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19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系统空间里,金团子像是老旧电视出现了雪花一样忽明忽暗地闪烁着,韩昀皱眉:“你这是怎么了?”

    “惩罚……”

    “什么惩罚,不会影响到我吧?”

    金团子委屈地看着他:“干什么呀……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说到后面,它甚至带上了点哭腔。

    韩昀无语:“……我又没怪你,你哭什么。”

    金团子哼哼唧唧地抽泣着,韩昀叹了口气:“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真的对我有影响了?”

    金团子哇的一下放声大哭。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真的没怪你。”韩昀用手指戳了戳它,“来,把下一个剧本给我吧。”

    金团子颤抖的身躯里伸出两根触手,在圆滚滚的团子内部一顿乱掏,最后抽出一本剧本来递给韩昀。

    《冷面将军的甜美小娇妻:绝对服从》

    韩昀:……

    他看了眼还在抽噎的金团子,铁青着脸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依着金团子一贯的尿性,韩昀就是小娇妻本人没跑了,然而绝对服从是指谁对谁,他心里还真有些没底。

    接着翻看下去,韩昀的脸色青紫交替,最终定格在一片空白上。

    这个剧本的背景是星际,主角所在的星球叫做蓝星。蓝星上没有女人,清一色全是男性,然而男性又分雄子和雌子,雄少雌多,比例约为1:7。因数量比例过于悬殊,因此也难以避免地造就了二者之间的不平等关系。

    例如,在这段关系中雄子享有充分的权利和地位;雌子则不管社会地位如何高,在家中都是依附于雄子的存在;雄子犯罪可轻判,雌子若伤害雄子动不动就是死刑。但这条法律相当鸡肋,因为其中一部分雌子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因为战争需要而逐渐融合了野兽基因,可兽化,身体素质极强,比雄子强悍十倍有余;而雄子珍贵又稀少,被雌性们保护着,压根就没什么犯罪的可能。

    除此以外,雄子的身上还会散发出一种信息素来吸引雌子,而且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格外浓郁,雌子对其抵抗力极低——或者说几乎没有抵抗力,直到抑制剂的出现,雌子才避免了沦为被*和本能操控的野兽的宿命。

    韩昀对这个背景相当厌恶。

    他曾看过类似的小说,之前因为电脑中毒,突然连接到小黄文页面。韩昀那时候正一目十行地看着法律文件,页面猛一跳转,他没反应过来,接着看了一会儿,结果脸都绿了——一个雄子被三四个雌子哄着骗着带到了荒无人烟的野外轮.奸。

    尽管雌子才是被进入的一方,尽管那位作者把野.合写作情趣,把他们写作夫妻关系,把雄子的哭泣和抗拒写作萌点,把雌子的欲求不满霸王硬上弓甚至连续做上一天一夜写成深爱的表现,也依旧无法改变他们强.奸的事实。

    ——日你麻痹,韩昀是学法的,他知道这明明就是婚内强.奸!

    那篇小说给韩昀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因此他坚定地认为星际的雌子是打着保护之名行豢养之实,虽然理论上雄子在家庭中的地位比雌子高,但因为二者实力悬殊,雄子体弱,总归是会受到强迫的一方,尤其是在性.关系方面上。

    韩昀看着剧本气得直哆嗦,金团子还在抽噎着,然而看见他的脸色也知道大事不好,弱弱地说道:“你……你说过不怪我的……”

    韩昀露出一个扭曲的笑:“是,我不怪你,可我就是没来由的想揍你!”说罢,他一脚把金团子踹得飞起,尖叫着不知落到了哪里。

    韩昀这才感到稍稍快意了些,他做了个深呼吸,继续阅读下去。

    剧本里的主角是一枚雄子,名叫伊泽尔,出身于音乐世家,在年少时与一名叫做莱茵斯、兽形为狼的雌性有婚约。两人关系一般,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主要还是因为莱茵斯性格沉默寡言,伊泽尔高冷又傲娇,没一个人主动,这段关系自然发展不起来。

    后来伊泽尔就上学钻研音乐去了,莱茵斯则加入了军队,因展露了极高的军事天赋而一阶阶升官,最终在抗争星球海盗勾结联邦内部官员企图作乱反.动的战争中取得胜利,成为了联邦最年轻的上将。

    值得一提的是,蓝星人的平均寿命是地球人的两倍。他们少年期和老年期和地球人类似,中年期较长,20岁时身体已经发育完整。普遍来说,一直到150岁时才会开始显露出衰老的迹象。

    伊泽尔9岁离开家上学,莱茵斯在18岁完成学业后从军;如今伊泽尔31岁,将军40岁。也就是说,他们已经22年没有见面了。

    莱茵斯本来常年待在军队,这会儿因为雄父重病,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成婚过日子,因此才把莱茵斯召了回来,让他们在病房里简单地办一个结礼仪式。

    剧情到这儿就结束了,韩昀合上剧本,转头就看见金团子漂浮在他旁边,两只触手捂着脸哭得一抽一抽的。

    韩昀板着脸:“你还哭,还哭!”

