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10一曲共春

V010一曲共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10一曲共春

    黎邀伸长着脖子,眼见小色姑娘在季铭斯怀里一点一点越来越近,激动得握着栏杆的手颤抖不已,没等她出声小色姑娘直接从季铭斯怀里反扑到黎邀身上,搂着她的脖子就一个劲的蹭,还一边蹭一边笑出了声:“妈咪色色回来啦……”

    黎邀听到这样轻快的笑声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只有两个眼眶里泪水不停地往外涌。舒悫鹉琻

    小色姑娘搂着她的脖子继续兴奋地说:“妈咪,坐船好好玩哦,就像路飞的海盗船一样,又冒险又刺激……妈咪高大黑说我给我买最大的海盗船到时候我们一起坐好不好……妈咪色色以后要学游泳,要穿漂亮的比基尼在海里玩好不好……”

    “好……好……”黎邀闭上眼重重点头,喉咙哽咽得厉害,仅仅一字,也颤抖得走了音。

    小色姑娘眨了眨眼又松开黎邀的脖子,捧起她的脸,一边抹眼泪一边得意地说:“妈咪……不要难过啦,色色胖喷嘟嘟很可爱,老妖怪都被我迷到了,还要求我做他女儿,天天给我好吃的好玩的,你看,还长肉了有没有……不要哭了啦,再哭就不漂亮了,你今天晚上好漂亮哦,是为了我接我打扮得这么漂亮的吗?”

    “嗯……”黎邀又点头,努力把眼泪吸回去,硬是扯出一抹笑容道:“色色这么可爱,妈咪当然要打扮得漂亮一点,不然别人会说我们不像的。”

    小色姑娘不满地嘟了嘟,又圈住黎邀的脖子道:“讨厌啦,人家是妈咪的女儿,跟妈咪长得一模样一样,谁再说我们不像,我让高大黑吃了他好不好。”

    黎邀点头:“好……好……”

    高大黑眯了眯眼,干脆横手一捞就连黎邀一块儿捞进怀里,用自己的额头抵上她的,低声道:“好!以后我家丫头看谁不顺眼,我就吃了谁!”

    黎邀嘴角翘了翘,没有说话。

    小色姑娘惊讶地瞪大了眼:“哈?高大黑你还要吃人吗,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啦,吃鱼就行了。”

    高大黑扯了扯嘴角,把胳膊收得更紧,盯着黎邀的眼睛道:“好!就吃鱼!”

    三人就这么搂在一起。

    手下人员不由得抚着嘴,侧过脸,肩膀微微地擞动。

    而了了冷冷在看着坐在甲板上鼻青脸肿的男人,没有任何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小色姑娘才艰难地扭了扭小身板却怎么也扭不动,愁眉苦脸起来:“哎呀,高大黑你抱这么紧干什么,我喘不过气了,你又想占我便宜对不对,快放我下来啦。”

    高大黑:“……”

    听话地把手松了一些轻声道:“丫头乖,让我抱抱,保证不占你便宜。”

    小色姑娘松开黎邀的脖子,回过头来怀疑在看着他:“真的?……那好吧,那你把我抱去老妖怪那里,我有话跟他说。”

    季铭斯楼着小色姑娘大步朝穆纯烈火走去。

    黎邀又蹲下身,摸了摸了了的脸道:“了了没事吧?有没有吓坏?”

    了了轻轻摇头:“我没事,谢谢黎阿姨,都是我连累了色色,害你们担心,对不起……”

    黎邀淡笑着在她头上拍了拍安慰:“傻孩子,不是你的错,不要想太多。”

    了了睫毛垂了垂,没有说话,又跟在季铭斯身后走向穆纯烈。

    小色姑娘先是狠狠挖了穆纯烈一眼,又得意得眉毛都飞起来了:“老妖怪,你不是要扔我喂鱼吗,你来扔啊,你来扔啊,看我不让高大黑吃了你,哼!看到没有,高大黑才是我爹地的人选,我才不要做你女儿呢,眼睛那么小,我们一点都不像!”

