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hapter 5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帝陛下在接连遇刺之后开始闭门不出,在宫殿内养伤,除了近侍,谁都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恢复得怎样。不过,在那之后,宫殿中又进行了一次手术,随着端出来的一盆盆鲜血,人心开始浮动。

    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不列颠。在这两次重大的刺杀事故之前,不列颠帝国已经接连吞并了十几个中小国家,其势锐不可当,就连老牌超级大国也不敢正面掖其锋芒,但如果此番刺杀当真得手,使得不列颠皇帝重伤甚至身死,少不了政权交替,不列颠称霸之路必定会因此而暂缓甚至停止。本国的超级贵族们也在思量,一旦皇帝陛下有事,如何才能够把自己支持的皇子推上皇位……

    回到自己宫殿的修奈泽鲁最近一直过得很不太平,因他是在刺杀过程中全程见证的人,又是皇帝受伤之后唯一见过的皇子,自然成为各宫妃子们打探消息的对象。这些明里暗里的打探中,既有针对皇帝伤势的,又有针对修奈泽鲁本身的。试想想,倘若一国皇帝身死,在临死之前又只召见了一名皇子,这背后代表了怎样的深意?

    “……并没有见到父皇,隔了帘子……”

    “父皇只是嘱咐了我几句话……”

    几句话?打探消息的女人顿时来了劲。

    “父皇说了,不能把他的情况告诉任何人!修奈泽鲁要做乖孩子,听父皇话!”修奈泽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眼睛眨巴眨巴,满是无辜。

    刚才还一脸温柔慈祥的某妃子面色一僵,干巴巴地笑了几声:“原来是这样。”那探究的神色,几乎要将小小的孩子洞穿。

    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修奈泽鲁面上天真无邪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长长的刘海垂下,遮挡住他蓝眸中冷冽的光。

    这些女人,实在是太碍眼了!这种‘关心‘,他的父皇不需要!

    “父皇,只要由我来关心,就够了。”

    送走了那名妃子,修奈泽鲁难掩面上的担忧之色。自从那次与父皇下棋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父皇了,包括后来的那次手术,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他也完全不知,只能徒劳地看着那进进出出的一盆又一盆鲜血……

    “父亲……”他那么强,一定会没事的吧?

    尽管这么想着,小孩儿的手却在微微的颤抖,他想起那天晚上,他带着惶恐问查尔斯的话:“父皇不是人类,那修奈泽鲁是不是呢?如果不是,那么修奈泽鲁又是什么?”

    查尔斯愣了愣,随即一只温暖的手掌重重地落在了修奈泽鲁的头上:“别想那么多了,无论如何,你是吾之爱子。”查尔斯将他揽入怀中,他的怀抱结实而温暖,让人分外安心。直到现在,修奈泽鲁也记得那美好的触感。

    只是,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修奈泽鲁的意料。

    原本以为强大无比的父亲,原来也会因为重重暗杀和迫害而陷入险境;原本以为固若金汤的皇宫,原来处处是窥伺与温柔的陷阱……原来,皇宫的残酷,不止是对他们这些皇子,就连皇帝也……

    好不容易得到的温暖……又要失去了吗?

    不,他决不允许!这一刻,青涩的孩子终于开始彻底蜕变。意念转动间,他通身的气质已成熟了不少。

    “修奈泽鲁殿下,莱茵忒大人求见。”莱茵忒,是修奈泽鲁母亲的家族,是助修奈泽鲁夺得皇位的后台。

    “让他进来。”修奈泽鲁坐在主座上,居高临下,看不出喜怒。

    也不知两人谈了些什么,一谈就是许久。

    半响后,殿内传来修奈泽鲁清冷的声音,小小的孩子面色冷峻,声中已带上薄怒:“舅舅,父皇不是任何人能动的,别打这些主意!”他没有想到,连自己的舅舅都会有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如果连一向忠于皇帝的舅舅都是这么想,那么其他人是不是希望父亲立刻死去?

    莱茵忒公爵有些讶异,试探性地问道:“难道……外界的传闻并不属实,陛下的伤势其实并不严重?”

