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28又是那个小白脸!

V028又是那个小白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28又是那个小白脸!

    季铭斯是满心以为秦昭为不会买黎邀的帐,所以他高枕无忧,可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消息说龙氏的产品检测达标,马上就能上架,他火气一上,差点没把刚冲好的咖啡洒到秘密小姐脸上去。舒悫鹉琻

    最后怒吼一声:“滚出去!”

    秘书小姐拔腿就跑。

    季铭斯坐在沙发椅上闷头思索:秦昭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给黎邀上路的,也不可能因为程冉的关系就卖黎邀人情,一定是黎邀跟他做了什么交易,或是给了他什么好处。

    交易?好处?

    季铭斯越想越觉得这些字眼耳朵熟、闹心,因为黎邀那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是什么都事情做得出来的,她要真像应付他那样应付秦昭,那他就!

    他咬了咬牙,立马拨通黎邀的号码,可一连几次都是无人接听,这让他心里的猜测更加笃定,套上西装外套就就往外冲,结果与刘助理两两相撞。

    虽然被人撞得脑袋二晕二晕,但刘助理还是很有风度地说:“不好意思老板……马上就要开会了,你这是要去?”

    “取消!”季铭斯走经走了几米之外,留下了阵阴冷的风和毫无感情的两个字。

    刘助理擦汗,生意要还不要做啊。

    ——

    黎邀看着一连好几个未接来电,她渐渐明白薄焰所说的‘狗皮膏药’是怎么回事儿。

    她刚为解决项目的问题松了一口气,还来不及跟手下人开香槟庆祝结果却要面临季铭斯的夺命连环Call,同时她感受到了她和季铭斯最大分歧在哪里。

    她为之高兴的,是季铭斯恼怒不已的。

    正如一句话所说:她嘴里的蜜糖是他嘴里的砒霜。

    他们不可能站在同一条线上。

    她退出包间,把空间留给和她一起苦拼了这么一阵子的工作团队,自己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透气。

    刚站稳脚,电话又响了。

    她叹了一口气接起电话:“季铭斯,你干什么,催命是不是?”

    “你在哪里?”季铭斯声音又急又冷,还能听见呼呼的风声,不用说一定是在飚车。

    “夜魅……”

    “你没事去那里干什么?”

    “带员工出来庆祝不行吗?”

    “庆祝,呵,你是该庆祝,把项目解决了很处意是不是?你说,你到底跟秦昭做了什么交易,他怎么会放过你?”

    “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什么叫不用我管,我TM亲手把你洗干净,不是为了给别人碰的,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答应给她睡,是不是?”

    黎邀闭眼:“你一定要用你那无耻的思想把所有人都想得无耻吗?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恶趣味连寡妇也不放过的!”

    “我……我那是……等等,你什么意思?你骂我无耻?你以为那个姓就秦的就高尚了是不是,你知道他是用什么下流手段把你表妹弄到手的吗?!”

    季铭斯咆哮着把吼完,然后就彻底止住,没声了。

    黎邀却把最后一句话听得清清楚楚:“季铭斯,你刚才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他对我表妹做了什么?”

    季铭斯:“呃……咳……我刚说了什么?我怎么不记得,喂……喂……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喂……”

    黎邀:“……”

    挂了!

    竟然神经病一样跟她吵了一架就挂了。

    黎邀站在原地气得直吐气。

    程冉不是为了报复季铭斯才跟秦昭走在一起的吗,难道秦昭还使了什么花招?

    秦昭奸诈狡诈,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黎邀又拨通程冉的号码想要问个究竟,程冉很快就接起电话:“喂。”

    简短的一个字,却冷得感受不到任何情绪和温度。

    黎邀顿了顿道:“冉冉,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才跟秦昭一起的?”

    “我为什么跟他在一起是我的事,你还是跟背着良心去跟姓季的偷鸡摸狗吧。”

    黎邀皱眉:“冉冉,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用不着你假的好心,既然你把电话打过来,那我就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吧,从今天起,我只当没有你这个表姐,不管你和姓季的怎么回事儿,我都不会放过他。”

    黎邀:“……”

    这也挂了!

