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 7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玛丽安娜在坐完月子之后,又果断地返回战场。

    轻轻地抚摩着心爱的机甲,作为战士的她浑身上下都闪烁着一种独特的魅力。那是一种让人心中产生希望,让人信服的魅力。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玛丽安娜侧过了头:“V.V,既然来了,不出来见上一面吗?”

    一头淡金色的长发跃入眼帘,V.V站在高处,逆光而立,琥珀色的眼中有种说不出的复杂:“玛丽安娜……”他从机甲上一跃而下,落至玛丽安娜的身边。

    “看来你有什么问题想向我求证呢。”玛丽安娜的笑容灿烂依旧,丝毫不受外界干扰。

    “你会如实回答我吗?你……为什么要挑拨我和查尔斯的关系?”说到最后,V.V隐隐动了怒,能够惹怒他的事情不多,大多与查尔斯有关。

    “V.V,你真的觉得现在的‘查尔斯’还是‘查尔斯’吗?”微风拂过,扬起玛丽安娜额角的鬓发,黑色的秀发遮挡住玛丽安娜的部分容颜,让她显得有些莫测。

    V.V皱了皱眉,第一次对玛丽安娜冷声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玛丽安娜与V.V擦肩而过:“聪明如你,一定也已经察觉到了吧……”

    “但那是查尔斯……我不会允许你做任何可能妨碍到他的事。”

    “是吗?”玛丽安娜皇妃隽永的眉头微蹙,驾驶舱的舱门关闭,彻底隔绝了她与V.V的视线。不一会儿,Nightmare离开地面,带起一阵巨大的气流。

    V.V看着玛丽安娜离去的方向,喃喃道:“玛丽安娜,你究竟想做什么……查尔斯,你又在想些什么……”

    “到头来,被留在原地的……只有我吗?”

    ※※※※※※※※※※※※※※※※※※※※。

    在玛丽安娜赶往殖民区,第一起□事件进行武力镇压的时候,查尔斯也没闲着,他开始认真的思考未来要走的路。

    随着时间的流逝,查尔斯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越来越深,也越来越没有办法再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他是皇帝,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不列颠帝国,乃至这个世界的发展。他无法去赌。

    更何况,上一世,因为他的漫不经心,已经让他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前任查尔斯皇帝的基本国策是不断的对外扩张,将内部矛盾转移,掠夺外来资源,可惜这事做到一半,被现在的查尔斯换了瓢。大势如此,治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查尔斯没有改变这一策略的想法,只是不同于查尔斯皇帝的一味扩张,查尔斯决定先肃清吏治,而后根据实际需要开疆扩土。若不然,到了关键时刻,帝国腐朽的吏治一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危机。更何况,所谓的转移危机,并没有真正将问题解决。当重重问题堆积,积重难返的时候,不列颠帝国也就日薄西山了。

    认真地阅读完不列颠的帝国法典,不动声色地召见了数名身处中枢地位的大臣,又亲自在国都转了一圈,查尔斯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

    帝国的法典完全是为贵族服务的,对贵族有特殊优待,对平民却相当严苛。至于殖民地的人……简直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很符合前任皇帝的思想,可这简直就是激化矛盾的导火索。

    另外,帝国对贵族的过分优待,也养出了一批寄生虫式的贵族,他们寄生在这些特权之上,尸位素餐,帝国逐渐腐朽的一部分,多是来源于他们更可怕的是,这些寄生虫不仅入朝为官,更是把手伸向了军队!不列颠帝国的强大来源于经济与军队的强大,如果这两大块被腐蚀,那么不列颠的军队就不再是不可战胜的神话。

    查尔斯的手敲击着桌面,想了想,又提起笔记下一句。

    不列颠提倡的人不平等论,得改。

    无论怎样,他不能输在“大义”这种东西上,聪明的领袖总会让自己这一方站在舆论的至高点。就像春秋争霸时一样,不管有没有人信,攻打别国时“吊民伐罪”这种旗帜不能倒,否则,不仅在舆论上背上“不义之战”的恶名,连自己国家的将士也会士气低迷。

    不列颠的霸道政策注定了它在平民心目中强势的形象一时无法扭转,但即便做不到完全亲民,也要努力做到大体上的平等。

    经历了九十八代皇帝,不列颠的土地兼并已经相当严重,导致一批平民无地可耕,然而面对强势的贵族,他们敢怒而不敢言。因此,在原著中鲁鲁修登上皇位成为第九十九代皇帝,并将贵族手中的土地收回,分发给众多国民的时候,他们才会那么激动,甚至给予鲁鲁修“正义的皇帝”这一称谓。