    说着还在得意在高大黑脸摸了摸,顺便啵儿了一口又道:“高大黑,老妖怪也不是很坏,就是脑袋傻乎乎的,连自己女儿都认不出来,我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好不好,他都被打成那样了,我们放了他好不好。”

    高大黑盯着小色姑娘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在她脸上亲了亲,柔声道:“好,丫头说怎样,就怎样。”

    小色姑娘摸着被亲过的脸蛋晕晕地望天数星星,数了好几颗又突然低上头冷哼:“高大黑,你都亲我了,还说不占我便宜,快放我下去啦,人家要下去”

    高大黑:“……”

    两只小肥腿儿摆个不停,想不放也不行。

    小色姑娘着地,便往穆纯烈口袋时扒:“老妖怪,坠子还给我啦,那是了了送给人家的,不能被你抢过去。”

    穆纯烈本来坐着,45度斜眼望天,坚决对这一对得意得鼻孔朝天的父女视而不见的。

    胖丫头再可爱,不是他的,他就一点不稀罕,他连多看一眼都不屑。可那个坠子怎么在她身上?他搅尽脑汁也想不通。

    结果想着想着,胖丫头的手一下子就伸到他口袋里去了,还趁他不注意把他的东西偷去了,他第一反应当然是抢回来,却不料,季铭斯抬起脚底对着他,他又老实在坐了回去。

    心里全是外公平时念叨的甲骨文:敌众我寡,识实务都为俊杰,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然后又突地灵光一闪,盯着小色姑娘激动地问:“胖东西,你刚说坠子是谁给你的?了了是谁?”

    小色姑娘简直对老妖怪的白痴鄙视得不忍直视。

    她整天整天地喊我要见了了,我要跟了了一起吃饭,我要跟了了一起玩,结果喊了半天,老妖怪连了了是谁都不记得了……

    因为太过鄙视,连被人骂‘胖东西’都没发现。

    拉着了了的手就道:“了了,我们不要理这个白痴,我们跟他不认识。”

    话音刚落,就听见老妖怪的惨叫声了,因为高大黑一脚踹了过去,嘴里骂道:“你骂谁胖东西,我丫头哪里胖,人家是自然美,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

    小色姑娘看得眼睛都痛了,拉着高大黑喊:“高大黑不要动不动就踢人,好吓人哦。”

    高大黑愣了愣,深有所悟地点头:“好,听丫头的,不踢了。”

    了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穆纯烈,对小然姑娘伸手道:“色色,坠子给我。”

    “啊?”小色姑娘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然后又哦地一声把坠子放在了了手里问:“你要收回去了吗?”

    “嗯。”了了点头,把坠子在手里晃了晃,冷冷在看着穆纯烈道:“你的,拿回去。”

    然后,随手一扔,就扔到了深不见底的海里。

    穆纯烈气得小眼都瞪大了,龇着牙齿怒吼:“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吼着就追随坠子落水的地方噗通栽了下去。

    “噢……了了,你扔了干什么呀?”小色姑娘着急起来,看着小里溅起水花后就没了声,像是一口把老妖怪吞了似的

    “没用了。”了了转身,声音里怕不出任何情绪。

    小色姑娘更急了:“高大黑,老妖怪会不会死啊,会不会被鱼吃了啊。”

    高大黑沉思一会儿,便重新把小色姑娘抱起来微笑道:“不会,祸害遗千年。”

    黎邀见状,急忙抓着季铭的衣服问:“季铭斯,他受了重伤,这样跳下去会不会有事,他要真死了,他家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会有麻烦的。”

    季铭斯摇头:“放心吧,那只野外兔子死不了”说着就看向她身后:“他的人追来了,我们走吧。”

    然后望向头顶,直升机盘旋。

    ——

    一群人坐上飞机,便直接往回驶,小色姑娘靠在黎邀怀里,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而了了目无神色地望着场外漆黑的夜空,连眼也没有眨一下。

    季铭斯静静地看着那一张熟睡的圆脸,睫毛浓密,闪着黑亮的光,鼻梁精巧,小嘴儿微翘,忍不住伸出手指去碰,还没碰到,却又触电似的缩了回去,一连缩了好几下,也没有碰到。

    黎邀看了他一眼,小声道:“季铭斯,你抱抱吧,我的手累了。”

    季铭斯顿了顿,手足无措地把那一团软软的,肉肉的东西接到怀里,因为动静有点大,小色姑娘皱了皱眉,嘴巴都喷嘟起来了,季铭斯顿时摆正姿势,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的,连大气也没也出。

    小色姑娘伸出爪子挠了挠耳朵,就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安睡下来,季铭斯这才如释生负地松了一口气,结果这一口气还没理顺,小色姑娘又小声地嘀咕起来了:“妈咪呀……让高大黑做我后爸吧……”

