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天才猛女 > 053 抢人!

053 抢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不过,得想想要怎么跟笑笑解释?”小欣笑道:“她要是知道你抢走了她看中的接班人,估计得气死。”

    “这有什么难的?就说我们已经见过那神秘高人了。那神秘师父有事要外出,所以将天笙托付给我们帮忙照看。这样就不是我们跟她抢,而是人家那高人师父没看上她们那群女人。”小星仔得了奖励,心里开心。出起注意来也是毫无保留,张口就来。

    “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小欣笑道。

    “哼,我这是为谁啊?真是心好当成驴肝肺!”小星仔啐道。

    “行吧!就这么说。”林峰想了想,接纳了小星仔的见意。“这次抢了她们飞鹰看中的人,算我欠她们一个人情。等到这批培训结束,分配人员时再适当给她们一些补偿就是了。”

    “也好,总不能叫自己人吃亏。”小欣也赞成道。

    “对了,我们跟小天笙说好一周后去接她。”小火龙提醒道:“一周后是峰哥派人去接,还是让暗鹰把人送过来。”

    “我记得邱老三过两天正好要去C市出差。看他能不能在那儿多呆几天,顺便把人直接带回云都训练营去。省得笑笑看了闹心。”林峰说着就给邱天宇拔打电话。

    电话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人却不是邱天宇。而是医院护士。护士说他们邱主任还在手术室。有事请留言。林峰只好留言,让他出来后回电话。

    “好了,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打游戏去了。”小星仔和火龙起身离开。当然,临走还不忘提醒五百万的事。

    “五万,我要现金。明天给我。”

    “知道了,少不了你。”

    林峰将小家伙赶出去,赶紧关门。

    接下来,林峰亲自打电话给宁笑笑说了小星仔的意思。毫无疑问,宁笑笑根本不信。在电话中就把林峰两夫妻给大骂了一通。

    林峰自知理亏,自然不会跟她去理论。当然,他也不会傻呼呼的挨骂。直接将电话丢一边,任由她骂。反正听不到为净。这就是为什么选择用电话跟她说这事的原因。

    宁笑笑骂了一阵,直接挂了电话。不过,她仍然不死心。人就是这么奇怪,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本来宁笑笑对小天笙只是有点点兴趣。可是,因为欧莳看中天笙,想收为徒弟,却没能成功。于是,她也对小天笙另眼相看了。

    接着,天笙又冒出一个神秘高人师父,这时她就真的上心了。有意要将她招入飞鹰。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天笙有个高人师父的原因。

    现在,又加上一个林峰来抢人,她就更是非要天笙不可了。甚至有了要将天笙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心思。

    宁笑笑在办公室里转了半天,突然想到天笙毕竟还是个九岁孩子。不管她去哪儿,总是需要监护人同意才算数。她敢肯定,小星仔和火龙不会去找天笙的家长。这么说,自己还有机会。

    于是,她马上打电话给暗九。让她想办法说服天笙的家长。

    “实在不行,你就跟她们说,我们那里是女兵训练营。所有队员都是女孩子。而林峰那边全是男生,天笙一个女孩过去肯定会吃亏。”

    这是宁笑笑的原话。她就不信,哪个母亲能够放心将女儿送进男人堆里。

    暗九接到任务后,第二天一早就去天笙家找家长。

    “陈警官,这么早,有事吗?”

    天晴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第一感觉是这警察怎么又来了?

    “又来麻烦你们,真不好意思。”陈九妹很有自知之明的道。

    “不麻烦,快请进!”天晴客气的将陈九妹让进院子。转身喊道:“妈,陈警官来了。”

    “陈警官快进来坐。”天笙外婆从厨房出来招呼客人。

    “陈警官,真不好意思啊!我得去上班了。有事你跟我妈说,我就不陪你了。”天晴才刚恢复上班,她可不想第二天就迟到。

    “没事,你上班要紧。我就是来跟阿姨聊聊天笙的事情。”陈九妹随意的道。

    “天笙的事?我们家天笙怎么了?”听到是关于女儿的事,天晴心里哪里还有上班的事。天大地大,也没有女儿的事大。

    “是这样,我有个战友在中科院工作。她这次到咱们市招收特长生。这批学生招过去,就是国家重点培养对像。俗称种子选拔。”