    仅仅只是处理土地问题这一项,鲁鲁修便有如此高的声誉,那么如果是当年华国的始皇帝在此,岂不是要被尊奉为神?秦法便是从众多贵族手中收回了土地,按人头分给平民种植;秦法极其严苛,但大秦却是众多封建王朝中真正做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一个朝代。

    在军队方面,不列颠太过依赖Nightmare,倒是那些Nightmare技术不太发达的国家,海陆空并重。总体而言,两者各有利弊。不过在查尔斯看来,Nightmare的使用过于普遍化,没有针对性,这导致了它虽然在海陆空的战斗都不弱,但也没办法发挥其最大的功效。高达就比Nightmare完善得多了,不仅在宇宙中战斗力可观,而且在地面上也有根据环境的不同而设计出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机甲。虽然这个世界的科学技术无法与高达世界相比,但有一些理念还是可以拿来借鉴的。

    一言以蔽之,整顿吏治、更改律法、宣扬平等、操练新军是目前的当务之急。

    最后一个,是关于殖民地的问题。这是一项重大而长远的任务。

    已经到手的殖民地,查尔斯不准备再给它们搞“独立”的机会。他要将这些殖民地完完全全地纳入不列颠的版图,成为不列颠的一份子!之前想要宣扬“平等”也是基于这个考虑,他要一步一步地淡化殖民地的人对不列颠的抗拒,取消以数字命名的耻辱的区号代称。

    也许数年、十数年、数十年之内他们仍然无法忘记自己原来的国家,但他们一直以不列颠人的身份活下去,活得很好,甚至比在原来的国家还好,他们终有一日会淡忘,而后彻底与不列颠融为一体。

    这条和平融入之道是最好的,也是最理想的,但如若不能做到……查尔斯也不会允许之前的战果功亏一篑。必要时……诉诸武力又何妨?

    ※※※※※※※※※※※※※※※※※※※※。

    “皇帝陛下,您把吾等聚集于此,有何贵干?”宰相阿尔斯布瓦道。

    “莫非是Eu那边的事又有了变故?”掌管财务的大臣急不可耐。

    “该死的日本人,居然敢公然批评我不列颠,这一次一定要给枢木一个难忘的教训!”外交部的人义愤填膺。

    众说纷纭。

    查尔斯看着底下的“盛况”,低低地笑出了声,他的这些臣子们,联想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他竖起一根手指,在眼前连晃了几下:“噢,不不不,和那些事情没有关系。只是,孤觉得,孤的臣子有些少。”

    众大臣面面相觑,不明白皇帝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那看不清形势的立马接口:“皇帝陛下仁慈!臣家中有一子侄,颇有才干,不知……”

    “孤不仁慈,孤看,你的职务就很好,不如,”查尔斯的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弧度:“把你的职位让出来,孤会考虑把他作为候选人!”

    那人惊讶地张大了嘴,顿时没了声。在场的大臣们见到这等情况,也都暗自警惕,他们总觉得,今天皇帝恐怕不会轻易让他们回去了。

    查尔斯走上王座,一撩斗篷,居高临下地坐在王座上,今天,他就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好好领略一下华国的文化是如何博大精深。识相的,杯酒释兵权,大家以后好见面;不识相的,就一撸到底,也别想有什么今后了。

    稍微放出一些属于纯血种的压迫,查尔斯高高地昂着头:“贪婪、*、堕落,对内压榨,以致民不聊生;对外无能,以致生灵涂炭。孤对你们的现状及不列颠的未来赶到忧心呐。”说罢,唇边溢出一声叹息,经令人无端升起一种寒意。

    有人昂起头:“陛下,臣不服!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那些平民不过是为我们贵族奉献一点,有什么关系!再者,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生灵涂炭这种事,不是在所难免的吗?为什么陛下要把这一项也算在我们头上。”

    “上兵伐谋。”查尔斯淡淡地道:“若筹谋得当,你又怎知不能避免?一味地横冲直撞,一味地攻伐,将不列颠置于舆论的不利境地,以极大的代价换得不大的战果。庙堂谋败,便是你们的过错,你们的无能。”

    “陛下!你这般对待功臣,就不怕寒了功臣的心吗!”终于有人按耐不住地叫道。

    “你这是在质问孤?”查尔斯似笑非笑地望过来,那人立刻感到身上压力一重,顿时有种芒刺在背之感。

    “不,不敢。”冷汗顺着他的额梢涔涔而下,这名大臣终于发现,招惹到皇帝绝对是他这一天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朝中高位,本就是能者居之。若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呵……”查尔斯顿了顿,不再说下去,只是面色越发阴沉。

    见他不再吭声,查尔斯转过头:“你们,可也有不服?”