    程冉不仅知道顾氏是被季铭斯吞并的,还知道她和季铭斯纠葛在一起,不用说一定是秦昭从中作梗。

    可那天谈话,秦昭却试图说服她报复季铭斯。

    秦昭究竟安的什么心?

    黎邀越想越觉得不安,又打了一下季铭斯的电话,却是通话中,明显故意不接她电话。

    这个死人!

    黎邀咬咬牙,码了一条短信过去:你要不接电话就一辈子不要打过来了!

    ——

    季铭斯看着屏幕上的字,满头黑线,明明是该他生气的,现在却变成泄气了。

    已经把车开到夜魅’门前,却不敢走上去,‘兴师问罪’到底谁兴了谁还不一定!

    都怪自己一时激动说露了嘴!

    程冉那个女人有个不省油的老爹只能怪她命不好,再被秦昭那头狼骗去狼狈为奸,也是她自做自受,关他什么事。

    季铭斯这么一想,心里舒坦荡多了,扯了扯衣服抬步朝夜魅走去,可刚进大堂,一对男的帅,女的靓的男女就迎面朝他走来。

    男人温文儒雅地招呼:“看大少的气势,莫不是又要砸场子吧?”

    季铭斯看这两人走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不就是砸了一个包间嘛,哪一年的破黄历,这人小肚鸡肠到现在还记着。

    笑了笑道:“安五爷过奖了,本少是来消费的,难道你想我把这个上帝赶出去?”

    安五薄唇浅笑:“大少冲冠一怒为红颜,安五佩服至极,欢迎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把你赶出去呢,再说包间的装修费,你不是已经付过了吗,是不是,小梓?”说着侧脸冲他身旁的美人温柔一笑。

    辛梓挽着安五的手回以笑淡:“是的五爷,别说装修,买下整个包间的费用大少都已经付过了,欢迎大少下次再来赐教。”

    季铭斯不屑地斜眼,笑了笑又道:“这点小钱算什么,梓美儿要是喜欢,下次本少多放两把水就是,到是安王爷,你这尊活阎王不会连自己女人也养不活,还得让她抛头露面出来挣家用吧?”

    安五笑容不减:“大少有所不知,这叫夫妻同心,齐力断金,我们虽然穷一点,但一起打拼,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大少你……怕是还不能体会的,嗯?那不是大少的红颜吗?走过来了……怎么她好像不认识大少……”

    季铭斯顺着安五的目光望去,果然见黎邀和一群兴高采烈的男女迎面走来,黎邀面露微笑,从他旁边走过,但自始终都没有看他眼,要么没有看到他,要么就真当他透明了。

    季铭斯盯着她的背影整个表情都是凋零的。

    “大少,您继续看风景,吃什么喝什么随便点,一律九五折优惠,别客气,我们就不打扰了。”

    安五牵着辛梓扯着嘴角也朝门外走去。

    季铭斯黑脸瞅着这两人出双入对,却又得意的嘴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什么夫唱妇随,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狗男妇,甚至连奸夫淫妇这类词都在他脑袋里一闪而过。

    他站在原地磨了磨牙齿,也大步朝门外走。

    一边走,一边狠狠按黎邀手机号码,却怎么也没人接,然后一个屁股坐进车内,掏出烟,又怎么也打不燃火,干脆横手一甩,烟和打火机啪地一声砸到旁边的车窗上,若得车主一声怒吼:“卧槽!谁TM一点道德素质都没有!是不是要回炉重造?”

    季铭斯阴着脸侧眼瞟过去:“怎么,有意见?”

    那人叼着一根烟走到走季铭斯跟前,对上他的眼,愣了愣又痞笑出来:“哟,原来是季大少,怎么不开心?要不要我给你开导开导,免费的,不收钱的。”

    季铭斯冷哼:“我当是谁,原来是周大医生,你该不会是来找安五要饭的吧?”

    周二扒在季铭斯车窗上痞笑仍旧:“大少,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周二是文化人,难道还要靠一个流氓头子来养?”

