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录音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210 录音笔

    他表达温柔的方式很怪异,可是却让她的体内涌出一股暖流,从小腹一只窜到胸口。舒悫鹉琻

    她张张嘴,却又没有勇气说出口。

    面对卫子戚耐心等待的表情,卫然咬住唇。

    她低下头,不敢看卫子戚,目光只是盯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指。

    “我……”卫然舔舔.唇,鼓足了勇气,就怕这股勇气消失,所以快速的说,“你当初是怎么把我带回来的?瞑”

    “怎么问起这个?”卫子戚心中突然警觉起来,表面不动声色的问。

    “没什么,就是好奇。”卫然说道,“以前小时候我太害怕了,心里特别想知道,但是一直没有勇气问。”

    “我八岁之前的记忆都没有,其实心里一直有一种不安,好像自己没有归属。这跟现在的感觉不一样,至少你知道你应该姓什么,你的父母是谁,你出自谁的家里。瑛”

    卫然摇摇头,“可是我不知道,好像我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我不知道自己八岁以前的生活都是什么样的。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我总在想,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因为无力照顾我,还是别的原因,把我抛弃了,还是我是被人给偷走的。我的父母是做什么的,我长得像谁?”

    “他们爱我吗?好多好多的疑问。”卫然鼓起勇气看向卫子戚,“我现在嫁给了你,我一直生活在卫家,爸妈待我就像亲生女儿。可是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我想知道我的根到底在哪儿。”

    “我想知道,你到底娶了谁家的女儿,我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卫然又舔了舔.唇。

    “我一直不问,不代表我就淡忘了,完全不在乎这件事情。小时候我太不安了,我还记得,我一醒来,什么记忆都没有,比初生的婴儿还不如。”

    “至少婴儿对世上的一切都是懵懂的,他们等着大人慢慢的教他们。可我呢?实际上我是清楚地,我可以分辨得出这世上的一些事物,我有智慧,能思考,我不曾忘记过去所学。”

    “可是对于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得家又在哪儿,我从哪里来,却一点儿概念都没有。那种惶恐,我到现在想想都还会不寒而栗。”卫然颤了一下,双手环抱住自己。

    “而我刚刚醒来,你就走到我面前,宣称我从头到脚,乃至灵魂都是你的。”卫然的目光有些涣散,陷入回忆之中,“你那时候那么好看,可是也那么严厉,让我害怕。”

    “所以,我不敢做一点儿惹你生气的事情。我虽然从来没问过,可是我知道如果我问你关于我的身世,你会生气。”卫然目光聚焦,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卫子戚的脸上。

    “那么,你现在就不害怕了?”卫子戚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些沙哑。

    卫然摇摇头,说道:“我仍然害怕,所以我今晚才一直这样犹豫不定的,不敢跟你说。”

    “不过——”她又说道,“我也知道,如果我没做错,你是不会生气的。”

    卫然朝他露出微笑,“以前我不懂,不过现在想想你生气的那些事情,是因为我做错了。”

    卫子戚有些郁闷,这丫头似乎是把他看透了。

    不过,卫子戚也没这么好打发。

    “那你怎么想起今晚上问了?之前你也一直没问。”他说道,不可避免的想到昨晚的短信。

    他想问除了昨晚那条短信,她还有没有收到别的什么信息。

    单单只凭昨晚的短信,依着她昨晚的态度,应该不会有所怀疑才对。

    可是他又不能问,问了,卫然肯定会察觉到异常。

    卫子戚头一次觉得自己陷入了某种困难的境地。

    卫然考虑要不要跟他说实话,想了想,她决定隐瞒,“就是昨晚的那个恶毒的短信啊,虽然我并不拿那条短信当回事儿,但是我也想到,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所以才想要问一问。”

    “也可以说,是那条短信提醒了我。”卫然说道。

    卫子戚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让她觉得,在他的目光下,她无所遁形。

    卫然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感觉心脏有力且不安的从内捶打着她的胸口。

    她希望自己足够镇定,不要在卫子戚的目光下表现出不安和心虚。

    就在她以为,卫子戚要看透了她的时候,卫子戚竟然缓缓地开口,“我是在路边捡到你的,当时你昏倒了。”

    卫子戚说道,这是实话,也可以说只是实话的一部分,他并不算骗她,只是没有说完全而已。

    卫然眉心真正的舒展开,她只是按照正常的逻辑想到,既然她昏倒在路边,那么父母必然不在身边,否则她的父母不可能不管她。

    那时候,或许是卫子戚正值无聊时期,难得的动了一次恻隐之心,就被她给碰上了,于是被他带了回来。

    “这个回答能解答一些你的疑惑吗?”卫子戚问道。

    虽不能满意,但至少目前为止,也算是解答了其中的一点。

    卫然点点头,笑的有些虚弱无力,“我想还算可以。”

    卫子戚又触碰了下她的眉心,轻轻的揉了揉,“别想了,你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好?”

