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一天才猛女 > 055 神医姐姐

055 神医姐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是,外婆和妈妈这么紧张自己,她们只怕是见不得自己受苦的了。到时,她们如果一看到自己痛苦挣扎就方寸大乱。又怎么能够控制好温度和火候?

    这时候她就忍不住想家里要是有个男人就好了。比如有个外公或者父亲,那事情估计就会好办多了吧!

    “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天笙跑过去开门,接着她就惊呆了!天啊!上帝,如来,三清祖师爷!你们哪位大神显灵了。本姑娘刚刚才有点诉求,您竟然立马就给我送来一个男人。

    呃,错了,是给咱家送来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高大英俊,气度不凡,有着后天期巅峰实力的魅力男。有这样实力,可不正是保架护航的最佳人选!于是,她不由自主的两眼放光,还升起了两颗小星星。

    门外站着的自然不是上天给天笙派来的外公或父亲。而是奉命过来接她的邱天宇,邱大医生。他听说宁笑笑在用手断跟他们抢人。所以,没等预约时间,刚到C市,都没有去此次出差的医院报道,就先赶来天笙家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巴巴来接的竟然会是一个小花痴。不过,这小家伙确实可爱。明明在发痴,可是她的一双眸子却是那么的闪耀,跟个小精灵一样。就是与小星仔和火龙形容的辛辣暴力有太大的出入了。

    “笙啊!谁来了?”

    外婆见天笙出去开门半天没反应,不禁跟了出来。

    “阿姨您好,我姓邱,这是我的名片!”

    邱天宇礼貌的与老人家打招呼,并双手送上名片。要想带走人家的宝贝孙女儿,这态度起码得端正了。否则,很容易被当成人贩子。尽管他很有自信,自己的仪容绝对与人贩子不沾边,可是该注意的细节还是不能忽略。

    “您是医生啊!快请进!”

    外婆看过名片,立刻热情的邀请他进门。

    “你是我爸爸,还是外公?”小天笙突然发问。

    正抬脚迈门槛的邱医生,硬是给惊了一个趔趄。虾米?爸爸,外公?爸爸就算了,可是这外公……我有那么老吗?邱医生只觉满头大汗!

    “看来你谁都不是了。”看了来人的错愕表情,天笙就知道自己刚才是臆怔了。为了减少一些尴尬,也为掩饰心中的失望,她接着又道:“唉!果然大神都很忙,没时间管别人家的闲事。”

    失望,不是因为她渴望父爱,而是她真心看中这个男人的修为。如果有他用真气相助,自己的药浴就会有100%的把握。可惜,这家伙很可能是对手,所以她失望。

    她当然不会相信,一个拥有后天期巅峰化境的医生会无缘无故光临她们家。她本能的将他划成了宁笑笑和暗九那一拔的人。

    昨天来派来一个暗劲期的军装女,今天又派来一个化境期的医生男。看来这个什么飞鹰大队,真是打算跟自己铆上了。

    “丫头,你不是发烧了吧!”

    天笙刚才那话也把她外婆给吓了好一跳。不过听到她后面两句时,却是误会了。以为这孩子是因为太渴望父爱,才会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乱认父亲。

    嗯,外婆是认定这孩子发烧了。心疼的在天笙头上摸了摸,又对客人解释道:“这孩子感冒了,打糊乱说,邱医生别见怪啊!”

    邱天宇自然不会将老太太的话当真。感冒发烧?这小鬼灵精哪有一点生病的样子?

    “没有,小朋友挺可爱的。”邱天宇笑着赞了一句,接着又望着天笙问:“你就是小天笙?”

    天笙翻了个白眼,抢白道:“我姓天,名笙。不姓小。你又是哪位?到我们家来干嘛?”

    遭受一通抢白,邱大医生现在有点相信小星仔和火龙的话了。这伶牙俐齿的小精灵,当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对哟!邱医生过来有什么事吗?”在天笙的是醒下,天笙外婆也问道。

    来之前邱天宇就想好了说辞,可是给小天笙这么一打岔,他反而不知该怎么说了。看了一眼小天笙那戒备中带着敌意的眼神,他觉得还是别绕弯子,直接一点的好。否则,看这小姑娘的架势,自己不一定有机会将来龙去脉说完。

    “我能借一下桌子吗?”

