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16章 生死

第16章 生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胖公子正没好气呢,忽然给人撞了一下,回头怒道:“什么东西!”

    赵昔连连作揖道:“冒犯,冒犯,方才有人推了我一下,公子爷莫要见怪。”

    胖公子心思都在那女子身上,又见这人双目无神病恹恹的,也懒得和他计较,反而退后一步,怕过了病气。他身边小厮道:“走走走,哪里来的痨病鬼。”

    赵昔低头退出人群,韩音上前扶住他道:“先生。”

    赵昔看着慢腾腾的,脚步却不慢,反而拉着背行李的韩音,两人至道旁上马,见官道上来处有一队人马正赶来。

    赵昔拉了拉缰绳,对欲问他刚才举动原由的韩音道:“先走,进城再说。”

    韩音只得随他一路往洛阳城门而去。

    他们身后那队人马停在客栈前,听见客栈里有人吵嚷,是小主人身边长随的声音,忙赶了进去。

    进门后,只见胖公子正与一对中年夫妇对峙,旁边还站着个俏丽女子,领头的人喊道:“二公子……”

    话音未落,忽见他家小主人“哎哟”一声摔在地上,大声叫“疼”。

    不光跟进来的人,连原本在客栈里的客人连同掌柜一家都愣住了,那公子身边的小厮更是手足无措:“爷,二爷!”想扶他起来,他却是满地打滚,怎么也拉不住。

    “我手疼!腰也疼!还有腿……”

    领头人一面指使人去扶起公子,一面质问那小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厮急得满头出汗:“我也不晓得,方才还好好的,您一进来就……”

    领头人怒道:“难不成还是我的过错么?你仔细想想,方才谁动了公子?”

    小厮把眼光转向掌柜的一家:“他们,他们端了茶来……”

    掌柜的连忙叫冤道:“我们只照吩咐沏了碗茶,况且那茶陶公子并没有入口……”

    领头人道:“还有谁?”

    “还有……”小厮灵光一闪,道,“还有一个痨病鬼!撞了二爷一下,我怕他过了病气给二爷,就叫他走了。”

    领头人问:“什么时候走的?”

    小厮道:“走了有一会儿了。”

    领头人目光扫过掌柜夫妇,又瞥了眼那抹泪的女子,心里揣度了个大概,吩咐手下人道:“还不将二公子扶进马车里去,赶在城门关前进城请大夫。”又对小厮道:“你糊涂!二公子爱玩爱闹,你也不劝诫着些,连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小厮使劲地低头,领头人又道:“你即刻骑一匹快马,务必要追上你方才说的那人。”

    小厮弯腰应是,又疑惑道:“可他只是撞了二爷一下,我看得真真的,怎会害得二爷……”他瞅了瞅被几个人抬着仍旧挣扎不休的胖公子。

    领头人冷笑道:“你才多大,能见识多少东西?在这里顶嘴,还不快去!”

    小厮连忙去了。领头人见他跑出去,叹了口气,对那掌柜的一家道:“今日之事,你只当没见过我们,也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好自为之。”

    掌柜的诺诺应是。

    领头人回到马车上,胖公子还在嗷嗷喊痛,不过叫声中气十足,应当无甚大碍,只是行事太过放肆,被人给教训了。

    他使唤小厮去追那两个人,心里却明白,怕是追不上了。

    再说赵昔与韩音快马进城,寻了一处客栈落脚,等在房中解下包袱,韩音才问道:“先生,你为何要帮那家人?”

    赵昔道:“他家女儿不为富贵折腰,我心里很佩服。”

    韩音道:“仅此而已?”

    赵昔看向他,笑了笑:“明日我们便要拜访韩家,你我这一身行头,只怕还未靠近大门就被赶出去了,还得要换身像样的衣裳才是。”

    韩音皱眉道:“可我们逃路过来,除了要紧的物件,盘缠只有早上那位姑娘送的几吊钱……方才住店已花完了。”

    正说着,却见赵昔扔来样明晃晃的物件,接过来一看,是个十分精致绣丽的荷包,内有两个裸金锭子。

    韩音眼睛亮了亮,原来是为了这个。

    赵昔已转身道:“早早睡罢,明日见韩家人,又不知是怎样情形。”

    韩音神色一顿,望了望他的背影,不觉握紧了双手。

    次日二人打点齐整,前去韩家的宅邸。

    这宅邸坐落于洛阳城北,足足占了大半条街,门庭森严。韩音取出一块玉佩,递与守门的弟子,后者讶异地瞧了他一眼,端详那玉佩片刻,转身进去通报了。

    不久便有人来,请韩音两人入内。

    二人在厅中喝了口茶,很快有神恭貌肃的正式弟子前来,请韩音去大堂与韩家主事之人相见。

    赵昔仍留在厅内等候,不一会儿,又有弟子来请他同去。

    他随弟子来至大堂前,听见屋内一人声如洪钟,正是韩家代掌门韩佑:“你要走要留,我不强求。但你母亲勾结魔道,屡教不改,甚至为此伤及数位本家弟子和长辈,罪无可恕,终身囚禁已是大赦。”

    韩音勉强收敛着怒气:“我母亲为人心善,绝不会伤及无辜!”

