也不能怪你。”陆南希咕哝道,“任谁摊上卫子戚那么一个人,都没法儿轻易地信任。谁让他的过去那么精彩,而且到现在都还有叶家姐妹虎视眈眈的,要是能信任他才怪呢!”

    “是他没给你应有的安全感,又怎么能怪你怀疑他。”陆南希说道。

    “他说,如果我再这么怀疑下去,他就真的会在外面养一个。”卫然说道,“我也知道,我这样猜疑的样子很难看,像个妒妇,一点儿都不豁达,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卫然。”陆南希突然打断她,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你是不是爱上卫子戚了?你……很爱他吧!”

    卫然只是讷讷的看着陆南希,陆南希便说:“不然,以你的性子,你不会这么在意,甚至在意的害怕起来,都不知所措了。”

    “当初,齐承积一声不吭的就去了美国,虽说是被家里逼得吧,可到底,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这要是换做正常的情侣,女的不还得跟他大闹一通啊!可你那么轻易的就接受了。”

    “而且,当时我看着你的反应就很淡,一点儿没有自己喜欢的人离开了的苦闷。他那可是远在美国啊,那么远的地方,女朋友不在身边,那颗心可是说变就变了的!”

    “而且,也不像卫子戚,好歹他在身边,你能看着。卫子戚就在你眼前,你都这么不放心了。可是当时齐承积在美国,你竟然都不怕他在那边儿另找了女朋友。”

    “尤其是大家都那么年轻,心性都还不定,变心可是更容易的。但是你就是这么淡定,一点儿都不怕。你那时候虽然没说,可是表现出的态度就是,他若是在美国另找了女朋友,那就是你俩有缘无分,该干嘛干嘛,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

    “生活还是要继续,而你一点儿都不受影响。这可跟你对卫子戚的反应,太不一样了!”陆南希说道。

    “卫子戚就是去个T市,你都那么不放心,还让我代你上课点名,你能大老远的跑到T市去找他。如果你不是爱上卫子戚了,你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陆南希摇着头,“别看T市近,可是说追去就追去,对你来说,这种事已经够疯狂的了。你可不是那么冲动的人。”

    “可我敢肯定,要是卫子戚去了美国,你过不了多久,还会忍不住追到美国去。”陆南希肯定的说。

    “以前看不出来,可是现在有卫子戚一对比,很容易就知道,之前你对齐承积,也只能说得上是喜欢,再多就没有了。”陆南希说道。

    她向前倾了倾身,隔着矮桌凑向卫然,“可是你是爱卫子戚的吧!很爱很爱!”

    卫然把玩着酒杯的手突然用了些力气,不自禁的使劲的捏着酒杯。

    半晌,她才点头,却仍不敢看陆南希,低着头,目光始终看着酒杯,“之前,我意识到我爱他。可是这次之后,我才知道我比想象中更爱他。”

    “我给了他足以轻易摧毁我的力量,他好像还不知道。”卫然轻声说,“我也并不打算告诉他,在我没确定他的心意之前,我不敢告诉他。我怕——”

    “哎!”陆南希沉重的叹了口气,充满矛盾的摇头,“一开始,看你好像不怎么情愿嫁给他似的,我担心你会不幸福。”

    “但是现在,你爱上他了,至少这段婚姻是你心甘情愿的,甚至还会小心翼翼的去经营,去维护。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快乐。你能嫁给你所爱的男人,这一点,我替你开心。”

    “可是偏偏,你爱上的又是卫子戚那样的男人。”陆南希无奈的摇头,又叹了口气,“那可有你受的了。他那么聪明的人,会一点儿都看不出你的心意吗?”

    “而且,你今天已经表现得这么敏.感了,我猜,即使他以前看不出,今天也会知道了吧!”陆南希说道。

    陆南希的话,让卫然浑身发冷,她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即使喝了酒,酒意也没能把她的脸染红。

    她手脚都变得冰冷,心脏忽而一缩,惊惧的看着陆南希,“不……不会吧……”

    陆南希没说话,只是看着她,露出“你说呢”的眼神。

    “我替你开心,至少你嫁的是你所爱的人,在你作出后悔的事情之前,就先认清楚了自己的心。可是我也替你担心,就如你所说的,万一……万一卫子戚他最终腻味了怎么办?”

