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25我在他上船

V025我在他上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25我在他上船

    季铭斯静坐在书房里,指尖一下一下地敲打在桌上发出细碎而充满节奏的声响。舒悫鹉琻

    而手指旁边,手机像挺尸一样静静躺着,不亮也不震动。

    他不时瞟上一眼,自从支持白林优的微薄发了出去之后,已瞟了不下百余眼,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他严重怀疑手机是没电了还是坏了,最后阴沉着脸拿起来一看,尼玛,好好的!

    既然好好的,为嘛一个电话,甚至是一个短信也没有?

    他越想越窝火,终于忍不住自己拨过去,哪知刚一接通,系统便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

    挂他电话?

    他先是毛躁地皱了皱眉头,再一想,笑了。

    ——一定是生气了才会挂他电话。

    他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又编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回过来。

    他再一皱眉,咬咬牙,又发了一条出去。

    ——你要问,我就解释。

    结果又等了老半天,手机连个屁也没冒。

    “呼……”他长长吐了一口气,拿起手机狠劲按下去,哪知响了一声又卦了。

    他鼻子一冒烟儿,索性扛上了,不接是吧,非要打得她接不可。

    打到第三遍终于被人接了起来:“你有毛病是不是,一直打我电话干什么?”

    黎邀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火气却老高。

    季铭斯得意起来:“生气了?”

    “我在开会,你一直打电话骚扰,能不气吗!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挂了。”

    原来此气非彼气……

    “哎……等等,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我有什么要问你的?”

    “你再想想,确定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没时间跟你啰嗦,别再打过来了。”

    季铭斯:“……”看着手机屏幕干眨了两下眼。

    挂了!

    没有什么想问他的,更没有气他,什么意思?

    季铭斯怎么越想心里越觉得窝火,握着手机的手力气越来越大,扬起手一甩,却见门一开,刘助理探出头来,一阵冷风从他耳边扫过,然后就是噼里啪啦接撞击地板的声音。

    刘助理顿时双眼一瞪,呆若木鸡,好险!

    “有事?”季铭斯双手插腰,恶狠狠地看着他。

    刘助理擦汗:“老,老板,秦小姐醒过来了,哭着找您……”

    季铭斯:“……还愣着干什么,一起去啊!”

    ——

    黎邀挂了电话就一脸严肃地对办公室里的人道:“咳……我们继续。”

    与白氏的合作,她设想过无数突发性难关,甚至连季铭斯找茬她都包括在内,却万万没想到白盛天会突然倒床不起。

    白氏内部动荡震波也影响到龙威集团股价走势,虽然目前还没有合作项目还没有受明显阻碍,但也必须做好预防措施。

    黎邀和她的工作团队正忙得焦头烂额,季铭斯却有闲心一二再再二打电话骚扰她‘有没有什么想问他?’。

    她能有什么问他?

    问他伤好了没,烧退了没?

    又或是问他在白氏和白林优面前扮演什么角色?

    前者该留给医生,而后者,不是她该问的……

    她唯一该做的就是尽快完成项目,然后带领龙氏离开这一场风暴的中心。

    她和季铭斯,哦不,没有她和他,只有各自的立场和阵营,相安无事那便最好,如果实在没法处在对立的局面,那么,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可往往怕什么来什么,越到最后关头,最容易出乱子。

    黎邀的会议进行到一半,便接到有关部门通知,龙威集团的即将上架的产品参数不达标,不能上市!

    这个消息不管对龙氏还是白氏都是沉重的的打击,毕竟两家在这个项目上都耗费了巨大人物和物力。

    产品不达标,怎么可能!

