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47章 手札

第47章 手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不容易安抚了阿云,小姑娘直拉着赵昔的衣袖不肯放,周婶好劝歹劝,劝得她去睡会儿,掩了门出来。

    赵昔道:“周婶,关于那群江湖人的事,我和我师哥还想多问几句。”

    两人回到主屋,周婶道:“大夫问就是。”

    赵昔道:“方才只说到小云受伤,那后来呢?”

    周婶又回忆道:“后来……那群人还不肯住手,说要用刑拷问我们,这时外头又来了一年轻一年长两个女人,那年轻姑娘喊那年长的叫婶婶。她婶婶一进村,和那群江湖人说了一番话,那群人忽然就退出去了。”

    赵昔心里一动,道:“她们又是什么来历?”

    周婶摇头道:“不知道。你要想见,她们就住在村那头那几间从前空着的屋子里,那小姑娘出来买东西,和我们见过不少面,她婶婶看样子是个寡妇,从不露面的。你想见她们,我倒能帮你带路。”

    赵昔点点头,道:“我还有一事相求。”

    周婶忙道:“你说。”

    赵昔道:“我想请马家兄弟带我们再去一次从前救我的地方,到那四周转转,我们要找一样东西。再者我想问,当初救我的那一带,可有什么许久没人去过的老屋之类?”

    周婶仔细一想,忽道:“哎呀,倒还真有这么个地方,那一带有个小祠堂,离村太远,三四十年前就不用了。如今他们年纪轻的,连地方在哪都不知道了。”

    说着向外唤马家老大进来,仔细嘱咐他。马家老大挠头道:“赵大夫是丢什么东西在那不是?这也容易。明早出门打猎,两位跟我走一趟便是。”

    周婶道:“正是呢,今日才来,山路也走累了,先在我们这里睡下罢。”

    赵昔应了。周婶便张罗着去替他师兄弟二人收拾屋子。不过多久,夜幕降下,小村落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赵昔和温石桥在他家一间侧屋睡下,挤在一张草床上。

    两个大男人难免拥挤,温石桥双手放在头下面枕着,道:“你记不记得,小时候跟着师父大江南北地跑,也住过这样的小屋,挤一张床,你晚上还说梦话,被我打醒了。”

    赵昔细细一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出,不由笑了。

    温石桥想起他问周婶的话,道:“你坠崖前的事,都记起来了?”

    赵昔望着木屋顶道:“只是记得我在山崖下醒来,好像还到了一处地方,走了一段路才又昏迷。之后便被他们救起了。”

    温石桥道:“这么说来……你离记起全部的事也不远了。”

    赵昔道:“师哥很不愿我记起剩下的事么?”

    温石桥道:“平心而论,你若不是身负重伤,我倒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比从前要好得多,无牵无挂。”

    “是吗……”赵昔若有所思,却也没再问。

    次日清晨,马家老大便带着他师兄弟去山群中的另一座,通往那旧屋的路早已杂草丛生,分辨不情,三人按照周婶的指示,一直走到快午时,终于找到那座老屋。

    老屋的确经年无人造访,一开门到处是蛛网,这里曾是村人的宗祠,地上并列着几个破破烂烂的蒲团,对着正门是摆放牌位的高台,已经积满了污灰。

    屋子里卷起灰尘实在令人难受,马家老大便去找扫帚,温石桥问赵昔:“你想起什么没有?”

    赵昔只打量屋中情况,摇了摇头。

    马家老大到屋外走了一圈,又回前头来道:“赵大夫,温大侠,这屋后还有两间,像是人住过了。”

    温石桥绕到高台后面,道:“这里有扇门,想必是通到后边去的。”说着拿剑柄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三人便进去,里间的情况比外面要好一些,有床和桌椅,靠门这面墙上还垂了一幅字。

    马家老大上去把窗推开,日光照射进来,映在那字上,写着“观身不净,观受是我,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底下有落款。

    赵昔看着那落款。连温石桥也看出不对:“这落款的印,仿佛是师父他老人家的。”

    赵昔道:“不是。与师父的还是有些许不同,这应当……是沈醉禅的印。”

    说着,他便伸手将那幅字移开,布帛上全是落灰,飘飘扬扬洒下来,余下两人不由稍掩了口鼻,却见那幅字之后显露出来的墙壁,并非一片平整,而是凹进去一个方洞。里面是薄薄一本手札。

    温石桥眼神一凛道:“竟然在这里!”

