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03围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03围城

    黎邀曲腿坐在床上,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得她的眼睛刺刺地痛,就好像身处黑暗太久,会见光死似的。舒悫鹉琻

    她已经被锁在季铭斯的房间三天了。

    而季铭斯自那天怒气冲冲地走出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佣人们每天给她端茶送饭,嘘寒问暖,门外被两名保卫人员二十四小时看守,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当然外面的苍蝇也别想飞想来。

    她知道季铭斯现在一定是在想办法救女儿,但她仍旧没法不担心,担心小色姑娘怎么样,以及救出来以后还能不能呆在她身边。

    她还担心新泽少爷这几天怎么样,龙氏又怎么样?

    她吃不下,睡不着,耳朵里全是小色姑娘的哭声,以及季铭斯的话:那好,我就毁了它!既然我在你心里重不过一根毛,恨也好。

    她已经把季铭斯彻底惹火了,他完全有可能不让他见女儿,甚至连龙氏一起毁了。

    她有一种全身都被束缚的无力感,动弹不得,连呼吸压抑困难。

    可她却没有办法,如果告诉季铭斯她是为了报恩才嫁给龙在天并发誓守着死守龙氏,季铭斯会不会放过龙氏,放过她。

    可以然后呢?

    如果季铭斯追根究底,到头来,还是一样的结果。

    她不想再编理由骗他,更不能说出真相,一辈子都不能说……

    她把头埋在膝盖上,身体紧紧蜷缩在一块儿,房间里的灯全被她灭了,窗帘被她拉上,似乎只有藏身在黑暗里才能让她觉得自己不那么碍眼。

    虽然房间里大多时间静得可怕,但偶然也会有一点人声传来。

    比如现在:“你让我进,她是我妹妹,我担心她,进去看看她不行吗?”

    “不好意思秦小姐,老板吩咐了,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能进出这个房间。”

    “你们脑袋就不能转转弯吗?我们姐妹聊天又不会怎样?阿斯也不会怪你们的。”

    “不好意思,秦小姐,你请回吧。”

    ……

    秦沐言每天都会在门外和保安争执一番,然后斗败而归。

    黎邀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执意要进季铭斯的房间,要和她‘聊天’,但她今天却打出去和她聊聊。

    她起身开门,就见秦沐言站在门外瞪着保卫脸红脖子粗。

    保卫见她开门,先是一愣,然后又伸手挡在她跟前恭敬道:“对不起黎邀小姐,老板吩咐了,你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黎邀声音低弱道:“我就站在这里。”

    保卫:“……”默默地站直身子不再多说。

    实际上不止保卫愣了一下,连秦沐也言愣住了,哦,不,准确来说,是被黎邀目前的状态吓住了。

    她脸色苍白,目光暗然,眼眶里血丝缕缕,眼底还有两道厚重的黑眼带,长发批在肩上没有打理,看起来还有一些蓬乱,白色的睡袍虽然勒得紧却还是宽大,将她显得单薄消瘦,更让人意外的是,她连鞋子都没有穿,光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再加上房间里暗幽幽的,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丝漂泊的孤魂。

    不管六年前还是六年后,两人斗来斗去,但秦沐言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落魄的模样。

    秦沐言看着她,先是心里一阵畅快,看着看着很快得怒气横生,因为她虽然落魄,但站在秦沐言跟前却没有半点难堪的表情,她仍旧心高气傲从来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正眼看过。

    再然后,所有的怒气都转化成了嘴角处扭曲而成笑:“呵,龙太太这是怎么了,表情这么……”

    没等秦沐言笑完,黎邀就面无表情道:“你就那么想进来?”

    秦沐言止了笑,动了动唇刚要开口,却又听她道:“只有我出去了,你才能进来。”

    秦沐言气得胸膛起伏,手指在衣料上揪了好几个圈,但黎邀却没有看到一般继续她的话:“可惜,我出不去。”

    秦沐言终气急反又而笑了出来,双手环胸道:“别得意得太早!你以为你住里面很了不起吗?你别忘了你已经嫁人了,全世界都知道你是龙太太!看看你现在什么鬼样,阿斯很快就会厌烦你的!”

