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22疯了,笑了

V022疯了,笑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22疯了,笑了

    秦冕大步迈向几米之外被两个男人牢牢架住,脖子上还横着一把军刀的黎邀,神情迷惑不解:“天哪,你竟然在笑……简直美极了,果然是我想要的完美女神,我已经等不及了,来,我这就来塑造你!”

    雪亮的锯刃在他的手里嗷嗷叫响,仿佛声声都在宣泄它的兴奋和饥渴。舒悫鹉琻

    黎邀吐了一口气,闭上眼,平静地等待命运的到来。

    而秦冕身后,同样被几个粗壮男人制服在地的季铭斯而盯着他的后背,如血一般腥红的眸子冷凛一闪,突然地两臂发力,反手握住两个抓住他的男人往前一翻,那两个男人就齐齐翻了一个跟斗倒落在地,与此同时,另外个两个男人五官狰狞得朝他扑去,他猛地回头,长腿一扫,同样,这两个男人也扑倒在地。

    秦冕闻声回头,只见几个男人惨叫连连,而季铭斯却不见踪影,再一转身,就见季铭斯正抓着那个手拿军刀的男人的手,大力一拧,那男人的手就咔嚓一声,军刀掉到了地上,男人的尖叫声响起。

    秦冕牙齿一咬,举起电锯就朝季铭斯的后背砍去。

    “季铭斯!小心!”黎邀看着迎面而来的白光,吓得一声尖叫。

    季铭斯猛地侧身,一手揽过黎邀,将她整个人护在身后,而另一只手横起,挡住电锯,同时,一脚狠狠踢向秦冕的小腹。

    秦冕和电锯同时飞到了几米之外。

    季铭斯已经松开她,阴森着脸朝秦冕走去,对着他的小腹就是一阵猛踹。

    秦冕顿时吐血几叫鲜血,嘴里却痛快地笑道:“啊……真TM爽……多来几下……不要停……寡妇你稀罕,真TM服了你……”

    而那几个被打倒在地的男人见状,吓得连滚带爬地朝门外跑去,可没跑几步,又全怯怯捏捏地退了回来,紧接着十几个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冲进仓库,两三下又将他们制服在地。

    刘助理气喘吁吁地冲进来,就看见季铭斯目光如野兽一样盯着秦冕,动作像机器一样,一下一下踢在秦冕身上,地上血迹一摊,源着正是他的手臂上那条狰狞的血口,鲜血拉长成线,不停地往下流。

    而黎邀瘫软地坐在地上,看着季铭斯,神情恍惚。

    刘助理一个激灵,急忙上前伸手制止季铭斯,却被他一拳头挥开,血腥的眸子瞪了刘助理一眼,又低头专心致志一个劲猛踢。

    整个仓库都弥漫着阴森森的杀气和浓浓的血气。

    刘助理摸了摸被凑的脸,再看指头,已经被季铭斯的血染红。

    刘助理无奈摇头,大步走向黎邀:“黎邀小姐还好吧,老板发疯了,麻烦你快去阻止他,不然血就要流光了。”

    黎邀看了看刘助理,又低头看向地面,血迹从她现在坐的地方,衍生到季铭斯不停踹脚的地方,这才回过神来,那一挥电锯是真的落到季铭斯身上的。

    季铭斯踢得秦冕嘴里不停冒血,再也笑不出来才蹲下身,目光阴狠,抓起他的左手大力一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掰完秦冕,他又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向另外几个男人,抬脚就踹,然后又蹲下,咔嚓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逐个响起。

    接下来,他又转移阵地,大步朝电锯落脚的地方走去,双手举起,像一个即将开宰的屠夫一样,步一步走向秦冕。

    黎邀心里一颤,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挡在他跟前:“季铭斯,你要干什么,你快停手。”

    季铭斯不说话,连眼也不眨一下,饶过黎邀,又要朝秦冕走去。

    随着他的移动,地上血红的图案逐渐蔓延开来。

    黎邀唵了唵唾沫,额头上再次冒出冷汗,快步档在他跟前:“季铭斯,你冷一点,快把电锯放下,他已经快死了,用不着再动手了。”

    季铭斯还是不为所动,轻身又要朝秦冕靠近。

    黎邀看着他手臂上的血不停在往外流,一个着急,干脆咬牙,扑上去就要夺他手里的电锯,也不管那口子是不是对着自己。

    季铭斯这才眼神一闪,急忙把电锯扔到一边,双手接着她怒吼:“你疯了!不要命了!”

