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8.19.20.21.22.23.24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肯恩家族,不就是伊登提醒他要提防的人么?

    韩昀心下一凛,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和面前这个自称是诺曼·肯恩的雌性握了握手:“你好。”

    “恩维教授,没想到真的见到了您本人!”诺曼欣喜地笑着,温柔的模样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活脱脱一股异界雌性泥石流中的清流。

    韩昀挑眉,慢吞吞地说道:“肯恩先生,我本人并不难见到。”所以这幅傻白甜的模样是给谁看?

    “话是这样说没错,然而若是未递拜帖便直接上访,未免会显得唐突了些。”诺曼歉意地笑笑。

    韩昀歪头,“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除了一个没丝毫用处的名字以外。

    诺曼欠了欠身:“真是失礼了,在下诺曼·肯恩,家中独子,雄父名叫约书亚·肯恩,想必您应该有所耳闻。”他说,“外边天热,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坐下来进一步聊聊?”

    尽管韩昀并不觉得他们能有什么值得进一步聊的话题,但还是点点头,把诺曼带到了办公室。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诺曼·肯恩不仅在外貌长相上和主流的雌性截然不同,就连兴趣爱好也一样的特殊——他喜欢并精通小提琴,和同样从事音乐事业的韩昀很有话说。

    但尽管诺曼·肯恩看上去温柔无害,对方长袖善舞圆滑周到的处世作风仍然使得韩昀不敢掉以轻心。在他离开后,韩昀叫出外挂金团子:【喂,将功补过的时候到了,我没在剧本里见过这个人,你知道他什么底细没有?】

    金团子昂首挺胸——尽管韩昀看不出来,话里也有了些底气:【当然知道了,虽然怕影响你的发挥而没有在剧本里把这号人物体现出来,但作为最厉害最有水平最……】

    在韩昀不耐烦的死鱼眼瞪视下,好不容易找着了点存在感的金团子吓得一哆嗦,连忙小心翼翼地陪笑道:【哎呀,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诺曼曾经有过三个哥哥,一雄两雌,只是后来都出意外死了。】

    韩昀挑眉,这剧情听着莫名有些熟悉。

    【意外?】

    金团子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说道:【在说这个‘意外’之前,我先给你科普科普诺曼的处境吧。他其实是家中四子,诺曼的雌父生了四个孩子,一雄三雌。就如古代时女子被用作联姻工具的现象,现在的雌性也免不了这样的待遇,在富贵人家尤其常见。尽管部分雌性在各自的领域有所成就,但是架不住他们数量多啊,少几个算什么?你这外壳是被照顾的好,没去过什么地下赌场和拍卖场之类的地方,在那里被当做奴隶和礼物送来送去的雌性更多。要知道雌性体力好耐折腾,雄性也不都是伊泽尔这样的傻白甜,性格恶劣有特殊癖好的大有人在。而因为雄性稀少又有法律保护,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雌性是十分吃亏的。】

    韩昀眯起眼,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别的地方。

    地下拍卖场啊……很久以前他和徐天望去过一次,别的拍卖场卖的是东西,那块地方卖的却是人,各种‘用处’的人。

    金团子瞅了他一眼,讨好地蹭了上去:【你看你看,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差对不对?雄性虽然体弱,但还是享有很多特权的。】

    韩昀点头,这里确实和他主观印象里的雄少雌多的世界有所不同。他所在的乐团里也有雄性,骄纵蛮横的不是少数,只是因为与他无关而没有怎么在意而已。

    韩昀问道:【你的意思是,被压迫的诺曼奋起反抗了?】

    金团子点头:【正解。并且为了永绝后患,他谁都没放过,硬是弄得肯恩家族只剩下他一个独苗苗。而且……】他冲韩昀挤挤眼睛,【诺曼的雄父病入膏肓,怕是没多久就要嗝屁了。】

    韩昀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诺曼这是要接手家业的节奏,居然做得这么彻底,半点后患不留,也算是真的豁出去了。

