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7.18.19.20.21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天下午回到家后,韩昀便催着莱茵斯兽化给他看。

    结果一如他的想象,年轻上将的狼型简直帅到炸裂。

    莱茵斯的描述丝毫没有夸张,狼型的他四肢着地时身高竟到了韩昀的腹部还要稍微往上一些;一身茂密的银灰色皮毛厚实光亮,四肢粗壮有力,两只琥珀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因为黑瞳仁小,因而盯着人看时便显出几分凶相来;它略微抬起头看着韩昀,尖尖的耳朵支棱着,不时颤动一下。

    韩昀喜欢得不行,俯下.身把莱茵斯抱进怀里,双手捧着狼头好一阵揉搓。

    莱茵斯的两只前腿弯曲着半跪下来,毫不反抗地任由他乱来。

    韩昀捏捏脸又揉揉耳朵,看着莱茵斯顺从的模样,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凑上前靠在一只狼耳朵旁,先是轻轻揉了揉,然后在耳朵内侧亲了一下,最后又朝着里面柔软细密的白毛轻轻地吹了口气。

    啪叽一声,莱茵斯后腿一软,整只狼跌坐在地上。

    韩昀忍不住笑出了声,眉眼之间尽是恶作剧得逞了的得意和开心。

    莱茵斯步伐打颤地站起身后退了几步,粗大的狼尾巴不自然地下垂在两条后腿之间,韩昀挑眉,不顾他的阻拦,硬是绕到他身后把尾巴揪了起来。

    ……涨知识了,原来狼的唧唧勃.起时这么丑。

    莱茵斯奋力挣开他的手,往前蹦了一步跳开,转过身面对着他,喉咙中发出一阵呜呜声,似是羞赧。

    韩昀盘腿坐在地上,朝他招手:“来。”

    虽然有了一次被捉弄的前车之鉴,但莱茵斯还是夹着尾巴依言走上前,在韩昀跟前趴下来,硕大毛绒的脑袋搭在两只前爪上。

    韩昀逗狗似的挠了挠他的下巴,“今天是不是该用抑制剂了?”

    莱茵斯点头。

    韩昀笑了,眼尾瞄着他,轻声道:“想要么?”

    尾音轻飘飘的消散在空气里,莱茵斯猛地抬起头望向他,正对上韩昀似笑非笑的眼。

    毫无疑问,能够释放天性啪啪啪而无需用抑制剂强行压制自然是更舒服的,但莱茵斯也能够察觉得到,韩昀对于力量强大的雌性有很深的戒备,所以他一直以来才努力放低姿态,事事顺着他来,希望能够减轻小雄子的不安。

    如果滚床单是韩昀为了不让他那么难受才下的决定,那么莱茵斯倒更愿意再忍上一段时间,等到小雄子愿意接受他了再说。

    因而莱茵斯并没有什么过激表示,他轻轻蹭了蹭韩昀的手,湿润的气息喷洒在他的手背上。

    韩昀摸摸他的头,“乖,变回去。”

    莱茵斯变回人形,依然是一身肃穆的深绿色军装。他半跪在韩昀面前,姿势却不如以往标准,两腿有些不自然地紧紧并拢着。

    韩昀能够感觉得到莱茵斯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很多,他站起身,莱茵斯随之仰头望着他,头部所处的高度相当微妙。

    韩昀神情自然地再向前跨了一小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两公分。

    浓烈的信息素味道将莱茵斯包裹其中,他忽然意识到了韩昀的想法。莱茵斯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前膝行了一小步,隔着柔软的布料轻轻舔.弄了一下某处不可描述。然后又很快退后,打量着韩昀的表情,看他是否感到抗拒或厌恶。

    在确定一切正常后,莱茵斯才又靠上前,张嘴含住了……

    ……

    一小时后,做到一半的时候,韩昀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吓得他差点没软了,连忙支起身子问道:“莱茵斯,你不会怀孕吧?”

    莱茵斯摇头:“……不会。如果想要怀孕,得在一天前服用隐稳草才行。”

    他眼中是难忍情.欲的迷乱,然而韩昀却也没错过那几分压抑在最深处的低落,他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颇为伤人了些,便低头安抚地亲了亲莱茵斯的唇角:“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孩子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吧。”

    莱茵斯顺从地嗯了一声,主动地抬腿勾住他的腰,哑声道:“快……进来……”

    ……

    雌性体力好,三次结束后依旧是精神饱满,韩昀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雄子在这方面总会被强迫了。毕竟雌性若是想要尽兴的滚一次床单,除了强迫以外也别无他法。

    然而韩昀却不乐意这样,他有意要压着莱茵斯的性子不放纵他,一个翻身便滚回平坦的床上,任性地闭上眼说道:“我困了,不想做了。”

    “……好。”

    莱茵斯帮韩昀拉了点被角盖着肚子,顺手扯了被单围在腰间,走去浴室打了盆水拿了块毛巾,拧湿了帮他擦洗身子。

    韩昀不满地睁开眼瞪他:“床都脏了,光擦我身上有什么用。”