    “我希望舅舅记住,无论如何,会危害到父皇的事情,我不会让它发生!”没有正面回答,却对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有了明确的表态。

    “可是,殿下!”莱茵忒公爵有些激动,他隐隐察觉到,现在的殿下已与以前大不相同了:“天家无父子啊!现在大皇子和三皇子那边……”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吗,莱茵忒公爵?”修奈泽鲁软糯的声音变了,隐隐带着一丝威严。如果可以,他不想用这种口气对自己的舅舅说话,至少现在不想,但他知道,如果这一次不对莱茵忒公爵说清楚,只怕后患无穷。

    “……我明白了,殿下。只是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要被亲情拖住了后腿。”莱茵忒公爵叹了口气,但显而易见,妥协了。事实上他不妥协也没办法,修奈泽鲁从小就是个主意大的,他做的决定,任何人都没有变法改变,除了他自己。

    外甥现在对皇帝陛下如此看重,可陛下对外甥却未必。只希望,日后外甥不会后悔……

    ※※※※※

    “原来这就是各宫的反应,看来我的这个皇位……坐得也不怎么稳嘛。”查尔斯坐在床前,慵懒地舒展了一下四肢,眸子却深不见底,闪过一丝肃杀。

    他自己在不在乎皇位是一回事,但时时刻刻被人惦记着,谋算着他屁股底下的皇位以及性命,又是另一回事了。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俎,任人鱼肉。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查尔斯对于自己如今的生活才开始真正上心,不再是一个纯粹走马观花的看客。

    “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就是皇宫。”V.V双手抱肩,眨着眼站在查尔斯身边,如今,在皇宫之中还能够见到皇帝的,也就只有这个不为人知的前代皇子了,这代表了皇帝对V.V的信任。如今的查尔斯虽然不信任V.V,但是前任皇帝信任,如果不这么做,反而让人起疑。

    V.V的眼瞳放空,显然是在回忆过去:“忘记了吗,以前,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破碎的道路,血染的皇宫……查尔斯闭上眼,过滤着这些骤然浮现的画面:“没有忘。”

    他知道。这是V.V在提醒他,他们两个曾经的约定。V.V在一遍一遍提醒他的时候,又何曾不是在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

    V.V微侧过头:“需要我去把那些不安分的东西解决掉吗?”

    “不用,这些角色,不需要你出手。玛丽安娜那边的进展怎么样了?”

    V.V翕动了一下嘴唇,刚想说些什么,忽的听见了密道中传来的脚步声:“她回来了。”

    玛丽安娜皇妃穿着一身精明干练的驾驶服,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刚刚赶回来。她将头上还没来得及摘下的头盔取下,露出一张略显疲惫但仍英气勃发的脸:“亲爱的。”

    ※※※※※

    “听说……最近宰相在向Eu施压呢,也不知道刺杀陛下的凶手抓住了没有。”莱丽丝皇妃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粟色的眼中盈满了担忧。

    正在煮着的咖啡已经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莱丽丝皇妃将之取下,依次倒入桌上摆着的两个咖啡杯中,深色的杯子衬着她晶莹的纤纤细手,说不出的动人。

    “殿下果然担心皇帝陛下。不用担心,都跑不掉的。”来人是宫中一名颇有实权的女官,家中有着子爵的爵位,名为艾茵·西斯利,同时也是莱丽丝皇妃的好友。

    莱丽丝皇妃的手一顿,随即笑容如同涟漪一样,一圈一圈地漾开:“是吗?这样我就放心了。查出是谁做的了吗?”

    艾茵略一迟疑,莱丽丝善解人意地道:“如果不方便告诉我,我就不问了,我只是担心陛下。”

    “不,怎么会……”艾茵有些内疚:“我有什么不好跟你说的?只是,这件事还没有实证……听说,第一次刺杀是Eu政府联合去年灭亡了的E国残党做的,现在不列颠和Eu正僵着呢;第二次是……是本国大贵族做的,想要杀掉陛下,扶持自己支持的皇子上位呢……”这句话,她的声音压得很低:“这种话,你听听就算了,现在的局面这么混乱,我也是怕你糊里糊涂被卷到这些事当中,被人算计了。毕竟七皇子还那么小。”

    虽未挑明,但那所谓的大贵族,就差明说是雷莉西斯的家族了,艾茵对雷莉西斯总是带着淡淡的敌意,觉得她身后的拜因贝鲁克家族所谓的纯臣之称完全是欺世盗名。

    “多谢你了,艾茵,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莱丽丝皇妃的声音一贯是那样细声细气,如今却是充满了感激:“我和宝宝一直都不曾想争什么……只要知道陛下的消息,知道陛下安然无恙,我也就踏实了。”

    艾茵摇了摇头:“你太实心眼了。”左右看了看:“殿下,你知道吗,玛丽安娜皇妃可是时常能见到陛下呢。”

