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天的威胁之后,韩昀设想沈辞会有两个极端反应,一是炸毛二是惧怕,但依沈辞的一贯的脾性来看,显然前者更有可能。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沈辞竟真的安分了许多。

    ——虽然依旧烦人,但总归是把那副霸道总裁的样子收敛了一些。

    这一天,韩昀依旧给殷溯送饭过去,没想到却碰上了提着个巨型水果篮子、同样去看望殷溯的沈辞。

    两人在病房里不期而遇,诡异的对视了一会儿之后,沈辞放下水果篮,朝他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的围笑,就差没扑上来给他一个泳抱了。

    韩昀:“=皿=……”

    他装作接电话转身走出了病房,一边压低了声音向npc求助:“金团子,我是不是不能让殷溯出事?”

    “你说呢?”

    金团子的回答很没诚意,他的声音只有韩昀能听到,但韩昀却必须用说话来和他交流,对着黑屏的水果机说话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傻x,而金团子欠揍的口气让他更不开心了。

    韩昀冷漠脸:“我不会说。”

    金团子无奈:“好吧好吧,我说还不行么。答案就是——”他拉长了语调,笑眯眯地说出最后两个字,“没、错!”

    韩昀:冷漠.jpg

    金团子摊手:“韩昀,我是让你依照自己的性子来,可是你的性子太危险,要是智商再高那么一些非得变成高功能反社会人格不可,所以——”

    韩昀眯眼:“你是说我智商低?”

    “……”金团子果断没有理会他,继续原话题,“所以,你要试着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像之前对沈辞那样,你不是就做得很好嘛。”

    韩昀说:“你想多了,那只是形势所迫而已。要是我有以前那样的势力和背景,沈辞?呵呵。”

    最后那一声意味深长的呵呵让金团子浑身寒毛一炸,说了句再见后默默地匿了。

    韩昀冷哼一声,收起手机,转身走回病房。

    病房内,殷溯和沈辞正在进行亲切友好的双方会谈。

    韩昀把保温桶里的粥盛了一碗给殷溯,沈辞盯着韩昀拿着汤匙的右手,意味不明地笑道,“殷总真是好口福。”

    “我也这么觉得。”殷溯慢吞吞地说,“而且,这口福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是吧,沈少?”

    “是这样,”沈辞微笑着说,“真希望我也有这样的福气。”

    哐啷一声,韩昀把不锈钢汤匙砸进保温桶里,他转头看了眼沈辞,“跟我出来。”

    沈辞的笑容不自觉地又扩大了几分,他起身,乖乖地跟在韩昀身后走了出去。

    他们来到走廊尽头的窗户边,韩昀冷声道,“沈辞,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辞没有正面回答,他说:“韩昀,我想怎么样,你心底应该很清楚。”

    韩昀冷笑,“沈少,我自认为除了这张脸没什么能让您看得上的地方,可外面比我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您又何必非揪着我不放呢?”

    沈辞忽的笑起来,他带着些痴迷地看了韩昀好一会儿,然后才摇摇头,“不,韩昀,你不懂自己有多么诱人。”

    诱人?

    韩昀呵呵一声,他很不喜欢这个看似褒义、实则却把人物化了的词语。

    他懒得再纠缠下去,索性说道,“如果我同意和你在一起,你是不是就能离殷溯远点了?”

    “……”

    沈辞微微抿起了唇,虽然说法是对的,他的目的也因此而达到了,可听起来怎么就——那么让人不舒服呢?!

    顿了顿,他点点头。

    “行。”韩昀说,“那么沈少,你现在可以走了么?”

    沈辞忽略掉对方话里的冷漠,走近了几步抬手搂上韩昀的腰,笑容暧昧,“既然都在一起了,怎么还叫得如此生分。”手掌下的腰肢劲瘦有力,离得近了些,对方身上一股好闻的馨香也将他萦绕,沈辞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韩昀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改口道,“沈辞。”一边拂去对方不规矩的右手。

    他韩昀一介孤儿,不是什么富家子弟,从来就没有任性的资格,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没触及底线,在情况所迫之下,他没有什么不能忍的。

    更何况沈辞这种富二代什么性子他还能不了解么?无非就是看遍了莺莺燕燕后突然出来个不听话的,勾起了他的兴趣和征服欲,尝尝鲜而已。

    至于更深层次的交流——拜托,韩昀现在可是神兽貔貅,不说武力值max,就是在ooxx上,沈辞也绝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

    毕竟,貔貅可是只进不出,没有菊花的招财聚财神兽啊╮(╯_╰)╭

    沈辞颇有些惋惜地收回手,随即很快调整好了表情,神情从容自然地问道,“晚上一起吃饭?”

