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金团子抬杠归抬杠,几句闲聊过后,韩昀最终还是踏上寻找沈辞的路途。

    不过他可没兴趣整个森林转上一遍,所以韩昀壮了壮胆子,直接去了那栋闹鬼的红砖房。

    “有人吗?”他抬手敲门,后来一想觉得不对,又改口道,“有鬼吗?”

    没动静。

    “好吧,给你另外两个选择。第一,我把门拆了;第二,我把门踹了,怎么样?我数到三——”

    “一,二——”

    在他那个拉长了音的‘二’之后,老旧的木门发出咯吱一声,缓缓向后打开了,露出两张前后摇晃着的躺椅。

    韩昀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躺椅摇摆的幅度比之前第一次进来时大了很多,上面薄薄的竹垫也有了明显向下凹的痕迹,就像是真的有人坐在上面一样。

    别怂,千万别怂,和这种玩意儿对上谁怂谁就死。

    韩昀僵硬着一张脸踏进屋内,“我朋友是不是在你们这儿?”

    两张躺椅依旧吱呀吱呀地摇晃着,半天没有人声,只有躺椅烦人的吱呀声,吵得韩昀火气直冒,一巴掌拍在桌上,眼神危险地扫向墙上挂着的两幅遗像,“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们年纪大不想欺负老人,趁早把沈辞交出来就什么事儿没有,不然老子把你们连同这栋破砖头房一块儿烧了信不信?!”

    屋子里一片寂静,连躺椅摇晃的声音都没有了,依旧没人说话,然而韩昀却忽然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他一脸懵逼地低下头,发现……木桌特么的居然着火了?!他的右手特么的居然也跟着着火了?!

    韩昀:黑人小哥问号脸.jpg。

    只见躺椅忽然剧烈地震动了一下,韩昀甩了甩手,一脚把桌子踢翻。

    “把沈辞交出来。”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其中一张躺椅。

    桌上的火焰忽大忽小的跳动着,然而周围却并没有半点风。韩昀一度担心那两只老鬼会不会用什么法子扑灭火焰,然而事实证明是他多虑了,火苗不但没有减小,反而越燃越旺,甚至连摆在桌子两边的躺椅也烧着了。

    虽然在森林里玩火可不是什么好事,但韩昀当下显然别无选择,他故作镇定地摆出一张冷脸,“告诉我,沈辞在哪里?”

    两只老鬼估计是怕了他这个硬茬儿,随着韩昀最后一个字落下,两张黑白遗像下方的木板像是被炸开一样往两边弹飞出去,露出一个外观朴素简单的黑色棺材。

    韩昀:“……”

    日……别告诉他这是俩老人的棺材,更别告诉他沈辞躺在里面!

    韩昀:“……我有洁癖,自个儿把棺材打开。”

    哦……原来这是翻盖的棺材。

    韩昀看着颤颤巍巍翻开的棺材盖无聊地想着,他探头看了看里面,很好,只有沈辞和两盆子骨灰,没有他所想的枯骨或者尸体之类的东西。

    韩昀接着说:“……和上面同样的理由,把沈辞扔出来。”

    骤然间,沈辞像是被一阵旋风刮起,然后砰的一声砸到地上。

    既然沈辞已经安全,那么,问题来了。

    要怎么灭掉这该死的火?

    韩昀尴尬地挠挠头发,结果他灭火的念头一起,再眨眼时,前一秒还噼里啪啦燃烧着的火焰在顷刻间便消影无踪,连半缕青烟都不剩,地上只余下被烧毁得残破不堪的桌椅和木质的地面。

    控制火焰技能get√

    韩昀吹了声口哨,也不再去和那两只从未现行过的老鬼多计较,捞起地上生死不知的沈辞便走了出去。

    貔貅力气很大,就算多带了个人韩昀也不觉得负担,更何况那个人没多久就醒了——沈辞抱住了他的腰。

    韩昀望了望前方,离森林的出口已经很近了,他把沈辞放到地上,“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韩昀没什么耐性地说道,打算在回露营地之前把事情问清楚,再编一个他们那么晚才回去的小谎,他不想让殷溯担心。

    沈辞的脸色很苍白,不止是病态的白,更带着一种将死之人的青白色,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下看起来显得格外阴森。他舔了舔嘴唇,勉强靠着韩昀的搀扶站直身体,却是答非所问,“你……是你把我带出来的?”