    卫然轻握住他搁在她眉心上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双手掌心,摇摇头,“过得很好。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想到了这个。我去泡个澡,放松一下。”

    说完,她便起身去了浴室。

    直到浴室的门关上,卫子戚才沉下脸,卫然今天会问这个问题,太反常了。

    他生起前所未有的不安,比昨晚更甚。

    卫子戚看了眼浴室,里面响起放水的声音,他立即放眼去寻找卫然的手机。

    她爸手机放在床.头充电,他立即走过去,把手机拿起来,翻找着信息。

    今天一条短信都没有,她和陆南希联系,一般都是通过QQ或者微信,要么就是直接打电.话,很少发短信,而一些广告短信也都被屏蔽了,所以信息里很干净。

    他又查了她的通话记录,也没有陌生的号码。

    卫子戚把手机放下,皱起眉头。

    他敢肯定,不只是昨晚那一条短信,很有可能有其他的,但是被卫然删了。

    ……

    ……

    接下来的日子里,卫然心里虽然不能说一点儿疙瘩都没有,但是也把这件事强压了下来。

    她没有再问卫子戚,不想再发生像上次宁婉那样的事情。

    她错信了别人的话,去怀疑卫子戚,让卫子戚失望,也便宜了一直想拆散他们的人。

    许是因为她的态度坚决,那个陌生的女人并没有再联系她。

    这更让卫然觉得,对方可能只是在说谎,见她不信,便只能作罢。

    难得的平静了些时日,这天,卫然从学校回来,进了楼里,便被楼内的管理员叫住。

    “卫太太。”管理员叫道,“有你的一份包裹。”

    卫然奇怪的走过去,她最近也没有买什么东西。

    管理员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纸盒子,纸盒被胶带封的严实,卫然接过来,转着圈的看遍了,都没有看到快递单。

    只是在纸盒的一面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卫然收”。

    “这是谁送来的?”卫然问道,“这种包装,应该不是快递送的,连快递单都没有。”

    “只是一个戴帽子的年轻人。”管理员说道,“他本想上楼去,可是这包裹我看着不妥,就不准他上去,代为收下了。”

    管理员凑过头看着卫然手中的包裹,“太太,要不要在这里打开?一般的包裹可没有这样子的,来路不明的,你不要自己打开比较好。要不然,我叫个保安来?”

    管理员其实更想报警,但是万一没事的话,就成了浪费警力了。

    也实在是这个小区太高档,里面住的住户身份也都显赫,所以管理员不得不小心。

    不然的话,出事的可不只是卫然,有什么问题的话,他的工作也不保。

    卫然轻轻的晃了晃包裹,里面实实落落的,并没有东西在晃荡。

    想了想,卫然便点头,“那就在这里拆吧,你有刀子吗?”

    “有的。”管理员说道,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美工刀交给卫然。

    卫然将封住纸盒缝隙的胶带割开,将盒子打开,里面又是一个盒子。

    她将里面的盒子拿出来,发现是支录音笔的包装盒。

    盒子被打开过,并没有带塑封,但是依然崭新。

    卫然猜测里面的东西会不会与包装盒上的照片相符,又或者这包装盒只不过是一个盒子而已。

    她将包装盒打开,将里面的塑料盒子抽.出来,里面放着的竟还真是一支录音笔。

    她左右检查了下,这录音笔也没有什么异样。

    “看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管理员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卫然冲管理员笑笑,“谢谢你。”

    “没事,没事。”管理员连连摆手,“本来这也是我的工作。”

    卫然带着录音笔回到了家,她坐到沙发上,皱眉看着这录音笔,心底的不安越来越重。

    下意识的,就觉得这跟之前联系她的陌生人有关。

    她把录音笔上的耳机戴上,心想既然对方把这个寄过来了,那就肯定是有电的。

    卫然按下开关,录音笔内虽然并没有出现说话的声音,但是她可以听到一些沙沙的背景,好似是人的呼吸。

    又过了几秒钟,才响起一个女声,“是我,之前和你通过话的,并且想要告诉你真相的人。”

    卫然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这个声音比之前电.话里的清晰许多,但是明显经过声音处理,声音听起来和之前通话时的判若两人。

    “既然你不肯听我说,不肯与我见面,不敢面对真相,那我只好采取这种办法了。”对方说道。

    录音笔里的声音又顿了顿,才继续说:“关于你的身世,诚实的说,我并不知道,你原来叫什么,父母又是做什么工作的。”

    卫然听着,皱起了眉。

    “但是你遇见卫子戚当晚的情形,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那天晚上,路上没车,你们家住的十分偏。当时,卫子戚开车的速度很快。”

    “那时候,你父母突然窜了出来,你母亲挥着菜刀在身后追赶你的父亲,就在你父亲淘到马路中间的时候,终于被你母亲追上了。”

