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35亲人,旧人

V35亲人,旧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35亲人,旧人

    季铭斯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心急得两三下把她剥得光光的,像一块白嫩的豆腐,然后不迫不急等地冲进去。舒悫鹉琻

    而是像忠犬?

    哦不!

    准确的来说是旺星人附体!

    他蜷伏在她身上,耐心地,虔诚地,像给予洗礼一般,唇舌在沿着她的身体细细亲吻,连每一个指尖每一个脚指头都不放过。

    甚至还把她的脚丫子托在掌心,像亲吻圣物一般嘴唇在她的脚背上停留半刻。

    然后腿跪在其间,目光直直地,灼热地盯着她观赏和研究。

    这一种全开的资式被人盯着,哪怕他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黎邀也忍不住全身臊得通红。

    而被他紧紧盯着的地方异常地痒了起来,热了起来,难受她甚至想要自己伸手去挠挠。

    她只得别过脸,不去看她,牙关咬得死死的,手指揪着床单,把床单扭得褶皱不甚。

    季铭斯看她这样,满意地笑了出来:“小邀,想要了吗……我帮来你……”

    然后就埋头下去。

    “唔……”

    黎邀先是一惊,可还来不及开口,随之而来的新奇而又带着灭顶刺激的触觉拨撩得她的身体颤栗不止,唇齿间压抑而又充满*的声音,连她自己自己听了都要脸红。

    她只知道季铭斯有舔人的习好,却不知道他竟然……

    “季铭斯……别……呃……”

    她简直受不了他唇舌的折磨,很快便一个痉挛,小腹一片热流缓顺着通道外流。

    季铭斯抬头嘴上泛着湿润的光,覆盖在她上身:“小邀……你满足了……现在轮到我了……”

    ——

    第二日,黎邀醒来时,季铭斯还扒在她身上,叫了好几声才把他叫醒。

    季铭斯甩了甩头清醒过来就急忙套上衣服离开。

    没有赖床,也有赖着要从正门出,因为今天是他家老二的结婚典礼。

    黎邀打理好一切,便带着新泽少爷,童养媳以及了了和小色姑娘一同前行。

    童养媳虽然穿上了漂亮的礼服,但表情却是僵硬,甚至走出时还退缩了两步,不想去。

    黎邀抓着她的手淡笑:“你不是说二少娶到媳妇不错吗,难道你不去祝福他,毕竟你也在他吃住这么长时间,难道一点感激也没有?”

    童养媳低头:“他都不记得我,祝福有什么用?”

    黎邀再笑:“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记得你?走吧。”

    童养媳:“……”

    不等童养媳拒绝,黎邀就抓着她的手,直直带到车里,并把门关上。

    这一次出门新泽少爷前所未有的积极,甚至还面带喜色,颇有一点迫不及待的模样,好像新郎不是别人二是他自己。

    小色姑娘和了了同学也小西装,小礼服,打扮得像一对缩小版的绅士淑女。

    季家二少爷与刑小姐婚礼轰动整个G市,排场和场面不言而喻。

    一下车,便有不少媒体徘徊在场外,闪光灯嚓嚓空响个不停,像要全程直播这一场盛世婚礼。

    白色的鲜花,红色的地毯便直通教堂,而教堂里宾朋满座,都是G市名流之士。

    一进门便见季铭斯和季三少一身正装微笑着和各界人士谈笑自如。

    黎邀不得不感叹短日之内季三少变化如此之大。

    他瘦了好些,也黑了好些,更重要的是,整个人气质、气场给人一种沉稳,冷凛的气感觉,与之前的阳光青涩大相径庭……

    季三少见她点头示意后像转过身继续与人交流。

    而季铭斯的目光在她身上停住了几秒,很是满意地收回。

    因为这一件礼服正是上一次白盛天生日宴时,他送给她的。

    这个女人终于识货了!