    “我希望他也是爱你的,可我怕……”陆南希摇摇头,“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他的过去太精彩了。任哪个女人跟了他,都不会有安全感。”

    “即使是像叶家姐妹,她们中若有人能最终绑住了他,登上卫子戚妻子的位置,恐怕依旧不会真正的放心,还是会成天惶恐不安的,也担心他又在外面养了多少女人。”

    陆南希想了想,咬咬牙,下定决心般的看着她,“卫然,不如就趁这次,你好好想想清楚,你对他的爱,是不是足够到可以让你为此受那么大的委屈。”

    “如果是,你就继续,然后,想办法让他爱上你,就像你爱他一样的深。至少,也让他没有心情再去看别的女人。”陆南希说道,虽然她觉得要做到这点儿实在是太难了。

    卫子戚想什么,没人知道,又怎么可能抓住他的心。

    “如果,最终你还是觉得太累了,那么从现在起,你就得控制住自己的心,别陷得太深,免得到时候,你真的会承受不住。”陆南希说道。

    其实她并不太懂这些事情,她没有真正的爱过,她甚至连早恋都不曾有过。

    从小就在“稷下学府”里,学校的那些学生的身份,都不会允许自己自由的谈恋爱。

    早就早早的给他们定下了亲事,少数没有定下的,恐怕也会嫌弃她的性格太过直爽豪迈,甚至冲动,没有女人味儿,宁愿去外面找那些清纯可人的。

    即使家境一般,顶多算得上是小康。

    反正他们要的也只是短暂的恋爱,谁都知道年少的恋爱不会长久,而他们那些人,寻求的也只是一时的新鲜,不会为了那些女孩儿而定心。

    “稷下学府”里的男生,都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要接掌家业的,就不会去纡尊真的跟普通的女孩儿开花结果,谱出短暂的浪漫恋曲倒是可以。

    而注定无法接掌家业,只能在家族企业里担任较重要的职位,却永远无法登峰的人,则更加看重联姻的重要,不会让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再落。

    若要谱出短暂的浪漫恋曲,自然是去找那些背景单纯,不会给他们造成麻烦的女孩儿,谁也不会找陆南希这样,性格麻烦,背景更麻烦的。

    对于自己的性格,陆南希十分清楚,但是她改不了,也没觉得自己这性子有多么不好,多见不得人。

    她就不是那种温柔可人的人,如果男人不喜欢她这样子,她还不嫁了呢,绝不会因为对方而改变自己。

    她也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想找自己的真爱,不想接受将来的联姻,不想为了不爱自己的男人压抑自己的本性。

    真爱她的男人,就要连她的性格都爱。

    同样的,卫然也是如此。

    当初跟齐承积的那段,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爱是什么滋味儿,只觉得齐承积不错,心里是喜欢他的,只是这份儿喜欢还未来得及转化为爱。

    陆南希并不真的懂,真爱上了会有多么复杂,尤其是那份儿忐忑痛苦的心情。

    那份儿爱意并不是说收住,就收得住的。

    卫然摇摇头,陆南希不知道,她却是清楚。

    这份儿感情,她早已控制不住了。

    在她能控制住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知道了之后,便收不回来了。

    卫然摇摇头,苦笑道:“这哪里是说控制得住,就控制得住的?跟他越久,就陷得越深。”

    陆南希吃了口爽口的沙律,看着卫然,眼珠子一转,说道:“既然你收不住了,那就只剩下第一种了,让他爱上你啊!”

    忽而,陆南希“嘿嘿”的笑了起来。

    卫然真是挺羡慕她这乐天的性子的,多难的事儿,搁她那里都能笑得出来。

    “按你说的,他至少也是喜欢你的,而且我觉得,以卫子戚现在对你的在乎程度,那可是很喜欢,距离爱意,也只不过是一线之隔。”陆南希食指和中指中间露出米粒那么丁点儿的距离。

    “军训最后一天,我可是都看见了,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吻你,不就是当众宣示了所有权吗?你可是第一个卫子戚这么在乎的女人。”

    “以前他女人虽然多,可从来没这么做过。我哥跟他朋友聊天的时候,我在旁边偷偷听过他们对卫子戚的评价,尤其是男人凑在一起能聊什么,不就是聊女人嘛!”

