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门悍婚,玩火烧身 > 第一章 闯祸之打残了首长?

第一章 闯祸之打残了首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军规森严,严到上床?!

    凉小柒,名门之后,父母宠上天的娇怪女,更是一名刚参军不久的新兵蛋子,但她部队里的生活比她想象的还要惨上千百倍,半年封闭式魔鬼训练,让她褪去了娇气。从一名古怪、冷傲的千金小姐变成了真真正正的军人,更是一名出色特种兵,出色到被教官操练了几百次的野兵!

    曾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兵,今夜却胆颤了!?

    如死亡一样阴森的黑色笼罩红尘,绚丽的灯光下,一群不为人知的特种兵正在市郊外废弃的旧码头上,演绎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实战抓捕行动。而码头四周的隐蔽处,都分别藏着一个老兵带着一个新兵潜伏在此,将整个码头包围的水泄不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忽然,她们挂在耳边的耳麦响了:

    “01、02,听到请回答…。”

    “01(02)收到,长官请指示!”

    “200米,正面抓捕,开始行动!”

    “是!”

    一个字,让潜伏在旧码头右侧的代号为01、02两名女兵用俯卧爬行的方式,迅速地爬行于这犹如步入死亡边缘的目的地,在两人前行中,依稀间传来两人分配工作的严肃声:

    “02,我负责左边,你负责右边,遇事你一定要保持冷静,否则,枪走火了,神仙也救不了你。”

    代号为01的女人,余光有些担忧的扫了一眼她身侧的新队友,心中始终有些替她的新战友捏一把汗,毕竟,这不是训练,而是真枪实弹。

    “恩!”她只是轻应了一声。

    女人轻叹一口气,伸手向她的队友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后,又继续向她的目标前行了。

    望着队友离去的背影,代号为02又名凉小柒的眸子闪过一丝异芒,她却不知,因她眼中这一闪而过的异样,差点毁掉了她整个人生……

    不是她不会说感谢的话,而是话到嘴边不知从何说起。

    毕竟,她习惯了那唯吾独尊的日子。

    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窜出来的未婚夫,她心一狠,报名参军了。

    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最后的优秀,她都不知她经历了多么艰苦的训练,咬着牙,忍着苦,她一个个都挺了过来,可怎么到了实战的时候,她的心就“砰!砰!”的跳个不停?而她拿着枪的手心不知何时染满了细汗。

    她挫了?她可丢不起这个人,临阵脱逃可不是她的范,更何况她已为军。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周围的事物越来越静了,静到她的心跳声越来越明显。她也离目标也越来越近,近到她视线紧盯着离她不远处的背影,

    生怕她一眨眼,就打错了人。

    两百米的距离,生与死的距离,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她可不想第一次执行任务,没得奖,反倒中奖就麻烦了。

    可新手终归是新手,都难免有犯错的时候。

    旧码头,此刻乱作一团,到处都是枪声,硝烟四起。

    最前方两个为首的人,正准备交货时,对方却在一听道枪声时怒呵道:

    “娘的,你敢带条子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次军方抓捕目标的主要人物:老K。

    在他说话的同时,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微型小手枪直直地指着一身黑衣男的头。似乎又在等黑衣男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若男人说的不合理,直接一枪嘣了,反正,他们做军火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设计陷害。

    “老K,你这话就说的有些不对了,毕竟....”

    男人上前几步,如鹰般锐利的眸子直扫老K手中的微型手枪,勾唇一笑,他的话还没落。他的手就已经夺过老K手中的微型手枪,转枪头指为老K的头。冰冷的话,狠狠砸在了老K的心房:

    “毕竟,谁敢与称霸黑市的二把手老K你做对?但,今夜,你注定输了,输给我季末擎,你不吃亏。”

    静,时间仿若被冻结了一样,静。

    冷,微弱的夜风仿若万年的冰川一样,冷。

    但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被季末擎拿枪指着头的老K却笑了,笑的如此的诡异,却没人知他在笑什么?难道是想来个鱼死网破?

    顺着老K的视线看去。

    季末擎心一紧,搞错没有,前后左右方向五十米一个小斜坡上,纷纷有人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头,手拿着狙击枪正对准他。

    也难怪老K会笑的如此诡异,他被人包围了,但这都不算事。

    “相比之下,我想老K你该关心你的处境了吧?”