    修奈泽鲁的舅舅莱茵忒公爵思虑了一阵,开口道:“我,赞同陛下的话。现在,该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说着,绕有深意地看了看几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虽然皇帝的话看似将在场所有大臣都骂了进去,但仔细观察一下皇帝的神色,还是能够发现,他是有针对性的。再仔细看看,不难发现,那几个被重点关注的老臣,正是前些日子闹夺位闹得最厉害的人。偏偏在皇帝回来之后他们仗着家中世代为官,不知道收敛。这是犯了皇帝的忌讳了啊。也许,皇帝陛下表面上说的那些话,也是真实的原因之一?最近皇帝陛下的心思是越来越难猜了。

    白发苍苍的宰相阿尔斯布瓦难以置信地看着皇帝:“陛下,您今天是铁了心要将我们这些老臣罢黜吗?”

    “是。”查尔斯干脆利索地应了:“没有能力,又没有忠心,在朝堂上只会跟孤倚老卖老的臣子,孤留你何用!”眼见阿尔斯布瓦下意识地想要反驳,查尔斯补充道:“前些日子孤受伤休养的时候你做过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本想给这些老臣留些脸面的,可惜,有些人实在不识趣。

    “孤还活着,阿尔斯布瓦,你却在打算谋反。孤已是看在你家族百年来为帝国尽忠的份上,才没有将你直接处死了。可惜,孤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还有你,治粟内史,巴托雷将军不过是不帮你夺权,你就威胁他要停了军队的补给,是谁给你的这种权限?来人,将宰相、王室财务官、枢密大臣押下,暂时关在牢中,听候发落。宰相一职,暂由莱茵忒公爵替代,直到找到新的合适人选。”

    现任大主教是魔女C.C,暂时不用动,*官掌管着君王大玺,长期担任贵族院的主持人,U自己不是一条心,也是个麻烦。可惜这一任*官为人谨慎,暂时还没抓到他的错处,也没用找到继任的合适人选,就先放着。至于掌玺大臣……查尔斯的眸子闪了闪,他的掌玺大臣,是玛丽安娜……

    ………………

    自皇帝以雷霆之势处置了那三人之后,有好几名臣子不敢再强撑,急急向皇帝申请辞职,皇帝面色缓和的同意了。

    是高升还是下降,一切不过都在皇帝的一念之间。

    皇帝责罚众大臣的缘由一出,没有真才实学,由家族推荐了官位的年轻官员们开始惶惶不安,有能力却一直被打压的官员们则是拍手叫好,至于那些私底下手脚不干净的……如今正没头苍蝇似的忙着呢,托关系、送礼、请人说好话……忙得不亦乐乎。

    最近一段时间,就连徘徊于赌场和街道边上的贵族子弟们都少了很多,大多是被家中的长辈关在家里进行二次教育了,也算是间接地为不列颠的街道治安做出了贡献。

    莱茵忒公爵虽然得了宰相之位,但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反而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惶惑。

    他一向是个政治敏感度很高的人,否则,也不会在感觉到事态不对的情况下第一个向皇帝投诚。同样,皇帝给了他回报,也许这次的升迁之中还包括皇帝认可他的能力?

    他没有忽略皇帝那句“直到找到新的合适人选”,这个暂代的宰相,也并不是那么好做。

    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天空,厚重的云层之间隐约可见雷电翻滚,“要变天了……吗?”

    ※※※※※※※※※※※※※※※※※※※※

    玛丽安娜皇妃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只是不明意味地笑了笑:“还真是大手笔呢,查尔斯。”只是,这行动的背后,也许与她所期望的,背道而驰。

    从机甲上下来,摘掉头盔,伸手拨了拨自己波浪般的长发。一天的浴血奋战让她整个人都充满了战意。

    “皇妃殿下!”忽有一个少年的声音激动地传来,玛丽安娜寻声望去:“啊啦,是叫……杰雷米亚,对吧?有什么事吗?”

    玛丽安娜战绩辉煌,虽然同僚中仍有许多人看不起她的出身,但她在年轻一代的心目中却是偶像,他们亲切地称她为“闪光的玛丽安娜”。

    杰雷米亚眼见心中的偶像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更是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大声地道:“愿意为您效劳,皇妃殿下!”

    “Hai~Hai,我知道了!”玛丽安娜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纵容孩子般的安抚和无奈:“谢谢你。”

    杰雷米亚自然听出来了,他默默地攥紧了拳,“玛丽安娜殿下,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认可我的,绝对!”

