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13章 朋友

第13章 朋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姑娘犹疑了一会儿,结结巴巴道:“我家屋后有一个草棚,堆草垛用的,你要不介意,就去那儿避避吧。”

    赵昔扶着韩音,握了握他因失血而冰凉的手,道:“多谢姑娘。”

    说着便绕至农舍后,果然有一个草棚,几个草垛整整齐齐码着,倒可以勉强遮风,他将韩音扶到背风处,又去前边牵了马过来,再一探韩音的额头,触手滚烫,是失血后发热。

    赵昔取出一枚银针,下了几针后,脱下外衣替韩音裹着,坐在他身侧挡着寒风。但这里既不能取暖,也无药物,若是呆上一夜,别说韩音,就连他也不是身强体健之人,恐怕难熬。

    闭目思忖片刻,少年的呼吸越来越急重,甚至咳嗽起来,赵昔倾身摇了摇他的肩膀道:“韩小兄弟,韩小兄弟?”

    韩音昏昏沉沉间睁眼,看到面前一道人影,喃喃道:“先生……”

    赵昔道:“别睡。冷么?我教你一个御寒的法子。”

    韩音轻轻答道:“什么……法子?”

    赵昔道:“我也是才想起来,你坐起来。”

    “我……没力气。”

    赵昔伸手,在他周身各处或拍或点,韩音果真回复了些力气,由他扶着勉强坐起身,赵昔在他耳边道:“这是我本家心法,你仔细听我说。”

    韩音提起精神,依照赵昔所授之法,运转真气,在丹田及各大穴位各走了一遍,果然渐渐生出暖意,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韩音运转完毕,惊奇道:“先生,这是什么功夫?”

    一般的内家心法自然也有讲怎么引导真气,但远不及此法精妙,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捡了大便宜了。

    赵昔见他脸色不像刚开始那么难看了,血也完全止住,放下心来道:“不拘什么功夫,能救你的命就好。”

    将功法透露给外人是武家大忌。韩音心神一动,去握赵昔的手,却还是冰凉的,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不自己用?”

    赵昔笑了笑道:“我根基已废,用不得了。”

    韩音看着他削瘦苍白的脸庞,心里漫起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有千万句话想问,却都问不出口,只能双手握着他的双手,去暖他的掌心道:“没事,我替你渥着。”说着伸出没伤的那只手,绕到他背后,两个人贴在一起。

    赵昔道:“韩小兄弟……”

    韩音鼻尖擦过他的肩膀,抱怨地咕哝道:“你还叫我‘韩小兄弟’么?我们才从鬼门关逃出来。”

    少年身体暖烘烘的,赵昔不再退避,笑道:“那我们是生死之交了。你要我如何称呼你?”

    韩音说:“你叫我阿音吧。”话出口,又有些不好意思,“还没人这么叫过我。”

    不等赵昔说话,他又抬起头道:“先生,你把你本门心法传授给了我,不如你收我为徒吧,从我爹死后,再没有人教过我武艺了。”

    赵昔道:“这未免太草率,再说,你不是要去找你母亲么?”

    韩音道:“我找到我娘,自然要孝敬她,但是先生,从没有人像你这样对我好过。我想认你做我师父,做我的亲人。”

    他的请求热烈而直白,赵昔竟找不到话来回绝,正如韩音所说,他连独门的心法都传给了他,若不收他为徒,岂不是任凭本门武学流于外人。

    尽管如此,赵昔还是道:“拜师收徒是大事,不能草草定下。还是等逃到安全之地,我们再讨论此事。”

    正说着话,草棚外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寒气浸骨,赵昔咳了两声,探了探韩音的额头,正在退烧,又看了看他的伤口道:“这伤不能趁早处理,容易留下隐患。可惜我乍然被擒,什么伤药都没带,再不然,替你清理清理伤口也好。”

    韩音握着他的手,努力催动真气,可赵昔不仅手心发凉,身上各处皆是如此,他说:“先生,你冷么?”

    赵昔道:“是有些冷,没甚大碍,你不必忧心。”

    韩音愣愣地盯着他,当年在他眼里好像高山一样不可逾越的人,怎么会沦落成这个样子?到底是谁……

    两人寂寂无语,忽然听得农舍前面传来脚步声,杂乱沉重,不是习武之人。那几个人走到农舍门前,拍门喊道:“屋子里的小娘们,下雨了,开门让我们躲躲雨!”

    拍了有好一会儿,响起那姑娘惊慌的回答:“你们……夜深了。我这里不方便,你们去别处躲雨吧。”

    几人哈哈大笑道:“就是夜深了才来你这儿嘛,来,开门,你不开门,我们几脚踹烂你这破门,再好好安慰你……”

    姑娘不说话,显然是吓得手足无措了。

    “真不开?我们真踹了?”