    “不然?”韩昀翻了个白眼,“先别说这些没用的。沈辞,你给我解释清楚,柴火捡着捡着怎么就跑那栋砖头房里了?”

    “唔……”沈辞揉了揉脑袋,眉头痛苦地拧起,“那时候……我听见你叫我,让我和你去远一点的地方抓兔子,我就跟着你走了。等到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只有意识能够活动,却没法控制身体,只能跟着‘你’一路走下去。”他动了动嘴唇,“然后,我就记得我走进了那间红砖房,躺进地下棺材里,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韩昀眉梢一挑,“你怎么发现那个‘我’不是我的?”

    沈辞笑了,漆黑的眼睛发着光,“没有原因,我就是知道,那人不是你。”

    韩昀:“……”

    沈辞话音一转,“不过,比起那到底是不是闹鬼,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你愿意再回去?”他望着韩昀,眼里染上笑意,明亮如昼。

    “……蛤?”

    看着那张充满笑容的脸,韩昀抽了抽嘴角,这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别管这个。我们先说好,回去之后不许再说任何关于那栋房子的事。如果他们问起,就说是迷路了,在里面绕了一会儿才出来,知道了吗?”

    沈辞没有再追问,只温驯地点头,他对于韩昀一向言听计从。

    两人加快脚步走回营地,结果没走出几步沈辞就受不了了,脸色煞白冷汗直冒,脚步虚浮得像是在飘,韩昀不得不把沈辞背起来继续前进。

    “阿昀……”沈辞缩在他背上发着抖,“你……你回去,找我……太,危险了……”

    韩昀冷漠脸:“哦,下次就算你求我我也不管你了。”

    沈辞笑了,“话也不是这么说……”他的声音很虚弱,韩昀和他手臂相贴的的地方碰触到的地方都是冰凉的,“我还是很高兴……你……是第一个,对我那么上心,的……人。”

    这算什么上心?一起出来玩寻找失踪的同伴不是人之常情么,更何况沈辞家世显赫,周围捧着他的人应该很多才是,这孩子未免也太缺爱了些。

    韩昀短促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现在天已经几乎都黑了,出了这么档子事儿韩昀便也没再顾得上逮兔子给小伙伴们加餐,然而为他们担心许久的殷溯同样也没顾得上什么兔子不兔子的,如果不是他们回来得及时,差点和其他人吵起来的殷溯早已经执意自己一人进森林找韩昀了。

    韩昀把沈辞放进帐篷里休息,他们吃晚饭时沈辞只喝了些速溶的芙蓉鲜蔬汤,结果小睡了一觉之后就发起烧来。韩昀给他掖了掖被子,沈辞睡得很不安稳,呼吸沉重而急促,眉头一直紧皱着。

    金团子在旁边说道:“别担心,和鬼物接触难免会有这种副作用,持续低烧是正常的,阳气不足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韩昀瞅了瞅外面,低声问金团子,“那要怎么样才能补充阳气?”

    “最常见的办法是晒太阳,各种晒。比较不常见的么……”金团子意味不明地嘿嘿一笑,“你现在不是貔貅么?虽不是祥瑞的麒麟,但作为镇邪驱鬼的一大凶兽,和你啪啪啪也是可以补充阳气的。”

    韩昀:“??”

    这个荒唐的建议韩昀自然没有采纳,将就休息一晚后,隔天清早他们就快马加鞭回了市区把沈辞送到医院挂瓶,韩昀打电话给沈辞的堂弟沈临清让他来陪床,自己则开车把殷溯送回了家。

    殷溯昨晚休息得不好,此时的脸色并不比躺在医院的沈辞好到哪里去。一个关于韩昀的噩梦反复折腾了他一整晚,他一睡下去就梦见韩昀被困在那座邪门的红砖房里,周围全是灰蒙蒙的影子。梦里的自己想去救他,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身子,他疯狂地喊叫着让那些鬼魂来吃他,不要伤害韩昀,但却没有半点用处,最终殷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韩昀被那些灰色的影子团团围住,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俩人上楼的时候,殷溯三两句话把这个梦说给韩昀听,一下子就把他给逗笑了,“殷哥,就这么个荒唐的梦也值得你慌神上一整晚?”