    赵昔将那手札拿出来,因为一直封存在这里面,倒没有落灰,只是泛了黄,纸也有些脆。

    方才进入到这间内室后,他在此处的记忆便缓缓重现。当初在悬崖下醒来后,他一个人在山中乱走,无意撞见这间旧屋,进来后发现这里已经荒置多年。

    他摸索到屋后这间卧室,看到这幅落印与师父十分相似的字,此印中有罗浮的秘纹,只有罗浮的弟子才会用,一时心生疑窦,当时又身负重伤,想在这屋中找到些能用的物资,最终在悬字之后发现了暗格,里头便放着这本手札。

    他那时走投无路,细翻那手札所写录的功法,倒可以疏解体内乱走的真气。于是稍稍运功之后,气血渐平,在屋中暂且歇了一夜,第二日起来又饥又渴,走到屋外找水源解渴,忽然浑身经络剧痛,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等被马家人酒醒时,已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昔手抚过手札扉页上的印纹,若这便是沈醉禅的手札,那曾经住过这间屋子的人就是他沈醉禅本人了?

    温石桥手搭上他的肩道:“既然手札找到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带回京城给师父他老人家过目。”

    赵昔尚未回过神,温石桥摇了摇他道:“解秋?”

    “嗯?”赵昔回过头,神色有些恍然,很快又恢复清明,“……好,这札记就由师哥你收着吧。”

    温石桥接过来,不禁问道:“你又记起什么了?”

    赵昔微笑道:“一些看不清的乱象而已,咱们回去吧。”

    温石桥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一旁马家老大尚不知情:“这就是赵大夫温大侠要找的东西?那咱们这就回去了?”

    赵昔抬头看了看这间屋子:“走之前,先将此处重新封起来吧。”

    于是三人将门能上锁的上锁,除了那札记,一切物归原位。随后便离了此处。

    再回到小村落,又是将近傍晚,猎户都已经回来,三人回到马家,周婶正送客,却是一个年轻姑娘,拿一些织品银钱,来换他们的粮食菜肉的。

    周婶看见他们便笑道:“回来啦?”马家老大道:“哎。”又向那年轻女子道:“韩姑娘。”那女子亦点头。

    赵昔留了心,打量那低着头的女子,道:“韩姑娘?”

    那韩姑娘听见陌生男子叫她,奇怪地抬头望了赵昔一眼,这一望赵昔便认出来了。这是当初他和韩音遭人追杀后,雨夜里寄宿的那家农户的姑娘,她还有位不曾露面的婶婶,只是这婶女两人怎会跑到商洛山来。

    那韩姑娘亦发觉赵昔十分面熟,便不避讳地多看了两眼,也认出他来:“啊!你是……”

    赵昔笑着作揖道:“当初借宿之恩不曾回报,谁知在这里相见了。”

    韩姑娘忙福身道:“举手之劳罢了,倒是不见先前那位小兄弟了。”

    她一低头,乌黑的发上一枚莹亮的珠簪,跃进赵昔眼底。

    赵昔若有所思道:“姑娘这枚发簪……好看得紧。”

    韩姑娘一愣,不明其意。赵昔又问道:“姑娘姓韩?那么先前那位夫人也姓韩了?”

    韩姑娘只觉此人问东问西十分古怪,但眉眼温润不像是作祟之人,便带了两分警惕道:“是。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昔却道:“尊夫人闺名莫不是韩冰?”

    韩姑娘大震,下意识道:“你怎知道?”

    赵昔道:“在下曾出入韩府一回,请姑娘回去通传一声,就说在下赵昔,曾在韩府中与韩箐姑娘结识,韩夫人若方便,不妨与在下一见。”

    他叫出韩冰的名字,韩姑娘便已信了三分,思索一番,一咬牙道:“好,你且稍等,我这便回去告诉婶婶。”说着快步离去。

    温石桥道:“你又捣什么鬼?”

    赵昔看着女子远去的背影道:“我多管了一件闲事,或可了却一个人的心愿了。”

    两人站在原地,这时周婶踌躇着上前道:“赵大夫,听说你们东西找着了,想必明日就要离山了吧?”

    赵昔道:“是呢。若不是急事在身,我倒还想多留几天。”

    周婶笑了笑,道:“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赵昔闻言,便让温石桥先进屋去休息,自己和周婶走到无人处:“什么事?”

    周婶犹豫片刻,“唉”了一声道:“我想让你把云儿带出山去。”

    “我知道你们也不便照顾她,只是我再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赵昔沉吟道:“这个办法我也想过,只是怕你们舍不得。”

    周婶不禁流泪道:“当娘的哪舍得自己的骨肉,只是她的脸……她若待在这小山村里,怕是再也不肯抬头见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