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 > 198 不论我能不能想清楚,我都会回去

198 不论我能不能想清楚,我都会回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神集团4:我的别扭老公,198 不论我能不能想清楚,我都会回去

    “你现在拖着这么个身子,怎么能工作。舒悫鹉琻”林秋叶还是不甘心地说,“你自己在外面要量力而为,实在不行就别干了,别累坏了身子。”

    “这个可不比其他的病,养不好就容易落下病根儿,以后就是一辈子的麻烦。”林秋叶说道。

    “妈,我朋友的店是一家小店,整个店面都还没咱们家厨房大呢,所以平时挺轻松的,每次都是三三两两的客人,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那里坐着没事儿干。”卫然说道。

    “而且,我不是跟你说,也有朋友在那里工作吗?她人很好,不会让我累着的。”卫然安慰道。

    “好吧。”林秋叶还是不放心,却又劝不动卫然,自己满心的不甘愿,“反正,你自己在外面要量力而行。别忘了,你还有个家呢,随时都能回来。罘”

    卫然听到这话,鼻子酸的更厉害。

    “妈,我记得呢。”卫然吸吸鼻子,说道。

    林秋叶叹口气,说道:“那……小然,你到底要自己冷静多久?至少,也给我们一个期限,让我们有个盼头,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家。别等着等着,一直等不到你。欤”

    “我……”卫然拧起眉,虽说她保证过不会离开太久,可是其实在心底里,她也并不确定,自己多久才会想清楚。

    这种事情这么复杂,其实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想明白的。

    即使她现在说了一个时间,可是她也无法肯定,在这段时间里就真的能想明白。

    林秋叶一直等着她的回答,卫然只能说:“一个月吧,一个月……不论我能不能想清楚,我都会回去。”

    “好,就一个月。”林秋叶说道。

    挂了电.话,卫然手一松,手机便从她的手上掉落在床.上。

    卫然仍未能消化刚才她体味到的震撼,茫然又惶恐的想,她对卫子戚的爱是否已深入骨髓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一步,她仍是不自觉地对他保持着忠诚。

    如果是这样,她又怎么可能理得清将来。

    卫然的胸口突然发疼,好像有大石头堵在里面,向内挤压,也向外挤压,让她无法呼吸。

    她的手握成爪,五指紧紧地扣着胸口的肌肤,指尖都陷进了肉里,刺得她的骨肉更疼。

    可这份儿疼,仍不及她从心底里散发出的痛楚。

    “卫子戚,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她额头抵着双膝,哽咽着不知如何是好的茫然自语。

    ……

    ……

    这边,林秋叶结束了与卫然的通话,便立即打电.话给卫子戚。

    到底姜是老的辣,林秋叶的公司能够在商场屹立不倒,甚至还执行业之牛耳,就不只是因为林家和卫家的背景那么简单,也不只是因为她的设计出众。

    林家和卫家的背景在雄厚,若是林秋叶本身没有能力,两家也不可能明知是扔进火坑,还是要支持她的公司。

    若她就只有设计的能力,那么她也无法领到那么大的公司。

    刚才她对卫然说的话,都是出于真心,但同时,她也抱着从卫然的嘴里套话的意图。

    想要知道尽可能多的她的现状,从中分析出一些线索,方便卫子戚找到她。

    毕竟,卫然这样单独住在外面,即使她一再保证有朋友照看,也还是不能放心。

    卫子戚正坐在卧室的沙发,这一次,他的腿上没有放着笔记本。

    卫子戚手拿着一杯威士忌,目光却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床。

    随着酒意,他的目光变得有些涣散迷离。

    眼前的视线模糊,渐渐地,对面的床.上便积聚起一个模糊的身影。

    好像是卫然。

    就像那天晚上一样,她坐在床.上看着他。

    卫子戚的喉咙又干又疼,他眨眨眼,床.上那模糊的影子就不见了。

    他的面容猛的抽紧,握着杯子的手突然用力捏紧。

    扣着杯子的指尖无一丝血色,已经白的泛青。

    今天贺元方怕和卫然走岔了,卫然回来了他却走了,所以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但是卫然始终没有回来过。