    狂妄如他,冰冷如他,死神如他,仿若他此刻根本不在意他的处境,而他唇边勾起的弧度在月光下,也越来越明显。

    “是吗?”

    突其不备,难攻难守的处境,尽管季末擎他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一个血肉之躯,终究抵不过四面楚歌。尽管季末擎,他再怎么躲子弹,再怎么朝他的左右两方的狙击手开枪,闪过他面前老K踢来的脚,但却未抵过他前后方直直朝他射来的子弹。

    中枪了?他就这么华丽的中了两枪??

    左防右防,始终防不过前后方!

    趁此机会,老K一个侧踢,脚猛地朝季末擎握着枪的手踢去,让来不及闪躲的季末擎硬生生被老K踢中了右手,手枪一下子从他的手心滑落,而他更是小退了几步。

    “季上将,狂妄不是你的错。毕竟,姜还是老得辣。”

    老K拾起一旁躺在地上的微型手枪,对着季末擎的脑袋轻轻比了个嘣的姿势,闪身便朝码头的海岸那头跑去了。

    季末擎快速地抽出身后的枪对准欲要逃跑的老K狠狠地开了几枪,但都被这个狡猾的老K给躲了过去几枪后,定了定神,他刚想追去,从他身后就传来一阵怒呵:

    “站住,你若再跑,我可开枪了,子弹可没有眼睛。”

    某女将枪瞄准她前方正准备跑的男人心脏处,高声大喝。他的脚与她的枪比,相信她的子弹比他的脚快,但她却不想杀人。

    不知,某男眸子一闪,眉头一皱,脸一黑,不顾女人的话,大步地朝想要逃跑的犯人跑去。这蠢货,真是不分黑白,站住,恐怕敢吼他的人至今还没出生吧?要不是这个蠢货的一声大吼,到手的鸭子能跑么?

    靠!跑了?*裸的无视!是没听见她的话,还是逼她出手么?

    这时她脑海中浮出一句,她们黑面教官经常说的这句:犯人跑了,你就要打的他跑不动。心一狠,她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码头,子弹硬生生嵌进了男人的右腿,想跑?打残了他的腿,她就不信,他还能跑?

    但,男人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跑,仿若她打的子弹,不是子弹。

    她却不知,她究竟犯了多大的错,反而心中那个恨啊,恨得她又朝她正前方依旧在奔跑的男人脚上补了两枪,跑啊!两残腿,她就不信他还能跑!

    “都说了子弹不长眼睛,现在到好了,腿废了,真可惜了你这双腿。噗!噗!”

    凉小柒一副惋惜的扫了扫趴在地上血泊中不能再跑的男人,在男人周围转了一圈,察觉男人想要起身的小动作后,她立刻将手中的枪放进腰间后,右手紧握成拳,不给男人一丝反驳的机会,欺身而上,左一拳,右一拳地砸向了男人的脸、腹部,毫不客气地一顿狂揍。

    让某个受了女人三枪的男人,暗自咬碎了牙,心中那个恨啊!有火不能发,憋屈,他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狂揍到没有反抗的余地。

    为啥女人没用脚?为啥男人没有叫?因为,某女是坐在男人身上,她动不了脚,只好动手咯。

    为啥男人没叫?因为,凉小柒将她兜里擦鞋的布直接塞到了男人的嘴里,他想叫,想骂也骂不了。

    而凉小柒手下的力度真不愧一名优秀的特种兵,打的某男心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他脚上的伤口早已染湿了他身下大片空地不说,还硬是被她的拳头给打晕了过去。

    狠好!他季末擎今日认栽了,因为他不曾想过,有天他会摊上这样一个蠢货!

    直到男人被凉小柒华丽地揍晕了过去,她才肯停手,从男人身上起身,但她却未停脚,狠狠地踹了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几脚,撇嘴,她略带一丝抱歉道:

    “谁叫你不听我的话?况且,教官说过,这次执行任务中,码头上的人,宁可错杀,也不要放过,你要报仇就找严教官,千万别找我哈!”