    季铭斯瞪大眼愣了愣,又侧脸看向黎邀,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便嘴角扯了扯,腾出一只手把她的头掰到自己肩上道:“你也睡会儿。”

    黎邀头靠在他的肩上,却目光清明,没有半点睡意,盯着飞机内的某一点直直的看,睁眼,闭眼,睁眼,闭眼,反复循环。

    下了飞机,再到季铭斯家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天色微亮。

    小色姑娘一觉醒来,满血复活,进入季铭斯的毫宅,就跟刘老老进大观园似的,又蹦又跳拉,干脆放开步子奔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喊,“了了,了了,快看快看,高大黑的房子好大好气派哦,像宫殿一样,比那个黑压压的城堡漂亮多了,是不是传说中的土豪啊……”

    了了站在原地四下张望了一下淡淡点头,高大黑的房子,果然又高又大,灯全点着也不觉得黑了。

    他以为会回黎阿姨原来的家,没想到会来高大黑家,看来色色的后爸找到了。

    房子得到了女儿的肯定,土豪高大黑很高兴很满意,他就想着为了让女人更肯定,要不要再习一个更大的。

    黎邀看不由得皱了皱,因为小色姑娘高兴的不是高大黑的房子大,而是因为这个大房子是高大黑……

    小色姑娘又激动地喊道:“哇,还有钢琴呢,我弹琴给你们听好不好?”

    也不等大伙儿反应,她就扒上椅子十根手指弹跳起来,而弹的曲子正是那天在福利院被高大黑追问的曲子。

    她觉得高大一定是非常喜欢才会问她的,不仅高大黑喜欢,妈咪也喜欢,了了也喜欢,她就当然要弹这道曲子啦。

    轻快的曲子很快传遍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随着空气的缝隙四处穿梭,无也孔不入。

    季铭斯闭上眼静静地听着,然后,突地将黎邀搂在怀低声道:“小邀,谢谢,谢谢……”

    谢谢什么?

    黎邀对这一声‘谢谢’感到愕然,却也没有做出回应,任由季铭斯搂着。

    就在整个大厅只剩下钢琴声时,秦沐言的女人声音突然从楼上响起:“谁!谁在弹我的曲子!谁让你弹的。”

    她慌张地从楼上跑下来,身上还套着睡衣,头发披散,整个表情都是惊慌的。

    她目无旁人,劲直地朝钢琴冲去,连季铭斯和黎邀正站在大厅中央都没有发现,直到看到坐在钢琴前的是小色姑娘,表情变得更狰狞:“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怎么回弹这首曲子?谁让你弹的?停下!快给我停下!那是我的曲子!”

    小色姑娘鼓起脸瞪她,坐着一动不动,手里的动作仍旧继续。

    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曲子不弹完,她是不会停下来的。

    “我让你不许弹,你听到没有!”

    秦沐言争得咬牙,伸手就要打过去,却被季铭斯一把抓住:“你干什么!”

    秦沐言愣了愣了,表情平静下来,仿佛入魔后清醒过来,:“阿斯……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你看我……”说着便不知所措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季铭斯放开她的手低呵:“你连小孩儿都打得下手吗!”

    秦沐言身子僵了僵,委屈起来:“阿斯,你听我说,我刚刚只是太激动没控制好情绪,她竟然弹这首曲子,这是我的曲子,我为你一个人弹的曲子,她怎么会弹,她怎么可以弹……”

    季铭斯冷眼:“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应该对她出手!”

    小色姑娘一边弹一边冷哼:“才不是你的!是我妈咪写的!”

    秦沐言又一个激动的怒吼:“胡说!明明是我的,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定是你妈偷去的!我叫你不许弹,你听到没有!”

    “这首曲子是我12年前写的,如果需要证据的话,可以去问福利院的前任院长,她可以作证,至于为什么到你手里,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我只想提醒你,不要冲我女儿大吼大叫,你没有资格!”黎邀把小色姑娘的头靠在自己怀里:“色色,先停下,跟妈咪去休息。”

    回头又对了了道:“了了我们走吧。”