    而学校,不出他所料,卫然也没有回去。

    现在哪儿都找不着,卫子戚真的害怕她会去找齐承积。

    想到她可能去找齐承积,被齐承积照顾着,住在齐承积提供的住处。

    齐承积会趁机安慰她,可能在这么晚了都赖着不走,把她抱在怀里,碰触她,甚至趁机吻她。

    想着这些画面,卫子戚的眼睛就变得猩红。

    他不愿这么想,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除了齐承积,卫然也没有别人可找了。

    前面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也随之亮了起来,卫子戚垂眼,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林秋叶的来电。

    他将杯中剩余的威士忌喝光,沉淀了下心情,才将手机拿起来,“喂,妈。”

    “子戚,小然刚才来电.话了!”林秋叶激动地说道。

    卫子戚猛然间挺直了脊背,握着酒杯的手更加用力,可开口出声时,声音提起来却又那么镇定,完全无法与他此刻的反应联系在一起。

    “她说了什么?”卫子戚沉声问。

    “我套了点儿话,可以多点儿线索。”林秋叶说道,便把卫然跟她说的话,说给卫子戚听,“子戚,即使你不找她,一个月后,她也会回来,只是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也希望你能快点儿找到她。”

    “但是子戚,你得答应我,找到她后,你不能伤害她。本来也是你欠她的,她会离开,也是因为你当初做的事情。就冲这一点,找到她之后你都不能伤害她。”

    “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看你对小然的态度,我知道你是在乎她的。既然你在乎她,又怎么能去伤害你在乎的人?”林秋叶沉下声音,带着警告说,“我刚知道,你曾经扭断过小然的脚。”

    “这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否则,我宁愿你没找到她!”林秋叶严厉地说,“子戚,我要你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不会伤害她。”卫子戚承诺道,只是伤害的标准,要他来定。

    他决不能再让那丫头逃跑,哪怕要用吓得,也要让她以后不敢再跑。

    她不再他身边,让他担心的滋味儿,尝这一次就够了。

    林秋叶终于满意的挂了电.话,卫子戚却在思考着林秋叶提供的线索。

    卫然朋友的店,店员里也有她的朋友,而且提供食宿,和朋友住在一起。

    这怎么听,都有点儿不太可能。

    他还真不知道,卫然除了陆南希,还有别的朋友。

    她不会是被人骗进了什么淫(yin)窟吧!

    卫子戚想到这个可能,就浑身发寒。

    而且,他又觉得这也不是不可能。

    卫然身上没钱,就连交通费都没有,走投无路之下,很可能上当。

    卫子戚立即起身,不管怎么说,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通知了贺元方,“立即去找B市所有有特殊服务的娱乐.场所!”

    ……

    ……

    卫然在薛玉洋的店里工作了一个星期了,她用了一天的时间,熟悉了基本的流程,剩下的因为店内产品的价格,她记得并不是那么清楚,所以必须查资料,客人询问的时候,她无法立即答出来。

    但是现在,对于店内产品的价格,她已经能清楚差不多百分之六十了。

    刚刚送走一位客人,卫然终于能够坐下来休息。

    今天上午宋羽有课,所以店里只有她一个人,便有些忙。

    她的手机响起,卫然看一眼,竟是齐承积的来电,她不禁有些惊讶。

    这一个星期以来,卫子戚从未试图联系过她,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不觉得卫子戚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

    她和齐承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没想过他会突然联系她。

    卫然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喂。”

    “卫然!”手机那头,齐承积激动的叫道,“我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

    “你怎么会这么想?”卫然问道。

    “你现在不是离开卫子戚了吗?”齐承积说道。

    卫然身子陡然僵住,她声音僵硬,不自然的问:“你听谁说的?”