    暗九当然不会傻呼呼的照着宁笑笑的话说。那样只会吓得天笙家长不放人。于是,她花了一晚上时间,想了这个绝妙的招生办法。哪个家长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她就不信天笙的家长,能够不为这种子选手的名额心动。

    “我觉得你们家天笙各方面都符合他们招生标准。所以就过来跟你们说一声。问问你们的想法?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就帮着报个名。”

    “不过,成不成的我可不敢打包票。人家说了,这还需要通过各种考核和面试才能确定人选。这可相当于是提前高考,所以比真正的高考还要严格。”

    事实上暗九说的话,除了天笙已经被内定之外。其他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真的。种子选手是真的,重点培养也是真的。甚至连严格考核都是真的。

    所以张秀英母女一点也不怀疑暗九的话。只是,这么好的事情突然落到她们家天笙头上。一时之间,让她们有点不可思意。要知道会她们家天笙必竟在学校的名声不太好。甚至被那些老师和同学所厌恶。

    本来,要让天笙复学。她们还得走后门,托关系才能办成。后来因为天笙表现出来的厌学,以及天才的学习能力。她们也就没有逼着孩子继续上学,同意孩子学习自己喜欢的武术。

    不过,在她们看来孩子学习武术那只是强身健体。从本心上来说她们还是在为孩子的前途担忧。不管天笙能力多强,可是这个社会干什么都需要有个文凭。这文凭就是敲门砖。没有文凭,你再能干别人也不会给你机会。

    她们是想天笙现在还小,等孩子长大一些后,再劝她去参加高考。可是,现在猛然听说,有一个这么大好的机会落在天笙头上。这于她们来说无疑于天上掉馅饼,买体彩中头奖,这叫她们如何能不激动?

    “陈警官,您说的这是真的吗?天笙真的可以报名参加国家的种子选拔考核?”天晴不敢置信的抓着陈九妹的双手问。

    看到两位家长的表情,暗九心里暗自高兴。看来这次的任务,*不离十了。

    为了将事情说得更有难度,也更逼真一些。她继续忽悠:“本来这是需要由教育局那边由各个学校挑选名额。不过,小欣连着两天帮我们破了本年最大的一个杀人抢运钞车案。所以,我就向上面要了一个名额。”

    “谢谢陈警官,真是太感谢您了。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张秀英老人激动得直搓手。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暗九道:“这样我可就给天笙抱名了。你们今天得去山里将她找回来。等考核时间定下来,我再通知你们。好了,事情说完了,我也该去上班了。”

    于是,张秀英母女千恩万谢的将暗九送出门。天晴也不去上班了,打电话请了个假。便往车站赶,她得去把女儿抓回来。

    ……

    天笙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成了众人争抢的对像。更不知道妈妈正在来找她的路上。她之所以要了一周的时间。是为了去寻找附骨草,七星果。

    上次从功德系统那儿换取到这两种药材的位置。她本来还是半信半疑。可是,经过金阳花,夏阴草,以及定造的“天生神功”后。她现在一点也不怀疑系统的真实可靠性能。

    一大早被山上的宿鸟吵醒,她便开始收拾东西。然后,全部挺进山腹中去。顺便跟烈道个别。

    她告诉烈,昨天那两个大妖已经在外面重新布了一个幻阵。他不用担心有凡人闯进来了。并跟他说,昨晚出去后见到了两个大妖。

    两个大妖还介绍她去一个后天武者训练营,短时间内她估计不能回来看他了。当然,她并没有告诉烈,关于天道不能容他的事。反正她现在极别不够,也不能放他出来。就让他抱着一点念想,总比绝望好。

    烈到是真心祝福她,并且让她努力修练。争取早日将他解救出去。后来,听说她要去的第一站是盘龙山尾。他便直接用禁制将她送了过去。

    一瞬间,来到一百多里外的山尾。天笙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禁制竟然贯穿了整座盘龙山。

    有了上次找天阴草的经验,天笙没有自己傻呼呼的去山上找。她首先打到山脚下的一个村子,然后拿出画好的附骨草去找人打听。

    她的运气不错,刚到山脚下就碰到一个正在放牛的老大爷。大爷看到一个小姑娘突然从山上下来更是感觉奇怪。不等她开口,大爷先说话了。

    “小姑娘,这一大早的你从哪里来啊?”