    邱天宇指着院子里一张堆满药材的石桌问。

    “到厅坐吧!那里有桌椅。”

    天笙外婆到是对医生没多少戒备,客气的邀请他进屋。

    “谢谢!”

    邱天宇道了声谢,在天笙外婆的引领下进了正屋客厅。

    天笙没有说话,不用外婆叫,她就去给客人倒茶水。过门是客,这是家教。在这里,她就得尊守这些礼义。不然,外婆会不开心。天笙不是叛逆期的小孩,不会为这种小事让外婆和母亲操心。

    “请喝水!”

    “谢谢!”

    邱天宇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茶杯,微笑的望着天笙。这孩子明明戒备着自己,却还会客气的给自己倒茶水。这心志果然不是一般小孩能比。

    上完茶后,天笙就退到一边,漠然观望。她到要看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天笙外婆拿着一块干净的抹布,又将本来就很干净的饭桌抹了一遍。这才对邱天宇道:“这里有桌子,邱医生可以随便使用。”

    “那我就不客气了。”邱天宇喝了一口茶后,将茶杯放到桌上。然后,将手提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放到桌上打开。趁着电脑开机的时间,他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意。

    “是这样,我其实是受人所托,过来给你们介绍几个人。”

    果然!

    天笙翻了个白眼,仍然没有出声。事实上她也想看看那个已经被自己得罪透的宁笑笑到底长什模样?否则,下次不小心遇到,岂不是被人坑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当她看到电脑屏幕里出现的竟是两个熟悉面孔时,不由愣了一下。怎么回事?这人到底是哪边的人?接着就听见屏幕里的火龙说话了。

    “小天笙,又见面了。你身边这位邱医生,就是去接你的人。从现在开始,你只要听他的话,跟他走就错不了。”

    “啊!”天笙瞪大双眼道:“不是答应给我一周的时间准备吗?现在才过两天。”

    看到小精灵露出惊诧的表情,邱天宇竟然有种成就感。不禁笑道:“放心,我在C市还有些事情要办。没那么快走。你还有时间准备。”

    “你们在说什么?”外婆终于发现事情苗头不对了。一把将天笙拉过去藏在身后,一脸严厉的望着邱天宇质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把我家天笙带去哪儿?”

    邱天宇没解释,而是问对天笙:“小天笙是你跟外婆解释,还是我来说?”

    这其实也是一种考核。可以考验孩子的应变能力。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撒谎,圆话的能力。这个被大人们说成最不好的品格,却是对一个合格间谍最基本的要求。

    “还是我来说吧!”

    天笙很清楚,这个姓邱的医生进来就直接搬出两个大妖前辈。显然是没打算做什么解释。

    “外婆,其实妈妈去接我之前,师父就已经给我找好了学校。是一所少年军校,可以文武兼修。这位就是军校派来接我的教官。”天笙说道。

    “有这事?”外婆经过昨天事后,现在已经不敢轻信任何招生之事了。特别是,什么学校竟然都不先经过他们家长同意,就直接来接人了。谁知道是不是骗子?

    “你为什么之前没有跟我们说?”

    “我想说来着,可是妈妈先跟我说了种子考核的事。”天笙解释道。

    “那事黄了之后呢?你怎么还没说?”外婆严厉的追问。这可不是小事,这么大的事情这孩子自己就做主了。太不像话了。

    “您刚才不是听到了吗?本来说好是一周后才来接我,我没想到他们来得这么快。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吗?”天笙低着头,小声辩解。事实上她是打算走的时候再说。

    “我还是觉得这事有问题。”外婆又看向邱天宇,“你不是医生吗?怎么又是教官?”

