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73章 不绎

第73章 不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绎抽出长剑,黑影道:“奉皇上之命捉拿叛党,这附近已都是大内的人, 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宋绎神情藏在面具之下, 张口说了一个字:“来。”

    那四人对望一眼, 分两对向宋绎和赵昔扑来。

    赵昔一杯冷茶端在手里,此刻向鼎炉中燃尽的烟灰一泼。宋绎用剑在他身前一挡, 以一敌四。

    那四人武功也在一流高手之列, 但朝廷驯养的鹰犬,虽说训练有素,对付贵族官员和普通百姓绰绰有余,但要是和高手过招, 那可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更何况赵昔早有准备。

    鼎炉里的香灰被那茶水一浇,不知为何,竟然幽幽升起一股冷香,醉人心脾。

    那四个大内高手被宋绎的剑逼得连身都近不了, 正要放讯号让同僚来相助, 忽然脚底一软,身体里升腾起燥热之意。而后头晕眼涩,连挣扎都不能挣扎一下,就被放倒在地上。

    赵昔等他们在地上神智昏昏,翻滚呓语之时,便对宋绎道:“我猜这花楼里也有他们的人,我们便换了这些人的衣裳,作金蝉脱壳之计。”

    宋绎点点头,起手将地上的人劈昏,扒了衣服鞋袜,套在身上。又将他们自己的外衫脱了,穿到昏迷之人身上。

    两人便装作朝廷鹰犬的模样,亦如他们蒙了面,扶着所谓“叛党”离开了雅间。

    楼下大堂里围作一桌的几个“客人”见他们出来,立刻站起身,那老鸨连忙迎上去道:“几位爷是怎么了?莫不是这几个姑娘不合心意?咱们楼里还有更好的……”

    那几人被她拦住,正要把她推开,又有花娘拥上来抱住手臂道:“爷别走呀,再喝一杯……”

    赵昔两人趁他们被女子缠住,快步向门外走去,可惜动作一大,便露了破绽,只听背后一声断喝:“截住他们!”

    眼看着离出门外只一步,那被缠住的几人之首一脚踹开身边女子,手一扬,一枚袖箭便破风而来!

    此人比他的手下老道许多,一眼看出赵昔身无武功,那枚短箭瞅准了两人身形错开之际,直直向着赵昔的背心而去。

    宋绎要用剑挥挡已是来不及,居然运起内力凭空一抓,将那袖箭生生截下了!

    那些人显然也没料到他能空手接箭,一时竟愣住了。宋绎接了箭后,又仿佛信手向后一掷,可这袖箭转瞬间便穿透了那甩箭之人的头颅。

    鲜血喷洒,登时堂中大乱。宋绎就在此时,把作伪装用的人往旁一丢,带起赵昔的腰出了门外,将他扶到自己背上,跃上房顶,片刻不停地往前赶。

    赵昔只觉夜风吹过,听到宋绎的呼吸渐渐急促。

    他虽是个大男人,但以宋绎的武功,即便有他这个负累,也不至于气息不稳。

    必定是那箭上有毒。

    他等胡同的繁华声响远去,便按住宋绎的肩膀道:“放我下来,我看看你的手。”

    宋绎停了停,在经过暗巷时低声道:“回去再看。”

    赵昔用力抓着他的肩膀道:“回去就晚了!”

    两人便躲进昏暗的小巷里,好在赵昔失明过一段时间,虽然巷子漆黑,但他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宋绎的手伤。

    那短箭的箭身立了无数的铁刺,又淬了毒,乍一看宋绎的手简直鲜血淋漓,一块好肉都没有了。

    赵昔抿紧了嘴唇,飞快地用匕首割下一块里衣的碎布,把那些黑紫色的血液擦去。

    等伤口完完全全显露出来后,宋绎的整个手掌都变成了暗紫色。

    赵昔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他捧着宋绎的手掌,低下头,打算用最简单的办法,先把毒素吸出来一些再上药。

    宋绎拦住他的嘴唇道:“别。”

    赵昔的声音很低,但几乎是在吼了:“这是你的手!你拿剑的手……”

    他少年时的无数个清晨,站在树林里看宋绎练剑,那只手就好像是仙人所赐,无论是锋利的宝剑,还是随手捡起的树枝,在他手里,都能舞出最好的剑法。

    悲忧穷戚兮独处廊,有美一人兮心不绎。

    辜负了多少岁月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在最初孑然一身,无所想无所望的日子里,是这个人令他想要活下去,没有利益纷争,恩怨对错,只想追随他一生。

    他放弃了,他放下了,他心无怨怼,因为他知道变的是他自己,而宋绎一直是那个意境澄明,毫无杂念的少年。

    宋绎完好的左手抚上他的脸:“我的脾气,我在改了。”

    赵昔用银针刺进他的手掌上的穴位,问他:“疼吗?”

