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求你放我出去吧~ > 22第二十一章

22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蓝色半透明的粘稠胶体,缓缓的流入杯中。神奇的并不需要任何东西搅拌,就和清水融合到一起。变成一杯淡色的通透液体,在光线作用下折射出淡淡的蓝光。

    贾日埙端起茶杯,坐到床前;左手吃力的扶起风里刀,右手将茶杯抵到风里刀唇边。不想,昏迷的人事不知的风里刀极不给面子的只咽下一点点,剩下的全顺着漂亮的下巴线,喂给了新换上的衣服。

    一边顾少棠明显看不下去了,夺过茶杯,一手熟练利落的扣住风里刀的下颚,掰开嘴,咕嘟咕嘟的就要全部灌下去。还好贾日埙及时反应过来:“停,停,停——”右手眼疾手快的捉住顾少棠灌药的手“不可一次多饮,药力过劲,亦伤身体。”

    夺下剩下小半杯的稀释药液,再灌下去不是大内御用秘药,该成神仙水了!还不得漏泄咯。

    灌完药,贾日埙心惊胆战的放下风里刀,偷偷的擦擦冷汗;和顾少棠一起坐在床前,仔细的观察病患。他也是第一次看其他人饮下系统提供的药物,应该好好观察记录一番。

    过了好半天,风里刀都还毫无反应。这让贾日埙有些着急了,偷偷瞄了瞄顾少棠的脸色,发现:似乎情况并没有太差。只见顾少棠就着客栈中提供的木盆和布巾搓湿,轻轻擦拭风里刀的面颊“宫中秘药果然不同凡响,本来以为以风里刀的身体,吃了七离散吊命,但药性凶猛必定也是凶多吉少。没想到这么快就平复下来了,多谢。”

    看样子没什么问题⊙ ⊙,贾日埙松了一口气道:“已经稳定下来了,晚膳时候再喂剩下的一半药,不久就可康复了。”

    “恩,太医院的太医就是不一样,我只是不知道,医术如此高明,为何还会中药。”顾少棠平复下表情,转过头来盯着贾日埙突然问道。

    !!!

    “呃……”贾日埙露出一脸纠结为难的表情,涨红着脸说道:“在下并没有接触过如此,恩……此种药物,与在下在宫中接触大相径庭,在下以为是古乡茶草独特的味道……”

    说完,惭愧的默默低下头。

    大概是累了,大概是贾日埙的表情和解释都比较合理。顾少棠只是稍微的盯了一会贾日埙,就留下一个:照看好风里刀的眼神,留下钥匙,打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脚步声亦行亦远,贾日埙才呼出一口气,缓缓抬起头来。跑到门前,插上门栓,确认关紧房门后。迅速爬到床里,凑近风里刀,细细观察起来。

    眉毛斜飞入鬓秀丽不失英气,鼻梁高挺硬气,朱唇不点而红,长发乌黑如漆墨,狭长明亮的眼睛紧闭着,若是张开便与乌云鬓交相辉映,如星如辰。仔细查看,因为昨夜过度操劳铁青的脸色,终于缓和到正常时候的白皙与淡淡的红润,就好像睡着了一般,着让贾日埙想到欧洲有个很美好的故事:只要亲吻沉睡中的公主,公主就会醒来。

    (窃笑)贾日埙解释,他是为了唤醒美人才出此下策的,并不是想占点美人的便宜。

    一边手撑住风里刀耳旁,一手轻轻的执起乌黑顺滑的长发,放到鼻间深深吸一口气,一股清凉干净的味道充斥脾肺。垂头抵着美人光洁的额头,贾日埙静静的凝立了一会,深吸一口气,缠绵深情的吻了下去……

    -----------------------------------------------------------------------------------

    洛水西出到龙门……

    这边,通往龙门的官道上,太阳刺目高悬,西风冷冽习习。突然一阵由小而大的地动,烟尘随之滚滚而来。

    几十骑,队列齐整的人马呼啸而过。衣着富丽,表情严肃;行路之迅速,只来得及模糊看到为首的一骑,金针银线,镶珠坠玉的暗色滚毛边宽大披风,一闪而逝。

    留下滚滚烟尘久久不息。

    响午过后,繁华的宁夏府琼楼,被当地官员打扮的富丽堂皇,恨不得将这座五层精致的吊角楼推翻重建一番;雕刻精细的窗前,任由随从解下华丽的披风,手中缠绕翡翠玉珠,轻轻拨弄把玩。透过绣着富贵牡丹的半透屏风,望着被随从打发走的,惶恐前来拜见的大小官员,美人朱唇轻勾,并不开引的哧笑一声。

    外厅一帮官员,立刻推搡的逃出去,远远还听见重物滚下楼梯的声音。

    “进良,她们到哪了。”

    “启禀督主,自红河谷后,周边并无她们上岸的讯号,督主料事如神,想必还在洛水上,没下来。”缺了一只眼睛的马进良,毕恭毕敬的捧起一只打磨光洁的铜盆,以供清洁润手。一边继续说道:“西厂坐骑精悍,加上连日的赶路,‘兴庆’以近。小人估算时日,已远远超过去了。”