    他坐在办公椅上滴溜溜转着,兀自凝神思考诺曼的目的。

    韩昀自己没什么利用价值,他的家族虽称得上显赫,但太过与世无争,加之他已经成婚,没法给诺曼事业上的帮助。

    那么除了他……就是冲着莱茵斯了。也许诺曼是想通过他接近莱茵斯,也许是想从他这儿套出些关于莱茵斯的事情。只是不论是哪种情况,他都必须多加小心才行。

    事后,韩昀并没有和莱茵斯说起过,只是往后几天,诺曼却对他愈发热情起来,三不五时地就来找他。有时候是去学校,有时候是去家里,随身带着小提琴,兴起时便弹拉几下,应和着韩昀的琴声,竟是分外和谐。

    诺曼很有天赋,看他闭眼沉醉于音乐的模样,实在难以看出他是个唯利是图——甚至堪称是心狠手辣的商人。

    而因为伊泽尔性格孤僻,朋友不多,韩昀自打来了这儿后也不曾主动去交什么朋友。所以若单从朋友圈来说,除了伊登以外,诺曼便是和他来往最频繁的人了。鉴于他们俩其实是一丘之貉,对于做足表面功夫是再擅长不过,因此在有一方主动的前提下,二人的‘友情’可以说是急剧升温。

    对于此,莱茵斯的心情既纠结又复杂。对于韩昀能有除了钢琴以外的新朋友他自然是高兴的,可诺曼·肯恩给他的感觉实在说不上好,明明对方的表现一直是无可挑剔的君子作风,和韩昀这枚已婚雄性也保持着应有的距离。但莱茵斯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他就是不怀好意,像只藏起了獠牙的狐狸,虎视眈眈地觊觎着他的珍宝。

    可对方没什么越矩行为,莱茵斯便也不好说什么,他不愿意给小雄子留下生性好妒的坏印象,因此只好一忍再忍,故作大方地看着他们变得日益亲密。

    这一天,诺曼依旧邀请韩昀出去玩。

    坐在车上,韩昀无聊地偏头看向诺曼:“去哪儿玩?”

    “去一个你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诺曼说,神色柔和,“但是我想,伊尔应该会喜欢的。”

    韩昀撑着下巴笑,若抛开立场不说,诺曼还是很合他胃口的,毕竟他们的性格里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韩昀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是吗……我很期待。”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一家店面前。

    这是一家其貌不扬的古董店,刻着‘梵克古宝’四个字的牌匾破旧得毫无美感可言。诺曼推门走了进去,带着韩昀又穿过一道珠帘进到内室,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信封递给站在柜台后的老板。

    老板抽出一片空白的信纸仔细浏览了一遍,从韩昀的角度斜着看过去恰好能看到信纸上是有轻微凹凸不平的痕迹。很快的,老板把信纸收起来,回到柜台后从抽屉里拿出两个面具分别递给他们,恭敬道:“二位先生,这边请。”

    韩昀把分到的银面具戴上,面具不大,只能遮住面部的中间部分,有些像是化装舞会上戴的东西。

    老板带他们穿过一条昏暗的长廊,最终来到尽头的深紫色幕布前,他幅度极轻地掀起幕布一角,熙熙攘攘地说话声和脚步声通过缝隙传了出来。诺曼回头冲韩昀一笑:“准备好了吗?”

    韩昀翻了个白眼,率先弯腰穿过幕布,诺曼紧随其后。

    比起长廊的昏黄,幕布的另一边简直是别有洞天。这里的装潢极尽奢华,富丽堂皇得如同宫殿一般,磅礴大气的装饰风格足以让所有人抚掌惊叹。

    但地方虽大,人却不多,也没有任何的桌子椅子。在明亮得刺目的灯光下,最前方的舞台上整整齐齐地跪了三四排的人,他们脖颈上戴着项圈,衣不蔽体,神情却是生动且变幻多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对周遭或轻蔑或嘲笑的视线毫无所觉。

    在舞台下,锦衣华服的客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看中了哪个或者有什么需求,只需要向带领他们的一位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侍者说明,就可以上台挑选或是‘试用’。

    韩昀嘴角一抽,“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选一只合心意的宠物。”诺曼柔声说,很快就有一个燕尾服走了上来,笑容恭敬道:“二位需要点什么?”