    天笙想说自己是从山腹中来。可是,她怕会吓着老大爷。所以,只好撒了一个小谎。

    “老爷爷好!我是从山那边来的,我在找一种救命的药。”

    “你在找什么药?”天笙的话,成功将老大爷的注意力引到药上去了。要不怎和说农民伯伯最为朴实可爱呢!

    天笙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图画递过去,焦急的道:“您看,就是这种名叫附骨草的药。不知道您知不知道这山上哪儿有?”

    “附骨草?这不是断魂草吗?”大爷望着纸上的画,皱着眉头道:“谁跟你说这是救命良药?这东西可是毒药。给牛吃下去都得断魂而亡。哪个人能受得了?”

    听到大爷的话,天笙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附骨草确实是毒草。可是,她并不是用来吃。而是用来浸泡。当然,哪怕是浸泡,这些药水也足以让人痛得死去活来。没办法,说了一个谎就只好用另一个谎来圆了。

    “我知道这是毒药。可是我爸爸中了毒,先生说要以毒功毒。我们全家出动,都在找这药。老爷爷知道哪儿有这草药吗?”反正爸爸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名词,借来挡一下不算是咒他吧!

    “噢,是这样啊!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

    大爷将牛放在山上,带着天笙往山上走。两人到一个山崖边才停下来。

    “你就在这儿等着,我下去给你采药。那先生有没有说要多少?”

    说谎话骗好人,天笙就够不好意思了。哪好意思再让人家帮忙去采药。再说,这可是悬崖,她就算脸皮再厚,也不能让一个善良的人去为自己冒险。

    “不用,不用,我自己下去采就好。谢谢老爷爷给我指路。”天笙连忙向老大爷鞠躬致谢。

    可是,在老人眼中她是个想救父亲的孝顺小女孩。老人怎以也不肯看着一个小孩去冒险。不光是那悬崖危险,更有那断魂草的毒。一不小心,就能让人丢了性命。

    “听话!你就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感受到老人的无私关怀,天笙只觉眼眶一热,晶莹的泪花闪烁着就要滚出来。她深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感动。再将对老人鞠躬!

    “老爷爷,谢谢您关心!不过,您别看我小,我可是跟着师父练功夫的人。不然,家人也不敢让我独自到这一片来找药啊!”

    天笙说完,也不等老人再说话。她便背着书包,麻溜的抓着悬崖上的灌木杂草往下滑。

    “丫头,你可要小心点!”

    老人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得跟随她下去。老人是山里人,既然知道这片悬崖上有那种断魂草,自然是因为他到过这里。

    “老爷爷我没事,您别下来。”天笙忙阻止。

    老人哪里会听她的话。说话间老人已经到天笙前面去了。

    “把手给我,不能继续往下了,得横着向右走。”

    老人家都已经下来了,天笙自然不能再跟他推让。这可是在悬崖陡壁上,一个不好两人都得滚下去。因此,她只好怀着感恩的心将手伸过去,立刻就有一只长满老茧的温暖大手紧紧握住她小手。牵着她往前走。他们贴在几十米高的悬崖绝壁上,一步一步向前移动。这样移动了大约三米左右,老人停了下来。

    “向上看。”

    天笙顺着老人的指引向上看,上面是一块凸出的大石头下。不过,大石下那绿油油的一片,可不就是她要找的东西吗?天笙立刻双目放光!

