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昀盘腿坐在沙发上咔擦咔擦地咬着薯片,面前摆着一份行星命名购买权的文件。

    沈辞蹲坐在他脚边仰头望着他,像只等待主人夸奖的大型犬。

    “前几天公司刚签了一笔大单子,这是给你的礼物。”他不无高兴地说。

    然而韩昀却只觉得胸口抽痛,哪怕这花的不是他的钱,但看着沈辞花了笔前面一个5后面跟着数不清的0的钱就只为了买个劳什子命名权,他还是忍不住感到心塞。

    好容易把心里一群狂奔的草泥马赶出去,韩昀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字:“滚。”

    沈辞委屈地皱眉,“你不喜欢?”

    “我喜欢你大爷!”韩昀怒声道,“你赶紧把这个转手卖出去,我不要。”

    沈辞:“我大爷已经死了。”

    韩昀:“……”

    沈辞又说:“而且秦冷也不是我大爷。”

    韩昀:“……这关秦冷什么事。”

    沈辞盯着他,眼眸漆黑而深沉。

    他说:“那天在片场我看见你们上了保姆车,一待就是半小时。”

    “哦。”韩昀说,“所以呢?”

    沈辞不说话,韩昀斜睨了他一眼,嗤笑道,“我们不过各取所需而已,沈辞,这点你应该再清楚不过。暂时的床.伴关系而已,我不管你的事,你也别来干涉我的生活。”

    韩昀声音渐冷,沈辞不愿惹他生气,这段本应该当做419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了质,可他现在却仍游离于那条边界之间,尚未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想法。于是也不多做争辩,只服软一般地笑笑道,“是我僭越了,我的错,你别生气。”

    韩昀哼了一声。

    沉默了一会儿,沈辞试探性地问道:“我听说,你们公司最近有个露营活动?”

    听说?

    韩昀冷笑一声,“我以为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一清二楚才对。”

    沈辞谦虚地冲他笑笑,“说不上一清二楚,毕竟那是殷溯的地盘。”

    虽然殷溯一直都维持着那副软弱可欺的模样,在韩昀面前的角色更是和他截然相反——殷溯永远是需要保护的弱者,而他沈辞则是需要警惕的洪水猛兽,但这并不意味着殷溯真的好欺负,所谓扮猪吃老虎的手段可是被他运用到了极致——看韩昀对他的态度和表现不久知道了么?!

    沈辞不屑地扯了扯嘴角,然而故作洒脱却依旧无法阻止他心里咕噜直冒的酸水。

    用力咬了下舌尖让自己恢复正常的表情管理,沈辞温声道,“阿昀,需要我帮你准备行李吗?”

    韩昀面瘫脸:“怎么?你这是想往贤妻良母方向转型了?”

    “你喜欢是什么样,我就能是什么样。”沈辞说。

    “是吗。”韩昀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声音依旧冷漠,“我只希望你能乖一点,少给我惹麻烦。做得到吗?”

    他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命令自家宠物狗的主人——而且还是有虐狗倾向的那种。沈辞顿觉有些口干舌燥起来,他舔舔嘴唇,哑着声音说道,“好。”

    韩昀笑,摸了摸沈辞的头顶,柔软的发丝虽不如萨摩耶和阿拉斯加等长毛大型犬摸起来的手感好,但也还没到会让人嫌弃的地步。

    “乖。”他放柔了声音,摸完脑袋后又逗狗似的转而去捏他的下巴,“你听话,我会给奖励的。”

    沈辞忍着抬头去蹭韩昀手掌的冲动,低低地嗯了一声,笑弯了眼睛。

    -----------------------------------------------------

    事实证明,沈辞收拾行李的功夫还不赖,该有的换洗衣物、驱蚊驱虫药水和生活必需品都带上了,整整齐齐地收在行李箱里,不浪费里面能够被运用的每一个空间。

    这次野营的成员只有和公司里几个和殷溯比较相熟的员工,算上韩昀和沈辞一共是三女四男。别人野营或许是体验生活,然而殷溯他们野营完全是为了享受的,不仅用的是上好的帐篷,背包里装了各种吃食和简易烧烤架,连来回都有专车接送,一点都不考验人野外生存的能力。

    他们的目的地是城郊的一片森林附近,往东走上一两公里还有一条小溪,是个还未被完全开发的世外桃源。

    在营地旁的那片森林里流传着许多吓人的故事,但是女孩儿们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很期待这次带有冒险色彩的野营。至于殷溯,他则是半点不相信这些鬼怪传说,因此也无所谓到哪儿野营,只要大家感兴趣,玩得起来就可以了。

    一行人一路游山玩水,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准备午饭的时间不宽裕,他们便煮了带来的泡面凑合了一顿。但这既然是野营,就不能只靠吃泡面填满肚子,殷溯寻思着给他们弄顿好的吃。韩昀想了想,提议去森林里抓点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来烤着吃。

    殷溯不放心,想和他们一起去。韩昀摇头,“苹果她们下午不是要去溪边玩?没个人看着也不行,我们都走了,姑娘们怎么办?”