    “你母亲一到便插.进了你父亲的后背,这时候你刚好也追了出来,就站在路边,看着那画面似乎已经疯了。”

    “那一刀,我可不觉得你父亲有机会活命,恐怕当场就被砍死了。可惜,当时卫子戚的车速太快,你母亲本来可以跑开的,但是太快了,她愣住了,就这样,被卫子戚撞死了。”

    “其实我想,就算你父亲当时有一线生机活命,被卫子戚撞了那一下,那一点儿希望也都没有了。”

    “然后,你晕了,卫子戚只是看了看你的脸,我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原因,就把你带回去了。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可以说,是卫子戚杀死了你的父母。”对方说道,“或许你会说,你父亲已经被你母亲杀死了,可是谁知道呢,也许他能救活呢?”

    “如果他能救活,你母亲可能也不会有事。我猜,如果去鉴定一下,可能也会鉴定出你母亲精神异常,从而免去一场牢狱之灾。”

    “一旦你母亲恢复了,你们可以继续生活在一起,而你也不是无父无母,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孤儿。”

    “呵呵!”对方笑了两声,“虽然他把你带回家了,给了你特别好的生活,肯定比你跟着你父母要好得多。你跟着你父母,这辈子都去不了‘稷下学府’,见不了这么多的世面。”

    “可能连大学都上不了,也只能上个高职一类,出来奔波着工作,一个月赚个两三千的辛苦钱。”

    “不过我想,这些跟你父母的命相比,恐怕也不值一提吧!你父亲暂且不说,你母亲可是死的不明不白的。卫子戚把你母亲撞死了,可是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他还把你带回家,直接把你当禁.脔了吧?”对方轻哼一声,“他毁了你原本应有的完整的家,造成了你的失忆,甚至还从来不告诉你真相。”

    “你母亲的死,他甚至连个道歉,连个赔偿都没有。或许你觉得,他把你带回卫家已经补偿了。可是你扪心自问,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过得真就那么快乐吗?”

    “他一直在骗你,他杀了你的父母,毁了你的生活,被迫让你的生命转换了轨道,而非你个人的意愿。一直到现在,他仍然在骗你!”对方严厉的说。

    “你有没有问过他,你的身世?如果问了,你想想他是怎么回答你的?我想,卫子戚是不屑说谎,但是他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全部的真相,恐怕,也只是告诉你一部分吧。”

    “你有没有想过,他最开始把你带回家的时候,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赎罪?卫子戚从来不会被这种情感困扰。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在毁了你的生活后,还要再毁了你。”

    “而且,他所对你的好,你从不怀疑是因为什么吗?你能想象吗?一个给了你现在生活的人,却是杀你母亲的凶手。”

    卫然浑身发冷,她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把录音笔往茶几上丢,连带着耳机也从她的耳朵里挣了下来。

    录音笔“砰”的一声砸在茶几上,又在桌面上滑出了一段距离,在靠近茶几另一边的边缘时停下。

    上面的灯还在闪烁,她刚才只想把录音笔丢开,却忘了关掉。

    里面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在继续说话,又说了些什么,她没有听到。

    耳机的线被录音笔扯着,以至于耳机正悬在茶几与地面之间,来回的晃荡。

    卫然只是虚弱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录音笔。

    她为什么一点儿都不怀疑录音里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真是这样,她到底该怎么办?

    她就是怕这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卫子戚。

    真的是他撞死了她的母亲吗?

    就算她母亲真的杀了父亲,可是她仍旧不希望母亲死,她若在牢里,她若在精神病院,至少,她活着。

    至少,她知道自己是谁。

    她想知道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爱着的。

    即使没有现在这样豪奢的生活,她也希望母亲能够活着,她也希望自己能有记忆。

    卫然双唇不停地颤抖,身子越来越冷。

    她毫无知觉的抬起双手环抱住自己,掌心停留在胳膊上,那处也没能觉得温暖一些。

    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变贪.婪了,卫子戚给了她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拥有的生活,卫明毫和林秋叶给了她父母的爱,即使她不记得自己的父母,她也知道两人给她的爱不逊于亲生父母的。

    倘若她仍跟父母一起生活,她也不会有现在的舒适无忧,可她还是不满足,想知道她的记忆,她父母的事情,甚至还忍不住责怪卫子戚撞死了她的母亲。

    她痛恨自己这样不知满足的想法,她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不知满足的怪兽。

    “呜——”卫然呜咽着哭了出来,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好像有两堵墙紧紧地贴在她的前胸和后背,一点儿缝隙都不留,她无法向前迈一步,也无法向后退一步。

    她就被困在两堵墙之间,早晚会被挤死。

    她失神的盯着录音笔,突然想起录音里曾说的话。

    “你有没有问过他,你的身世?如果问了,你想想他是怎么回答你的?我想,卫子戚是不屑说谎,但是他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全部的真相,恐怕,也只是告诉你一部分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