    “就是这个了。”

    “这东西有毒,你小心千万别让自己的手伤着。要是毒汁沾到伤口,可是要命的家伙。”老大爷一边吩咐天笙,一边从腰上取下镰刀,开始收割。

    “爷爷等一下。”天笙小心打开书包,拿出准备好的塑料手套递过去。“您带上这个保险一些。”

    老爷子也没客气,接了一只戴在左手。因为他右手握刀,左手接触断魂草。天笙则戴了另一只在右手上。她没有刀,只好用手拔。两人共同发力,无惊无险的便将一大片附骨草收割完了。

    “如果不够了话,再往前还有。”老大爷又道。

    “谢谢爷爷,这些已经够了。”天笙忙道。

    “嗯,那就回去吧!把书包给我,你走前面,小心点,别往下看。”崖壁上也容不得他们调换位置,老大爷只能让天笙走前面。

    这样的山崖对天笙来说真心没有难度。可是,对于这位偶遇的陌生老人那无私的关怀,她却是真心感动。往回走的时候,天笙心中就在盘算着怎么向老大爷表示感激之情?

    给钱?老大爷估计也不会要,反而显得太过势力。

    看老大爷对这附骨草的药性那么了解,想来他也是一位医者。要不给他留几个药方?对,就这么办。

    当他们平安回到山顶的时候。天笙开口问:“老爷爷也是医生吗?”

    “我哪是什么医生啊!”老大爷苦笑道:“只是家里摊上个病人,时间一长,我也就成了半个野郎中了。”

    “爷爷家谁病了?”天笙又问:“现在治好了吗?”如果没治好,自己倒是可以还了这份相助情义。

    “好不了啰!”老大爷摇头道:“孩子,药找到了,你赶紧回家吧!以后,别一个人上这盘龙山。这山上可不安全。”

    天笙听出来了,老大爷家里的病人多半与这盘龙山有关。正想开口问怎么不安全?老大爷又开口了。

    “我家那小子,十多年前在这山上砍柴,遇到了下大雨。当时雷劈电闪,吓得他忘了我们的叮嘱。跑进山洞里去躲雨。结果,等他出来时就变成傻子了。这么些年,我用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治好。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毁了。”

    呃!天笙虽然没有猜到开头,却猜到了结果。他家的病人还真是这盘龙山害的。更巧的是,竟然是幻阵所至。

    被幻阵迷失心智,实际上也是一种神魂伤害。如果只是像天晴那种轻微受损,天笙还能有点办法。可是,大爷的儿子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而且似乎很严重。除非她的精神力突破到开僻识海之后,才可以用神识为其修复受损的神魂。

    只是,要开僻识海,得等到身体练到后天期巅峰之后才行。看来,只能将这个人情记下。待到将来天僻出识海之后,再来回报这位好心的大爷。

    当然,她心中的想法肯定不会跟大爷说。她只是随意的询问了大爷所在的村子名字。以及大爷的姓名。问完之后,她也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道了声谢,便与大爷分道扬镖。

    在山上转了一圈后,她回到了来时的山洞入口。她想这里应该就是当年害了大爷儿子的地方。现在山洞里的幻阵已经没了。

    天笙按照生门死路的方位,通过了小星仔布在外围的幻阵。再次回到山洞里,立刻便被烈用禁制接了回去。

    “附骨草?你想用这东西淬炼身体?”看到天笙提着的草,烈立刻说出了其用途。

    “你不是没有记忆了吗?竟然还认得这药草?”天笙奇怪的道:“还有,这种草在这里叫断魂草,并不叫附骨草。”

    “不叫附骨草吗?”烈有些迷惑的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认识它。可就是认识。”

    这算什么答案?听他这么一说,天笙都有些怀疑,这家伙会不会也是从元晨真界来的?算了,管他从哪来的,他能不能出去还是问题呢!

    “我这次真的要走了。如果我找到七星果后,还有时间的话。我会再回来看你一次。”天笙说着。又开始往书包里装晶石和灵液。灵液主要是给外婆服用。她自己练功则可以用晶石。

    “唉,要是有个空间法宝就好了。现在这样,要带点东西也太麻烦了。”天笙自言自语的发表感叹。

    “得了吧!”烈嗤声接道:“就你这后天期入门的修为,就算给个空间法宝给你,你也只能干望着。那样岂不是更痛苦?”