    莱茵斯动作一顿,凑上前亲了下他的唇角,说道:“那我换一套被单床单,你去旁边的沙发上坐一会儿,很快就好。”

    韩昀把被子裹在身上蹭到沙发上坐着,莱茵斯动作麻利地换着床上用品,不断地有白浊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腿内侧淌下。但他却神色如常,在韩昀毫不掩饰的戏谑的注视下有条不紊地做着一切,唯有通红的耳朵尖出卖了他真正的心思。

    莱茵斯很快便整理好床铺,把像个蚕宝宝一样的韩昀抱回床上。

    韩昀瞥了眼莱茵斯身.下把被单撑得鼓起的一包,抬眸懒洋洋地看着他:“喂,你这样子什么都帮我做,我不变成了什么都不会的废人了,那怎么办?”

    莱茵斯笑了笑,低声道:“没关系,我会一辈子照顾你,对你好,帮你做所有的事情。所以就算伊尔什么都不会,也完全没有关系。”

    韩昀笑:“你这么喜欢我呀?”

    “是,”莱茵斯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尖,温声说道,“从在医院见到伊尔的那一刻时我就在想,能够与你缔结婚约,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韩昀:“……”

    这样朴实又甜腻的情话,实在让他不知道该接什么才好。

    -----------------------------------------

    事实证明莱茵斯说得不假,因为智能机器人的存在,他们的生活本就不繁忙。这会儿多了一个莱茵斯,不止韩昀觉得自己快懒退化了,连布鲁也闲得沦落去做一些诸如擦洗窗台和修剪花草等毫无技术性的活计,成日苦恼着自己的智力会不会有所下降。

    在机器人和莱茵斯的双重服务之下,韩昀也过得很是舒坦。他在学校的工作不算繁重,因而在教书之余,韩昀也琢磨着是时候该开一场演奏会了。毕竟伊泽尔的频率是一个月2-3场,几年来皆是如此。

    在此之前,他一度担心能否顺畅的运用伊泽尔的钢琴天赋,但经过一星期的磨合练习下来,识谱弹琴对韩昀来说已经如同读书写字一样轻松,修长的手指跃然于黑白琴键之上,行云流水般的流畅自然。

    这天下午韩昀没有去学校,在为三天后的演奏会做准备。没曾想,到了莱茵斯回家的时间时,竟是他的副官亲自送回来的。

    韩昀听见布鲁的通报,连忙从琴房走出去。

    客厅里,莱茵斯正靠坐在沙发上,副官艾伦垂首站立在他身边。

    韩昀迎上去,困惑地望着那张陌生的脸:“这是……怎么了?”

    艾伦向他躬身行礼,直起腰版后再次立正站定,一板一眼地说道:“恩维教授,下午好!我是莱茵斯将军的副官艾伦,很高兴认识您。”

    “你好。”韩昀冲他微微颔首,“莱茵斯怎么了?”

    “有一伙人偷袭市政大楼,将军中了埋伏,是一种神经性毒气,会破坏人的基因序列……”见韩昀一脸茫然,艾伦顿了一下,随后简练地概括道,“总而言之,基因序列的破坏对将军的生理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是因为有药物治疗,因而问题不大,恢复期也只需两个星期左右时间而已。”

    韩昀看了眼莱茵斯,他面色苍白,薄唇紧抿,像是在隐忍着什么。见韩昀望向他,莱茵斯回以一个笑容,然而神情却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韩昀收回视线,问道:“那这段时间需要注意些什么吗?”

    “不用了,只要按时服药就可以。”艾伦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知道你们……嗯,已经结礼了。”他隐晦地给了韩昀一个眼神,“但是在恢复期里,抑制剂还是要照常注射,不能有任何减少。”

    “可是莱茵斯有……”韩昀算了算,自从他们滚床单后便日渐亲密,抑制剂已经不太用得上了,“——有五天没有用抑制剂了,一会儿是不是就该先给他注射再吃药?”

    “是的,抑制剂需要第一时间注射。”

    “好,我知道了。”韩昀点点头,“麻烦你了。”

    艾伦告辞离开,韩昀坐到莱茵斯旁边,打量着他的神色,担忧道:“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什么。”莱茵斯说,勉强笑了笑,“伊尔,我想先回房间休息。”

    “那我扶——”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莱茵斯反常地打断了他的话,逃跑似的起身上楼。韩昀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去储物柜里拿出一盒完好未开封的抑制剂,跟着回到房间。

    他开门进去,莱茵斯正定定地坐在床边,身体僵直。

    韩昀把盒子放到桌上,走到衣柜旁单手解开衬衫扣子,另一手拿了件短袖睡衣想要换上。他没有注射的经验,打算轻装上阵比较方便些……以免被溅一身血什么的。

    韩昀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莹白如玉的肌肤。

    结果他刚要脱下衬衫时就感到有人挨近了他,韩昀回过身,还没看清来人时就被按着肩膀压倒在书桌上。衬衫下摆被莱茵斯一把撩到最上方顺势转了几圈,连带着还套在手臂上的袖子将韩昀的双手束缚住,随之而来的就是炽热的呼吸和近乎啃咬似的亲吻。