    “我是军医,我们的学员也会学习医学常识。”邱天宇说着又从电脑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天笙外婆。

    “这是国防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去咨询。也可以跟我们一起到基地去看。不过,您得先签保密协议。”

    宁笑笑能弄出一个种子选拔赛,他们自然也有准备。而且国防大学办的少年特招班也是确实存在。天笙的名字也报上去了。

    “国防大学特招少年国防班!”

    天笙外婆拿着录取通知,望着那上面的鲜红大印,脸色唰唰就变了。与前天得知可以参加中科院的种子考核时的惊喜完全不同。现在没有惊喜,有的是惊吓!

    她在教育线上工作了一辈子,自然听说过这个国防大学特招班的事情。虽然,同样是国家重点培养对像。却是一文一武,两种概念。

    中科院培养出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是行业领袖。女孩子更适合走这条路。而进了这个特招班的国防生,可以说就被打上了国家安全的烙印。从此就是国家的人了。以后,自己恐怕想见孩子一面都难了。这叫她如何能开心?

    “天笙,你出去一下。我跟邱医生说几句话。”外婆冲天笙摆手将她支开。

    “噢!”天笙无奈的出门,顺便将门给带上。其实这就是掩耳盗铃,只要她想听,在门里门外哪里听不到啊!

    待天笙出去了,天笙外婆立刻严肃的表明态度:“我不知道天笙师父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是,我们才是孩子的监护人。我们不同意孩子这么小就去当兵。就算将来是要服兵役,也得等到她成年之后。”

    邱天宇错愕了!他想过天笙家长看到那录取通知后的无数种可能,就是没料到天笙外婆会是这种态度。真的,他做梦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这实在是颠覆了他的常识。

    他是将门虎子,从出身开始,所接受的就是以入伍为荣,以报效国家为志。进入国防大学,成为国防大学特招少年生,是他们那代人少年时期的一个终极梦想。也是足以让全家人都为之骄傲和自豪的无上荣誉。

    至于什么中科院的种子班,科技大学的少年班,这些与国防大学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可是,为什么在自己这些人眼中的无上荣誉,在天笙外婆这里却像是避之唯恐不及的灾难?这一刻,邱天宇强大的自信都有点混乱了。怎么会这样呢?

    “那个,阿姨,您是不是误会了?天笙不是去服兵役,而是特招国防生。”邱天宇声音有些艰涩的道。他还在做着最后争扎。

    只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他是生长于军旅之家,而天笙家则是书香世家。这一文一武,本身在观念上就有着巨大的差异。更何况现在是和平年代,人们的观念中自然就更倾向于文。

    还有一点,天笙是个女孩。在父母眼中女孩子自然是娇贵的,是需要受到保护和呵护的。保家卫国这种事,应该是男儿本份。

    “我当然知道国防生是什么意思。”老太太冷笑道:“哪里有需要就往里哪派嘛!可你不觉得保家卫国,应该是你们这些大男人担负的责任吗?”

    “你们怎么忍心,将这么重的担子,强加在一个九岁小女孩的肩膀上?当真不是你们家的孩子就不知道心痛吗?可这孩子她也是我们的心头肉。”

    “哼!中科院的种子选拔,就是内定那些豪门官家子女。这种让人卖命的事情,就要强行摊派给咱们这些贫头百姓吗?你们是不是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

    老太太越说越激动,一股脑的将憋在心中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了。也不管与眼前的人有没有关系,她反正先骂了在说。

    邱天宇被骂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感觉哭笑不得。他们两方人马,为了培养她们家孩子的事。在那边争得头破血流,斗得要生要死。到老太太这而却成了欺负孤儿寡母。这话说得,他都不知该怎么接了。

    “阿姨,您老人家说得太对了。保家卫国,就该是男人们的责任。”

    突然从电脑里传出一个悦耳的女声,老太太猛然回头,发现电脑屏幕上不知何时换了一个抱着孩子的美少妇。听到少妇站在自己这边,老太太自然的就觉得她亲切。

    这个美少妇自然就是小神医,童欣华了。邱天宇看到小欣出现,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他自认没办法与这位思想极端的老太太勾通。只怕是说多,错多。与其这样,他还是闭嘴为好。将这种事交给小欣最好。

    “阿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童欣华,是一名中医。上次你家天笙在京城被坏人追得出车祸时,我正好就在现场。因此与你家天笙结下了些许缘份。”

    “你就是那位救了我们家天笙的小神医?”