    小色姑娘:“哦。”小色姑娘听话地收了手。

    了了:“嗯。”和母女俩一起上楼。

    大厅里只剩下秦沐言和季铭斯两个人。

    秦沐言不可思异地看着黎邀的背影,再看向季铭斯,整个表情都是呆愣的。

    是她写的,不是爸爸送给她的……

    福利院……

    他第一天就问她这首曲子是不是福利院弹过,她说没有,然后他就说没什么,她也没放在心上。

    她低下头,双手在头发上了阵猛抓,眼泪大颗大颗地掉在地板上。

    她一直以为这是她最喜欢,最崇拜的爸爸送给她唯一的礼物,她如视珍宝,比爱自己眼珠子还要珍爱了这么多年,到头来竟然是那个贱人写的。

    她一直以为季铭斯哪怕移情别恋,哪怕对她视而不见,哪怕厌恶她,恨她,但至少最开始那几年是真心喜欢她,喜欢她弹的曲子的,曾经的感情是真的,只要努力,就能挽回他的心,可没想到,他从一开始找的就是那个女人的影子,

    她猛地抬头,恨恨地盯着季铭斯眼眶通红,声音颤抖不已:“所以,你从一开始要找的就是那个在福利院弹琴的贱人是不是,她再也不弹钢琴你找不到,你就把我当替身是不是,你跟我在一起只是利用我弹琴给你听是不是,你找到了她,就把我一脚踢开是不是,你这个虚伪的骗子,你这个薄情寡义的混蛋……”

    季铭斯平静地眨了眨眼看着她:“沐言,你冷静点。”

    秦沐言双手抚着耳朵使劲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我恨你,我恨你,季铭斯,我恨你……”

    季铭斯抚额头,叹了一口气道:“沐言,你应该好好想想,我们一开始为什么在一起。”

    秦沐言停下来,蹲在地上努力回想。

    一开始是怎么在一起的?

    那一年她十七岁,她在林老师家弹钢琴,然后季铭斯来了,他激动抓着她的手问,这首曲子谁教你的,你有没有在福利院弹过。她摇头道:“这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没有对别人弹过。”

    季铭斯失望地点了点头道:“那你继续弹。”

    后来他叫她经常弹琴给她听,他睡觉,弹完以后,还很客气地说:“谢谢。”就离开。

    也没有多余的交流。

    直到有一次,她刚走出林老师家,秦冕就堵在路口欺负她,骂她拖油瓶,还要扯她的头发,季铭斯刚好路过就把秦冕赶走了。

    她感激她,仰慕他,不由自主地想要跟他多说话,多亲近她,以感恩为由请他听东西,他也推辞。

    后来她经常找些理由和他一起出入,大家都认为他们谈恋爱,她自己也这么认为,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对季铭斯道:“阿斯,我跟我弟弟说你是我男朋友好不好,他怕你,以后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了。”

    季铭斯沉默了一会点头道:“如果这样能帮你,我没意见。”

    过了一阵子她又说:“虽然关系是假的,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阿斯,我们假戏真做好不好,你不会嫌弃我是拖油瓶吧?”

    季铭斯淡淡道:“不会……”

    她高兴得挽起他的手道:“你就是答应了对不对,其实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季铭斯沉默着没有说话,她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默认。

    然后她和他读同一所学校,每天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成了别人眼里的金童玉女。

    可是一连三年,他对她终于都是客气中带着梳理,礼貌中带着感激,比来没有主动抱过她,亲过她,她以为他是腼腆,害羞,可从来没想过,他根本就不喜欢她!

    这场恋爱,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投入,自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再后来,那个叫黎邀的女人进了学校,整天打扮得人不人鬼不鬼,还直接了当,无视她的存在猛追季铭斯,她冷笑不已,季铭斯怎么可能看上这种女人,果然,不管她送花也好,情书也好,季铭斯都不屑一顾,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高枕无忧,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发现季铭斯竟然偷偷地将那个女人送的巧克力放进嘴里,马上就直奔洗手间,回来时虽然若无其事,但脸色都苍白了几分。

    她开始惶恐不安,仔细地观察季铭斯的一举一动,发现自从黎邀那个女人每天在学校为他拉求爱曲以后,他就黑着眼眶一遍又一遍地让她弹琴给他听,可不管弹多少遍,他都睡不着……

    她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变心了,他的魂被黎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勾走了!

    秦沐言吸了吸气,抬起头冲季铭斯哭吼:“不管我们当初怎么在一起的,但你利用我,背叛了我,是事实,你对不起我!”