    黎邀对他的眼神没有太大反应,更没有打算凑上前。到是小色姑娘一见他便兴奋地喊高大黑,拽着黎邀的手就要往季铭斯面前奔。

    也难怪她激动成这样,自上次电影院一别这后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高大黑呢,她每天都会趁妈咪不注意在柜子里翻一翻却怎么也不电高大黑的身影。她就想着下次看到高大黑好把他的脸摸个够亲个够,更重要的是问他要海盗船。

    黎邀又急忙把她拉回,蹲下身在他耳边小声道:“色色别急,高大黑现在忙,你和了了先玩,一会儿再去找他好吗?”

    小色姑娘噘着嘴儿点了点头。

    新泽少爷冷着脸望天花板对这母女俩的谈话假装没看见,没听见,什么高大黑,根本就是烂人!

    他以为他天天晚上抓墙他没有看到吗?

    他只是,不跟这种登途浪子一般见见识……

    童养媳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季二少的身影,又心不在焉地低下了头,两只手揪来揪去。

    美美的一张娃娃脸硬是低着连眉毛也看不到。

    黎邀拍了拍她的肩:“婚礼还没开始,二少可能在忙别的,我们先找位子坐下吧。”

    没过一会儿,白玫玖和薄天王也坐在了他们旁边,而白玫玖见黎邀第一句话便是:“黑莲花,咱俩两不清了啊!”

    黎邀淡淡道:“你认为就是!”

    清不清一直都是白玫玖一个人记着,黎邀压根就没多想。

    如果白玫玖真把替自己和薄天王辩白,当成是还黎邀的人情,黎邀也无法可说。

    白玫玖没有兴趣再跟黎邀多说下去,瘪了瘪嘴又冲低头童养媳笑道:“哟,我还以为这个小仙女儿是谁呢,还来是童养媳呀,裙子这么漂亮差点不认识了,怎么,你也来参加前夫婚礼?”

    童养媳闪着大眼茫然的望着白玫玖,显然对前夫这个词不是很理解。

    白玫玖又笑:“难道不是前夫,人家马上就要另娶新欢了,你就是旧人了,哎!”

    童养媳眼睛眨了半天才咕噜咕噜道:“我又没跟他结婚,不是前夫。”

    “那他以前还老婆老婆地叫你,搞半天原来没领证?……我说你……哎,不说了,反正也是你不要他的,他爱娶谁就娶谁吧!”

    童养媳:“……”又低头研究自己的手指了。

    其实她也没有说不要他啊,好只是……怕的嘛,外面人说他恋童癖,说他变态,而她天天跟他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竟然没发现。

    知道以后第一反应当然是离他远点,有多远躲多远咯,结果他大发脾气把她从柜子里面扯出来,对着他的嘴就咬,咬了半天差点把她憋死,还掐着她的肩膀吼:“你真以为我是变态?”

    他都把她咬出血了,她当然以为他是变态咯,哭着骂他:“季铭哲你这个大变态,我要出去,我不要跟你住一起!”

    结果季铭哲就点头说:“好!出去了就不要回来!”

    她都被他吓死了,当然说:“你这个大变态,谁还回来呀!”

    于是她就出来了,住到黎邀姐家了。

    可住进来以后发现,小肉团经常趁他哥哥和了了同学不注意在他们脸上咬一口,咬完以后还很高兴地逃跑。

    她指着小肉团的鼻子骂:“小肉团,你怎么可以这么变态!”

    结果小肉团鄙视地骂她:“白痴!这叫亲亲好不好,人家是喜欢哥哥和了了才亲的,你求我亲你我还不亲呢,哼!”

    她当时就蒙了,那是亲亲,季铭哲在根她玩亲亲,喜欢才亲她的,他不是变态啊!

    然后她就晚上翻来复去也睡不着,其实季铭哲对她挺好的,哦不,应该说季铭哲对她最好了,他从来都没有骂过她笨,还夸她聪明,晚上做噩梦,他就抱她,肚子痛他不用手给他抚着,有一次洗澡摔跤了,还是给他抱的她,给她穿衣服,他还担心她再摔,以后每次洗都陪着她。

    她偶尔良心发现感动得不行就会抱着他说:“季铭哲你真好!”