    “是传错了吧。”莱丽丝疑惑地道:“玛丽安娜最近一直在外面做任务,没有人看见她去觐见皇帝陛下呀。况且,她去见皇帝陛下也是为了公务,并没有什么吧?”说着又笑盈盈地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我知道你关心我,但玛丽安娜向来得宠,又会办实事,也不是什么新鲜的消息了。”

    “总之,玛丽安娜不简单,你要小心。”艾茵言尽于此,倒不好再说什么,毕竟都是她的揣测,无凭无据,凭什么就能让人相信。走之前,艾茵留下一句:“就算你不想让七皇子争什么,也总该为他的未来考虑一下——上一代宫廷的皇位之争个什么情形,你应当比我更清楚。”

    “谢谢你,艾茵。还有……”对不起。莱丽丝将最后的话咽下,面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唇边划过一道无声的叹息。

    她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边,抬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粟色的眼中满是空茫:“……未来……吗?”

    ※※※※※

    “父亲大人,帮我。”雷莉西斯的眼中满是坚毅,她伸出纤长的手指,指向皇帝处理政务的大殿:“那个位置,我需要。”

    “雷莉西斯,”苍颜白发的老者望着面前高傲美丽且野心勃勃的女儿,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剁:“我希望你明白,现在,不列颠已经历了九十八代皇帝陛下,除了第一代开国之君以外,每一代皇帝登上皇位,都有无数家族落马。事到如今,一直存在并保持着荣盛的,开国十大功勋家族中只剩下了我们拜因贝鲁克家族。你以为这是为什么?”

    “纯臣?”雷莉西斯不屑地笑了,她涂着丹蔻的指甲轻轻地扫过自己嫣红的唇畔,更显得她明艳不可方物:“所以,一直以来,我们拜因贝鲁克家族的男丁才会有那样洗脑式的教育?”

    “不错。”老者赞赏地看着女儿,点了点头:“我们拜因贝鲁克家族的男人……绝对不会参与皇位争夺战。这是我们保全自己的一种方式。否则,一旦开了先例,就会一步错,步步错。”

    雷莉西斯张扬地笑着,魅惑的眼中竟隐隐有几许水光,只是一眨眼间便消失无踪,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错觉:“那么,父亲你为什么要把我送进宫?也是为了保全家族?”

    “你应该明白,是为了取信于皇帝。家族中的女孩,会进宫做妃子或者当女官,男孩会努力成为十二圆桌骑士之一。”顿了顿,老人说道:“拜因贝鲁克家族并不在乎皇位上坐着的皇帝是否有本家的血脉。”

    雷莉西斯终于止住了笑,她凌厉的丹凤眼中却带着些许黯然,些许讽刺:“那么,谁又来管我和皇子的死活呢?需要的时候就把我像一颗棋子一样送进宫来,牵扯上皇位之争的时候就把我这颗没用的棋子丢掉,顺便还可以向皇帝表一下忠心,您……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雷莉西斯。”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歉疚,最终却仍变成了坚定:“你也不需要太担心,纯血派中有我们的人,会帮助你和克洛维斯的。”

    “是啊,我还能奢求什么呢……”雷莉西斯喃喃着,闭上眼:“……家族……”

    一直以来,她因大贵族的身份,在宫中以高傲面目示人,谁又能想到,这高傲,是如此的脆弱。甚至还没等到真正的暴风雨来袭,她高傲的倚仗——母族就已经舍弃了她和她的孩子。

    ※※※※※

    一场刺杀事件,刺探出了很多东西,甚至比查尔斯预期得更多。查尔斯陷入了沉思。

    在他“安心调养,拒不见客”的这段日子,玛丽安娜与V.V拔掉了不少埋在皇宫周围的钉子,包括Eu的,中华联邦的,甚至日本的,当然,还有本国一些不安分的贵族的。查尔斯深刻地了解了不列颠帝国势力的错综复杂。

    不列颠并不是上下一条心的,面上所有人都臣服于第九十八代皇帝陛下的威严之下,实际上,只要皇帝稍一放松约束,不列颠便会如同一盘散沙。按理说,不列颠建国这么久了,根基深厚,不该如此。可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有私心,不列颠内耗太严重,平时隐藏在花团锦簇的景象之下,一旦爆发,不列颠的国门就会像豆腐渣工程一样节节破碎。

    如果不是势头不允许,查尔斯真想学着某委员长大喊一声“攘外必先安内”。那些又老又臭的腐肉,现在还不是割去的最佳时机。

    罢了,挑几个不安分的敲打敲打,如果识相就算了,如果不识相……他不介意做一回卸磨杀驴的事情,把那些人最后的利用价值榨光。

    Eu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从不列颠崛起,又经过一代一代皇帝扩张之后,Eu经济方面越来越依赖不列颠。尽管没有实证证明Eu与皇帝刺杀事件有直接关系,但Eu也不是做得干净得让不列颠找不到一点把柄。这一点把柄,用在舆论上就足够了。