    韩佑道:“心善?她为了逃出地牢,私炼那魔道教她的武功,数月前意图越禁。我夫人好心来探望她,她竟然狂性大发,将我夫人打成重伤,经脉寸断!直到如今仍未苏醒。”言语间甚是痛心。

    韩音捏紧了拳头。韩佑又道:“你不必多言,你若能弥补你母亲所犯的过错,我念在兄妹旧情,尚可考虑放她出禁,若不能,就是关她一辈子,也抵不完这罪过!”

    赵昔进来,拍了拍少年的肩。韩佑道:“这位便是赵大夫?听说你的医术很高明。”

    赵昔拱手道:“掌门谬赞,方才在堂外听得尊夫人一事,掌门请我到这,莫不是为了尊夫人的病情?”

    韩佑摇手道:“经脉寸断,就是大罗神仙来了又能如何?不过我听说……”他看了赵昔一眼,“世间有一种灵药,叫作生死种,传闻它能活死人肉白骨,若是用它接骨续脉,我夫人或许还有醒来的那一天。”

    赵昔挑挑眉:“掌门也说了,此药只在传闻之中,现下如何寻得呢?”

    韩佑冷哼一声:“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若能交出此药,我自然为你母亲解禁,从此天长地远,再不相干。若交不出,你要么留在韩家,做一名杂役弟子,替你母亲赎罪,要么就出去,再来时,我只当你是魔教余孽之子,定斩不误!”

    堂中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赵昔皱了眉,道:“掌门此言,未免太过武断。不妨先让赵某看过尊夫人的伤,届时再决定是否去找这生死种。”

    韩佑冷笑道:“大夫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为了拙荆的伤,我请了多少名医?这生死种一法,也是我走投无路,从一位老前辈那里得知的,我为了救人一命,不得不试。两位若怕难,只管离开,没人拦着你们。”

    赵昔和韩音对视一眼,少年咬了咬牙,站出来道:“那就一言为定,一旦我找到‘生死种’,你立刻放了我母亲。”

    韩佑起身道:“我以代掌门之身答应你。”

    “若你反悔呢?”

    韩佑居高临下,对上韩音的双眼道:“那韩某身败名裂,拙荆亦不得苟活。”

    一言既定,韩佑命人为赵昔二人收拾客房,在府中暂住一晚,翌日启程去找灵药。

    韩家仆役走后,赵昔和韩音坐在房中,韩音道:“先生,天下真有生死种这样东西?”

    赵昔道:“若没有,你何以答应他呢?”

    韩音抿唇道:“不答应他,我无路可走。韩家高手众多,凭我二人之力,恐怕连我娘的位置都找不着。”

    赵昔颔首道:“是了。生死种的确存于世间,但也没有韩掌门所说的那样神奇,若真有这等灵药,世人都去求长生做神仙了,还要大夫做什么?”

    韩音道:“不能起死回生,那接回韩夫人的经脉,让她重新醒来总可以吧?”

    赵昔看着他,无奈道:“这韩掌门也不知是听了哪位高人的误传,以为生死种真能起死回生。事实上,它只能为濒死的人续命,而且它的药性太霸道,续命的同时,也在毁坏人体,反而再无可能复原了。若换做身体康健的人吃,不仅不能有所增益,还会损伤肌理,酿成大病。”

    韩音握紧了拳头:“这么说,我岂不是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赵昔安慰他道:“也未必。生死种治不好韩夫人,天下还有许多其他续断的灵药,我们可以先找来,或者韩掌门答应让我看看韩夫人的病情,总会有办法的。”

    韩音看了他一眼,道:“先生,你知道生死种在何处吗?”

    赵昔皱眉道:“我也只记得有关于它的记载。生死种的配制过程极为繁琐,且代价昂贵,这也是它为什么十分罕见的原因。”

    韩音望了他许久,低声道:“我明白了。”说罢起身,心事重重地回房了。

    赵昔等门重新合上,外头已是入夜,他却不急着睡觉。其实在他看来,那位韩家代掌门韩佑身上疑点颇多,最明显的一点,便是他拒绝赵昔为他重伤的妻子诊治,连看一眼都不许,反而再三要求他们找来生死种。他既身为一代掌门,又是中年人,阅历不会少,却肯听信他人一句传言,着实奇怪。

    倒不像为治好他夫人的伤,倒像是冲着生死种来的。

    赵昔皱了皱眉,决定等明天上路时,再和韩音谈这件事,此处隔墙有耳,实不宜多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