    “恩。”放下珠玉,净过手后,雨化田接过马进良奉上来的细软布巾,随意的擦擦手:“不可大意。”随手一抛,精准的落进房子除潮点起的银炭盆中。上好的织云锦迅速化为灰烬,没有一丝焦味。

    “是。”

    作揖,恭敬的退到一旁。

    窗外斜阳西射,富华的琼楼旁;南湖碧波荡漾,水汽升腾,风烟飘渺……

    -----------------------------------------------------------------------------------

    双唇交叠,时而吮吸,时而厮磨;贾日埙像吃果冻一般的吸住红润的下唇唇瓣,轻轻用牙齿挤压,一边伸出粉嫩的舌尖试探似的轻舔,被唇齿折磨的充血部位。

    从下唇到上唇,有外而内,小心的不再唇角留下一丝蜜汁。统统贪婪的舔舐干净。以贴近的双唇为中心,上身逐步的弓起,画一个六分之一小幅度,慢慢爬到风里刀上方,双腿分开跨住,四肢关节着力,最后趴俯在风里刀身上;小心控制的力度,身体悬空;张开鲜艳的红唇,像品尝等待已久的美味点心一样,紧密的贴合上出,舌头在甜蜜的口腔中扫荡,如落尽巧克力点心小屋中的孩子,从里到外大吃四方。

    大概是刚刚灌过秘药的缘故,风里刀的口中还残留有酸酸甜甜的味道,————三精葡萄糖酸钙。

    所谓的“脉动”系统提供的药剂,效果果然是名不虚传;光光是舔舐进去的几口,都有让他精神为之一震撼,菊花一紧的松快感。徐徐的从双唇交接的地方传来,简直让他不舍得离开。

    还想要吃更多,吸收更多,更深的感受这种熟悉的漩涡式快感……

    等等,熟悉的漩涡式快感?!

    等等,熟悉的漩涡式快感?!

    等等,熟悉的漩涡式快感!!!

    贾日埙立刻,撑起还没被麻痹的双手,迅速的抬头离开,发出响亮的一声:“啵———”

    手忙脚乱的从风里刀身上爬下来,贾日埙顷刻间便浑身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靠坐在床旁,眼睛死死盯着再次变得面无人色的风里刀。甚至比之前更甚,整块面部肌肉深深的凹陷怂拉下去,干裂缩水的嘴唇大张着,浑身皮肤因为缺失水分紧紧的帖在骨架上。

    看起来就像一具刚刚被拆开纱布的木乃伊。

    缓了好半天,贾日埙才敢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放到风里刀徒留两个黑窟窿的鼻前;试了一会,终于确认不是幻觉,人还活着,还有呼吸。

    赶紧爬起来,抄起剩下三分之二的脉动,也不稀释,就直接给风里刀灌了下去。大概是被吸的已经没有精力反抗了,这次只有贾日埙一个人操作的灌药,进行的异常顺利,很快一瓶脉动就见底了。

    翻过来,再看风里刀的脸色。

    !!!!!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不但没有缓和康复的样子;风里刀的情况反而更加恶化了下去。

    干瘪的身体,已经出现了短时间,间断性的剧烈抽搐,口中不停的流出唾液,妈呀,就差口吐白沫咽气了,QAQ他再也不敢乱亲乱吸了。

    抱着,风里刀一挂,他就会被顾少棠追杀到天涯海角,的惊恐心情,贾日埙翻箱倒柜的搜索系统的汇换窗口。

    ‘S004,快出来!紧急情况阿,喂!!’

    ‘收到玩家呼叫信号,急救信号接收中……’平静的声音响起,这次却带着点机械化的味道。  ‘玩家是否确认开通编号S004机体,受理权限。’

    突然从系统光盘里,凭空伸出一只半透明的末端尖细状的长条物;

    !!!⊙ ⊙

    比手臂略粗一些,伸出的头头虽然尖细,但是却有十分圆润的幅度,通透的表皮上覆盖着大大小小的透明吸盘,透过表皮可以看见里面隐隐约约流动着闪光的细小颗粒;看起来触感十分诱人。

    贾日埙伸出手来,接住缓缓伸出来的触手,柔软的Q弹的触感,很快迷惑了他;手中随着双手揉捏,其中的液体灵活的跑道另一边,细细尖尖软软的触角尖,还时不时可爱的刮一刮贾日埙敏感的手心。

    样子柔软无害又十分的萌(星星满足脸)

    被迷的七荤八素的贾日埙鬼使神差的说:“确定”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一阵刺眼的闪电伴随着S004平静的声音响起:“机体S004受理权限以开通。”

    被温柔无害的触手君,狠狠电了个冒烟的新发型;抱着不是到什么时候缩小实体化的光屏,愣愣的跌坐在地上。

    粗长的触手,从被他抱在怀里的罗盘光屏中心伸出来;一条,两条,三条……

    ⊙x⊙

    三条粗长的触手,一起齐齐的伸向躺在床上的风里刀,柔软的肢体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轻轻松松的就将一个成年男子托举起来,剩下一根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摸了个干净。

    ‘目标扫描结果:生命值过低,红色警报,红色警报。’接着迅速缩回光屏中去。

    嘭——的一声,风里刀重新落回了床上。

    “……”

    吓蠢了的贾日埙,坐在地上,满头黑线直抽嘴角。

    突然,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完了;顾少棠听到声响过来了。这是要玩死他啊QAQ。

    着急的敲敲实体化的光屏:‘S004,S004!红色警报怎么解除??’