    “对不起……对不起嘛……”金团子抽抽搭搭地说道,“我知道错了……下次补偿你,一定补偿你……”

    韩昀翻了个白眼,“我才不指望你补偿什么,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金团子嘤嘤嘤地哭:“你嫌弃我……”

    “……别啰嗦了,直接去下个剧本吧。”

    “呜……嗝……好、嗝……”

    ……

    一分钟后,韩昀站在医院休息室的窗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空中横贯着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玻璃甬道,里面是速度极快而又悄无声息飞驰着的磁悬浮列车。

    我……日……

    韩昀正发呆着,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他转过身,迅速整理好面部表情:“进来。”

    最先踏入房间的是一双冷硬的黑色军靴,被主人擦得锃光瓦亮;跟随着军靴晃荡进来的是一片深绿色的呢料大衣衣角,然后韩昀才看见了它们的主人——莱茵斯上将。

    韩昀:“……”

    莱茵斯长得很高,韩昀已经不矮了,但莱茵斯却还比他要高出不少,目测身高估计近两米;他有一张和严云柏/沈辞一模一样的脸,然而却没有严云柏的干净文雅又或是沈辞的恣意散漫,这是一张轮廓深刻、样貌周正肃穆的面庞,不同于前两者的英俊,这张脸是带着几分侵略性的深邃俊朗。

    莱茵斯有一双深蓝色的近乎黝黑的眼睛,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更衬得眼神如同鹰一般锐利,当他专注地望着一个人的时候便显得极有压迫感。

    韩昀被他看得很不高兴,莱茵斯走到他面前,脊背挺得笔直,整个人如同一条紧绷着的直线,弄得韩昀更不高兴了——这什么将军居然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

    与此同时,莱茵斯刚要努力做出的笑容也在韩昀冷漠的瞪视下僵在了脸上。

    他第一次见到伊泽尔的时候才9岁,对方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又软又香,莱茵斯只敢远远地望着;后来大人订下他们婚约的时候,伊泽尔5岁,莱茵斯14岁。那时候的伊泽尔依然是小小一只,然而白白嫩嫩的脸已经是可爱至极。他不太爱搭理人,只知道低头玩一架儿童钢琴,莱茵斯长得高力气大,玩不来那种小玩具,所以也只能在一旁看着。两人虽然不说话,但莱茵斯一陪就是一整天,饿的时候给他拿吃的,冷的时候给他拿外套。

    稍晚一些,伊泽尔开始懂事的时候,大人们和他说了和莱茵斯的婚约。听了之后他只是冷淡地哦了一声,瞥了莱茵斯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几年后,伊泽尔执意要离家求学,他痴迷音乐,大人拗不过他,只好同意。两人本就没说过多少话,自那次分离之后,更是再也没见过,直到今天。

    如今成年了的伊泽尔早已经褪去了稚气,显出几分俊秀清冷来,一双桃花眼清朗柔和,睫毛浓密纤长,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秀气;他肤色白皙,薄唇却是莹润的嫣红,唇红齿白,真真是一副美少年的相貌。

    莱茵斯从军之后便鲜少见过雄子,如今乍然一看后更是移不开眼了,离得近了之后对方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扑面而来。莱茵斯僵硬着神情,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他事务繁忙,应雄父的要求将办公室从部队迁移到政府大楼,近一段时间总是两头跑,昨天忘了注射抑制剂了,本打算今天补上,却没想到见到了韩昀。

    莱茵斯的视线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变得愈发灼热,韩昀被他看得直冒火,冷声道:“你看够了没有?!”

    他觉得自己的处境相当不妙,莱茵斯身形高大健壮,肩宽腰窄腿长,在敞开的墨绿色大衣之下,合身的笔挺军装熨帖地勾勒出他的身体轮廓。韩昀自己经常健身,扫一眼就知道对方的身材是什么程度,就莱茵斯这模样,他敢打包票,人鱼线八块腹肌和胸肌绝对样样不缺。

    更悲催的是,有了对比之后,韩昀才发现自己薄薄的一层肌肉在对方眼里简直算得上是纤细的了。毕竟他健身追求的是美观而不是力量,因此总是点到为止,六块腹肌恰到好处地展露雏形,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没想到却在今天栽了坑。

    见韩昀冷冷地看着他,莱茵斯慌忙后退一步,撇过脸慌慌张张地道歉:“对、对不起,我只是……我……”

    韩昀抿唇,眼睛和神色俱是冷漠。

    这下子,本就不善言辞的莱茵斯更是紧张得说不出话了,他吭哧了半天,说到最后还是一声对不起。

    “算了,”韩昀面无表情地说道,“雄父在等我们进去,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走吧。”

    莱茵斯不知所凑地低头盯着地面,低声道:“……好。”

    他们走入病房,一个金发男人虚弱地躺在床上,两人走到病床前,莱茵斯叫了声雄父。

    “回来了。”男人笑了笑,“见过伊尔了?”