    ※※※※※※※※※※※※※※※※※※※※

    不列颠通史课上,一颗金色的小脑袋正有气无力地贴着桌面:“啊~~啊,都好几天没有看到父皇了。”

    “不要再装死了,克洛维斯殿下!”负责教导皇子们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一抚自己的眼镜,竟能够看到反光。

    克洛维斯不理她,继续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修奈泽鲁抱怨:“本来父皇最喜欢我的……”最喜欢捏脸,“但、是!自从鲁鲁修和娜娜莉出生之后,父皇就只喜欢他们了!”最喜欢顺那两只的毛。小小的孩子咬牙切齿,颇有一种苦大仇深的意味。

    “噢?父皇他本来最喜欢你啊……”修奈泽鲁的语意中带了一丝危险。

    好吧,他也不喜欢鲁鲁修和娜娜莉那两个熊孩子,但是他这三皇弟居然在他的面前这么嚣张地炫耀父皇对他的宠爱……呵呵,他这个做兄长的是不是尽一下教导弟弟的‘责任’,告诉他在兄长面前就该“谦和”一些?

    片刻过后,克洛维斯灰溜溜地在角落里罚站,头上还顶着本又厚又重的《帝国通史》,嘴里有气无力地念着:“我再也不在课上走神,我再也不在课上说话,我再也不在课上睡觉……”如此往复循环一百遍。

    女老师感谢完“配合教学工作”的二皇子殿下之后,转过身来对着这个总是让她头疼的混世小魔王得意地叉腰。

    “不过,真的有好几天没有看到父皇了。”下课之后,科奈莉亚担心地道:“听说,父皇这几天都没有出过书房,身体……没问题吗?”

    “你知道些什么吗?修奈泽鲁。” 吉妮薇尔忽然道。

    “嗳?”修奈泽鲁微感诧异:“为什么这么说?”

    吉妮薇尔瞥了他一眼,了然道:“别看父皇表面上最宠三皇弟,其实,最了解父皇的……是你吧?”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想不到,一向沉默的第一皇女,居然也会有这么犀利的一面,修奈泽鲁想。

    “我不知道。”不知道父皇现在在想什么,不知道父皇在忙什么,现在的他们,还完全处在最高权力中心之外。

    “即使你不说,今晚我也会去求见父皇的。”至少,他还有他能做的……修奈泽鲁伸手抚过了自己纤细的脖项,那一天的悸动感,好像随着记忆黏附在了他的身上,无法消除。

    摇篮中,并排躺着三个孩子,其中两个是鲁鲁修和娜娜莉,还有一个,则是比他们晚出生一个月的尤菲米娅。尤菲米娅刚出生的时候,她和科奈莉亚的生母切斯特王妃就因大出血而去世了,查尔斯怜惜她,便把她和鲁鲁修两兄妹放在一起养,科奈莉亚下了课也会过来帮忙照看。

    因与生母接触不多,科奈莉亚与切斯特王妃的感情并不深,但她的去世使得科奈莉亚更加珍惜自己仅有的亲人。

    看着在摇篮中哭闹不止的三个孩子,科奈莉亚伸手抱住一个,坐在摇篮边上笨拙地哄着另两个:“哦~哦,不哭。鲁鲁修乖啊。”见三个小的怎么也哄不住,科奈莉亚求助地回过头看着负责照顾他们的女佣。

    “其实,三位殿下这样吵闹,是因为皇帝陛下好几天没来看他们了,殿下们感到伤心吧!”

    “是这样吗?”科奈莉亚低下头,半信半疑地看着摇篮里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哭红了脸的鲁鲁修。

    某一天,鲁鲁修突然发现,他最大的情敌不是他的兄长,也不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玖兰枢,而是不列颠帝国,于是他揭竿而起了,史称鲁鲁修的逆袭……以上能够情景存在于某人的幻想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夜姬的雷。

    蟹蟹青空的伯爵亲的提醒。烂作者把文章中出现的官职名还有制度改过来了。

    不列颠应该是参照了英国的制度,以下是某人自己查的一些资料,感兴趣的亲们随便看看吧。

    一、古官

    英国的古官被称为Great Offices of State(国家大官)。下面按照礼仪顺序介绍目前仍旧存在的一些主要的古官。

    1、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坎特伯雷大主教):英格兰教会领袖和全世界安立甘宗名义上的领袖。英国君主是教会的最高统治者。坎特伯雷大主教是王室之外,礼仪地位最高的人。