    “你才疯了!手不要了是不是!”黎邀怒吼回去,抓着他那只满是鲜血的手,眼眶一片通红,甚至还闪着莹亮的水泽。

    季铭斯一愣,盯着她,说不出话,也不动了。

    黎邀深吸了一口气冷下来,看着胳膊上那条又深又长的血口,心里一紧,冷声勒令道:“不许动!”

    说完话伸手就扯他脖子上的领带,因为着急,又只有一只手能用,扯了好几下才扯下来,扯着季铭斯连头都跟着像木偶一样垂了好几下,但季铭斯却发傻发愣地看着她,整个表情都是木愣的。

    黎邀扯下领带就往他手臂上缠,单手不方便,怎么也缠不紧,又抬眼瞪他:“你是木头是不是,不知道搭把手。”

    季铭斯喉咙动了动,不可思议吐出几个字:“你……你……扒我衣服……”

    黎邀莫名奇妙地瞪了他一眼:“叫你也是白叫!”回头又对刘助理道:“麻烦刘助理搭把手,不然你老板血流完了,可不关我的事。”

    刘助理闻言就要上前,却见季铭斯眉毛一横,又立即止步扶了扶眼镜道:“咳……其实我们老板除了钱之外,就血多,多流一点也不打紧的……”

    黎邀气得直吐气,对着季铭斯怒吼:“伤口这么深,你手还要不要!”

    季铭斯瞧了一眼,嘴角一扯笑了出来:“很深吗?看到骨头没?你要不要啃一口?”

    黎邀想着季铭斯狗啃骨头的理论,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彻底无语了。

    这么严重的伤,感情只有她一个人急,而是还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那种,可是撒手不管,又好像不太……仗义,毕竟他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

    她吸了一口气,无奈道:“别开玩笑了,先处理伤口,不然就……”废了。

    说着又继续在他手上缠起来,没有人搭手,她干脆也不叫了,用嘴咬着领带另一头,在近心端打了一个紧紧的结,至少这样能让血少流一点。

    季铭斯垂眼看着她认真而又困难的动作,渐渐地眼底腾上了一缕雾气,忽地双后一伸,将他紧紧箍在怀里,下巴埋在她的肩上,良久,才气自息颇重地在她耳边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黎邀身体一僵,只感觉那股暖暖的热流在耳边饶了两下,就一下子饶到眼眶里,发酸,发热,还来不及眨眼,那一股热流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喉咙哽咽,声音也跟着颤抖:“……我也……”

    可是没等她说完,季铭斯就把她箍更紧,像是要把她肺里的空气通通挤出来,不让她多说一个字。

    他却继续在她耳边吐气:“不许说!什么都不许说!”

    黎邀只得闭嘴,任何眼里的热流无声滑落。

    黎邀感觉自己真的快喘不过气来,才推了推季铭斯道:“快回去处理伤口吧,我不想自己劳动白费。”

    季铭斯果然松开手,目光如水一澄澈看了半晌道:“好!”

    刘助理不忍直视地看到二人分开,才又咳了一声上前道:“老板,这些个人怎么处理?”

    季铭斯阴冷地看了地上的人一眼道:“听说第五监狱最近人丁稀少,让他们去充充数,至于……那只死耗子,给安五,安五会好好款待他的。”

    ——

    走出仓库,夜黑如墨,十几辆车,好几十个一看就训练有素的人恭敬在等着,而周围是一片死寂和荒芜。

    黎邀看了一眼季铭斯,这么偏僻地地方他是怎么找到的?