    黎邀淡淡地看着她问:“有多快?”

    秦沐言愣了愣,冷哼:“不出一个月,阿斯就会把你赶出去!”

    黎邀又问:“能再快点吗?”

    秦沐言斜眼瞄着她,心里莫名奇妙又多了一阵怒火:“你什么意思?”

    黎邀转身慢慢往屋里走,声音低低道:“你太没用了……”

    然后门缝合缝,将她萧条的背影锁在门内。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你给我回来!”

    秦沐言气得直咬牙,抬步就要追上去,却被包围拦住:“不好意思秦小姐,你不能进去。”

    秦沐言狠狠甩了甩手,就跺着步子回子客房。

    她那天晚上见看季铭斯气冲冲地走出去,断定他俩肯定吵架了,所以这几天老想找机会数落她,嘲讽她,可没想到她明明一副落魄不甚得不像样,却还是那么嚣张张狂,一张嘴就像带着利箭,一字一句都刺得她心肝儿都痛。

    可是不管怎样,他们闹大矛盾了是事实,她一定要趁他们和好之把,把季铭斯抢回来。

    她正坐在床上绸缪策划,不料手机却响了起来,还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号码。

    “喂,你好,哪位?”她接起电话声音柔和道。

    “看来你心情不错,我的好姐姐……”电话那头男人阴森的笑容响起。

    秦沐言不由得手一抖,连心脏都缠了两下。

    “怎么不说话,这么久不见,难道你就一点不想我吗?”

    “你这个没用的蠢货,怎么还没死!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我TM听到你的声音就想吐!”

    “啧啧啧,还说你不想我,你是不是想我把你做到吐。”

    “闭嘴,你这个下流的东西,不要跟我打电话,我不想跟你多说一个字。”

    “是不是住进老相好的家里了,就不要我这个弟弟了?”

    “知道就好,现在有他保护我,你TM别想理碰我一根手指头。”

    “哎呦,你以为你贞洁烈女呢,你TM求我上你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呵,你说,如果那个野男人知道当年的视屏是你放上去的,还会不会留你在家里?”

    “你个死人,到现在还用这件事威胁我,好啊,你说啊,你说啊,如果被他赶出去,我就去跳楼,反正被你这个恶心的东西缠上,还不如死了。”

    “你这个寡毒的女人,你就算死了,老子也要缠着你不放!反正林四那几个兄弟不把我砍死不罢休,我们去地狱做一对鬼夫妻也不错,是不是?”

    秦沐言突地抱尖叫:“啊!烂人,别跟我提他,你想我死是不是,我现在就死给你看,我现在就去死!”

    “好了好了,不提不提,真是的,一提到林四就发疯……挂了,我以后每天都会打电话,你要是不接,我敢保证,那个野男人很快不会把你赶出来。”

    “滚!去死!混蛋!烂人!”

    ——

    黎邀回到床上,又抱着膝盖静静地坐着。

    窗帘缝里唯一的一丝光线也渐渐淡去。

    卧室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时间被无限拉长,像是永无尽头。

    暗无天日的感觉,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坐了几分钟,几十分钟,又或是几个小时。

    直到门缝再次打开,走廊的灯光照射进来,刺得她双眼半眯。

    然后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走进来,紧接着,整个屋子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灯光太强,刺得她完全没法睁眼,只得把头埋尽膝盖里,但还是被刺得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

    “怎么,恨我恨得连多看一眼都不屑了?”男人清冷而又低嘲的声音在她头顶响想。

    她这才反应过来,季铭斯回来了!

    她猛地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季铭斯,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色色呢,你不是说救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因为太过激动,整个声线尖锐而又颤抖的。

    季铭斯的目光先是一颤,然后又抿了抿唇冷声道:“看看你的鬼样,你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还能干什么?!”