    “是。”莱茵斯一板一眼地说道,“见过了。”

    “好,见证人一会儿就到,你们先坐一会儿。”

    雄父让坐一会儿莱茵斯便当真坐下了,简单问候了一句之后就一言不发地坐得笔直,完完全全的军队作风。

    韩昀扶额,客气地问了问雄父近期的状况,虽然知道他命不久矣,然而面子功夫总还是要做到位的。

    不久之后,见证人来了,是一位白发苍苍的雄子。

    他主持了韩昀和莱茵斯的结礼仪式,两人在雄父面前交换了戒指,然后见证人便面带笑容地说道:“那么,接下来就请二位新人接吻吧。”

    莱茵斯在韩昀面前单膝跪下,仰头望着他,神情认真虔诚。

    于是韩昀俯下.身,一手从莱茵斯的右侧下颌处轻托着他的脸,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一触即分。

    这举动把雄父逗笑了,“我亲爱的伊尔,接吻不是这样的。”

    韩昀面无表情,他当然知道接吻是什么样子,但他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自己和一个男人结婚的事实,可不想再和第一次见面就结婚的对象来个法式深吻了。

    尤其是这个对象看他的眼神让韩昀觉得自己像个被联邦通缉的要犯。

    莱茵斯站起身,雄父咳嗽了几声,看着他微微笑了,“不过也没关系……伊尔还小,这些事情,以后莱茵斯会教你的。”

    韩昀:“……”

    他瞥了眼年轻上将涨得通红的脸,明明是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却还是能看出来脸红的模样,更不觉得对方能教他什么了。

    雄父病重,精力有限,他们没有多停留就离开了。按照法律,结礼仪式完成之后他们就算是夫妻,应该生活在一起。

    蓝星政府是军政结合的管理方式,尽管莱茵斯在外手握重权,但成婚之后,他还是要收拾行囊搬到伴侣家中,和他住在一起。

    伊泽尔的家不同于现在大部分的现代化风格,反而极富艺术气息,虽然现在是科技发达的年代,但他的房子却依旧奢华古朴,韩昀甚至还看到了壁炉这种百年前——甚至是千年前才会有的东西。

    在客厅里,除了机器人和电视——也许那不叫电视,因为那其实就是一个光球投射到墙上的巨大屏幕——以外,韩昀没看到什么令人惊叹的科技产品。

    至于守在客厅里的机器人,那是专门负责伊泽尔生活起居的智能机器人,叫做布鲁,身体构造和人类差不多,只不过是钢铁制作的而已。布鲁的声音很温柔,总是为主人尽心尽力地安排一切。

    其他的诸如负责打扫、洗碗和修剪花园的机器人都没有布鲁这么聪明,他们只会简单的接受并完成命令而已。

    见他们进门,布鲁便转了身朝韩昀走来,动作稍显机械地弯腰行礼,“主人,夫人,欢迎回来。”

    夫人……

    韩昀刚脱了鞋踩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一听这两个字差点没平地摔跤,转头看过去,他那两米高的‘夫人’正拿着注射器往手臂上注射着什么,布鲁一声夫人说出口,莱茵斯手一颤,针头直接断在了里面,顿时血流如注。

    莱茵斯手忙脚乱地捂住伤口,韩昀抽了几张纸帮他按着,连忙对机器人说道:“布鲁,快去帮我把医药箱拿来。”

    布鲁上楼拿来医药箱,从里面取出纱布躬身递给莱茵斯:“夫人,请。”

    莱茵斯三两下把纱布裹上,连韩昀帮手的时间都没给,只讷讷道:“没关系,小伤,小伤。”

    韩昀看向注射器里的液体:“这是什么?”

    “抑制剂。”

    “天天都要注射吗?”

    “一般三天一次。”莱茵斯小声说,“婚……婚后,可以适当减少,或者停用。”

    这时候,金团子插嘴道:【但是你们已经结礼了,随着生理和心理上的关系变得愈发亲近,抑制剂对他起到的作用也就会越来越差。然后,就需要你手动安慰啦。】

    韩昀脸黑了。

    莱茵斯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很抱歉,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冒犯了。”

    “没关系。”韩昀撇撇嘴,“那个……我这房子里东西不是特别齐全,你看你还需要什么,叫布鲁买来就是了。”

    莱茵斯点点头,那一声‘夫人’还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然而下一秒,他就听见韩昀对布鲁说道:“以后管莱茵斯叫将军就好了,不用叫夫人。”

    他抿了抿唇,没说什么,心里却隐隐有些失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