    “我不怕痛苦,你有吗?有的话尽管拿出来砸我吧!就算是拿着不能用,只要看着也觉得开心啊!”天笙毫不客气的道。

    “你现在真想要?”烈又问。

    “你不会真的有吧?”天笙有点动神了。

    “你左手边第三个通道口进去,往里走几十米,有几间石室,那边有各种法宝,包括你所说的空间法宝。只要你进得去,可以随你挑。”

    天笙蹭地一下跳了起来,转身就钻进了左边第三个通道口。进到里面后她才知道,这从外面年着黑漆漆,全都一样的通道,事实上里面与她以前走过的通道完全不同。

    汉白玉的墙壁上雕龙画凤,每隔两米还有一个精美的宫灯,灯里装着一颗颗白色的珠子,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每次进出烈都不让她走通道。而是直接用禁制接她来,送她走。合着,那家伙就是为了不让她发现这洞中的其他密秘啊!

    丫丫个咪的,自己来到这个洞府,竟然被那些晶石就给眩住了眼睛。硬是没想过要搜山寻宝这回事。这可不是一个合格修者的思维方式。看来与小天笙融合之后,自己受她的影响还真是不小啊!

    身为一个合格的修士,寻宝,探秘这是必备常识。常言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身为修者如果没点大机缘,如何能从万千修者中脱颖而出?

    当然,她未尝就没有来日方长的想法。毕竟她找到这里也才两三天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不能原谅自己竟然差点白白错过一个到手的大宝藏之事实。这要是让元晨真界那些家伙知道,指不定得笑话死。

    天笙一边自我检讨,一边往前冲。十米的通道,她几秒钟就走完了。果然,看到有几扇门。一,二,三,四,五,六,七!

    竟然有七扇之多。

    这些门不同与于我们平常看到的房间门,它们没有门框,也没有墙壁。七扇门就那样一字排开,从左到右,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悬空立在那儿。如果不是每扇门上面有一个把手,这更像是一道平面彩虹桥。

    天笙试着推了一下红色的门,没有动静。她又加了些力量,仍然是纹丝不动。于是,她去推橙色的门。结果一样。

    “哼!我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

    于是,天笙开始发狠,开始朝着每一扇门狠狠撞去。结果,一鼓作气,撞了前面六扇都没有开。

    只剩下最后一扇了,天笙这次积蓄了全身力量。还退后几步,加上助跑冲力,然后……那道门自己开了。而天笙因为用力过猛,收势不住,毫无疑问的被摔了个狗那啥。再然后,烈那狂放的笑声,响彻整个洞府。

    “哈哈……”

    这时天笙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被烈玩了,那她就是傻瓜了。出乎意料,天笙并没有表现得气急败坏,或者愤愤不平。因为她很清楚,她现在越难受,某个无聊的家伙就会越开心。而她越是平静,那家伙也就越无趣。

    她从地上翻身跃起,跟没事人一样。立刻开始查看房间里的东西。果然,烈笑不出来了。耳边传来他无趣的声音。

    “唉,你这丫头也忒无趣了些。那扇门害你摔了一个大跟头,你怎么也不气恼?”

    “狗咬你一口,你难道还能咬回去?”天笙没好气的道。

    “呃!这是在骂我是狗吗?哼哼,还以为你真的不在意呢!原来是装做不在意罢了。奸诈的丫头。”

    天笙没有理他。她已经完全被这房里阵列的宝贝给迷住了。这里可真不愧为宝藏啊!各种灵器法宝,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不由自主的,天笙口水都流出来了。

    “不是吧!这么大人还流口水,你羞不羞啊!”

    耳边又传来烈调侃的声音。不过,天笙才不理他。她的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一个木头做的小戒子,似乎害怕一眨眼那戒子就不见了一样。

    那是星辰木,没错就是具有空间能量的星辰木。这东西放在元晨真界也是顶级炼器材料。而这枚戒子,毫无疑问是已经炼制成器的空间法宝。这绝对,绝对是无价之宝!就算是在元晨真界,也是有市无货,一戒难求。

    在元晨真界法器按级别分:凡阶下品,凡阶中品,凡阶上品。地阶下、中、上品。天阶下、中、上品。灵阶下、中、上品。仙阶下、中、上品。再上面就不是天笙能知道的了。她毕竟没能飞升成功。谁知道更高级的世界有没有更厉害的法宝?