    黎邀听他声音如此平静,与三天前色色被人抓去时的暴怒判若两人,不由得爬起身扯住他的衣服哭吼:“你把她救回来了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是不是?你让我见见她,救救你让我见见她,让我见见她……”

    季铭斯眉眼低垂,看了她哀求的模样半晌就冷着脸推开她的手,转身走出房间。

    黎邀手一颤,爬起身追上去,门已经再次关上,怎么也打不开。

    “季铭斯……你回来……你让我见见她……你让我见见她……”她全身瘫软地坐到了地上背靠着门,整个房间都是她绝望而又悲凉的哭喊声。

    她已经笃定,他把色色藏起来了,他不让她见她。

    他出去了三天,身上还带着女人的香水味。

    他原来这么快就厌恶她了。

    哭了好一会儿,门又再次推开,黎邀急忙爬到一边,给季铭斯让路。

    季铭斯厌恶地盯着她,忽地眉头一紧,双手抓住她的咯吱窝就往床上提,还一边提一边骂:“你TM别给我要死要活,别以为我我会吃这招,你不吃不吃喝不睡,死了,我也不会给你收尸!”

    黎邀不依不饶地扯着他的衣服哭求:“季铭斯,你让我见见她,我求求你,你让我见见她好不好,不要把她藏起来……”

    季铭斯又一个低吼:“坐好!闭嘴!再说一个字,我也辈子也不让你见她。”

    黎邀:“……”紧紧咬着唇,一个字也不敢多说,只有眼泪一个劲地往外流。

    季铭斯双手插腰,又气又恼在看了她半晌,最终吐了一,口气蹲下身,双手在她脚上出来地搓,嘴里怒斥道:“你TM以为你马大脚!不穿鞋,满地跑!”

    脚底暖暖的温度一下子传到了她全身,特别是眼眶的地方像火一样灼热,都化成了泪水不停往外涌。

    她紧咬着唇,却扯不住抽泣,大床都因为她身体的剧烈地颤抖而微微晃动起来。

    季铭斯低着头,一言不发,手掌继续在她的两只脚上不停在抚。

    抚了好一会儿,就见两个女佣推着餐车慢慢走进来。

    只是两人表情都是惶恐而又胆怯的,甚至布餐时,手还有微微颤抖。

    季铭斯这才站起身来,对于人一个怒吼:“都给我滚出去。”

    然后指着那些饭菜道:“吃了!都给我吃了!”

    黎邀抽了抽气,慢慢拿起筷子,又慢慢伸过去夹菜,但整个过程筷子都在颤抖,刚夹到筷尖了,又马上掉下去,她又夹,又掉了下去。

    她这三天几乎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身子也就吊着一口气而,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做夹菜这种精致的活。

    季铭斯又忍不住重重吐了一口气,搬起椅子坐到她对面,一把夺过筷子夹起菜就往她送里送:“吃!”

    黎邀愣愣地看着他,连嘴都忘了张。

    季铭斯又一个低吼:“张嘴!”

    黎邀颤了颤,这才缓缓把嘴张开。

    喂吃饭毕竟是个精细的话,但季铭斯的手法简单粗暴,还有些笨,第一口油汁就滴到嘴角了。

    黎邀不敢跟他添麻烦,下意识伸手去擦,却被又季铭斯吼:“谁让你用手擦!用纸!”

    说着就抽出纸巾送到她嘴角抚了抚,虽然还是很粗暴,但好歹擦干净了。

    然后他又接着喂,为了提防汁水再掉,他学聪明了,一只手送菜,一只手防漏似地接在下面。

    他还一口饭一口菜的交替着喂,喂了几口他还给她送一口汤。

    送到她嘴里之前他还板着脸在上面吐了两口气。

    黎邀一边挤眼泪一边张嘴,脸上就没干过。

    季铭斯实在看不下去,又一张纸巾抚在她脸上:“给我擦干净,看了就烦!”

    黎邀接过纸巾默不作声在脸上擦,一边擦一边瞪着眼望天花板。

    季铭斯又吼:“看什么看,吃完再看!”

    黎邀又低下头,乖乖张口,直到喂了小半碗饭,她实在吃不下,祈求道:“季铭斯,我饱了,吃不下了……”

    季铭斯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就恶狠狠道:“不吃算了!我自己吃!”

    说完就把本来要送到她嘴里的菜放到自己嘴里,埋头吃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