    苹果是个脸圆圆的开朗女生,这次来野营就是她出的主意。

    韩昀理由充足,殷溯没办法拒绝,只好妥协。

    除了韩昀和沈辞,还有另一个外号叫傻猫的年轻小伙儿和他们一起进森林。傻猫是艺术总监兼作者编辑,底下管着一大票人,虽说年纪不大,性子也跳脱,然而处理事情各方面却是相当之稳妥,哪怕偶尔出了岔子也可以处理得很好,极得殷溯看重。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并没有走得太远,抓了两只野兔便打道回府。野兔这种家伙机灵敏捷得很,韩昀还是求助金团子才抓得到他们,艰难得让他忍不住抹了把辛酸泪。

    尽管过程不容易,但最后韩昀还是心满意足地拎着兔子回到营地,碰巧三个女孩儿也回来了,殷溯手上还提着个塑料盆,里面有一尾不知名的鱼儿游得正欢。

    “看来我们晚上会有一顿不错的晚餐了。”殷溯冲他们晃了晃手中的盆子。

    除了两兔一鱼,他们车上的大背包里还有一些速冻肉片,牛肉、鸡肉和羊肉应有尽有,女孩儿们抓到了鱼很高兴,叽叽喳喳地聊着天,一边动作麻利地拿竹签把肉片串了起来。

    沈辞在附近捡木柴,傻猫负责装烧烤架,殷溯忙活着把背包里的调味品和一些冷冻食品拿出来,几人分工合作,大家很快就吃上了一顿丰盛美味的烧烤。

    此时正是下午五点多钟,天逐渐暗了下来,晚风微凉,苹果兴致勃勃地说起森林里流传的鬼故事来。

    传闻多年前有一群驴友去森林探险,自拍时无意间拍到了一个红衣女孩儿,当天便失踪了,等到警察找到他们后却只发现一地的尸块。像童话‘糖果屋’里用面包屑留下记号的桥段一样,近百块尸体碎片连成一条路线,通往森林中央的一个红砖小屋,那是红衣女孩的住所。每个踏进森林的人都会被她分尸,将全身的血液和内脏吞噬殆尽,只留下一地惨白干瘪的尸块。

    苹果说得声情并茂,另外两个女孩儿被吓得手牵着手抖得厉害,傻猫和殷溯也听得入了神,沈辞虽是半信半疑,却同样听得专注。只有韩昀把它当个笑话听——就算真的有鬼,他现在可是辟邪的凶兽貔貅,又有什么可怕的?

    于是晚饭和餐后时间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诡异的故事里消磨了过去,因为野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大家早早的便歇息了。三个女孩睡大帐篷,另外两个小帐篷由四位男士分配。结果自然是殷溯和韩昀一起,傻猫沈辞一起,这个分配结果直接导致了沈辞的全程黑脸。

    隔天起来后,傻猫顶着两只黑眼圈偷偷发微信和韩昀抱怨:【沈总好吓人,面无表情的跟僵尸一样qaq吓得我在他旁边挺尸了一整晚,肩膀好酸,腰和背也好痛qaq!】

    韩昀:【……习惯就好。】

    傻猫:【哭唧唧qaq】

    韩昀:【……】

    韩昀:【你和殷哥发微信的时候会这样吗?】

    傻猫:【哪样?】

    韩昀:【qaq哭唧唧。这样。】

    傻猫:【……当然不会啦,和殷总说话我连表情包都不敢甩(╯▽╰)】

    韩昀:【为什么?殷哥看起来比我凶吗?】

    傻猫:【殷总不凶……只是看起来总有种莫名的气场,让人放松不下来。所以直到现在大家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和他这么亲近的。】

    韩昀:【……哦。】

    韩昀:【多交流沟通就好。】

    傻猫:【……】

    傻猫:【黑人小哥疑惑.jpg。】

    韩昀收了手机,走到帐篷里问殷溯今天有什么安排。

    “嗯……去森林探险?”殷溯从书里抬起头,“苹果她们很期待的样子。”

    “好。”韩昀点头,“那就中午吃完后去吧。”

    他们起得晚,等到大家拖拖拉拉地洗漱完毕后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女孩子们听说下午要去探险都激动不已,吃过午饭后便催促着赶快出发。

    ……昨天还吓得发抖今天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韩昀表示他也是很看不懂她们。

    这会儿是中午,日头正盛,昨天的恐怖故事带来的恐惧在喜人的阳光下消弭不少,大家一路走一路赏景,女孩儿们又是摘花又是自拍,笑闹着很快就走到了森林中间那座传说中的红砖房。

    森林中部林木茂密,远不如入口处那样空旷敞亮,只有细碎的阳光透过缝隙洒下,视线并不很明朗。苹果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拽住身边女伴的手,“真、真的有红砖房……”

    那是座很老旧的房子,静静地矗立在寸草不生的森林中央。韩昀从包里拿出狼眼手电打开来,一道骤然亮起的光束照在红砖房上,更添诡异。

    “去看看吗?”韩昀问他们。

    苹果和另外两个女伴对视了一眼,一个瓜子脸、黑长直女神模样的小声说道:“还、还是去吧……来都来了。”

    “小鱼说得对,”另一个外号叫冬瓜的尖下巴女生插嘴道,“来都来了,不看看这传说是真是假怎么行?”