    季铭斯淡淡道:“我很感谢你弹了几年琴给我听,我的失眠症得已好转,作为报答,我也尽职地保护你,不让你弟弟欺负你,我不觉得这是利用,就算利用,也是相互的,至于背叛,沐言,我不想把话说得太明,你跟林四,还有你弟弟具体怎么回事,你自己清楚……”

    秦沐言脸色巨变,连连退了好几步,又撕心裂肺地哭吼起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跟林四还有我弟弟?我自始至终都只喜欢你一个人!你始乱终弃就要连我的人格也一起侮辱吗?季铭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季铭斯闭眼:“沐言,你的伤已经好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

    秦沐言擦干眼泪冷冷道:“不用!用不着你送,我自己会出去,算我沙子迷了眼,猪油蒙了心才会以为只要我努力就还能挽回你的心,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我们走着瞧!”

    说完她就冲了一口气冲了出去。

    季铭斯:“……”看着她背影叹了口气,便抬步朝楼上走去。

    秦沐言一边抹眼泪,一边埋头往外冲,刚冲出大门就差点与季夫人面面相撞,幸好季二少手快,把季夫人捞到了一边,吓得季夫人拍着胸口怒骂:“哪里来的冒失鬼,走路都不长眼睛是不是?”

    秦沐言回头骂了一句:“死老太婆,怎么没摔死你!”又接着跑。

    季夫人傻眼了,这才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秦沐言,但她还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抓着季二少的手问:“二宝,二宝,我没我看错吧,刚才个像疯子一样的女人是秦沐言。”

    季二少顶着一络腮的胡须点头:“是,你没的看错。”

    季夫人听他有气没力的声音,怒其不争地瞪了一眼,嫌弃道:“哎……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烦,我怎么竟生出这些个没出息的儿子,哎,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不要跟我说话,还是孙女儿好,我要去看我的宝贝孙女去……”

    说着就指开他的手,一弹一弹地朝屋里走。

    季二少:“……”

    默默地跟在身后。

    ——

    秦沐言顺着街道一直跑,一直跑,睡衣的装扮引路人指点回头,但她完全视若无睹。

    她万万没想到季铭斯竟然会跟她提起林四和秦冕。

    这代表什么,他什么都知道了,她再也没有办法伪装。

    不管她心里多爱他,只喜欢他一个人,也再也没有脸面留在他身边。

    忽地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

    她冷眼望去,就见秦冕邪笑着看她:“被赶出来了吗,我的好姐姐,上车吧,事实证明只有我才是爱你的对不对?”

    这个恶魔!她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噩梦,像冤魂一样缠着她,如果不是他,她现在还守在季铭斯身边,哪怕他心里想着虽的女人,也没有拒绝她的理由。

    她又气又恨,咬着牙齿,眼泪直奔,一言不发地走上车,双手紧紧扣向秦冕的脖子:“你这个人渣,你这个变态,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没死,你不缠着不罢休是不是?”

    秦冕被她掐得面红耳赤,又突地把她推开反压在她身上低呵:“你这个寡毒的女人,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我死也要拉你一起,你别忘了是谁帮你顶罪,是谁帮你入狱,是谁为了你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这么多年,又是谁冒着被人砍的风险回国的,你就不怕我告诉林四那几兄弟是你把他害成那样的吗?”

    秦沐言毫不畏惧,双手在他脸上一阵狂抓:“你说啊,你现在就去说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你这个肮脏的东西,被他的兄弟砍死,也比被你缠上好,你被人追,被人砍,那是你活该,谁让你回的?”

    “你TM一见对那对狗男女参加什么狗屁慈善会就要死要活地要回来,我能不回来吗,你想摆脱我,门儿都没有!”

    “我回来关你什么事,你一定要跟着我吗,你是我喂的狗吗,你连狗都不如,至少狗不会反咬我一口,你TM就知道拿林四的事威胁我,恐吓我。”

    “那也是你自找的,谁让你不听话,就只知道想别的男人,我TM活生生在你眼前你看不到,你眼瞎了是不是?”

    “我情愿瞎了也不看到你这个混蛋!一进秦家你就欺负我,侮辱我,强暴我……”

    “我那是喜欢你,谁让你老跟季铭斯那个野男人一块儿,还弹琴给他听,当老子是空气是不是……”

    秦沐言嚎啕大哭:“你这个变态,有你这么喜欢的吗,谁要你喜欢,谁稀罕你喜欢……”

    秦冕叹气,把她搂进怀里,软下声来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跟我回去……那个野男人竟然把你赶出来,等我想办法弄死他。”

    秦沐言止了顿时止了哭斩钉截铁道:“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