    她典型的坑死人不偿命,猫哭耗子假慈悲,但她这次恰恰就坑错了人…

    当凉小柒扛着奄奄一息的某男来到她教官面前兴奋的邀功,心情那个郁闷啊。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猎物,怎么教官的脸色从开始的喜转为怒?她真百思不得其解,却在教官的一声怒吼中,她明白了,她抓错了人,而且还抓的,打的不是一般人,事态一下子严重了许多。

    “报告长官,我抓了一个想要逃跑的犯人,并将其打晕了,请长官指示下一步!”

    可没过几分钟,她的教官没过几分钟便满脸阴森的对她怒吼了一句:

    “人给我放下,你滚。”此人不是别人,而是季末擎的右手,猎鹰特种兵的上校又是训练新兵的教官:严虎。

    他以为这个野兵会给他带来一个意外,却不曾想过这个意外就是差点要了他首长的命,他心中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野兵一枪给嘣了!

    满身狼藉,衣服凌乱不堪,身下逆出的血早已染湿了他的裤子却依旧流个不停,血染红了灰色的水泥地,而男人被尘土渲染过的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肿的吓人,他的嘴里还塞着部队专用的擦鞋布,第一次,他见首长这么狼狈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除了愤怒,除了担心,他更多的是意外,意外这个野兵带给自己的震撼,毕竟,她是唯一一个将首长打残的女人。

    但,任何人敢在他眼皮底下动了他的首长,他若能放过凶手才怪。

    只是,首长的命危在旦夕,他那还有空心去收拾凶手?

    而男人这一声怒吼吓得凉小柒直接将她背上的男人“碰!”一丢,某个昏迷不醒的男人就这样被她又一次弄残了。她可不是故意摔男人的,而是她对面长官的脸色实在是太恐怖了,那样子犹如谁杀了他老母、抢了他情人一样阴森,她要是不被吓着才怪!

    可她这么将男人一摔,她长官的样子比刚刚还要吓人几分,让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恶寒的小退了一步,她心有余悸的尴尬道:

    “报告长官,一时手滑了。”

    “蓝澈赶紧叫军医,02号凉小柒袭击长官,先押下去关禁闭。”严虎小心翼翼地将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摆平,眼底的怒意染红了他的眸。

    “所有人听令,各自押着自己所抓捕的犯人由叶桦带回部队,02号凉小柒回去关禁闭。”

    “是。”

    一旁被严虎叫到的蓝澈对着他身后的众人交代好了后,就根本没有多看一眼严虎身边处于呆滞的凉小柒,而是直接打开了他耳边的麦,对着耳麦那边他低吼出的声音,再也掩饰不住他心中的那抹担心。

    而他紧握成拳的手背上凸显的青筋,早已泄露了他来自于心底的愤怒,但先救人要紧,他除了忍,还是忍。若他都乱了,脾气暴躁的严虎还指不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到时候反倒乱上加乱,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3队,3队,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3队收到,长官请指示。”

    “码头正面,三分钟,我要见到军医的人影。”

    而一旁处于呆滞中的凉小柒不知有没有听见男人的话,还是她的大脑此刻已经死机了。她只知,她完了,彻底的完了,没想到刚一出手,她就闯了大祸!

    不然她的两位教官的脸色也不至于阴森到极点,而她更是连她自己怎么回到军区都不知。一路上她也听不进去队友劝诫她的话,脑袋一片空白,心更是没底的往下沉……

    时间仿若掐住了蓝澈和严虎的脖子一样,让他们没有一分钟敢放松因季末擎而紧绷的心,在等待军医到来的短短几分钟内,他们谁也未打破这份沉默,但在他们俩的眼皮下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怎能不心痛?自己人打自己人,说出去都丢他们猎鹰的脸,更别提被打得半死的还是他们猎鹰最高的首长,也是猎鹰的创始人,季上将。

    猎鹰成员心中一个不朽的传说,怎能没了他?

    没了他,他们所以人不仅仅是失职那么简单。

    没了他,损失的不仅是一个精英那么简单,许多国家机密也会随之埋葬。

    没了他,猎鹰便不再是猎鹰。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求收藏小浮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军门悍婚,玩火烧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年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年华并收藏军门悍婚,玩火烧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