    “听着是挺傻的吧。”殷溯勉强笑了笑,拿出钥匙开门,“但是……”后面两个字很轻很轻,几不可闻,率先推门进去的韩昀没有听见,而他也没有要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

    但是……他在梦里无助而绝望的心情却是那样真实,就像韩昀真的要离他而去了一样。

    殷溯压抑着吐了口气,对着招呼他过去吃东西的韩昀露出一个笑容,“别急着吃,先去洗手。”

    他们回家的路上打包了面线糊,吃完后韩昀就催着殷溯去休息,然而殷溯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韩昀知道他是又怕做噩梦,生拖硬拽地把他拉进了房间,“殷哥,你尽管放心睡,我就在这儿陪你,哪儿也不去。”

    他搬了张小沙发放到床边,殷溯睡觉时他就窝在沙发里看书。到底是累了几天,看殷溯睡得很不错的样子,呼吸绵长,神情也安然得很,一时半会儿应该醒不过来,没多久也跟着困了起来韩昀索性和衣躺到床上闭眼休息,原本只打算小憩一会儿就起来吃午饭,但大概是这几天睡帐篷的缘故,一躺到柔软舒适的大床上韩昀就再也起不来了,很快便沉沉睡去。

    房间里的寂静维持了很久,殷溯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昏暗,他的对面就是韩昀的脸,睡得很熟。

    露营这些天韩昀又是背东西又是逮兔子,还要帮着他照顾三个女孩儿,显然也是累惨了,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加重不少。

    殷溯的呼吸不自觉地放轻许多,他不想吵醒韩昀,然而左看右看的很快就觉得无聊起来,而后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对面那人的脸上。

    韩昀的肤色偏白,那是玉一般的白皙,看起来很健康,鸦羽般的睫毛静静地垂落着,掩去了那双温柔含情的桃花眼;韩昀的鼻梁很挺,脸部线条流畅而硬朗,从侧面看时轮廓便显得格外深邃,中和了因过分俊秀的五官的肤色带来的阴柔感;韩昀的嘴唇很薄,颜色也淡,都说薄唇的人多薄情,但殷溯却并不这么认为,韩昀为人温和善良,富有责任感,在工作上他是殷溯最得力的助手和伙伴,而生活中他们更像是家人,但是……

    家人……?

    好像,也不是那么妥当。

    在心里最深处,殷溯知道自己究竟把韩昀当做什么,多愁善感的作家对于周遭的变化一向敏感,虽然殷溯一度未曾注意到这些,毕竟韩昀对他的好一如既往,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连带着殷溯也受到了影响。他一开始并未察觉,感情的变化是悄然而起的,并非一蹴而就;就像是角落里的野草,静悄悄地生长着,半点都不引人注意。直到后来——在沈辞刷存在感刷得格外欢腾的那段时间里,他注意到了他的变化,但却刻意地去回避,不愿意深想。因为殷溯打心底里明白,韩昀对他的感觉和他自身怀有着的感情截然不同。更何况两人现在的关系就很好,他不愿意去破坏它。

    惆怅地发了会儿呆之后,殷溯神色不明的叹了口气,然而落在韩昀脸上的视线却不曾移开,一直定定地看着他,直到韩昀嘟囔着自己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他呆滞地躺了好几秒,然后才回头看了眼殷溯,脑子迟钝地运转着,低哑的声音比起唐老鸭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殷哥,几点了?”

    “晚上六点半。”殷溯抬眼看了看时钟,掀开被子就要起来,“你再躺一会儿,我去做晚饭,好了叫你。”

    韩昀打了个哈欠,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滚,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鼻音。

    殷溯忍不住笑了,还是不要改变了吧,现在……就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尾巴的狐狸并收藏被迫成为杰克苏的伪·杰克苏[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