    既然定了主意,大家便继续往前走,三个女孩儿走在中间,四个男生分散着将她们围住保护起来。

    在靠近红砖房的时候,沈辞放慢了脚步走到韩昀身边,低声问他,“阿昀,真的会有鬼吗?”

    韩昀斜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有鬼的话我就让她第一个吃你。”

    “比起鬼,我更愿意被你吃掉。”沈辞低声说,带着笑意的低哑声线分外迷人。

    韩昀:“……说实话,你这种变态,鬼都不会吃的。”

    沈辞:“(^_^)”

    红砖房的门是一扇老旧的木门,推开的时候伴有一阵难听的吱呀声和大片飞扬的尘土。傻猫咳嗽了几声,皱着眉挡去灰尘,把手电照进屋内。

    红砖房里的陈设很简单,门对面的墙边摆着一张长桌,上面有腐烂的香烛供品;房子的正中央是一张正方形木桌,两张老年人用的摇椅面对面的放着,随着开门带来的微风而轻轻摇摆着,就像是真的有人坐在上面似的。傻猫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接着把手电往旁边照去。

    “我操——”

    结果这一照差点没把傻猫吓成真傻猫——在左侧的墙壁上,赫然挂着两张老人的黑白遗照!

    傻猫吓得不轻,旁边不小心瞄到了一眼的韩昀也是吓得一哆嗦。如果是正常遗照也就罢了,偏偏那遗照上的两个老人还笑得格外渗人,脸上的纹路深深地皱起,眼睛却是黑亮有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仿佛能够看见每一个进到这屋子里来的人一样。

    “……”韩昀果断转身对苹果她们说道,“捂着嘴,千万别叫,也不进去了,看一眼我们就走。”

    苹果几人连连点头,捂住嘴探着身子往里一望,随后响起的沉闷而短促的惊叫声证明了韩昀的先见之明果然是正确的。

    饶是胆大如苹果,此时也是浑身寒毛一炸,再也不敢多待,拉着小鱼和冬瓜就要走。

    傻猫硬着头皮合上门,双手合十连说了好几声‘抱歉打扰了’才战战兢兢地转身离开。这气氛着实诡异吓人了些,连带着殷溯的脸色也不太好,韩昀拍了拍他的手臂,“殷哥,只是一座废弃的屋子而已,没事的。”

    殷溯点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归途中一路无言,韩昀把他们送回营地,然后才折返回去想再抓几只兔子烤了吃,搭配泡面将就一顿,明早就打道回府。

    殷溯很不放心,再三叮嘱他不能走远后才肯放人。

    专注捡柴火三百年的沈辞和他一起,韩昀依旧负责抓兔子。

    等韩昀揪着兔子耳朵一回身,却发现沈辞不见了踪影。

    “……沈辞?”他叫了一声,周围空空荡荡的,没有回应。

    韩昀心里咯噔一下,提高音量又喊了一声:“沈辞!听到回话!”

    几声鸟叫过后,森林里依然寂静一片。

    艹!

    韩昀不认为沈辞有这个胆子冒着惹他生气的危险到处乱跑,而且刚才他明明还听见沈辞掰断树枝的声音,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难道真有鬼?”韩昀皱着眉,随即又很快否定了自己。他是貔貅已经是金团子开的外挂了,怎么可能真的会有鬼?

    “嘿,怎么不可能了?”金团子没好气地说道,“因果从来都是相对的,既然有貔貅镇邪一说,又有了你这只貔貅,那么肯定也就会有邪了。”

    韩昀:“……”

    真他妈日了狗了!

    “你不是说我是貔貅吗?貔貅不是可以辟邪吗?!”韩昀顿时暴躁起来,真要让他这新上任的貔貅去对付那些虚无缥缈的鬼物,他也发怵得很。

    金团子哼唧一声:“谁让你们非要玩什么探险,惹完了事儿就想跑没那么容易,你是貔貅,沈辞可不是。它动不了你,就只能拿沈辞出气了。”

    韩昀皱眉:“貔貅是辟邪凶兽,沈辞离我不超过五十米,我难道还护不了他?”

    “保护作用自然是有的,所以沈辞这会儿只是被迷了眼,处于类似鬼打墙的状态。他和殷溯不同,殷溯他们在森林范围之外不说,而且他又得貔貅几世庇佑,福气深厚,和他在一起的人都安全得很。我看你还是快些找沈辞吧,晚了就没救了。”

    “……”

    好麻烦。

    韩昀认真地思考着马上转身离开的可行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