    季铭哲就笑说:“给我做老婆,我一辈子都对你这么好。”

    但是他现在要娶老婆了,以后只抱别人,只亲别人了……

    想着想着,她眼泪花花又冒出来了,滴在白色的裙摆上,形成一团一团水印,但她却不敢发出声来。

    只能咬着唇呜咽,自己咬得比那天被季铭哲咬得还痛。

    黎邀看她的模样,拍着她的肩道:“夕夕,二少出来了。”

    童养媳抬头一看,就见礼堂门口,季二少穿着白色礼服微笑着走来,不时跟熟络的人招呼示意。

    她还是第一次见他穿白色礼服,像白马王子,真好看!

    “有什么祝福的话想要跟二少说吗?”黎邀轻声道。

    白玫玖立即一个唏嘘:“黑莲花,高级黑!”

    黎邀当没听到,赖得理她。

    童养媳望着季铭哲吸了吸鼻子,急忙把脸上的泪水抹了去,结果刚站起身,又忽地一屁股坐下。

    祝福的话?

    她什么也说不出……

    黎邀也没再勉强,任由她低头沉默。

    白玫玖再次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唏嘘:“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

    季铭哲看了这边一眼,又把目光收回,继续和客人们谈笑聊天。

    聊着聊着就凑到季铭斯和季三少跟前,三兄弟站在一起,各位高大挺拔,英俊不凡。

    “大哥。”季二少感情真挚地喊了一声。

    季铭斯汗毛直立:“别,每次你用这种语气,都要我给你收烂摊子。”

    季二少轻笑:“谁让你大哥。”笑完又靠在季铭斯耳边恳求道:“你不收谁帮我收。”

    季铭斯黑脸:“……我欠你的是不是!”

    季二少笑而不答,拍着季三少的肩道:“老三,老爸老妈交给你了!”

    季三少顿了顿,勉强道:“知道了,我尽力。”

    三兄弟谈着谈着就见周二难得打扮得人模狗样地走过来:“呵呵,你们还真是兄弟情深啊,在聊什么呢?我也加入一个?”

    季铭斯斜眼:“找你自己兄弟聊去!你来这里干什么?老二你给这流氓发请帖了?”

    季二少莫名奇妙:“有吗,我怎么不记得?”

    周二嘿笑:“别这么小气麻,今天二少大喜,怎么也得讨一口喜酒喝是不是?”

    季二少:“那好吧,只喝一口。”

    周二:“……越有钱越小气!”转眼又对季三少笑道:“还是三少大方,什么时候一起喝两杯了啊?”

    季三少板脸:“咳,不好意思,最近没时间。”

    周二:“……”这张长期饭票不管用了?

    季铭斯不忍直视地白眼:“我说周大医生你来这里也是为了要饭的?”

    周二两道粗大的眉毛高扬,正色道:“当然不是!”

    说着就把季铭斯往旁边拉,压底声音:“那个变态在哪里,有没有消息?”

    季铭斯眯眼:“你赖上我了是不是?没看我家老二结婚嘛,我忙着呢,一会儿再说。”

    季铭斯转身欲走,周二却又拉着他:“你有消息了是不是?在哪里,告诉我!”

    “放手,你这人怎么回事,别拉拉扯扯,婚礼快开始了!”

    “你告诉我我就放!”

    “嘶……你先放,婚礼过后我们再谈行不?”

    “那好,你说的!婚礼结束!”

    周二这才松手,在季铭斯被扯得褶皱的衣服上谄笑地拍了拍:“大少别生气,我说了,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

    季铭斯低骂:“老流氓!给我离远点!”

    但周二却还是不远不近地跟着他,季铭斯和季家人在一排坐,并且又坐在黎邀正前面,而周二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薄天王旁边,盯着他不放。

    季铭斯越想越窝火,感觉自己像被一块牛皮粮粘上了怎么也扯不掉,不过想着自己身后坐着什么人,心里又舒坦多了。

    可还没舒坦过气,一两只手就从脖子后面摸了上来,在他的脸上抹啊抹的。

    季铭斯:“……”。

    打死他也不会相信是黎邀那个女人。

    这个世界上敢明目张胆占他便宜的人除了那个胖丫头还会有谁?

