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8章 风字

第8章 风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音望了赵昔一眼,默默不语,转身进屋。

    赵昔随他进门,韩音拎起茶壶为他斟了一碗茶,二人的身份还是主仆,还是要做出主仆的样子的。

    赵昔让他跟自己到里间,道:“就在这里说吧,我耳力不错,四周若有人靠近,我听得见的。”

    两人相对而坐,韩音道:“昨日我出府去买药,在街上碰见了你来那天拜访齐老爷的人,那个穿道袍的人。”

    赵昔皱眉道:“你和他交手了?你的伤……”

    韩音摇头道:“我的伤是我自己打的。当时还有一伙人在追我,我为了自保,装作被那道士打伤的样子,趁他们撞上缠斗时溜了回来。”

    赵昔会意道:“原来如此。那么追你的那伙人又是谁?”

    韩音沉默了会,道:“先生,你有所不知,我是白鲸教的人。”

    白鲸教,赵昔认得这个名字,传言魔教灭教后,残余的一支逃到了昆仑以北,自名为白鲸教,躲在雪山北侧休养生息,到如今已过去三十年了,当年剿魔的前辈要么作土,要么隐遁,中原也成了朝廷和武林互往为利的天下。只有武林盟仍设有“风”字堂,负责搜剿魔教残留在关内的余孽。

    韩音紧紧地盯着他:“先生,你不信我么?”

    赵昔道:“你是想要我信,还是不信?”

    韩音道:“不论你信不信,追我的那伙人正是白鲸教人。我爹年轻时和我娘相遇,私定终身,可我爹是教内散人,我娘却是中原韩家的女儿。”

    赵昔蹙眉道:“韩家?掌法闻名天下的那个韩家?”

    韩音目光灼灼道:“不错,我娘是韩家一个旁支的女儿,她一生下我,就被韩家的人抓走了,我此次下山入关,为的就是带回我娘。”

    赵昔道:“既如此,那些人为何要追你?”

    韩音抿唇道:“我爹半年前病故了,他们容不下我。”

    赵昔目光落在他垂下去的颈项上,微微一叹道:“那么那道人是什么身份,为何白鲸教的人一见到他就引戈相向?”

    韩音道:“那道士身上挂了一个腰牌,刻着朱漆小字,白鲸教的人一见那个腰牌,就骂他‘武林盟的走狗’,一伙人斗成一团,我才趁机逃回来的。”

    赵昔神色一动:“朱漆小字的腰牌?可是象牙做的,写的什么字?”他一边问着,脑海中一样东西慢慢浮出水面。

    韩音道:“写着一个‘风’字。”

    “‘风’字,武林盟的人……”赵昔似乎抓到了某些线索,正欲细细地往下想,忽然脑内钝痛,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滴下来。

    韩音惊道:“先生!”

    赵昔勉强朝他笑笑道:“我重伤未愈,刚才……可能是神思过度,无妨,你先出去吧,让我休息一会儿。”

    韩音听话出去了,赵昔看着他离开,闭上眼,握紧了拳头。

    这厢李氏从白寻雁的院子里出来,寻思片刻,转而向齐大官人的书房去。

    齐大官人听了她的提议,十分讶异道:“请武林盟的两位来调查下毒之人?玉琴,你如何想出这法子的?”

    李氏道:“妾身也是没有办法,可是凶手一日不被查出,我心里总是不安,婉儿洛儿已遭毒手,谁知道他下一个对准了谁呢?”

    齐大官人眉头紧皱道:“可是武林盟向来只在各地处理武林的事,咱们不过是普通人家,又与他们什么相干?”

    李氏道:“老爷不觉得,这毒蹊跷的很吗?一般人谁能弄得这样的东西?”

    齐大官人蓦地抬头与她对视,李氏不由心中微栗,却听齐大官人沉吟道:“你说的也有两分道理,这是个办法。我自有考量,你先回去吧。”

    李氏暗暗地松了口气,欠身道:“是。”

    韩音在外头坐了半个时辰,赵昔才从里面出来,神色恢复如常,见到他便笑道:“你一直在这儿?”

    韩音点了点头,赵昔拿过他的手腕切了切脉道:“伤好得七七八八了。从今晚开始便服治你背伤的药吧,每日早中晚各一次,不可懈怠了。时候不早了,先去煎药。”

    韩音依言起身,赵昔又道:“还有,你昨日碰上武林盟,你聪明逃过一劫,但武林盟和魔教势不两立,从今往后,也不要出府了罢,省得招来祸端。”

    韩音道:“我明白。说来奇怪,这武林盟又不像宗派,里头的人都是从何而来?”