    韩昀皱眉,淡淡道:“随便看看而已。”

    诺曼向燕尾服使了个颜色,燕尾服躬身道:“好的,若有任何需要请吩咐。”

    待周围清净后,韩昀才看向诺曼:“莱茵斯很好,我不需要其他人。”

    诺曼笑了:“伊尔,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这里的人……”他朝舞台抬了抬下巴,“只是宠物而已,和莱茵斯没有冲突。”

    韩昀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问道:“那依你看,谁会合我心意?”他装作很好奇的样子,转过头专注地盯着舞台。

    诺曼说:“八号就很不错。”

    韩昀看过去,八号也抬头看向他,那是一个面目清俊,笑容阳光而亲和的少年。

    韩昀不是没起过顺水推舟带只宠物回家的心思,只是诺曼是一个谨慎而且善于伪装的人,八号是他推荐的,若韩昀把人带回去后真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这法子太直也太蠢,不可能是诺曼的真正目的,因而也就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了。

    于是韩昀回过头望着诺曼,忽而一笑,说道:“挺普通的,论长相论气质,都不及你。”

    ——苍天在上,他是真没有半分撩汉的意思,只不过是顺嘴一提想把这话题带过而已。然而当看见了诺曼微怔的神情之后,韩昀瞬间就意识到——坏菜了,结合他们当下所处的地点,这句话似乎有些不合时宜的暧昧。

    “真的吗,”诺曼很快回过神来,他神色如常,低垂着的眼眸温情无限,“伊尔,我很高兴你对我能有如此高的评价。”

    韩昀故作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在他的外壳人设走的是单纯路线,不至于把这句话带到另一条更歪的路上。

    “没什么有意思的,”他装模作样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我们走吧。”

    诺曼自然没有异议,二人掀开幕布走了出去,韩昀摘下面具,诺曼自然地伸手接过,然后解下自己的,把二人的面具叠在一起递给了在一旁看门等候的机器人。

    诺曼将韩昀送回家,他没有进门,只是站在台阶下仰头看着韩昀走进门廊。而后,有一道显眼的灰色窜过他脚边,诺曼听得韩昀几声笑,蹲下.身把那道灰抱进怀里。

    机器人布鲁把门关上,诺曼礼貌地和他点头示意,心里却是截然相反的嘲弄,他低笑一声,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莱茵斯啊……还真是好运气呢。

    门内,韩昀索性盘腿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灰狼的脑袋,“这么早回来?”

    莱茵斯没好意思说其实是因为韩昀下午一早就和诺曼出去,弄得他一下午都沉浸在低气压中无法自拔,在他手底下训练的精鹰训练营里的学生已经有三人瘫着被抬进了校医院,副官实在没有办法,才小心翼翼地劝他先回来休息。

    灰狼呜呜几声,眷恋地磨蹭着他的手掌,粗壮的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如同大型犬一般地撒着娇,不见半分威严。

    韩昀挠挠他的下巴:“莱茵斯,你知道一家叫做梵克古宝的古董店么?”

    话音一落,灰狼的耳朵就支棱了起来,韩昀知道他有话要说,便站起身让出了足够的位置,让莱茵斯变回人形。

    “我知道这家店。”莱茵斯说,韩昀看了他一眼,然而对方皱眉冷脸的神情显然不只是‘知道’而已。

    韩昀走进客厅,接过布鲁递来的红茶润润嗓子,说道:“我今天去了那家店。”

    莱茵斯顿住了脚步,韩昀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之前都不知道还有那种地方。”

    “那种……那个……”莱茵斯张了张口,声音僵硬,“伊尔,那种……地方,不干净。”

    韩昀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那种地方虽然做的都是些低俗的勾当,但档次到底是不一样的,能够放出来供客人挑选的宠物想必是经过调.教,相对干净的人。

    ——不过,他要说的并不是这个。

    “这不用你提醒。”韩昀轻哼了一声,“莱茵斯,我只是觉得,那些人……很不寻常。”

    宠物被调.教成客人想要的样子很正常,只是他们……太过训练有素也太过冷静,如此完美的情绪控制让韩昀忍不住想起了以前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民.国年代时有机构把小孩儿或是某些特殊服务行业的人培养成娈宠送去权贵人家以获取情报的桥段。

    莱茵斯嗯了一声,紧绷着的身体登时放松不少,他说:“好,我会调查的。”

    韩昀抿抿唇:“我也就随口一说,直觉而已,没什么证据。先粗浅查一查,如果没什么不对劲的话就算了。”

    莱茵斯点点头,同时心里又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他的身份太过惹眼,韩昀根本没必要去承受和担心这么多。

    看来,他所能给小王子的,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