    赵昔对韩音说:“你力气回来了吗?”

    韩音道:“先生,你要我去帮那女人?”

    赵昔道:“这些人都是普通民夫,你去给他们个教训,否则那姑娘受辱,我们也呆不下去了。”

    韩音道:“是。”说着起身,将身上外衣给赵昔披着,冒雨出去了。

    不一会儿,传来那些人的喊叫:“你谁啊,这小寡妇的姘头?你干什么?”紧接着“哎哟”几声,只剩告饶:“少侠饶命!我们走,我们走。”

    韩音回到草棚,赵昔查看了他的伤口,果然又开始渗血,幸而渗得不是很厉害。

    韩音见他的脸色已然隐隐发青,靠过去紧紧抓着他的手道:“先生,先生?”

    赵昔拍拍他的手,还没说话,只见雨中有人撑了把伞,端一盏油灯来到草棚前,正是那年轻姑娘,看着比韩音大些,一脸的拘谨。

    赵昔朝她点了点头,姑娘见这两人一伤一病,十分愧疚道:“方才多谢两位出手相救,我和婶婶寡居,先前怕有歹人,不敢放你们进屋……”

    赵昔道:“这个我们都明白,只是姑娘既然来了,我想请姑娘给些清水棉布,给我的同伴清理伤口。”

    姑娘忙道:“你们进屋来吧,屋里暖和,我和婶婶让出一间房来。两位就在这住一晚,清水棉布都有,伤药也有。”

    她既这么说了,赵昔也不多加推辞,便由小姑娘举着灯带路,韩音扶着他进了农舍。

    那姑娘的婶婶已经打扫好一间屋子,供两人过夜。因是孀居,不敢露面。姑娘端来清水棉布和药物,道谢了两句,也退出去了。

    赵昔替韩音重新包扎好伤口。他已是倦乏至极,脱下沾了雨的衣裳,挨上枕头便睡意翻涌,韩音轻轻在他耳边道:“先生?”

    赵昔打起精神,嘱咐他睡觉时别碰着伤口,随即合上眼皮,不一会儿便睡去了。

    韩音坐在床头,端详了会赵昔,又看向他随手放在木桌上的几个瓷瓶。沉思了一会儿,躺进被窝里,偎着赵昔的肩膀睡着了。

    次日早晨,韩音年轻底子好,兼之有心法辅助,精神恢复了七七八八,伤口也愈合得不错。赵昔因昨日耗神太过,韩音醒来时,他还睡着,韩音不欲打扰他,穿了衣裳,轻手轻脚地走出房去,只见那年轻姑娘正摆弄早饭,见少年走出来,便笑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韩音道:“韩音。”

    姑娘点点头道:“那位先生贵姓?”她听韩音这么称呼赵昔,便也这么喊。

    “姓赵。”

    姑娘瞧了瞧紧闭的房门:“他……”

    韩音道:“他还要休息一会儿。”

    姑娘道:“既如此,我们先吃早饭吧,留下一份就是。”

    韩音道:“谢谢。”他的确饿得肚腹轰鸣,坐在桌边,拿起一个蒸馍馍,几口咽下去。姑娘推了一碗粗茶过来道:“慢些,别噎着。”

    韩音自从家里出来,还没有女子这么耐心温柔地对他,吃了三个馍馍果腹后,道:“昨晚那几个人,时常来你家骚扰?”

    姑娘道:“是啊,本来家里养了两只大狗,他们进不了门,谁知他们竟然下药,把大黑和二白害死了。”说起爱犬被杀,她露出难过的神色,“昨夜趁着下雨,又想来捣乱,还要踹门,幸好你把他们赶走了。”

    韩音道:“可我赶走他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你们怎么办?”

    姑娘笑道:“这个,我婶婶自有办法,哪怕你们不在,我婶婶也不会让他们进门的。”

    韩音心想不过是一个寡居妇人,能有什么办法?却见那姑娘端了一碗米粥,一碟开胃小菜,送去另一间屋里,在里头说了会话,又出来惭然道:“我婶婶说,虽然多谢你们二位相助,但这屋里都是女人家,两位不宜久留,还是等那位先生起来,就打点离开吧。”

    韩音第五个馍馍还塞在嘴里,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顿时卡在那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姑娘也十分歉疚为难,但她向来听从婶母的话,不敢有违。

    这时赵昔从屋内出来道:“姑娘说得是,我二人若久留,势必有损夫人和姑娘清誉。我们这就动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