    这几个月。Eu吃够了舆论上的苦,除了皇帝被刺一案以外,还有一些事情被翻了出来,什么在不列颠攻打F国的时候给对方运送武器啦,什么非法扣留不列颠国民啦,什么藏匿被不列颠通缉的罪犯啦,等等。

    这些话一出来,那些外交官们自然就开始打口水仗,与此同时,不列颠其他部门也没闲着,他们开始对Eu进行经济上的遏制,一些必要的物资也被勒令不许出口到Eu,与此同时,Eu联邦中各个国家的首领也分别于不列颠领导人会面……

    分化收买,远交近攻……查尔斯托着下巴,他咋越来越觉得不列颠像老美了?呸呸呸,华国秦始皇当年也是这么干的好不好?老美才哪跟哪?再说,不列颠多少年的历史,老美多少年的历史?

    这是架空世界,认真你就输了!查尔斯深吸了口气,默默地在心里念了一遍,起身打开电视,正好看到枢木XX的发言:“……不列颠帝国发动了多少不义之战?如今,不列颠帝国又没有正当缘由就单方面地对Eu进行经济制裁,所谓独—裁者也不过如此。请好好想想,如果继续任由不列颠帝国这么扩张下去,我们的未来在哪里?我谨代表我个人,支持Eu联邦对不列颠展开的经济制裁的抵抗!”

    查尔斯默默地转过了头。你·妹!老子被刺杀不是正当理由!就算不列颠的扩张是事实……老子被人刺杀就有人该高兴了!那根本不是老子干的啊混蛋!

    果然,前世今生,日本虽小,却是最轻忽不得的国家!不列颠这还没针对日本呢,枢木首相就在那边自我感觉良好的蹦跶了,再加上前前世他也是个铁杆爱国人士……不好意思啊,新仇旧恨,咱都给你算上了!

    ※※※※※

    剧情中的玛丽安娜皇妃曾经说过,她不是一个模范母亲——这显然是谦·虚·之·言,简直是太谦虚了有木有!她何止不是一个‘模范’母亲?!!!

    这是查尔斯在第三次听到鲁鲁修差点被折腾死在他·妈肚子里之后由衷的感慨。早在最初,查尔斯其实没打算给玛丽安娜安排任务,玛丽安娜虽然能干,但怎么着也是个孕妇,奴役孕妇这种事情,查尔斯自认干不出来。可玛丽安娜本人却丝毫没有身为孕妇的自觉,从前每天干吗,现在还每天干吗。没有收到任务,就自己去找V.V领,劝都劝不住。查尔斯看没出什么事情,再加上玛丽安娜的身体向来也很是结识,就没怎么管了。

    谁知道这厢他才刚刚放松警惕,那厢就传来了“玛丽安娜皇妃动了胎气进了医院”的消息。那时候皇帝陛下正在喝水,直接呛喉咙里了。一边想着“一代魔王会不会就这么被蝴蝶翅膀扇掉了”,一边匆匆赶往医院,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略劝了玛丽安娜一句,玛丽安娜居然一脸诧异地望着查尔斯,意味深长地笑道:“我从来不知道你也会这么关心自己的子嗣,查尔斯。”然后,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这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

    查尔斯的嘴角抽搐了抽搐,鲁鲁修这是……被他妈嫌弃了吧吧吧吧!

    查尔斯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同情那娃了。

    因为已知剧情的关系,查尔斯对鲁鲁修的出生毫不怀疑,但他没想到,在鲁鲁修出生之前,原来还有这么艰难曲折的一段,应该说果然是魔王,就连出生之前的经历也跟人家不一样吗?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鲁鲁修的第二次“抗议”是在机甲上,那时候,玛丽安娜皇妃正准备去剿匪。第三次……咳咳,一般人都知道,有个词叫做事不过三。

    就在鲁鲁修第三次被他·妈折腾得颠来倒去死去活来的时候,魔王不干了,他要出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暑假期间暂定三天一更,但是捏,如果评论比较多的话,人家会很杏糊,就会加更啦(*^__^*)

    短评满三十加更,长评果断加更,由于别的原因心情好也果断加更!

    Ps:本章全了。明天改错字。然后鉴于上一章评论达标,明天应该会有一章加更。章节是肥是瘦取决于乃们昂。看到亲们的评会很有码字的动力,球投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晏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晏央并收藏[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