    韩昀:“……如果你订一个靠谱的餐厅的话。”

    “放心,”沈辞说,“不会让你失望的。”他再次笑了笑,语气温柔,“那我就先走了,短信联系。”

    韩昀面瘫着脸点头。

    ……妈的,他突然有些后悔了怎么办。

    ——————————

    晚上七点,韩昀如约去到沈辞告诉他的那个餐厅,由服务生领着到二楼窗边的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

    沈辞早已经在那儿等候了。

    韩昀坐下后扫了眼四周,这是一家普通的高级西餐厅,只是氛围环境好一些,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甜腻得让人恶心的满是粉红泡泡的气氛。

    沈辞笑问:“可还合心意?”

    韩昀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沈辞唇边的笑容扩大了几分,把用来点菜的平板电脑递给他,“看看要吃什么。”

    韩昀点了一份红酒火焰牛排和奶油蘑菇汤,沈辞也点了一样的,然后又额外多加了份水果沙拉和一瓶红酒。

    韩昀不是什么从小受到上流社会教育的世家公子,对美食和红酒的鉴赏能力一般,所以面对着三位数高价的牛排和五位数的红酒时,他也品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更何况,说句实在的,对韩昀这种不注重表面功夫的人来说,喝这样的红酒和撕钱有什么区别?

    韩昀把高脚杯放回桌上,这会儿吃了也有一个小时了,可整个二楼居然还是只有他们这一桌,虽然韩昀喜欢安静,可这未免也太怪异了些。

    沈辞拿起玻璃壶想再给他倒酒,韩昀抬手半掩住杯口,“我不喝了。”

    沈辞也不勉强,放下玻璃壶后就撑着下巴看着他,韩昀瞥了他一眼,“沈辞,这个餐厅是你们家的产业?”

    沈辞摇头,“没有,”他说,“我只是把二楼包下来而已。”

    韩昀:“……”

    他不冷不热地笑了一声,“沈少还真是财大气粗。”

    “哪里的话。”沈辞笑笑,望着他的目光依然专注,“如果你想,这一切都可以给你。”

    “免了,”韩昀凉凉地说道,“我不感兴趣。”

    沈辞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要找到一样让你感兴趣的东西真是不容易。”想了想,他眯起眼睛,像是有了什么好点子,漆黑的眼眸骤然明亮了不少。

    “韩昀,我听说国外有人发现了一颗小行星,不如我把它的命名权买下来,用你的名字来取名,如何?”

    沈辞一副兴致颇高的模样,然而韩昀的表情依然只有-o-。

    韩昀:“沈辞,你这算什么?”

    沈辞想了想,说:“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

    韩昀:“……沈辞天晚了我们还是早点各回各家休息吧。”

    虽说的是各回各家,但当沈辞以‘恋人就应该住在一起’的理由要和他一起回去的时候,韩昀也没有拒绝。

    回到公寓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沈辞和韩昀先后洗了澡,因为明天还要和殷溯去片场看看拍摄进度,所以韩昀早早地便打算休息。

    然而沈辞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韩昀洗完澡腰间围着浴巾出来后就看见沈辞躺在他床上,见他出来,沈辞仰头看过去,挂着无可挑剔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解释,“阿昀,我在给你暖床。”

    韩昀不想理他,背对着床在衣柜里找睡衣时,身后忽的靠上来一具温热的躯体,轻缓的呼吸声喷洒在他耳畔,韩昀回过头,正和沈辞的唇碰到了一块儿。

    近在咫尺的呼吸声骤然急促了许多。

    沈辞的吻技极好,可韩昀却并不喜欢和别人交换唾液,尤其是当这个‘别人’还是一个阅人无数的浪荡子的时候。

    他偏头避开,沈辞细密的吻便落在韩昀脸侧,他搂着韩昀的腰,声音低哑,“阿昀……我没吻过别人。”

    “是吗。”韩昀不在意地笑笑,眼睫低垂,纤长浓密的睫毛仿若勾得沈辞心痒难耐,下.身更是硬得发疼。他转而去吻韩昀的眼睛,“阿昀,你和他们……都不一样。”

    这话韩昀倒是赞同,他搭在沈辞背后的右手缓缓下移,低声道,“是不一样……沈辞,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了。”

    两人相拥着倒在床上,不出沈辞的意料,韩昀平时看起来一个温温和和的人,在床上竟是意外的强势。直到隔天清晨醒来的时候,他的双手依然被领带紧紧地捆着束缚在床头,脑袋有些发晕,身后那处第一次使用就被折腾了一晚上的地方一阵阵地抽痛,韩昀躺在旁边,肩头上还留有他昨晚啃下的青紫牙印。

    沈辞试着动了动身子,结果昨晚几乎被九十度弯折的使用过度的腰也跟着发出抗议,蚀骨的酸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一声,吵醒了浅眠的韩昀。

    经过了昨晚,韩昀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直到做完后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先前做的假设全是错的,沈辞哪里是像其他吃饱了撑着的富二代一样要满足自己的征服欲?他分明是想当被征服的那个!