    像小星仔使用的那种用符阵组合炼制的乾坤袋,与这用星辰木炼制的戒指都是空间类法器。但是,它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最好的乾坤袋只能是天阶上品法器。而最差的星辰木戒,也是灵阶下品法宝。只有灵阶以上才能称为法宝。可见这差距之大是不可逾越。

    而且法器需要以灵力才能驾驭,而法宝则需要用神识才能驾驭。如果不是修神的人,要想拥有自己的神识,要想驾驭法宝,自少得修练到元婴期才成。

    当然,这对现在的天笙来说则完全不是问题。因为她修的是神,只要劈开识海,就能拥有神识。到时候,就能启用这枚星辰戒了。

    所以,这满室法宝,她独爱这一件。

    “你看上这只破戒子了?”

    烈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整个洞府都在他的神识笼罩之下。自然知道天笙看中的是什么东西。

    “你可要想好了,这里的东西你只能带一件出去。而你现在更本就无法驾驭这只破戒子。实在是鸡肋得很。更何况,你确定在自己可以使用它之前,能保住它不被别人抢走?知道什么叫怀璧其罪吗?我劝你还是挑一个保命的法器为妙。”

    “我不管,我就要它了。”天笙近呼用吼的喊出心中所念。

    “唉!真是个倔小孩。”烈无奈的叹道:“你喜欢它就给你吧!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你可千万别后悔。”

    “决不后悔!”天笙坚定的道。

    “行,给你就是。”

    随着烈的声起,只见莹光一闪,那枚古朴无华的星辰戒便戴在了天笙左手中指上。大小刚好。天笙爱不释手,喜不自禁。再没看房间的其他宝贝一眼,便紧握着手指出来了。

    “要不我给你放一次水,你还是再挑一件保命法器吧!再不然,逃遁用的也成。我实在是担心你还没长成,就先被别人给抹杀了。”烈忧心如焚的道。“如果你死了,那我要上哪儿再去找个有缘人?”

    “闭上你的乌鸦嘴。你才该被抹杀。”天笙没好气的道。

    她之所以对那些保命法器不感兴趣,是因为她有一颗一往无前的心。在她看来,如果在这凡人的世界还时刻为自己留后路,那如何能在修行道上一飞千里?

    更何况这里的东西反正也跑不掉,等她的星辰戒可以用了。哼哼,这里的宝贝还不全都是她的囊中之物。现在拿着这些东西去干嘛?跟那些后天期武者拼命?何至于?

    天笙虽然没有要那些法宝,不过现在对她适用的晶石和灵液,她却没有客气。书包里装了满满的一包不说,手里还用在超市买东西带来的马夹袋装了两袋子。再加上还有一大袋附骨草。她小小的个子,都被这大包小包压得看不到真身了。

    好在有烈用禁制送她去洞口,不然就是那长长的通道她就走不过去。到了洞口,她便一件一件的往外搬。然后,她准备去找牛二帮忙,用摩托车帮她拉回家去。

    不过,她没想到刚一出来,就听到妈妈和牛二在山谷里叫她的名字。她不由皱眉,前天才出了那样的事。不明白,妈妈怎么又跑来了?看来那两个大妖前辈说得对,她在这个地方真的没法修练。

    “妈妈,我在这儿!”

    “天笙,可找到你了。走,赶紧跟我回家。”

    “发生什么事了?”天笙问道。

    “你回去就知道了。是好事。”天晴跑过来,接过女儿的书包。“嗯,怎么这么重,你装些什么在包里啊?”

    “石头。”天笙回道:“你们等一下,我还有两包东西要拿回去。”既然妈妈和牛二都在,那就干脆再多带些东西走吧!

    于是,天笙又倒回去,用昨天刚买的铝锅装了一锅灵液。又装了一包晶石。这才满载而归。

    “天笙,你带山里的水回去还能喝,可你背这么多石头回家干嘛?”

    牛二一边将天笙的东西往车上绑,一边忍不住问出疑问。当然,那是因为他没有打开包看那些石头的样子。不然,肯定得被那些五彩缤纷的晶石给震憾住。

    “我说背石头回去好玩,你信吗?”天笙笑道。

    “信,为什么不信?”牛二很干脆的道。

    到是天晴一直沉浸在天笙的光明前程之中不能自拔。对于女儿要带石头,带野草回家,她一个字也没问。只是面带微笑的望着女儿。那眼神似乎在说,我的闺女总算熬出头了!

