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四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寒门枭士天唐锦绣医妃火辣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光刚刚朦朦胧胧照进房间的时候,贾日埙就被“弟弟”摇醒,就着院子里的井水,洗了洗脸和手,后被清瘦少年带到昨天的院子,接受一天的□训练。

    终于可以拿出那东西了。所有小少年一起出了口气,当每人拿着一个小匣子,被要求自己吐出异物时,稍稍纠结了下表情后,就迅速照做了。

    接下来是继续昨天的步骤,并加大了扩展的指数,虽然很不情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抱着反正都含了一晚了,也不太痛,破罐破摔的心理。贾日埙将自己的小菊花交给了老重复“弟弟”。

    上午快十点的时候,饿的头昏眼花的贾日埙才喝到一口米粥,这是来到这里这么就第一次端着冒热气的食物。感动的都快哭了。

    望着很快就见底的米粥,贾日埙觉得汇换窗口里的食物,也是必要存在的,低头抚摸自己刚刚得到一些饱足感的肚子。真不想让它们消化掉。

    值得高兴的是,在一顿热饭后,他们每人都得到了一双二寸高的木屐,终于有鞋子啦。

    趁着休息时间,贾日埙和小少年们很快打起井水,一点也不惧怕它的冰冷,把脚洗的干干净净。

    穿上木屐,每个人都没想过一双普通的木屐会带给他们这么大的满足。

    接下午学习学习了舞蹈与乐器,好在,只要求他们锻炼身体的柔韧性,挑出个别跳得比较好的和身体韧度比较高的,被带走后,什么也不会的现代人贾日埙,和居然也一样什么也不会的“弟弟”没有新师傅,继续跟随清瘦少年混了。

    跟着清瘦少年走上小楼的二楼,这座老旧的小楼其实也只有二楼。前院才是电视剧里的朱红精致吊角楼,有5层楼高。虽然漆着单一的朱红色,不过也被缎带灯笼装点的极耀眼,白天这个时候还昏昏沉沉的休业,也仍然可以闻到,从那里吹来的风中夹杂的脂粉香气。

    贾日埙恨不得化身嫖客,进去来个牡丹花下死,一夜七次郎。可惜他现在身不由己。

    被“弟弟”牵着走进去,一看房间里,这几日被艰苦破旧条件打击的奄奄一息的贾日埙,马上眼前一亮。

    虽然也不是什么“新”房,但墙上挂着的山水花鸟花,飘逸的书法作品,一张长桌上放着未干墨的精致砚台,笔架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异的毛笔。毛毡,卷成塌的宣纸,书帛,还有镇纸,颜料,花枝等等,零零散散的铺在宽大的书桌上。之后是朴素的座椅和同样宽大的书架,是真的书架,很难想象这的在妓倌之中,上面放满了线装订的纸书,更有许多竹简,边边角角垂下一些颜色可以的帛布。

    整个房间并不大,最深的地方也就是房间的右面,被一个少去一半的短屏风隔开,可以看见里面青素色的床帐和吊下来的深蓝色香囊。

    在仔细看还可以发现很多简单的生活用品,比如上面滴了半截蜡的旧铜黄色烛台,丢在门边的做工粗糙的厚布套,他猜那大概是袜子,然后是身高原故可以透过桌肚瞄到的硬椅子上柔软的大花布枕头,还有……

    一根黝黑的厚实的两指宽扁形长木板,延伸进房间主人苍白修长的手中。

    哦漏,那不会是……咕嘟——我想的那样吧。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戒尺。”清冷的声音突然想起。

    “为什么你会知道……”

    “因为你问出来了”似乎是错觉般的,那张像游戏NPC一样坚硬的脸,他居然看到了愉快的表情……

    清瘦少年用戒尺的另一头,轻轻敲击手心道“接下来,你们两个由我来教导,我姓容,容杜康。可以管我叫容师傅。”

    怎么不翻过来变成‘康师傅’贾日埙吐槽到.

    “接下来,由我训练你们的诗词,我知道两位少爷出生至官宦门第,不过这取悦恩客,自然是与礼教所学略有不同。

    两位小少爷不妨借着这屋中一物,先作首七言,以表文采。”

    “……”

    看了看“弟弟”,在望了望小老师,贾日埙,很自觉的后退一步走,大方让出交流空间。

    不想,可爱坑爹的“弟弟”不愧是兄弟,居然与他同步,难道他们要退着退着,退出房间去么QAQ。

    一步,一步,一步……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学生才疏学浅,面对师傅与吾弟之人,自惭形秽,所以主动退去。”被一双清冷的眼睛注视,贾日埙瞄瞄,黝黑的戒尺,吞吞唾沫赶紧为自己开脱,死“弟弟”不死贫道。

    “哥哥……自惭形秽是什么意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噢。”

    “……”我可以要求他负分,滚粗么= =

    ‘实际操作有点难。’

    “好吧,作对子?”

    “……”“哥哥……”

    “书法作画?”

    “……”“哥哥……”

    “识字总会吧?!”

    怎么感觉突然变冷了,抱着手臂,两个文盲点头如捣蒜。“认得。”“哥哥上同喜书院的时候教过三字经。”这名字略耳熟。

    “呵呵…”清瘦的小师傅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屋里唯一的椅子上去。位置太低,贾日埙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看到一松一紧握着戒尺的手,让他觉得菊花也跟着一松一紧。

    咕嘟——一声,贾日埙动动喉咙,拿出泡小受用的厚脸皮,小心走近小师傅。“师傅,我们还是可以磨墨煮茶,红…红袖添香的……”

    “师傅…”一矮身子,钻过桌肚,贾日埙顺下小师傅的木屐,滑溜的贼手握住少年苍白却意外圆润的脚,自觉的按压起来“学生还会按摩呢~”

    手中玉足如莲,肌肤细嫩的仿佛有引力,吸的贾日埙恨不得贴上去不再分离,足底一抹红昏潜伏在柔软的白肉中,指甲圆润,每瓣趾头都晶莹可爱的合拢在一起,脚背弓起优美的幅度。

    用手揉按足心,那些小巧可爱的趾头会劵缩起来,脚背会与修长的腿一同划出一道优雅微妙的曲线。

    小师傅干净的脸上也会浮起红云,随之披散而下的头发扶过贾日埙已经深陷美色其中的脸。

    一个冰冷的硬板贴上他的脸颊,某个色胚才慢慢清醒过来。

    “啪啪——”清脆敲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慌忙捂住有些火辣的脸颊,一脸纠结表情还没来得及转换的贾日埙,就被一只泛着黑黝黝光的戒尺,强硬的抬起了下巴。

    映入眼帘的是鼎着下巴的戒尺,苍白的手和已经恢复表情的清冷小师傅,不对不能说恢复表情,那是明显的不怀好意的眼神啊QAQ。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爷已经在牡丹花下死过一次的好吗,现在哪里风流了,还要卖花为生TAT。

    正在悲哀之时,一条白皙修长的腿离开了他的手,缓缓伸进他两腿之间的空档。

    “!!!”///>3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全,今天有个小可爱没给我留言哟,不幸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求你放我出去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E+并收藏求你放我出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