    天晴去了京城,自然从警察那里知道了小神医救天笙的事情。并且小神医还动用关系,让京城的警察帮忙寻找孩子的下落。这些事她们都记在心里呢!现在一听小欣提起车祸,老太太马上就认出来了。

    “小神医,你可是我们天家的大恩人!如果没有你,我们家天笙没了,我这条老命也早就交待了。留下她妈妈一个人,估计也没法活了。”老太太说着,说着,眼眶一红,也不知是心酸泪,还是激动的泪水。总之就是说哭就哭起来了。

    邱三少在一边看得瞠目结舌,小欣一出场,只是一个自我介绍,就将老太太那么泼辣一个人,感动得哭成个泪人了。什么叫人格魅力?这就是小欣的人格魅力!

    “吱!”

    门开了,天笙走了进来。她一直站在门外,自然将里面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其实,如果不是小神医出现,她也要进来为邱医生解围了。

    毕竟她是打定主意要跟邱医生走了,自然也不希望外婆把人得罪得太狠。虽然看起来邱医生不像是会跟老太太和小女孩计较的小气男人,可是谁知道他是不是腹黑?

    不过,当她听到屋里传出另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后,却是当场怔住了。因为,那声音竟然让她感到很熟悉,很亲切,就像是在哪儿听过一样。

    接着在女人自我介绍之后,在外婆没有叫出小神医之前。天笙就想起来了。这声音自己确实听过。小天笙被车撞飞,神魂脱离身体在空中飘荡时,就是这个声音将小天笙的神魂唤了回来。

    如果不是这个小神医,小天笙当时就已经死了。小天笙若死了,她后来也就没办法进入这个身体。更没办法与小天笙的神魂融合。

    因此,说她救了自己两次命,真是一点也没有错。更何况,她还为自己挡过一次天劫。这缘结得,估计永远也别想扯清了。

    电脑正对着大门,小欣一眼就看到推门进来的天笙。立刻沉下脸来,严厉的道:“小天笙?你这丫头还敢露面啊!你在医院擅自逃跑,害得整个医院鸡飞狗跳,害得整个京城的警察都为你出动。最不可饶恕的是,你害得我白白为你担心了那么久。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

    呃!天笙正在想要怎么开口跟对方打招呼,却没想到对方先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炮轰责备。奇异的是,面对这排山倒海的愤怒和责备,她竟然没有感到丝毫反感。相反,这让她倍感亲切。似乎,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就该这样挨骂才对。

    小天笙不禁心中惊叹,小神医果然名不虚传,好强大的气势啊!

    “天笙,快叫姐姐!”老太太转过头,一把将呆站在门口的天笙拉到前面,让孩子面对电脑里的救命恩人。激动的为孩子介绍道:“这就是救了你这条小命的神医姐姐!”

    “神医姐……”

    天笙的话还没叫出来,就被打断了。

    “先别急,这声姐姐,你还是想清楚在叫吧!”小欣似笑非笑的问:“小星仔和小龙你都见过了吧!”

    “嗯!”天笙点头,等着下文。

    “他们也叫我姐姐。可是,他们要是不听话,仍然要被打屁股。”小欣笑道:“你如果叫我姐姐,就得跟他们一样听我的话。不然,这声姐姐,我可不敢答应。”这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而天笙却是真的被震憾了。差点把眼珠都给瞪出来了。那两个大妖也叫她做姐姐?还要被打屁股?

    虽然隔着电脑看不出修为,可是这个小神医怎么也不可能强过那两个大妖吧!可是,她却敢打他们的屁股。天啊!自己认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姐姐啊?