    “妈妈,到底有什么喜事?能让您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天笙忍不住问道。

    “是你上学的事。”天晴笑道:“你别急着撅嘴,这次不是让你去上小学。也不是中学。而是直接考科学院的种子班。”

    “什么叫种子班?是研究种子的吗?”牛二问出了小天笙的疑或。

    “不是,这个种子不是你们种地用的种子。而是把人当成种子来培养。”天晴解释道:“这么说吧!如果我家天笙考进了这个班,就是国家的重点培养对像。这比她将来上什么大学都要有份量。”

    “这么牛啊!”牛二似懂非懂的道:“那天笙你可要努力了,争取一举考上,便是天高海阔任你遨游了。”

    “是吧!我们家天笙肯定能行。”天晴摸着女儿的头,鼓励道。

    “可是,我对当种子一点兴趣也没有啊!”天笙露出为难的表情。妈妈的激动与兴奋她看在眼里了。老实说,她真心不想看妈妈失望。可是,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人生规划。不得不忤逆妈妈的心意了。

    果然,此话一出,天晴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呢!其他什么事妈妈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次的事情,你必需得听妈妈和外婆的。”天晴难得拿出母亲的威严,镇压叛逆的孩子。

    “天笙,你妈妈说得有道理。现在的人不读书怎么成呢?你瞧我们乡下像你这么大的孩子,也是不论男女,都在上学。”

    牛二之前就觉得天笙家人不让天笙上学很奇怪。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人家不是不让她上学,而是要她上最好的学。

    “可是,我师父不同意怎么办?”天笙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搬出师父来。

    “不会的,你师父要是真心喜欢你,自然会希望你将来能有出息。”

    言下之意就是他要是反对,那就是不喜欢你,或者说是别有用心。

    师父也不管用了!天笙也就无话可说了。

    接下来一路上都是妈妈在给她做思想工作,偶尔牛二也插上两句。不过,都是站在妈妈那边。

    该怎么办呢?要怎么才能让妈妈和外婆放弃呢?天笙想来想去,也找不到好办法。突然,她灵机一动,既然说不通家人。那就不让对方录取自己不就行了!

    对,就这么办!不是说还要考吗?那自己就给它考砸不就得了。

    “妈妈,那考试什么时候进行?”

    天晴以为孩子终于想通了,赶紧道:“这个现在还不知道。得等陈警官的通知。你这次的名额,可是她帮你争取来的。以后,你可以好好感谢她。”

    天晴并没有发现天笙在听到陈警官之后,脸上的表情已经瞬间变幻了好几种。陈警官,原来是她在搞鬼!看来那位叫宁笑笑的警官,还没有放弃招揽自己啊!

    如果这整个考核就是冲自己来的,那估计自己就算是考0分,也会被录取。不成,看来得想点别的办法了。

    嗯,最好的办法是找到昨天见的那两上大妖前辈。让他们自己去交涉。她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不应该搅进他们大人物间的斗争。

    可是,天笙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竟然忘了问他们要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他们临走时说,一周后让人来接她。而她却不能主动找他们。这还真是麻烦啊!

    一周,照这样的情形看,肯定不用一周,自己就得被那个叫宁笑笑的女人给录取了。等到那个林峰派人来时,自己早就被带走了。

    这如何是好啊?难道还得再来一次离家出走的戏码?不成,这样外婆和妈妈肯定会崩溃。特别是外婆的身体,可是再也经不住折腾了。

    实在不行,那就只好兵行显招。找那个陈警官摊牌了。大不了就是将她们那一方的人马都给得罪死了。得罪外人,总比让自家人伤心好吧!

    对,就这么办。

    ------题外话------

    果儿HODL住了!感谢各位姐妹给予的各种安慰和鼓励!别的啥也不说了,一切看果儿表现吧!嗯,再一个万更送上!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一天才猛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儿并收藏重生一天才猛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