    一定是有人借白氏动乱故意打压,而龙氏无故却躺枪。

    白盛天一直对季秦两家的斗争保持中立态度,而他刚一倒下白林优接手,季铭斯就公开支持,是个人都会以为这是季白两家联合节奏,打压白氏也等同于削弱季氏的力量,背后的人可想而知。

    黎邀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命助理立即接通白林优的电话,希望双方能合力解决。

    可哪知白林优的答案是:白氏现在局势复杂,项目的事她无暇顾及,只能暂且搁置,并且产品的质检结果由秦氏高层人员直接参与阻挠,她没有能力左右,最好的办法便是求季铭斯帮忙。

    黎邀:“……”

    没想到白林优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看来相比白氏的内部权势斗争,她已经放弃挽救这个项目。

    但是黎邀却不能!她不能让龙氏上下这么久的努力付之东流,更何况,她也承受着懂事会的压力,如果这个项目失败,一定有人抓住这个把柄拉她下马。

    黎邀沉默了一会,无力地对手下人员道:“你们出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如果她没记错,从慈善拍卖会开始,季铭斯和白林优就已经搭在一起了。

    既然这样,季铭斯帮助白氏解决这个问题不是理所当然吗?

    为什么还要她去求他?

    这两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交易和谋划,可不管怎样,她都不能没头没脑地往里钻。

    再说,求季铭斯?

    她又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开口……

    ——

    季铭斯一边板着脸一边朝安顿秦沐言的房间走去,走了几步习惯性里往口袋里掏,结果里面空空的,脚步一顿,调头就往回走,站在书房外盯着地上原地打了几个圈,也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刘助理:“……老板,是找手机吗,要不我打而个电话过去试试。”

    季铭斯回头:“打呀,还愣着干什么?”

    刘助理:“……”好心没好报!一言不掏出手机就打出去,这才发现手机在一个不完全不起眼的角落里卡着,屏幕已经开了好几个裂缝,难得它还能叫出来。

    季铭斯脸色再次阴沉了几分,捡起手机,就朝秦沐言大步朝秦沐言的房间走去。

    秦沐言正坐在床上,见他走来,眼泪就委屈地往外流。

    “阿斯……秦冕那个恶魔回来了,她又来纠缠我,还想……侮辱我,要不是我拼死抗……你会救我,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季铭斯站在离床一米远的地方淡淡道:“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安心养伤,一会儿我让人送你回去。”

    秦沐言惶恐地挣扎着朝季铭斯扑去却被医务人员拦了下来:“不要!阿斯,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好怕,我好怕那个恶魔又来找我,你说过你会保护我,不让他欺负我的,你忘了吗?”

    季铭斯面不改色:“人不是一个人,我会保护你,我会在你的公寓外安排人手,他不会有机会靠近你。”

    “不要!阿斯,让我留在这里好不好,我保证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我真的好怕,只有呆在你身边才会觉得安全……以前都是你帮我赶走他的……”秦沐言抱头痛苦起来。

    季铭斯皱眉:“抱歉秦言,我不能让你留下,当初是你主动离开我身边的,既然是你主动,就不能说回来就回来。”

    秦沐言含泪望他:“阿斯……你知道我当初离开的真正原因吗?你知道吗?”

    季铭斯深吸了一口气:“你说过,一看到我,就觉得你妹妹失踪与你有关,你心里难受,所以离开。”

    秦沐言撕心裂肺地哭吼起来:“错!根本不是这样!那是我骗你的!我才没你想的那么伟大!她想方法设法报复我,要把你从我身边夺走,她消失了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内疚……真正的原因是……是因为……我看到了那段视频……是你和她对不对……我一想起你竟然背着我和她……我心里就难受得要命,一分钟也呆不下去……是你!是你逼我离开的!……可是……哪怕你背叛我……不管我走多远,走多久,我还是每天都会想你,我还是爱你……所以我回来了,回到你身边,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可你却……你却不要我……你为什么不要我……”

    季铭斯瞳孔紧缩,语气变得急促:“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是她?那段视屏明明处理过,完全看不出她,你怎么会知道?”