    果然,马上一个软软的有点猥琐又有点欣喜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小小声地喊:“高大黑……”

    小色姑娘见他一坐那来,那是立马从位子上弹起两只手伸了出去,因为太过激动,忘了妈咪就在身边,得往求她同意的。

    黎邀见状只得:“……”

    还好小色姑娘人小不起眼,声意也不大,大概只有季铭斯能听到,坐在一排的也都是熟人,并且目焦点都放在即将迎接新郎新娘的红地毯上。

    她想了想,干脆把小色姑娘挪进自己怀里,让人看起好像是她抱着她,不去阻止,任由小色姑娘自由发挥。

    季铭斯本来神色不动,稳如泰山的,想着让那胖丫头摸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结果那两只手贴在他脸上就没打算挪开了似的,比牛皮糖还要粘。

    “高大黑……”小色姑娘又在他脑袋后面声音甚小地喊。

    他实在忍无可忍,转过身来刚要瞪她一眼,把她吓回去,结果一回头,就看到小色姑娘笑开花儿了的脸,简直人见人爱,我见犹怜,看得他都忘了她是‘情敌的种’这回事,眯眼对小色姑娘笑了笑,还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小色姑娘果然乖乖地两只手把嘴盖住,两只大眼睛瞪着他一个劲地眨呀眨。

    眨得季铭斯眼神都柔成了一汪春水,他环顾周围,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在她平刘海上抚了抚,低声道:“丫头乖,坐好。”

    抚了小色姑娘他还不忘记冲黎邀眯眼一笑。

    小色姑娘闭着嘴巴,猛点头,然后就乖乖坐回位子了。

    黎邀嘴唇微翘,淡淡一笑。

    伸手细细地将小色姑娘被抚乱的刘海理平,还在她脑袋上轻轻拍了拍。

    小色姑娘高兴极了,回头又冲了了小声道:“了了,我刚又摸到高大黑了……”

    了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把目光投向红地毯道:“色色看婚礼。”

    而坐在了了旁边的新泽少爷再次在心里低念:他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结婚进行曲响透整个教堂,季二少站在红地毯地里面,背对着耶稣雕像和十字架,而红低糖的另一端,美丽的新娘一身白纱,在她父亲的牵引下面带微笑,徐徐走来。

    和季二少一同望着她的,还有坐在红低糖旁边的童养媳。

    她呆呆地望着,傻傻地望着,这个漂亮的女人,她马上就要成了季铭哲的老婆以后季铭斯只会对她一个人好,只疼她一个,亲她一个抱她一个……

    望着望着,新娘的模样在她眼里就逐渐模糊,像湖水里的倒影,荡得一丝一缕。

    她急忙揉了揉眼,视力恢复后又继续望,电视剧里看过无数次的梦幻般的婚礼正在她眼前进行。

    季铭哲正微笑着缓缓伸出手,等待新娘的父亲把新娘的手交在他手上。

    然后新娘的手就真的握在他手里了。

    一身黑袍的神父庄严宣读:“季铭哲先生,请问你愿意娶刑书语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一辈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季二少先是对着神父温文一笑,然后又转身对着新娘温文一笑,笑过之后,他又一转身,面向观众,面向童养媳所在的位置,神色淡然地看着她,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刑书语原本微笑的面容脸色剧变,观众席也躁动起来,纷纷望向季二少的目光所在。

    童养媳全身一僵,他在跟她说话,他在问她:“你愿意吗?”

    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但她可以肯定季铭哲是在问她:你愿意吗?

    他以前经常对他说:给我做老婆,我就只对你一个人好,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季铭哲的声音像复读机一样不停地在她耳朵里回放。

    她刚要张嘴,可季铭哲却转身回头面向神父,脊梁坚挺、笔直:“我……”

    “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嗷嗷嗷嗷嗷……季铭哲……嗷嗷嗷嗷……我不要你娶别人做老婆……嗷嗷嗷嗷……不要你对别人好……嗷嗷嗷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