    莱茵斯用劲很大,不论是一把按住他手腕的力道还是不断在他赤.裸着的上身抚弄揉捏的右手,完全不似他以往的温柔耐心。

    韩昀被吓了一跳,但他很快便回过神地奋力挣扎起来。

    在真正和一枚雌性动手之前,韩昀曾经想过用上一点擒拿术的技巧也许能多少取得一些优势,然而事实却证明了他的设想实在太过天真,雌性和雄性之间的力量差距就像是小孩和成年男性的差别,根本不可逆转。

    莱茵斯身高腿长,城墙般的压覆在韩昀身上,下盘也及其稳当,使得他原本想要攻击腿弯等脆弱处的伎俩宣告了失败。

    体质和力量上的突出是雌性与生俱来的优势,雄性光依靠后天训练完全无法超越。

    “莱茵斯——”

    韩昀觉得他的手腕一定淤青了,还有脖子——莱茵斯双目赤红,牢牢地扣住他的双手,像是发.情的野兽遵循最原始的*一般的在他身上不断磨蹭噬咬着,凶狠的力道带来一阵刺痛。

    听到他的喊叫,莱茵斯复又吻上他的唇,粗暴的吮吻着,右手一路往下去解他的裤子。

    韩昀又惊又怒,他当然看出了莱茵斯的不对劲,只是当下自身难保的情况也没时间更没心情再去体谅他。

    韩昀见实在挣脱不开,便张口愤愤地冲着莱茵斯的舌头咬了下去,没想到却凑巧被他躲过了,反倒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尖,疼得他眼泪一下子就飙了出来,口中猛然涌出一股铁锈味。

    兴许是血腥味让莱茵斯清醒了过来,他狂乱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明,韩昀不敢放松,趁着他动作放缓的时候,一脚踹开莱茵斯的同时大声喊了一声布鲁。

    堪称尖叫的呼喊让莱茵斯终于回神,他慌乱地后退了几步,然而看见韩昀一身狼藉时又忍不住上前,从人到声音都在发颤,“伊尔,我,我不是……”

    韩昀转了个身跳到桌子后面,防狼一样地盯着他,厉声喝道:“你出去!”血水混合着唾液顺着嘴角流下,他转头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疼得直皱眉头。

    布鲁很快赶来,额头处的红灯急促地闪烁着。他是功能齐全的智能机器人,上得厅堂入得厨房也打得了强盗,听见韩昀声音不对便启动了紧急模式,牢牢地挡在他面前,右手从肚子里掏出一把激光枪对准了衣冠不整的年轻上将。

    “您要是再敢上前一步,就算是将军,布鲁也会以伤害雄子的罪名报警的!”

    莱茵斯仓皇无措地看着韩昀,想要解释什么,却被神情严肃的布鲁举着枪一步步逼出了房间。

    “艹……”

    房门关上,韩昀恼怒地挣脱开手腕上缠绕着的两件衣服,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件外套披上走到镜子前,龇牙咧嘴地查看着伤势。

    嘴唇肿着,舌头右前端被咬了个小口子,手腕严重淤青红肿,脖颈和肩膀处不是吻痕就是牙印,腹部和胸前的皮肤都被磨蹭得发红破皮,胯骨上方还有个微微渗血的长约一公分的伤口,想来应该是被莱茵斯皮带搭扣尖锐的棱角划伤的。

    韩昀烦躁地扒了扒头发,随手抽几张纸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净,拿了件衬衫穿上,扣子严丝合缝地扣到了最顶上一颗,却还是不能完全挡住脖子上的痕迹。

    他又拿了件卡其色夹克穿上,领子立起,穿好衣服后打开门走出了房间。

    韩昀开门时莱茵斯正颓丧地抱着脑袋蹲坐在地上,见他出来连忙跟了上去,想要解释却又无从开口。索性兽化变回狼型,一路跟着韩昀下楼,讨好地拿头顶去蹭他的手,喉咙里发出呜呜声。

    然而韩昀却并不搭理,目不斜视地径自走出门外,随后回过身毫不留情地把莱茵斯巨大的狼头踢开,冷声道:“别跟着我!”

    “嗷……嗷呜……”

    莱茵斯委屈地耷拉着耳朵,坚持不懈地想要靠近他,韩昀狠狠甩上门把他挡了回去,砸出一声闷响。

    离开家后,韩昀一路走到了附近的冰饮店,坐在靠窗的角落一口气点了三份刨冰,一边疼得抽气一边冰敷着舌头上的伤口。

    没多久,旁边的落地窗突然传来叩击声,韩昀转头,发现是一脸欢乐雀跃的伊登·艾德温。

    他笑出了一口明晃晃的大白牙,两个酒窝深深地嵌在脸颊上,高兴得直蹦跶:“恩维教授,是我!恩维教授!”

    韩昀:“……哪来的地主家的傻儿子。”

    他指了指门口,伊登会意,一溜烟小跑着窜了进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