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掉落悬崖之后 > 第29章 拂花

第29章 拂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醉酒力气更大,一只手钳住赵昔的肩膀,俯下身来问:“你是谁?”

    两人脸对着脸,那人双眼陡然睁大,喃喃道:“不会这么像,不会这么像……”说着伸手去摘蒙住赵昔双眼的布条。

    赵昔一把抓住他的手道:“这位兄台,不经人允许便在人家脸上动手,是很无礼的。”

    他说这话,对面忽然沉默良久,随即哑着嗓子笑道:“你……赵解秋……你还是这么假正经。”

    你还是这么假正经。

    赵昔手一顿,任凭那人摘下他眼上布条,光扎在眼皮上一阵阵刺痛,他偏过头去躲避,道:“我好像认得你。”

    “好像认得?”那人舒展开的眉尖又蹙起来,“你不认得我,你竟然不认得我!那日坠崖之后,难道你……”

    赵昔如实道:“我都不记得了。”

    钳着他肩膀的手陡然用劲,赵昔伸过手,拍了拍那紧绷的手背道:“但我好像认得你,你会酿‘半日羞’,你还……”

    他脑中闪过些片段,来不及捕捉便逝去了,只好颓然道:“我是真不记得了。”

    那人稍稍松手,问道:“那你知道我是你的什么人?”

    “什么人?”赵昔重复了一句,继而笑道:“总不会是仇人吧?”

    “怎么不是。”那个人也笑了,低声道。“我可恨你恨得不得了呢。”

    赵昔成了染心台的上宾。坐在主人的小院里,他摸了摸手边的茶盏,温热得刚好,便端起来啜了一口,这房中镇了三个冰炉,奢侈却舒适。

    他抽抽鼻子,方才那人身上除了酒气,还有一股掺了松针的淡香味,他问:“你带的什么香?”这话原本太过私密,但他问出口却不觉得突兀。

    坐在他对面的主人反问道:“这是什么香?”说着香囊之类的东西在他鼻端一晃,赵昔仔细辨认,道:“一星檀两星沉,掺了松针,还有些药材。”

    那人失望道:“你果然不记得了。”收回香囊道:“这是你送我的。”

    看来自己和他果真私交甚笃,否则也不会送香囊这样私密的东西。赵昔想道,那香他一闻就晓得制法,若不是亲手所配,不会这么熟悉。

    他放下茶盏,向那人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人顿了顿道:“樊会。我小字韵清,你记不记得?“

    赵昔摇摇头,道:“樊兄。”

    二人相对无言。过了一会儿,樊会道:“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赵昔道:“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些仇家,我强行用药恢复内力,事后便看不见了。”

    樊会咬牙道:“你的武功也……”

    赵昔道:“武功已废。所幸还有一手医术,还不至于饿死。”

    樊会盯着他枯瘦的脸颊和鬓角的白发,说不出话来。赵昔说这些倒不是为了博取同情,只是觉得面前这人很熟悉,他虽不记得两人的过往,但潜意识觉得他可信可靠,于是也就坦诚相见。

    故人相见,可其中一个已经形容大变,记忆残缺,另一个再有千言万语,却连叹息都压在嗓子里,只用难言的目光望着对方。

    赵昔将茶饮尽,向樊会道:“时候不早,我还是先回去罢。”

    樊会皱眉道:“你就在我这里,还要去哪里?”

    赵昔听他熟稔的口气,不容拒绝,况且自己也有许多话没问出口,想了想便道:“话虽如此,到底我在陶二公子那借住了两日,还是要去和他打声招呼,还有韩姑娘,她还没个安身的地方,你要留下我,也请把她一同留下。”

    樊会很不愿听他说个“请”字,不耐道:“这都是小事。晚上你便在这旁边的院子住下,你从前来染心台也是住那儿的。”说着唤了两个婢女进来,道:“赵公子在梨融院住下,由你们服侍他起居,用度都照我的来。”

    婢女们脆声答道:“是。”

    赵昔又道:“还有那位秋瑾姑娘,我知道她是你心爱的侍女。陶小公子虽然骄纵了些,但并没有冒犯之意,你别放在心上。”

    他提起秋瑾,樊会没有立即接话,过了会才有些不自在道:“女人而已,我还不至于为了她得罪陶家。”

    赵昔心想,那你还特地为她跑来水榭,闹出那么大阵仗?