    宋绎摇摇头,道:“解秋……”

    赵昔把银针丢在地上,从怀里取出随身的百毒解,喂宋绎:“吃了。”

    宋绎听话地吞下去,毒在噬咬手臂,他的额头渗出颗颗冷汗,赵昔用袖子替他擦拭。宋绎低声道:“我没有失忆,你一直都知道。”

    “我都知道……”赵昔点了他几处大穴,紧紧攥着他的手腕,“我在等一个你离开我的……契机。”

    “不会忘的。”宋绎喃喃道,“太上剑法忘情,可是你给的丸药我日日都吃,就像剑法日日在练,不能忘。”

    赵昔的心苦涩极了,他没有想过去的那些恩怨,他满脑子想得都是如果宋绎的手就此废了,他这辈子该如何解脱?

    宋绎的手落在他肩膀上道:“我带你回去。”

    赵昔纹丝不动:“运功你的毒会加剧。”

    “不走他们会追上来。”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巷子入口传来阵阵脚步声,宋绎左手一翻,拎起佩剑。

    一个人影走在前面,步伐生风,衣衫染血。

    “你们……解秋!”

    赵昔起身道:“师哥!”

    温石桥道:“我迟来一步。朝廷的鹰犬已经都杀了,咱们即刻出城。”

    赵昔看向他身后,宋舟带着数人,在巷口站定道:“不是我透露的风声。”他看向靠坐在墙边的宋绎,眼神一沉,“原来你们一直在一起。”

    赵昔道:“无论是不是你透露的,朝廷也一定是从你们那拿的情报。”

    宋舟道:“该清理的人我都清理了。京城里的武林盟弟子已在日落前出城门,我本要待跟你见面后,和你们一起出去。”

    赵昔不语,宋舟又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投身的那个客栈?若不是我有意隐瞒,那儿的人还能在京城帮你打探消息?你要找的那个小女孩,早就被杨家人带出城了。”

    温石桥道:“没时间再分说了,天一亮,朝廷的人就会发现尸体,西城门的守卫已经被我买通,现在就走。”

    赵昔看宋绎的情况,他的右手小臂已经微微地抽搐,耽搁不得了。

    赵昔斩钉截铁道:“你们出城,找个人送我和他回客栈。”

    温石桥大怒道:“你怎么总是这么拎不清!”

    赵昔道:“再不治他的右手就废了!”

    温石桥道:“他废了右手与你何干!他这是活该!”

    赵昔咬紧了牙,低下头,央求似地低声道:“若他真的废了,我一辈子也不得解脱。师哥。”

    温石桥道:“你!”赵昔低着头,月光照得他眉眼像霜雪一般,温石桥有千百声责骂压在心里,拔剑指向宋绎,却还是收手了。

    宋舟看这一幕,像在看一场荒诞不经的戏,别过头去。

    于是宋舟带人先去西城门,温石桥护送赵昔和宋绎回了客栈。

    掌柜的一宿没睡,等在客栈大堂,见了赵昔等人归来,宋绎成了这副模样,手脚大乱,立刻紧闭大门,将下人们唤醒。

    赵昔已经镇定下来,吩咐道:“取我的包袱来。”转头对温石桥道:“师哥,你出城去吧。”

    温石桥冷声道:“你要为他再送一次命吗?”

    赵昔道:“宋舟走前说,他会派手下伪造两具我们的尸体,放在你杀的人之中。见过我们的人已经都被你杀了,朝廷没有画像,无从查起,只会将那两具尸体当做嫌犯。”

    温石桥看着他,赵昔又道:“师兄曾说过,只要宋绎能做到护我周全,你就当他是我的一个护卫。”

    温石桥紧握了剑柄,道:“或许我从没明白过你,师弟。”

    赵昔心里一阵难受,温石桥转身道:“我那掌管城门的朋友,我将他的信物给你。你带着他,找着机会就走吧。”

    赵昔苦笑,抱拳道:“师兄保重。”

    等小厮取来包袱,温石桥已经离去。赵昔从包袱里取出银针等器物,和随身的许多奇药。开始疏散宋绎手臂里的毒素。

    大堂里一夜灯火通明,只是门扇紧闭,外人不知。

    第二日早上,赵昔在宋绎床边,就着小厮搬来的矮榻睡着了。

    掌柜的小声唤醒他道:“先生,外头小二去打听了,听说官府已经贴了告示,说昨晚七叶胡同有叛党作乱,已经伏法。”

    赵昔点点头,道:“这几日客栈照常做生意,别让人察觉出古怪。”

    掌柜的道:“是。小的心里都有数。只是京城怕是要乱了,等寻个机会,就由我等掩护先生和公子出城吧。”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写到这里啦,感谢陪我到现在的小老爷们</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