    “怎么怕挨打,所以不敢叫了?”小欣笑着调侃道。

    “傻孩子,你只要听姐姐的话,姐姐怎么会打你。”天笙外婆急得直戳天笙的背。生怕这孩子突然犯傻,不肯叫姐姐。

    “你要是说的话正确,我就听。”天笙可不会犯傻,这种明显的语言陷阱,她自然不会上当。认姐姐没问题,可是认个姐姐就没了自由,这可不干。

    “呵呵,不错!有主见的孩子才能有出息。你这个妹妹我认下了。”小欣笑道:“现在,叫声姐姐来听听。”

    “姐姐!”

    天笙这声姐姐叫得非常顺口,就好像这本身就是她的姐姐,一辈子的姐姐。而不是才见两次面的救命恩人。

    “嗳!”小欣似乎对这声姐姐很满意,脆生生的应了下来。笑道:“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上次从医院逃跑的事咱就不追究了。不过,见面礼也就没了。”

    “当然,也不能让你白叫我一声姐姐不是。”

    “嗯,你旁边那位是咱三哥。你叫他一声,一份大礼肯定跑不掉。”

    邱三少躺着中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小天笙眼巴巴的朝自己看来了。

    “三哥!”

    这声音甜得跟蜜似的,谁能忍心拒绝啊!

    “说吧!你想要什么礼物?”邱三少苦笑道。

    “我想要三哥给我的药浴护驾。”

    天笙立刻说出自己的打算。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让她误会成外公或父亲的人,最后却成了她的哥哥。这世界真是奇妙啊!

    “药浴护驾?这是什么东西?”

    猛然听到这名字,邱三少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她要的是一件东西。

    “药浴护驾不是东西。而是一项工作。就是我要浸泡药浴改善体质,需要三哥用内力帮我控制水温。助我一臂之力。”

    反正都叫哥哥、姐姐了。天笙使唤起来自然不会客气。哥哥姐姐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噢!”邱三少总算是听明白了。难怪刚才进来时,这满院子都是中药味。“帮你护驾没问题。不过,这不算礼物。你有电脑吗?要不我送你一台笔记本电脑吧!”

    “还是不用了吧!我不会用电脑。”天笙有些难为情的道。电脑这种东西太高端,她根本就看不明白。当然,今天也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电脑。

    “用,干嘛不用。”这时电脑里的小欣接道:“咱们三哥可是世界级的黑客高手。你不会用电脑,正好可以让他教你。这么好的老师在身边,你要是错过了,可别后悔。”

    虽然小天笙没听明白黑客高手跟电脑有什么关系。不过,有人愿意送她电脑,还包教会。她还能说什么呢?只有诚心道谢,安心笑纳了。

    “谢谢三哥,谢谢姐姐!”

    这时天笙外婆已经石化了。她让天笙叫小神医做姐姐,纯粹是出于对小神医的感激之情。可是一丝一毫也没有起过要高攀的心思。

    老太太在医院住了那么久,有关小神医的传说自然也听了不少。知道小神医不光是医术精湛,更是背景大得吓人。据说中央领导对她都是客客气气,宠爱有加。

    这样的人哪是她们这些平头百姓能高攀得起的?

    正是因为知道小神医的身份,所以她们尽管知道有这么一位救命恩人存在。却从来没想过要去抱恩。不是她们无情,而是她们无力。

    以她们现在的条件,跑去报恩的话。真不知到底是报恩,还是赖着找人接济?难道人家好心救你一命,结果却救回去一个麻烦,一个包袱。那算什么回事?她们家虽然穷,可是骨气却还在。

    因此,在天笙外婆想来,她们能够这样隔着电脑见小神医一面,当面向她鞠个躬,道声谢。就已经是缘份非浅了。

    然而,事情明显超越了她的想象。小神医竟然当真认下了天笙这个妹妹。而且,连同这个邱医生也成了天笙的哥哥。这姐儿仨更是直接无视她这个老太太,在一边称兄道妹的论起来了。

    “这……怎么就成这样了呢?”天笙外婆呐呐的低声自问。这太不合常理了!