    他明明对这件事守口如瓶,谁也没说过。

    秦沐言吸了吸鼻子:“不是校内网那段……是秦冕那个变态为了逼我离开你偷拍你们的……他还威胁我,如果我不离开你,就把没有处理过的视频发到互联网上,到时候你和……她……都不会有名誉扫地……你现在知道了吧,是你们逼我的,你们都逼我……”说着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

    季铭斯闭眼:“你先别哭,你让我好好想想……”

    ——当年的视频,他一直以为只和她和黎邀知道,所以当视频暴露在校内网并且完全看不出黎邀的画面,他便认定是黎邀做的。可没想到秦冕那个变态手上也有,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学校的视频也有可能是秦冕放的,那么,他有可能错怪了她……

    “沐言,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道歉,可是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分手,就再也回不去,就当我欠你!你先把伤养好,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秦沐言破涕为笑:“阿斯……你答案让我留下了对不对,你答应了是不是,你不要赶我走,我真的好怕……”

    季铭斯点头,转眼又对佣人道:“好好照顾她。”

    退出房间,刘助理便正色道:“老板,刚收到消息,秦家已经开始对白氏出手了。”

    “那又怎么样,我答应白林优那女人帮她坐上总裁位子,没说帮她收拾烂摊子。”

    “可……可那个项目正是黎邀小姐公司参与的……”

    “那不是更好!我提醒过她,谁让她不听。”

    刘助理擦汗,阴险!

    “哦,对了,给我换手机,马上,立刻!”

    刘助理:“……”你当我百宝箱!

    ——

    黎邀正低头苦思如何应对这一难关,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一看这个陌生号码,皱了皱:“喂。”

    哪知对方连招呼都没打,就阴笑道:“呵呵……猜猜我现在在哪里,我在他家里,在他床上,哼,想跟我争,门儿都没有!”

    黎邀:“……”反应好一会才听出来那是秦沐言的声音。

    她嘴里‘他’,毫无疑问,当然是季铭斯。

    黎邀冷冷道:“那恭喜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哪知刚一挂,电话就又响起来了,黎邀一连挂了好几下,电话仍旧响个不停。

    她终于知道秦沐言当初是怎么用一个手机就把她母亲弄得整天精神异常紧张的。

    不过,她可不会走她的老路,她拔了电板就把手机仍到一边,继续想她的对策。

    季铭斯她是绝对不会去求的!

    以秦家在G势力的势力,除了季家,没有人能抗衡,那她要解决问题只能从秦家入手。

    秦家子孙,秦昭,秦冕,秦姚,再加上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秦沐言。

    秦沐言不管她怎么蹦跶,秦家人也不会多管。

    秦冕六年前发疯一连砍了几个人几十刀被秦家人断绝关系,现在是只过街老鼠,台面上与他有关的,秦家自然能撇清就撇清。

    秦姚两年前嫁给凌洋后,深居简出,就连前一阵子白玫玖和凌洋的绯闻沸沸扬扬,她也不曾露面,可她以前在学校并不是那种低调沉稳的性格,没理由忍气吐声到这种地步。

    黎邀突然眼前一亮,急忙用座机拨能了薄焰的号码。

    “喂,你好,哪位?”

    “喂,薄焰,我是黎邀,今天晚有时间吗,我有事找你谈谈。”

    “你怎么不用手机?”

    “……先别说这个,我有急事,必须跟你谈,你抽点时间给我。”

    “那好吧,今晚八点明岛咖啡见。”

    “好,不见不散。”

    黎邀挂了电话就在沙发上静坐,等待时间的到来。

    秦氏大权掌握在秦昭手里,听说这个人阴险狡诈,城府及深,对敌手从不留情,却对秦姚这个妹妹却痛爱有加呵护备至。

    拍卖会上,白玫玖说过,有人杀他,而薄焰替她挨了枪子儿,白林优有一半功劳,那另外一半功劳是谁的?

    以薄焰的性格不可能不把这笔功劳记下。

    所以,秦姚是她唯一的突破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