    陆南希的哥哥陆南顾比卫子戚小一些,但是比陆南希大很多,卫然记得,好像是大五六岁的样子。

    “他们说,卫子戚对那些女人一向不在乎,不论那些女人在外面怎么跟男人打情骂俏,他都不管,只要出现这种行为,立马分手,但是他从来不会为了哪个女人,当众宣誓所有权。”

    “那些女人如果觉得跟他没有安全感,又或者觉得他对她们不够在乎,想要刺激一下他,对不起,请走人。要是不满意,可以去找让她们满意的男人,卫子戚是不伺候。”

    “就连当年叶念安跟他在一起,其实也都是叶念安一直粘着他,故意放出话去说两人在恋爱,慢慢的让人们听这话听得多了,就认了两人是一对儿,但是卫子戚从来没表过态。”

    “我哥说,那时候岳路遥也追过叶念安,但是卫子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大有你要是追到了,你俩就在一起得了的意思。”陆南希说道。

    “现在想想,卫子戚对你可真是太不一样了。先不说为了你的事儿,他都把岳路遥的一根手指给剁了。那时候学校不是还有人说你去酒吧吗?他都亲自出面儿替你解决了。”

    “而且,他主动要跟你结婚,在学校里,还生怕有男生以为你是单身来追你,先给你在他们面前盖了章,让他们离远一点儿。”

    陆南希眨巴眨巴眼儿,越说越兴奋,脸上也不见了之前的郑重,又回到了平时的淘气性子。

    “这也就是放卫子戚身上,咱们说不好,这要是放在一般男人身上,那他肯定就是特别在乎自己的女人,爱上她了!”陆南希想到这种可能,双目陡然放出锃亮的光。

    “卫然,你说,卫子戚会不会是已经爱上你了,只是一直不说。你又一直那么忐忑,面对他就没了自信。所以他不说,你也不敢确定?”

    “这……这怎么可能!”卫然使劲的摇头。

    她倒是愿意这么想,可是她不敢。

    怕自己真的这么想了,抱了太大的希望,到时候伤的就越厉害。

    “你别否定的这么快啊!把心态放平了,好好想想。”陆南希说道,“其实,我真觉得很有可能啊!”

    “可是那是卫子戚啊!你也说,他怎么想的咱们说不好。放普通人身上可能说得通,可放他身上就未必了。”卫然摇头道。

    “所以,你要回去试试啊!”陆南希说道,“具体的方法,可是要你自己想了,毕竟你才是跟他一起生活的人,对他总比我这个外人了解。”

    “我可是怕他怕得要命。”想想卫子戚,陆南希就抖了一下,“连话都不敢跟他多说,更别说了解他,或者想招儿测试他了!”

    “要怎么去测试,肯定还是得你这个了解他的人去想。”陆南希又“嘿嘿”的坏笑起来。

    她朝卫然挤眉弄眼儿的,又倾身凑过去,“现在你跟卫子戚的生活还是很和谐吧?”

    卫然红着脸,说道:“你说什么呢!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上次你给我发给我的那些内.衣,都是什么啊!你说你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没有过男人的,怎么看的东西这么吓人啊!”

    就因为她,卫子戚竟然真去去买了那些有的没的。

    陆南希眨眨眼,说道:“你不知道啊!就是因为我没男人,所以我好奇啊!我都想好了,将来我要是真不幸的找不到男人,我就去找个顺眼的一夜情!好歹,我也得尝尝做那事儿是什么滋味儿不是?”

    被陆南希这么一搅和,卫然都差不多要把自己的郁闷给忘了。

    她倒是真不怀疑,陆南希是一定能做的出来的。

    陆南希又竖起一根食指,手肘撑着矮桌的桌面,继续说:“男人可是下.半.身说话的动物,不论是谁都一样。从做那事儿就多少能看出来,他对你有没有感情的。”

    “一般玩玩的,都是身体说话,不会太在意女的。你想想卫子戚对你怎么样?而且,如果不爱你,恐怕也不会要你要的那么频繁,早就省下力气向外发展了。”

    “所以我才问,你们的生活和谐吗?”陆南希又问。

    看卫然脸更红,陆南希立即来了兴趣,“哦——你脸红成这样,跟他的生活肯定不是一般的和谐,一天几次啊?”

    “你说什么呢!我出来是跟你说心事的,谁跟你聊这个了!”卫然头皮发麻的粗声道。

    “这不就是心事吗?”陆南希笑呵呵的说,摆摆手,“算了,不逗你了,我真觉得,卫子戚那人,不爱你的话,又怎么会被结婚证绑住?”

    “有件事,你不知道。”卫然的脸色黯淡下来,低声说。

    “什么事儿?”陆南希诧异的问。

    “八大家族里的男人,都有一个字,只有妻子知道。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吧?”卫然说道。

    “是啊!”陆南希点点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