    小欣看了看天笙外婆,大概猜到她在想什么。便对邱三少和小天笙道:“三哥你先带小天笙出去一下,我有事要跟阿姨说。”

    虽然认了天笙当妹妹,可是小欣却没有跟着天笙叫外婆。不是天笙不懂辈分,而是“外婆”这个称呼在小欣的心里意义重大,她只有一个外婆,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邱三少与小天笙识趣的出去了。厅里就留下天笙外婆一个人面对电脑里的小欣。

    “阿姨,您的年纪跟我父亲差不多,我就叫您阿姨了。”小欣开口道。

    “没关系,叫什么都可以。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小天笙。”张秀英说着,认认真真的冲着电脑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小欣忙跳离视频,避开她这个大礼。

    “阿姨,你别这么客气了。我救天笙,也是出于适逢其会。换谁赶上了,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天笙外婆摇头道:“现在这世道早就人心不古了。新闻上说有司机撞倒了人后,还怕那人没死透,竟是倒回去再碾一次。后来警方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竟然说撞死人只要赔一次钱就了事。而撞伤了,医药费是个无底洞。我就在想,幸好我家小天笙出事时,有您在现场。不然,这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小欣听到天笙外婆的话,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并不是每个开车的人都那么无良的好吧!所谓新闻,就是因为少才能称为新闻。就像见义勇为成新闻了,那是因为这个社会见义勇为的人已经快要绝了。

    “阿姨,我想跟你说说天笙上学的事情。”小欣直切主题。

    “这事不用说了。”天笙外婆也很干脆的道:“我同意了。”

    “啊!”这次轮到小欣惊愕了。这老太太刚才不是说什么都不同意吗?怎么这会儿又应得那么爽快了?

    “我刚才不同意,是害怕有人会害我家天笙。现在知道这件事是你为天笙安排的,我自然不会再反对了。”天笙外婆解释道。

    “您就那么相信我不会害天笙?”小欣笑道。

    “她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你就算真的要害她。我也没话说。”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仍然不放心。只是出于报恩的心思,才答应让他们带走天笙。

    只是,这可不是小欣想要的结果。她帮助小天笙可没有半点挟恩图报的意思。如果小天笙自己愿意做一个平凡人,她甚至会帮忙阻止宁笑笑来打搅她们的生活。

    然而,小天笙并不是一个甘心平凡的人。那孩子的志向之远大,简直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正是因为这样,小天笙才会得到小星仔和火龙的欣赏。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阿姨,您其实并不了解自己的小孙女儿。她比您想象中的可要厉害得多。为了争她,我可是都跟朋友翻脸了。对了,我那位朋友的手下您也认识。就是那位姓陈的警官。”小欣觉得有必要让老太太认清她孙女儿的本质。不然,真的没法跟她沟通。

    “你跟陈警官的上司争我们家天笙?”天笙外婆不解的道:“不是,我怎么听得糊涂了?”

    “是的,您没有听错。陈警官弄的那个什么种子选拔,其实就是专门为天笙量身打造的。那个被内定的人就是你们家天笙。”

    “啊!”天笙外婆愕然瞠目,不敢置信的道:“您开玩笑吧!如果内定的人就是天笙,那陈警官为什么要跟我说内定的是别人呢?”

    “因为那并不是陈警官的本意。”童大小姐道:“事实上,陈警官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天笙就在她的身边。她在电话里跟你说的话,都是天笙的想法。而且,她说过之后,自己并不知道给你打电话的事。所以,第二天,她才会再次打电话给你确定考核时间的事。”

    “你说这些都是我们家天笙搞出来的事?这,这怎么可能?她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控制一个警察?还让她不记得……不,我不信。”天笙外婆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天笙确实是一个孩子,可是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这点,您不能否认吧!比如,她只要羡慕小朋友的玩具,心里又想要的话。那东西就会自动到她的书包里来……”

    “……”天笙外婆想否认,可是她却不能改变事实。

    “这些事情,你们也知道。她应该也跟你们说过,她不是有意拿人家的东西。可是,你们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的话。也没有认真帮她分析解或,反而认定了是她拿了别人的东西。一味的责备埋怨她。知不知道,你们的态度让她很伤心,也很迷茫。”