    赵昔在桌边坐下道:“武林盟的子弟都是当年剿魔战中前辈的后人,当年各大世家门派为了剿魔组成武林盟,战后不少前辈作土,他们的遗子或门徒就都投身武林盟,还有数年来各门派弟子主动请入。一入武林盟,从前的师门亲故就都得撇开了,只为盟中做事。”

    韩音心思机敏,闻言道:“那那些从前惹了仇家的人,为了躲仇杀,也可以到武林盟中避难了?”

    赵昔笑道:“你想得倒通透,不错,一入武林盟,连婚姻子嗣之事都要斟酌,代价是极大的。所以杀害武林盟中人,也会被列为魔道一流,遭受风字堂挂名追杀。”

    韩音警醒道:“‘风’字?那不就是……”

    赵昔道:“你昨日遇上的,恐怕就是到淞县一带执行堂务的风武卫了。武林盟除武卫外,还有刑卫,专司刑罚。”

    韩音听了,默默记在心里,他在家时虽有人提及中原武林盟,却从未有过这么详尽的解释。

    之后三天,二人都心照不宣,除了去给齐大少爷和小姐切脉施针,其余都呆在屋子里。韩音到底是十四岁的少年,这么闷了几天,恨不得在屋里翻筋斗云。

    他观察赵昔,不是看书写方子,就是躺在里屋睡觉。有一次他去偷看他,怕他发现,只在外掀起软帘望了望,见他睡在榻上,脸色雪白,一动不动,好像睡下去就醒不来了。给赵昔磨墨的时候,他也偷觑过他的鬓角,不到三十岁的人,居然长了好几根白发。

    韩音心里很不是滋味,按理说赵昔现在都不记得他了,他也没和他有多深的渊源。但就好像你曾经过一株绿叶繁茂的树,你在树下稍坐坐,借了些荫凉。等你再经过那树的时候,却发现它只剩枯枝萧条,再没有从前的好姿态了。

    针施到第七日,齐大少爷醒来了。

    这位齐大少爷,人物平庸,行事愚莽,赵昔在马家村时就领教过了,不想再领教一遍,见他醒转,便停了针术,改用汤药补身,不再去他的卧室。

    即便不去他的卧房,也能听见里面传出杯盘摔碎的声音,伴随着丫鬟的惊叫声和齐大少爷的怒叫:“你们不查出是谁要害我,天知道这药里掺没掺毒!你们就是要我死了,你们才甘心!”

    赵昔坐在自己屋子里,揉了揉太阳穴,后悔没往齐大少爷的药里多加几味药,让他多睡几天。

    韩音被他拘在桌对面抄《神农百草经》,正抄得心烦意燥,闻声把笔一摔,咬牙切齿道:“这蠢货嚷个没完,晚上我就去他房里给他把嘴缝上,反正他嚷了这么久,一辈子的话都嚷完了!”

    赵昔看他炸毛的样子倒好笑,把书翻过一页。不一会儿,一个小丫头走上廊来,在门前道:“赵大夫,我们姨娘请您过去给把个脉。”

    赵昔慢吞吞应道:“好,姑娘稍等一等。”

    韩音起身去给他把药箱拿来,赵昔接过道:“你好好地把这一页抄完,我回来就该煎药了。”

    韩音低声道:“那女人天天找你去把脉,又探不出什么来。”

    赵昔道:“她探不出我,我也探不出她。齐府是一滩浑水,作壁上观便可。”

    赵昔随小丫头出院外时,正遇上齐大官人匆匆而来,便拱手道:“官人。”

    齐大官人止步道:“大夫,听说我儿醒来后便吵嚷不休,可是扰着大夫歇息了?”

    赵昔任凭心里如何把齐大少爷“诟病”了一千一百遍,嘴上还是宽和道:“无妨,令郎大病初愈,有些许不快是难免的。”

    齐大官人笑道:“大夫宅心仁厚,我代不肖子向大夫致歉了。”

    “不敢,不敢。”

    忽听院中上房又是一声瓷器碎响,齐大官人脸色一僵,和赵昔拱拱手,快步往那里去了。

    这头齐大少爷一心发泄心中戾气,抄起送上来的茶盏果盘又要砸,被一声断喝道:“孽畜!还嫌父母操心得不够吗?”

    却是齐大官人走了进来,齐大少爷肩膀一缩,如同鼠见了猫,将茶盏放回桌上,低头老老实实道:“爹。”

    齐大官人一手拈须,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冷笑道:“才醒来两日,就会砸杯摔盏地吓唬人了,你姐姐现还在她屋子里躺着,你却一点不知福!”

    齐大少爷心头不屑,面上不免露出一点神色,叫齐大官人看了更气道:“身为长子,上不知孝顺父母,下不知关心姊妹,要你何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