    这么多人,为什么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闯进来?

    不过这些都疑问都得先放一边,目前重要的是这么晚了,她还没回去,不知道家里乱成什么样。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急,哪知道没等她开口季铭斯却抢先道:“放心吧,你家那几个小仔子以为你临时出差了。”

    黎邀:“……”什么意思,他连家里都替她安抚吗?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被绑架的消息走露出去,不管对家里,对公司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快上车回去吧,我已经让医生准备好了。”刘助理看着两人好心提醒。

    司机更急忙打开一车门,两人坐了进去。

    犹豫季铭斯伤势较重,车子一路急速前行,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才抵达季铭斯的住处。

    一下车医务人员便迎接上来,黎邀终于松一口气,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了。

    哪知季铭斯硬拽着她的手不让挪开半步,还严肃地说:“你确定要让那那个小仔子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黎邀这才想起自己也一样狼狈不堪,特别是被秦冕甩过的两巴掌,到现在都还微微的痛,一定又红又肿,怎么能让小色姑娘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

    她默不作声地任由季铭斯拽着,走进他家的门,再坐在大厅沙发上一言不发旁观医务人员们为他处理伤口,一团一团血棉从他胳膊上擦过之后扔进垃圾桶,看得她心里一阵一阵发堵,到最后别过脸不再去看。

    她都不知道之前抓住季铭斯的手硬要给他包扎是怎么做到的,再看看自己的右手,满是暗红血迹早已干涸,但她却微微颤抖起来。

    医务人员为季铭斯的伤口缝合包扎之后就离开,连刘助理退了出去。

    季铭斯又吩咐佣人送上热水和冰袋,把她的右手放进热水里,一点一点为她洗清。

    黎邀手一缩,小声道:“……我自己来。”

    说是自己来,可一只手也不怎么方便。

    季铭斯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用那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为她继续清洗,洗干净后又用手巾为她擦干净。

    然后再把冰袋贴到她脸上。

    这回黎邀真觉得可以自己来了,接过冰袋就紧紧贴在自己脸上,目不斜视地望着对面墙上的挂画。

    整个大厅空旷得就剩下两个人,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但实际上不仅仅是可闻,而是来越大,越来越浓,就在她的耳边。

    等她一回神,扭过头,就与季铭斯超近距离地四目要对,连鼻尖都触碰在一起了。

    她惊愕得瞪眼,还没来得及做任何条件反射季铭斯就整个人覆了上来,覆上她的唇,整个重量都压在她身上,压得她一头倒在沙发上。

    他像饥渴一般,含着她的唇肆意吮吸,舌头扫过她整齐的牙关长驱直入,再勾住她的舌头,把属于她的味道全部吸入肚子里。

    黎邀僵硬在那里,没有回应,却又不敢推他,怕像上次一样把他的伤口弄蹦。

    可哪知,她没推他,他自己却毫不顾惜地动了起来,伸手就往她衣服里探,还幅度闷大,一下子就把她的衣服推到了胸口处,插在手掌覆了上去。

    然后,唇也跟着下移,一路啃过她的脖子、锁骨、再又往下。

    黎邀快速喘了两口气,终于没好气地开口:“伤口!伤口会裂开的!”

    但季铭斯不管不顾,全当没听到,还手伸到后面撬开扣子,把整个她剥了出来。

    黎邀简直无语,咬着牙齿道:“季铭斯,你说过要尊重我的,我没‘传’你,你不准乱来!”

    季铭斯身子一僵,果然停了下来,弓起身眼神迷离地看着她,声音沙哑低沉:“给我……我想要……”

    语气里竟然全是请求。

    黎邀愣了愣,急忙从他身下缩出来,缩到沙发一角,快速把衣服拉下去:“想都别想!”