    又有一名婢女进来,屈了屈膝道:“公子,李家的淳少爷来见。”

    樊会道:“上茶伺候,我就来。”说着起身,对赵昔道:“你先去院子里休息,那里的摆设没变过,你见了……”他本想说“见了说不定能想起点来”,但又看到赵昔蒙着眼的布条,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待樊会走后,那两名婢女带赵昔来到另一座小院中,下人们已经新添了冰炉,点上松香,沏了莲子茶。赵昔不习惯人伺候,在房中坐下便让她们去别处休息了。

    两个婢女从内室出来,其中一个向另一个道:“姐姐,我方才去领茶叶,经过莲池,见秋姐姐一个人在那里哭呢。说是公子不要她了,让她去下边伺候,以后就不算在贴身丫鬟里了。”

    另一个道:“这不干你的事,别和人家议论。”

    “我只是奇怪,秋姐姐向来最得公子喜欢了,怎么忽然之间就不要她了。”

    另一个回头望望屋内,悄声道:“秋瑾本来就得宠得莫名其妙,现在莫名其妙失宠了,也不奇怪。”

    这一个眨眨眼道:“莫名其妙?”

    那一个道:“我伺候公子比你久些。这屋子里的赵公子是公子从前的好朋友,半年前不知为何没了音讯,公子着急了好一阵,出去打听,回来时才带了秋瑾。她来时也不叫秋瑾,是公子给她起的名字,叫小秋,她嫌这名字一般,求着公子改作了秋瑾。”

    这一个怪道:“为何一定要带‘秋’呢?”

    那一个摇头道:“公子没说过。不过我记得公子的这位好朋友,小字就叫‘解秋’……”

    此言一出,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都闹起了红脸,那一个道:“哎,叫你不要多问,横竖秋瑾只是婢女,公子从未打算纳她为妾,将来年纪大了,安心嫁个门当户对的,还不是过日子?快走了。”

    赵昔在房中略坐了坐,便走出来,让仆人带他去前院见还等在那里的陶璋和韩箐。

    两人听说他要留下。陶璋禁不住好奇,先问道:“这位主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跟在赵昔身后的仆役笑道:“公子可曾听说过拂花剑宗?我家主人姓樊单名一个会字,乃是这一任拂花剑宗的宗主。”

    他说起拂花剑宗,赵昔才有些印象,拂花剑宗与五岳剑派同属剑宗,几十年前也曾是武林中一大宗派,现在却少在江湖上露面了。

    “拂花,拂花。”陶璋念了两遍,又露出傻兮兮的笑容,“这名字倒和你家主人的相貌极相称。”

    “……”当着人家面议论人家主人的相貌,岂不显轻浮之意?赵昔叹了口气,陶小公子犯起蠢来总是不分场合地点的。

    于是赵昔便在染心台上住下,韩箐也留下,和樊会身边的婢女们同起同居,都是年轻女孩子,彼此相熟得快,渐渐地也不像在陶宅时那样心事满怀了。

    拂花剑宗早已不再扩收弟子,这些年零零落落,只剩了樊会这一支,他这个宗主当得清闲,平日里喝酒练剑,赵昔来了之后,就带着赵昔坐船,下棋,喝酒,赵昔记不起来,他就把两人相识的一件件小事如数家珍。

    赵昔听了,有些事有印象,有些却没有,不由笑道:“樊兄好记性,十几年前的事,也记得这么清楚。”

    樊会不以为然道:“那些事令我高兴,我自然都记得。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高兴的。”

    其实赵昔虽不记得他,但这些天的相处,樊会为人慷慨随性,不拘小节,很对赵昔的脾气。再者他虽是个小宗派的宗主,可胸中阅历,眼光见识,不输于那些世家名门的天之骄子。两个人熟稔之后,常常一谈至深夜,乃至于到后几日,时常困了就抵足而眠。这好像是再惺忪平常不过的一件事,两个人都不觉得突兀。

    船上摆了好酒,樊会看着他,不说话。赵昔察觉到这忽然的静默,问道:“怎么了?”

    樊会道:“你有什么打算?”

    他这几天除了和赵昔提过两人相识的过程,赵昔的其他事情,诸如师门,亲友,亦或是坠崖前的经过,赵昔出现之前,他使尽了手段去打听,赵昔来了之后,他却闭口不言。

    赵昔道:“我打算去一趟师门。”

    樊会道:“罗浮山?据我所知,你师父和师兄师弟都不在山中,你去只怕扑了个空。”

    赵昔听他话里有话,便道:“你的意思是?”

    樊会凝视着他道:“其实你失忆之前,也不是个爱和人来往的人。既然现在身体不好,武功也丢失,不如就长住在我这里,养好了身体,再去想别的事。”

    赵昔笑道:“这怎么行。这样一来,我岂不成吃白饭的了?”

    樊会轻轻一笑道:“我的染心台难道养不起个吃白饭的人?这些天我也想清楚了,你不记得从前也好,避开江湖上那些烦心事,逍遥自在地过完下半生,也很完满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掉落悬崖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necdote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necdotes并收藏掉落悬崖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