    齐承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无辜,“不用听谁说啊,现在都在传,卫子戚一直在找你,这事儿怎么可能瞒得住。”

    实际上,这件事情卫家瞒的很好。

    别说是外人,除了卫子戚他们家,就连其他的亲戚,包括卫明厉那些人都不知道。

    而他会得知这件事,全是因为五天前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件。

    信里的字是用电脑打出来的,只提到卫然离家出走,至于原因却没有说,也没有说卫然去了哪儿。

    齐承积看过就把信扔了,觉得这个消息看着就不能让人信服。

    既然说卫然离家出走,却又提不出任何的证据,甚至连署名都不敢留,看起来极像是不负责任的造谣。

    他因为卫然跟卫子戚不和,也不是什么秘密,即使不是这个圈子里的,稍加打听也会知道。

    说不定,对方就是想要借他的手打击卫子戚。

    齐承积才不会被人当刀使,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让人去埋伏在A大和“七号院”附近,接连三天都没有看到卫然的踪影。

    他也让人去A大打听了,发现卫然一直没有去学校。

    自此,齐承积就相信了点儿。

    然后,他又听说B市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扫.黄行动,把娱乐行业翻了个底儿朝天,而幕后推手,就是卫子戚。

    齐承积的脑子也活络,立刻就联想到了卫然的事情。

    能让卫子戚这么发疯的,那肯定就是为了找卫然。

    恐怕,卫子戚是担心卫然在外面不安全,落入了贼.窟,一下子就往最坏的方面想了。

    不过这一点,齐承积可不会告诉卫然。

    他才不会让卫然担心之下,立即回到卫子戚身边。

    虽然不知道卫然是为了什么离开,可是既然能让卫然离开,那两人之间的事儿肯定不小。

    卫然没答话,齐承积就当她是默认了,便说:“小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让你都离家出走了?”

    “没什么,我只是需要静一静,自己想些事情。”卫然说道。

    “卫子戚欺负你了吗?”齐承积立即紧张地说,“他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还是又对你做了什么?”

    “承积,你别猜了。他对我很好,是因为别的事情。”卫然只能说道,怕齐承积再问,“承积,别再问了,我--”

    “好,我不问。”齐承积说道,“那你现在在哪儿,总能告诉我吧?你从小到大,都在卫家成长,什么时候自己生活过?”

    “我现在很好,也已经适应了。而且,这也是暂时的。”卫然说道。

    “那你告诉我,我去找你,我要亲眼确定你真的很好。”齐承积坚持道。

    “承积,你要是这样,我就挂电.话了,我的下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卫然说道。

    “小然,你不信任我吗?”齐承积语气落寞,“难道,你以为我会出卖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卫然说道,“我只是想自己一个人,不想跟任何我熟悉的人联系。承积,坦白跟你说,如果可以,我甚至想把自己与这个世界隔绝。”

    “可惜,我做不到,所以我请求你,不要逼我。你若是为我好,就听我的,好吗?”

    听着卫然轻声软语的求,齐承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吧。”他无奈的说,语气里的叹息那么明显,“但是,小然,你答应我。如果你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不论你要求什么,我都会帮你。”

    他顿了顿,“我知道,你现在是在躲卫子戚。假如……假如你真的被卫子戚找到了,你躲不过,就来找我吧!”

    卫然想,也许不会有那一天,但她还是说:“好。”

    “小然,你从来没想过……要跟他离婚吗?以前,你说你怕他父母伤心,可是现在你都已经跑出来了--”齐承积说道,卫然却没有让他说完。

    “抱歉,承积,我现在有工作要做。”卫然说着,便匆匆的挂了电.话。

    但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仍是只有她一个人。

    ……

    ……

    薛凌白从T市回来,便把卫子戚叫了出来。

    因为薛凌白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在B市了,所以薛凌白叫他,卫子戚也出来了。

    薛凌白把地方定在了“红顶”会.所,这会.所跟岳路遥那家荒唐的会.所可不同。

    这家会.所的宅邸,前身是清朝的一位亲王的宅子,里面全都保留了当年亲王府的风范,不论是从格局,还是里面的装潢,都充满了古意。

    不论是长廊还是砖瓦,都透着当年的繁华,与时间过后的沧桑。

    而内里的装潢,却又无处不透着豪奢,金黄的灯光耀的室内也蒙上了一层金色。

    -----------------------------------------------------

    前面的1-3部可以通过的安卓客户端来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阅读本书请到书号2207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