    简直就他妈的是个神经病和抖m的结合体,还是个完全没有痊愈可能的那种。

    金团子趴在暗处偷窥着,打算等个好时机再告诉韩昀完全是他自己帮沈辞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件事。

    韩昀揉了揉脑袋,一看时钟,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比和殷溯约好的时间整整迟了两个小时!

    他慌忙拿过手机,果不其然,殷溯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发了三十几条短信。

    韩昀回复后起身穿衣,被忽略许久的沈辞出声说道,“喂,阿昀,你不给我解开么?”他的声音沙哑得吓人,韩昀走过去给他松开,因为绑了一晚上,沈辞的手腕上印上了两道深深的勒痕。

    恢复了自由后,他从床上坐起来,低下头轻轻抚摸着手腕上的痕迹。韩昀有些小心虚,面上却半分不显示弱,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昨晚乖一些不就不用受这些罪了?”

    沈辞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抬头看向韩昀,对方赤.裸着的上身肌理分明,薄而紧实的肌肉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流畅优美的线条在阳光底下更是仿若上帝亲手雕刻的希腊雕像一般完美。

    他舔舔嘴唇,并不在意自己沙哑得过分的声音,“没事,我挺好的。”见韩昀自顾自地穿衣,沈辞问,“你要去哪儿?”

    “片场。”

    “我和你一起去。”

    韩昀没说什么,点点头,“那你先去洗漱清理,我去做早餐。”沈辞被绑了一晚上,那些东西自然也在他身体里留了一晚上,还是尽早清洁的好。

    韩昀煮了咖啡,又烤了几片面包、煎了鸡排,和热狗生菜夹在一起做了两个简单的三明治。沈辞从卫生间出来后立即被咖啡醇厚的香味给糊了一脸,他吸吸鼻子,顿觉饥肠辘辘起来。

    两人安静地解决了早餐,韩昀看沈辞脸色不太好,便探手去摸他的额头。

    “你发烧了。”韩昀皱眉。

    “低烧而已。”沈辞笑了笑,轻声说,“你不是赶时间吗,我吃完了,快走吧。”

    韩昀看了眼盘子里沈辞只咬了几口的三明治,眉头越拧越紧,伸手夺过他捧在手里的咖啡,“别喝了,走吧。”

    沈辞应了一声,乖乖地跟在韩昀身后出门。

    车上,沈辞被阳光照得有些犯迷糊,他转头看向韩昀,对方轮廓深邃的侧脸让他清明不少。

    “阿昀,”他慢吞吞地说,“如果和你上床的是殷溯,你会不会……那样?”沈辞指的是昨夜韩昀堪称粗暴的对待。

    不过,他喜欢。

    “我不会和殷哥上床。”

    “如果呢?”

    “没有如果。”韩昀说,把车停在路边,“车上等着,我很快回来。”

    “嗯。”

    沈辞趴在窗边看着韩昀的背影,他并没有去多想自己是下面那个的事情,昨晚的体验很好的掩盖了那一层别扭感。现在沈辞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高兴,真好,那样的韩昀只属于他,他是独一份儿的。

    沈辞脸上的笑容夸张得近乎扭曲,他看见韩昀走近了一家药店,出来后接着拐进了旁边一家便利店,然后又走到路口一家早餐店,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的袋子被装得满满当当的。

    “吃药。”

    沈辞接过矿泉水和塑料袋,吞下袋子里的药丸后,韩昀才从另一个袋子里拿出一次性塑料杯和餐盒,“这是皮蛋瘦肉粥、豆浆和葱油饼,你看你想吃什么。”

    沈辞从他手里拿过皮蛋瘦肉粥,味道不错,但还是不及韩昀亲手做的十分之一。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关系,沈辞胃口不太好,但还是硬撑着把韩昀买的早餐都给吃了,下车的时候好一阵没缓过来,捂着肚子直犯恶心。

    韩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吃不下就别吃了,豆浆和饼又不是什么名贵东西。”

    沈辞咧嘴笑了笑,说道:“不,那不一样。”

    不一样……

    不仅是韩昀不一样,就连他自己,在吃完药和早餐后,好像也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这感觉来得突然,去得也快,沈辞来不及分析,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回想重温着,试图了解那究竟是什么。

    “阿昀。”

    “干嘛。”

    “……没有。”

    韩昀看傻逼一样地看了沈辞一眼。

    “有病。”

    “……嗯。”

    #你这么好看,说什么都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