    “天笙拥有超越常人的强大精神能力。从小她就可以做一些别人永远也办不到的事。这是她的天赋。年幼的她什么都不懂,而你们做为孩子家长。竟然也没有发现。这是你们的失职。”

    “更加讽刺的是,你们当家长的不相信自己的孩子。一个曾经住在你们隔壁的小偷却信了。她发现小天笙的这个特殊能力后,便起了歹念。”

    “然后一步一步将天笙给拐走了。逼着她利用天赋去偷东西。可是,你们家天笙很懂事,也很坚强。她会奋力抵抗,哪怕因此而弄得周身是伤。她也没有去偷东西。”

    小欣说话向来言辞犀利,现在开了头了,她很不客气的将天笙家长的失职之处一一指明。这对于天笙外婆来说,无疑于当头棒喝,晴天霹雳!

    “什,什么?”天笙外婆震惊得连退几步。扶着桌子才免强站稳,心中已然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她深吸一口气,强做镇定的道:“你,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您觉得我有必要编故事骗您吗?”小欣道:“再说,天笙就在门外,是不是真的您只要把她叫进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轰!天笙外婆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天笙小时候的画面,如幻灯片一般在她脑海中快速闪过。

    “天笙,为什么要拿小朋友的东西?”

    “外婆,不是我拿的,它自己跑到我手里的。”

    “你这孩子,拿人东西就不对了。现在还要跟外婆撒谎。那东西又没长脚,它怎么可能自己跑到你手里来?”

    “呜呜……我没有撒谎,我没有拿别人的东西。”

    “还狡辩,你太不听话了。今天不准看动画片了。”

    “呜呜……我没有。”

    ……

    “天笙外婆,你们家天笙真应该好好管管了。今天又拿了同桌小朋友的水彩笔。虽然是小事,可是她这样总是拿小朋友的东西,养成习惯了可不好。”

    “是,我们一定会严厉批评她。”

    “外婆,我没有拿他的水彩笔。我只是觉得那笔很漂亮,想要用来画房子。然后,那笔就到我的手里来了。我都没有用,就还给他了。可是,他非说是我偷他的笔。”

    “你觉得别人的笔漂亮,想要用来画房子,那笔就到你手里来了?你以为自己是神仙,还是那笔是神笔?撒谎都不会,你真是气死我了。”

    ……

    “老师又打电话来了,说你拿了同学的漫画书。是不是有这事?”

    “是!”

    “为什么?你现在已经是小学生了,是少先队员了,还那么不懂事,还偷拿别人的东西?我和你妈妈是怎么教你的?”

    “我没偷!”

    “是,你没偷。又是那东西自己跑你手里去的对吧?你真是屡教不改!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真的没有偷。”

    ……

    原来那孩子真的没有偷别人的东西。那些东西真的是自己跑到她手里来的。为什么自己不肯相信孩子的话呢?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注意到孩子眼睛里的伤心与彷徨呢?

    “错了,错了!我们的失职差点害了孩子的一生……”真相揭晓,铺天盖地的愧疚,悔恨,自责如同决堤的江水,瞬间将天笙外婆给淹没了。

    看到老太太总算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小欣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继续为天笙申斥:“阿姨,小天笙很懂事。她就算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心里也牵挂着外婆的病。当她重新回到家后,也是一直在想尽办法讨你们欢心。努力在做一个让你们满意的孩子。”

    “可是,你们呢?你们问过她想要什么吗?问过她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吗?你们觉得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没有,或者说不该有自己的思维。所以,什么事都想帮她做主。

    可是,你们却忽略了九岁的她,是可以独自从京城找到回家路的人。是可以让一个平水相逢的老人,愿意送给她一张价值五百万银行卡的人。

    你不防认真想想,如果这孩子是别人家的,你们还会认为她是一个需要躲在母亲羽翼下成长的九岁孩子吗?”

    小神医的话如同锐利的羽箭,每一枝都深深插进了张秀英的心脏。扎得她几乎是无法呼吸……

    “别说了。”

    天笙再度推门进来,打断小欣的话。跑过去搀扶地上的外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一天才猛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苹果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苹果儿并收藏重生一天才猛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