    季铭斯:“……”

    像一个没吃到糖的小孩儿可怜巴巴地退了回去,坐在沙发上,眼神无比哀怨,以至于黎邀真有一种自己吝啬苛刻的错觉,她顿了顿,软下声道:“那个……我饿了……你要不管饭……我就回家吃……”

    季铭斯斜眼看她,嘴角扯了扯,又无比严肃地拿起电话找了出去。

    挂了电话,他又一脸怨气地看着她:“放心,我会把你喂饱的……你什么时候把我喂饱?”

    黎邀反应了好几秒才听明白他的意思,脸上一热,想都没想脱口便道:“等你身上的伤好了再说。”

    季铭斯立即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

    黎邀:“……”

    祸从口出,又自己给自己挖坑了,蜷缩在沙上板着脸一言不发。

    季铭斯看了她一眼轻笑:“过来,不要坐那么远。”

    黎邀抱着腿,不理他,只当听到。

    季铭斯又皱了皱眉道:“你过来看看我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怎么痛起来了。”

    黎邀狐疑地看着他,见他面不改色,只得爬了过去,哪知还没碰到他的手,就被他一把揽过强行坐到了他腿上,手挽圈着她的腰,不让她有半点动弹。

    黎邀刚要开口骂,却听他道:“伤的是右手,我没用。”

    然后就含着她的耳垂吐气:“放心,我不会碰你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

    黎邀顿时脸一热,连耳根子都红了起来,到不是因为季铭斯的话,而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季铭斯迫切的需要就在她身下坐着的地方,烙铁一样。

    这让她怎么坐得住!

    她扭动了几下想要站起来,而这个动作引起的摩擦却让季铭斯更加激动,喘着粗气道:“对……就这样……多动两下……我们需要你……”

    说着又把她圈得更紧,让她稳稳地坐在上面。

    “季铭斯……你快放手!”黎邀立马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了。

    哪知她不动,季铭斯自己在她身下磨蹭起来,嘴里还一遍一遍地喊道:“小邀……小邀……”

    ‘小邀……’

    黎邀被他叫得全身一阵颤栗,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但季铭斯这样还不满意,还用那只受伤的手抓住她的右手,嘴里蛊惑道:“你感受一下……我们多需要你……”

    黎邀怕弄到他的伤,不敢多动,只得任由他的牵引。

    火热的温度顿时扩散到了全身,让她整个人仿佛都冒烟儿了似的,十根脚指头紧张得蜷缩起来。

    “季铭斯……你能……再无耻一点吗!”黎邀连声接是都断断续续。

    季铭斯在她耳边低笑:“是为你无耻的……小邀……小邀……”

    黎邀被他烧得满头大汗,紧着唇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侧眼向窗外,送餐的人正推着推车慢步走来。

    她顿时有一种被人捉歼的惶恐,连连道:“季铭斯,你快放手,有人来了。”

    季铭斯也同她一起望向窗外,笑了笑,却仍旧不放手:“没事,他看不见……”

    黎邀:“……你再不放试试,你这辈子也别想我传你!”

    “呵呵……”季铭斯这才放开她。

    黎邀立马从他身上爬下来,正坐在沙发上,送餐的工作人员使推着推车走了进来,恭敬地把餐点放下,只是自始至终人家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季铭斯得意道:“为是跟你说了他看不见嘛。”

    黎邀怒瞪:“我要去洗手间!”

    虽然隔着布料,但真真切切地摸上了他的……再直接吃饭,她心里怎么也觉得堵。

    季铭斯看着她的背影眯眼笑道:“你很快就会爱上它。”

    没过几秒,黎邀又突然转身灰头土脸道:“在哪里?”

    他家那么大,洗手间藏哪里,她一时还真不知道。

    季铭斯起身,无声地在前面为她带路。

    穿过一条走廊,再转两个弯,终于到达了所谓的手洗间,季铭斯还很绅士地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黎邀烦躁得咬牙:“臭土豪!”

    季铭斯点头:“嗯,土豪,你可以救保养!”

    “神经病!”

    黎邀丢恨恨丢一句就嘣地一声关上了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