    “哼,文化,你不就是个老流氓,废话少说,借跟烟头咬咬。”

    周二一边鄙视地看着他一边掏腰包:“给,顶级中华,正宗爱国。”

    季铭斯吸了一口:“咳……低级货!”

    周二瞪眼:“我不管啊,烧了我的烟,就欠我钱,不给钱……就给我点消息……秦家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季铭斯咳完再回头,周二已经换上幅吓死人不偿命的关公脸。

    他就说这周二跟安五怎么又搭上了,还来是为了秦冕那个变态。

    果然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季铭斯摇头:“不知道,还在找。怎么,想杀人?你不是文化人吗?”

    周二面色冷黑:“跺了他再做文化人也不迟,你要是有消息,第一个通知我,做为谢礼,我也可以先给你一个温馨提示。”

    季铭斯先是感叹一翻:“果然是兄弟情深啊,一个躺了六年的活死人也能让你们这么惦记……”然后又看着他:“什么提示?”

    周二咧嘴一笑:“大少是不是忘了什么风流债?”

    季铭斯莫名奇妙瞪恨:“什么风流债?我警告你,少跟我扣歪帽子,不然我连家里那只肥猫一起剁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季大少虽然这几年女人无数,但那也是明码实价,给得只多不少,欠‘债’,简直是滑天下之稽!

    周二转身洋洋洒洒地挥手:“记得把那只王八的消息通知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回家喂猫咯……”

    季铭斯:“认识你这个穷光蛋,老子就只有吃亏的份!”

    周二的爱国中华,季铭斯吸了两口,实在难受,最后灭了烟头,又拿起手机打:“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

    季铭斯:“……”

    那条短信起到作用了!

    ——

    项目满圆结束,最开心的莫过于新泽少爷。

    黎邀回到家,他就一本正经,公事公谈的腔调道:“你说过,这个项目一结束就回M国的,什么时候动身?”

    黎邀看了一眼正在跟小色姑娘以及了了同学玩游戏的童养媳道:“再等一个星期,有一个朋友的婚礼,结束就走。”

    新泽少爷怀疑在看着她:“真的,你不骗我的?”

    黎邀点头:“嗯,不过……在这之前你要保密,不能声张,色色和了了也不能说,我担心……”

    新泽少爷立即打断她的话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谁也不说!”

    新泽少爷转身便拉童养媳和他一起打电玩。

    但神情却是漠然的,他什么都可以不问,也不知道,只要能一起回去就好。

    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有多强大,他都没资格把她们抢走!

    这个世界最没资格的就是他!

    黎邀沉默了一会儿,又走进书房拨通了季二少的电话。

    “喂,你好,季二少。”

    “黎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二少婚礼结束时,夕夕也应该跟你回家了吧。”

    “……应该是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是想说,二少能否看在夕夕在我家呆这么长时间的份上帮我一个忙。”

    “黎小姐请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竭尽全力。”

    ……

    黎邀回到自己房间,刚一带上门,就被一个厚实的胸膛从身后牢牢圈住。

    这个人,老毛病又犯了!

    黎邀默不作声,任由他搂着。

    “生气了?”季铭斯把头埋在她颈窝里低声问。

    黎邀平声道:“还好,我在考虑,有人非法入室要不要报警。”

    季铭斯四处张望:“有吗?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黎邀叹气:“你能再无耻一点吗?”

    季铭斯咬着她的耳垂很是得意:“无耻无下限,你不知道吗?”

    黎邀:“……”扭了扭身子推开他:“你要不想我报警的话就把冉冉的事说清楚,不要跟我装疯卖傻。”

    季铭斯毛躁地挠了挠后脑勺模棱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呃”

    磨了半天也没磨出名堂,却又一脸审视地看着她:“不行!你得先跟我说说,你跟秦昭到底做了什么?”

    黎邀:“……你到底说不说?”

    “不行,你先说,你不说我就不说!”

    黎邀咬牙忍了一会儿道:“其实是薄焰帮……”

    结果还没说完季铭斯眉毛一横,双眼一瞪:“什么!又是那个小白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