    ‘及时治疗。’

    “……”

    作死啊,顾少棠快过来了:“S004,难道你想让我被她弄死么,我死了,你就别想爬出来了,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被逼急了的贾日埙,对着光屏又抓又挠,毫不顾忌的口不择言道。

    ‘……’

    室内的突然安静,使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被无限扩大了一样,一下一下的敲击在胸口……

    ‘请玩家确认汇换,“假象喷雾”。’平静的声音终于响起。

    “确认——”

    一阵闪光之后,S004伸出一根卷曲的触手,缓缓伸直走后;对着风里刀一阵乱喷。

    !!!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贾日埙抱着再次缩回去S004光屏,慢慢走到门前,回头确认烟雾已经散尽后,拉开门栓,打开门。

    果然是顾少棠,只见她步履匆匆的走到床前。望着风里刀红润,安逸的‘睡颜’焦急的神色突然安静温和了下来。

    静静的看了好半响,好像都没看够似的;依依不舍的转过头来:“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呃……在下坐在床边,不小心睡了过去;没曾想,没坐稳,摔倒了地上。”贾日埙一脸不好意思的抓抓乱发,恰到好处的红着脸。

    “倒是我疏忽了,时候也不早了,叫些晚膳。贾太医吃过后,就去隔壁休息吧。”听到解释后,顾少棠并没有多想,举止自然的为风里刀捏了捏被子,头也不回的对贾日埙说道。

    刚想开口拒绝,可惜这个时候;贾日埙也想不出什么法子了,与其被他吸死,还不如让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照顾一宿。等他从S004那里找到治疗方法后,再混到明天的药里,喂下去。

    抬脚快跨出房门的时候,看到顾少棠正拿起,剩下的半杯“脉动”稀释液,打算给风里刀喂下去。

    ⊙ ⊙!“诶诶诶!!!使不得使不得——”

    ???顾少棠疑惑的转过头来。

    “咳咳,朴兄身体远比在下预料的要好的多,前面一次的药性吸收的很好,这药就不用再用了。”看了看顾少棠并无异色,继续道:“毕竟也是狼虎之药,多用伤身;待到明日,再另行调理些温养之物就可。”

    说着,看到顾少棠相信的方向茶杯;贾日埙终于松了口气的退了出去。

    顿觉了了一桩大事,身轻体燕的走下楼梯;因为已经过了饭点,大堂里就只剩下三三两两喝小酒的客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贾日埙终于体验了一把穿越者的正常待遇。

    向小二点了些普通的酒菜,一人默默装13的望着窗外的夜空。

    待到酒菜上来,快速的几筷子解决了肚子的民生问题后;倒了杯小酒,贾日埙慢慢抿着。

    开口对在他怀里蠕来蠕去触手,轻轻捏了捏;问道:‘虽然制造了假象骗过了顾少棠,可是风里刀的身体仍然没康复,这样很多剧情都会受到影响吧,若是一直不醒,还是会被怀疑的。等到与常小文回合起来,那今天做的就是白费功夫了。’

    ……安静了好一阵,当贾日埙拿沾了酒的筷子,轻轻在触手上搓出一个一个,三十六个小坑印的时候。

    S004终于憋不住了:‘因目标对象身体机制,承受范围有限;过量“脉动”摄入导致身体平衡崩溃,必须使用温和的药物治疗。’顿了顿,半透明的触手竖起触尖,上面飘着一颗红豆大小的乳白色圆球的虚影‘建议使用太清养精丹。’

    贾日埙瞪着触手,半信半疑的伸出手去够,然后……穿了过去。

    ‘玩家目前积分不足,无法汇换高级药物。’

    “……”他应该感谢是积分不是登记不足,无法开放汇换么。

    ‘确实是等级不足,只是既然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就提前开放下权限好了。’

    “……”

    ------------------------------------------------------------------------------------

    去查了下“洛水西出到龙门。”实在找不清楚在哪。

    最后根据网上说的,黑水城为西夏“大白上国”国都,结合各种七七八八,定在了宁夏府兴庆区,现在的银川。

    作者有话要说:

    说点衰事让你们开心一下:今晚作者君出去吃烤肉,回来突然想起来去看下补考名单,作者君“英语”和“军事理论”都挂了,结果一看名单,“军事理论”补考时间9月9日19:45= =,爷那时候在吃烤肉衰。所以本系唯一一个军事理论需要补考的作者君,变成了,唯一一个军事理论居然需要清考的。QAQ(我们军事理论不考笔试的)

    5千呐呐,你们爱不爱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求你放我出去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E+并收藏求你放我出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