    2、Lord Chancellor

    (*官):掌管君主的玉玺(大玺),并长期担任贵族院的主持人。

    3、Archbishop of York

    (约克大主教):在教会中的地位仅次于坎特伯雷大主教。坎特伯雷大主教、约克大主教是贵族院的成员。

    4、Lord Treasurer

    (王室财务官):起初为一个人,现代包括多个成员。其中,首相拥有”First Lord of the Treasury” (财政部第一主人)的头衔。此外还有Chancellor of Exchequer(财政大臣)、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财政部秘书长)、Parliamentary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财政部议会大臣)等。

    5、Lord President of the Council

    (枢密大臣):枢密院主席,现代经常兼任贵族院领袖。Privy Council(枢密院)是君主的顾问机构,主要成员包括内阁成员以及部分高级副部长。枢密院成员的姓名前冠以”The RtHon”(尊敬的)的尊称。

    6、Lord Privy Seal

    (掌玺大臣):掌管君主的私人印章(小玺),现代经常兼任公民院领袖。

    二、议会

    英国实行两院议会制。议会位于Westce。在大多数国家中,议员要成为内阁成员必须辞去议员。而英国的内阁成员可以保留议员身份,执政党的议会领袖也是内阁成员。

    (一)

    House of Lords

    (贵族院,议会上院)贵族院由贵族组成,主要负责是立法和司法,不干涉税收和财政,不能两次否决下院的法案,党派色彩较淡。

    1、Lord Speaker

    (贵族院议长):长期以来,*官主持贵族院会议。

    2、Leader of the House of Lords and Lord President of the Council

    (贵族院领袖兼枢密大臣):(执政党)贵族院领袖负责政府在贵族院的事务,并对会议日程提供建议。如上文所述,贵族院领袖兼任枢密大臣,通常为内阁成员。

    3、Lords Chief Whip and Captain of the Gentlemen-at-Arms(贵族院总督导兼侍从长):

    (执政党)贵族院总督导协助贵族院领袖处理贵族院事务,并重点负责投票事宜。通常为内阁候补成员。Gentlemen-at-Arms为君主的卫士。

    4、Clerk of the Parliaments (Lords)

    (贵族院秘书)

    (二)

    House of Commons(公民院,议会下院)

    公民院的成员称为ments(议员),简称为MP。

    1、Speaker(议长)

    议长在主持公民院会议时有非常积极的责任。为保持公正,议长当选后必须放弃党籍。按照惯例,公民院议长退休后将成为贵族院成员。

    2、Leader of the House of Commons and Lord Privy Seal

    (公民院领袖兼掌玺大臣):通常为内阁成员。

    3、Parliamentary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 and Chief Whip

    (财政部议会大臣兼总督导):财政部议会大臣是总督导的兼职,并无实质性的责任。

    4、Clerk of the Parliaons)

    (公民院秘书)

    三、政府

    政府包括首相、副首相和各部。

    (一)

    Prime Ministe(首相)

    首相的全称“为Prime Minister, First Lord of the Treasury and Minister for the Civil Service”(首相,财政部第一主人兼文官部长)官邸位于No. 10 Downing Street(唐宁街10号)。首相下设办公室,负责人为Prime Minister’s Chief of Staff(首相幕僚长)。

    内阁是政府的决策机构。

    成员包括正副首相及两院的领袖、总督导,还有各部的首长。比较特殊的是财政部,Chancellor of Exchequer(财政大臣)、Chief Secretary to the Treasury(财政部秘书长)都是内阁成员。

    内阁的秘书机构为 Cabinet Secretariat(内阁秘书处)。

    英国的主要文官可分为如下等级:

    Cabinet Secretary,地位最高;Perary(常务秘书)为Grade 1(1级);

    Second Perary(第二常务秘书)为Grade 1A(1A级);

    Deputy Secretary(常务副秘书)为Grade 2(2级);Under Secretary(副秘书)为Grade 3(3级)。

    (二)

    Foreign and Coh Office

    (外交和联邦办公室)

    1、Ministers(部长)

    Secretary of State 大臣(部长)

    Ministers of State 政务部长;副大臣(高级副部长)

    Parliamentary Under-Secretary of State 议会副大臣(初级副部长)

    2、Board(委员会):外交和联邦办公室执行部长决定的协调、议事机构Per Under-Secretary of State(常任副大臣):外交部常务秘书的正式名称,主持委员会会议。

    3、Directorates(司)

    Director General (总主任):相当于中国的司长。与欧盟的组织机构不同,英国的Director General不能翻译成总司长。

    Director(主任):使用灵活,与中国的“主任”类似,可对应于中国的司长、副司长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晏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晏央并收藏[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